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八十二章 神来之笔

  剩下的两个人都是我特别关注的,欧阳错不用说,从前两场的比试中就能轻易看出,欧阳错的能力不容小视,但现在我更相信顾安琪对腾国渊的评价。

  这个在香港玄学界能和顾安琪父亲顾连城并驾齐驱的人,其风水堪舆方面的本事另我瞠目结舌。

  或许是因为腾国渊在香港接受的文化关系,他的风水局几乎把东西方的玄学极其巧妙的融汇到一起,没有半点不伦不类的感觉。

  腾国渊的赌局设置比起之前两人显然要别出心裁很多。

  他用十八根竹子围成的赌局极其像一个鸟笼,顶上是一幅巨大的海盗船画像,而十八根竹子上面挂满了形形色色的仙人掌,赌局的下面放着很多盆姹紫嫣红含苞待放的月季花。

  而四四方方的赌桌四个角特意被装上一个爪形的装饰物。

  宋回的风水布置,一局蕴含不同两局,可算是精妙,可腾国渊竟然一局生四局,简直是神来之笔,果然是香港玄学界的泰斗人物,一出手就知道深浅。

  腾国渊的赌局设置像一个鸟笼,在风水堪舆上,这叫百鸟归巢局,赌徒犹如这些鸟,鸟叼着食物,而赌徒拿着钱往巢穴里面送,这是有进无出的意思。

  仙人掌浑身是刺,绑在竹子上,犹如无数把利剑穿透鸟笼,百鸟归巢本来是祥和之气,但因为这些仙人掌,让这些归巢的鸟变成任人宰割又无从逃脱的对象,赌徒进去后会输的一无所有任然不想离开。

  我看看地上的花,每一盆都是含苞待放的红色花蕾,月季有刺,形如弯曲的利齿,绽放的时候造型神似无数张开大嘴的鲨鱼,呲牙利嘴面目可憎,出入的赌徒全部由正门鲨鱼血盆大口中出入,这与俗语羊入虎口有异曲同工之妙。

  然后他用十八根竹子围成网状的鸟笼形状,在加上赌桌四角的天罗伞,就形成了天罗地网之势,无处可逃。

  看到这里我不得不佩服腾国渊果真非比寻常,一局生四局,同时四局环环相扣相辅相成,任何走进他赌局的赌徒都不可能全身而退,布局之精妙实在少见。

  腾国渊的风水布置已经让我大开眼界由衷佩服,但这种震惊仅仅持续了不到十几分钟的时间。

  当我看见欧阳错布置的风水局时,突然明白比起欧阳错,腾国渊已经出神入化的连环风水局只不过是一场儿戏。

  和所有人不同,欧阳错没有把赌局设置在别墅的外面,而是选择了古啸天的地下酒窖。

  酒窖并不大,大约只能容下十几个人,因为储藏酒的缘故,酒窖是用木头修建,欧阳错如今却用明黄色纸把酒窖四周围了起来,进酒窖的门口摆放着一层指头大的石子。

  酒窖本来应该阴暗潮湿,但欧阳错在四周加装了明亮的灯具,酒窖的天花板用蔚蓝色的纸所覆盖,在灯光的照射下,不起眼的酒窖顿时灯火通明富丽堂皇,犹如一个奢华的地下宫殿。

  和腾国渊一样,欧阳错在酒窖四周摆放着花瓣形状的装饰物。

  我一直站在酒窖门口,萧连山想进去看仔细,被我拉了回来。

  “风水可以害人的!这个地方千万不能进!”

  “害人?!”萧连山一脸茫然的看看下面的酒窖。“哥,这酒窖的风水摆设会害人?”

  我点点头,看了看进门口石子小声说。

  “这些石字都是经过挑选,你仔细看就会发现,石子呈锥形,锥尖向上,古代有酷刑就是穿脚心,脚从上面走过去会步履阑珊,还没赌已经伤了元气。”

  足者,上载一身,下运百里,为足之重也,为地之象,故虽至下而其用至大,这是相术上对足的定论,足载贵贱,足破为贱。

  欧阳错这样布置是先破赌徒的贵气,俗话说接地气,足破了就接不到地气,人没地气就成了鬼。

  这还不算阴毒,欧阳错阴毒的地方还在后面,酒窖本事阴暗之地,欧阳错却反其道而行之,用这么耀眼的灯具,加上酒窖顶上的蔚蓝色,进去的人会恍如隔世,日夜不分浑浑噩噩,犹如鬼魅。

  “我看也没你说的这么严重吧,欧阳错还挺会装饰的,用明黄色围起来的酒窖,再配上明亮的灯光,好像一座皇家宫殿啊!”越千玲说。

  “你知道酒窖是用什么做的吗?”我反问。

  “木头啊?”

