第一卷 第八十章 逆天改命

  之前参加比试的两人,很明显从价值上论,宋回远比周福要高的多,所以目前宋回暂居第一。

  第三个出场比试的是陆庸,他选人的速度比之前两个都要快,似乎在之前早就看好了,走上去选了排在最后一位的人。

  我一看陆庸选的人心里不得不佩服,看来陆庸果真非浪得虚名,先不说他选的人的生辰八字,单看命相,此人命宫印堂,有一片紫色发动,向上注入山根之间,可以肯定,此人今日会获得钱财之利,看来这位陆庸也是相术高手!

  陆庸选的人从石头堆里挑选出一块不大不小的石头,解石的人一刀切下去,足足大拇指粗的一条晶莹剔透的翡翠出现在石头里,看的所有人不由自主的惊叹,这么大一块成色如此之好的翡翠绝对价值连城。

  三个人比试完后,排名依次是陆庸、宋回、周福。

  第四个人是腾国渊,和之前三人选人不同的是,他连每个人的生辰八字都没有看,而是围着每个人走了一圈,最终选了剩下的人里面最瘦的一个。

  顾安琪告诉过我,腾国渊在香港玄学界赫赫有名,今日看他选人果然不同凡响,他观五行!

  阅人先欲辨五形,五行就是金木水火土,金得金刚毅深,木得木资财足,水得水文章贵,火得火见机果,土得土厚丰库,金形白色喜白,木形瘦喜青,水喜肥黑,火不嫌尖宜赤色,土喜厚今色宜黄,此五形正局,合此者富贵福寿,反此者贫贱夭折。”

  木形的人瘦但骨骼刚直,瘦而不枯败,神清气正,色带青,为人刚正不阿,心无伎俩,令人敬佩,刚才腾国渊所选之人正是如此。

  我刚想完,那人已经选好了石头,所谓赌石无专家,更何况连基本工具都没有,一个毫不起眼的石头被解开,当时就震惊了全场所有人,比起刚才陆庸才的那块石头,腾国渊的这块简直令人无话可说,就连不懂行的人也能看出来,就算做两个翡翠手镯,料子还绰绰有余。

  四个人比试完后,排名又发生了变化,滕国渊排到了第一,最后一名依旧是周福。

  第五个参加比试的是常乐远,还剩下三个人,所以他能挑选的已经不多。

  他选的人也不好,解石一刀下去,常乐远的石头果然差强人意,只是价值稍微比周福好一点。

  最后场上还剩下两个人,欧阳错和我。

  和刚才五个人选人不一样的是,欧阳错一直目不转睛的看着面前人的鼻子。

  “把手拿下去。”

  那个人因为伤风感冒,一直不停打喷嚏,所以用纸巾捂着鼻子。

  等他把手拿开后,欧阳错慢慢笑了。

  欧阳错笑了,我脸上表情暗淡了下去。

  鼻乃财星,位居土宿,截简悬胆,干仓万箱,耸直丰隆,一生财旺,此人鼻头丰满明润,财帛有余,加之今天伤风感冒,鼻子都被他搓红了,朱红贯鼻,主得横财,说明今天财运很旺,而且此人八字今日刚好金旺,金逢厚土,足宝足珍,诸事营谋,遂意称心,就是说这个人今天不管筹谋什么都会心想事成。

  事实的结果和我想的如出一辙,解石的一刀下去,当被切开的石头举起来,全场无一人不为之动容,石头里的翡翠不管成色还是大小,都远远超过之前五人。

  欧阳错名至实归的排到第一位,剩下来的五个人分别是腾国渊、陆庸、宋回、常乐远、周福。

  场上现在也只剩下我和一个没人选的人。

  看着我对面这个人,我有点哭笑不得,不管从任何一方面来看这个人,非但是今天的运程,此人恐怕一生都颠沛流离,穷贫孤寡,没有半点福气。

  这人面相更是差到极点,面细身粗一世贫,观头,发疏皮薄皆贫相,观眉,两眉相交一起的,主其人贫薄,观眼,浮大羊睛必主凶,身孤无着货财空,观鼻,此人年寿高起如鲤鱼,山根细小准头垂,骨肉无情睛露白,一生衣食主伶仃

  总之这个人全身上下没有一个地方是好的,我瞟见越雷霆也默默低着头,估计他旁边的岚清也看出来这个人的面相,告诉了他。

  按照比试规矩,我要把手里的自己的号码牌交到那人手里,就连这么简单的事,我也能让人刮目相看,平平坦坦的庭院我居然摔倒了,头刚好磕在地上的石子上,额头划开一条口子,伤口不深,但血还是流了我一手都是。

  我把手里的牌子递了过去,上面沾着我额头的血,那个人很嫌弃的接过去,还是不小心沾到手里。

  其实我心里很明白,包括前面已经比试完的六个人,甚至还有孔观和卫羽都相信,这场比试在欧阳错选完之后就结束了,我只不过走走样子而已,胜负各人心里早就有数。

  解石的人一刀下去干干净净,不要说玉,里面黑乎乎的一团脏兮兮的什么都没有。

  这块石头恐怕是今天最好评估价值的,既然什么都没有,当然一无是处,比试的名次也尘埃落定,我排在了最后一位。

  古啸天缓缓从椅子上站起来,他正要打算宣布比试结果,忽然发现原本安静的庭院渐渐开始嘈杂起来,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盯着同一个方向,声音此起彼伏越来越大。

  古啸天皱着眉头向旁边望去,一抹翠绿在阳光的折射下刚好刺到他眼睛,明晃晃的绿色让他有些睁不开眼。

  我手里拿着刚才解开的废石,被剥去黑色的污泥里有一团让人不敢相信的深绿。

  “帝……帝王绿!”古啸天向来沉稳,但看到我手里的原石里的翡翠,竟然有些目瞪口呆。

  我手里那块原石,在阳光下显现一种凝重的湖绿色,乍看近似湖蓝色,颜色变化莫测。

  这不但是帝王绿,还是糯种帝王绿,属于翡翠里的极品,材质结构丝絮状,透光看,质地细密,晶莹闪烁,绿丝悬浮,帝王绿给人以内鉴凝重闻名著世,价值连城。

  卫羽说不了话,但他现在的表情足以看出有多震惊,他走到我身边,拿起我的手,再看看他受伤的额头,忽然仰天大笑,好像他找到比帝王绿更珍贵的宝物。

  孔观也走过了看了半天后震惊的对我说。

  “你……你竟然可以逆天改命!”

  我浅浅一笑谦逊的回答,运气好而已。

  以我手里的帝王绿不言而喻我在这场比试中胜出了,还没等古啸天宣布结果,越千玲她们已经围上来。

  “化血改命!”顾安琪欣喜的说。“雁回哥,你好厉害,我听我爸说起过,相术最高境界不是看相算命,而是逆天改命,你摔伤额头,你是帝王之命,血为精华所聚,龙血乃是大贵之相,你给那个人化血改命,就是说那堆石头里,随便挑任何一块都是最好的。”

  “那也太亏了吧,要摔破额头这么惊险,要是有个三长两短咋办啊。”萧连山心有余悸的说。

  “这就是雁回宅心仁厚的地方,他完全可以给那人改命,但此人命已注定,如果从此逆天而行,只会招致凶祸,所谓天意不可违,雁回用自己的血暂时改变了那个人的命运,但只有血一干,这个人的命运还是他之前的,对他没有任何影响。”岚清赞许有加的说。

  我揉着额头笑着,不是因为我赢了这场比试,越千玲虽然一句话没说,不过看她表情,今天她应该不会为难我了。

1条评论 to“第一卷 第八十章 逆天改命”

  1. 回复 2017/11/04

    哈哈

    哈哈

  2. 回复 2017/11/20

    夏一天

    冰种翡翠才是最好的,糯种是中下等,

  3. 回复 2017/12/17

    1

    是不是学这个都不能怕疼啊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