  “酒窖能见阳光吗?”

  “当然不能!”

  “知道什么东西用木头做又不能见阳光吗?”我很认真的问。

  越千玲摇摇头,很疑惑的样子。

  “棺材!”我淡淡的说。“这里的格局像皇家地下宫殿,其实欧阳错的真正意图是把这里布阵成地下墓宫。”

  “……”越千玲张大嘴半天说出话来。

  “这里奢华的宫殿般布置,让赌徒以为在这里赌也是荣耀,墓地棺材里关起来的地下见不到阳光,于是赌徒日夜不分像被催眠般,没日没夜的赌,赌到最后就是赌血赌命,活的人为一口饭,而死了的人只需要一口棺材。”我深深吸了一口气低沉的说。“既然赌徒都成了死人,不用想也知道谁赢了!”

  萧连山心惊胆战的点点头,指着四周花瓣一样的装饰物说。

  “不用说,这些也是欧阳错特意布置的吧。”

  “我刚才数过,这些花瓣一样的装饰物不多不少刚好五十二层,远远看上去像一朵绽放的莲花。”我指着那些花瓣说。“花瓣向上,用金属打造而成,像是一把把利刀,形成一只掌开的龙爪,这是龙牙吸水局!”

  在古啸天的别墅走了一圈,其他五个人的风水赌局都看了遍,虽然各有特色和精妙,但比起我选的地方,根本不用比。

  古啸天这座别墅修建的时候是按照青龙戏水的格局所布置,青龙戏水是难得一见的阳宅风水局,不但旺财同样也旺人,但我选的这个地方却偏偏在龙尾,神龙摆尾有雷霆万钧之势,在这儿设风水赌局,一切财运都会被刮走。

  可这还不是最麻烦的事,我突然发现其他四个人就没给我留机会,摆什么样的风水局都无济于事。

  我现在成了众矢之的,剩下的四个人不约而同形成了联盟,他们的风水局除了能帮他们赢赌局,同时也克制着我,他们四人的风水布置,凶位都不约而同的指着我这个方向,要想破解除非同时破四个人,可这又谈何容易,风水讲五行相生相克,他们四人的风水局一起发动毫无破绽,就算我有通天的本事,也没能力抗衡。

  这些我都不敢说出来,要是让旁边的越千玲知道,指不定脸会黑成啥样,寻思万一今天这些赌徒运气差,我大杀四方也说不一定。

  但事实上和我对赌的五个职业赌徒运气看起来一点也不差。

  比试规定时间为两个小时,每个人五千筹码,时间还没过一半,我的荷官面前只剩下不到两千筹码,而其他四个人高歌猛进,特别是欧阳错那边,进去了五个赌徒,其中一个已经昏厥,其余四个都无心恋战。

  前面两场比赛让我成为炙手可热的人,就连古啸天也对我特别的留意,特意走到我的赌局查看,结果多少有些让古啸天遗憾,他和孔观的对话我听的一清二楚。

  “这小伙子看来要止步于此了。”

  “枪打出头鸟,这小伙子玄学本事不小,但太年轻心计谋略还欠火候。”孔观小声说。

  “前两场赢的太高调,难免成为众矢之的,枪打出头鸟这个道理看来他还不是很懂。”古啸天点点头惋惜的说。

  卫羽的嘴唇蠕动几下,卫羽是哑巴,他说的是唇语,古啸天和孔观在他身边几十年当然懂。

  孔观皱了皱眉头若有所思的想了想说。

  “你的意思……他明知道这里位置不好,而且是其他四人风水局的大凶之位,却依旧选在这里……难道是有其他的安排?”

  卫羽点点头。

  “这也有道理,能走到现在的人,都不是滥竽充数之辈,他明明可以避开,即便其他地方再不好,也比这里好,可他反其道而行之……。”古啸天说到这里看看我赌桌上的筹码还是疑惑的说。“时间已经不多了,再这么下去,他很快就会出局,如果真有玄妙的安排,也应该就是现在了啊!”

  古啸天的话刚说完,我风水赌局后面的假山喷泉准时的喷出水来,这座喷泉有些仿造圆明园的十二生肖兽首喷泉,每隔两小时喷一次,在古时候刚好是一个时辰,十二个兽首同时喷水景色壮观异常,在灯光的照射下,水柱五光十色,令人心旷神怡。

  “砰!砰!砰!”

  巨大大声响让所有人不约而同的抬头向夜空望去,花水湾的烟火节开始了,整个夜空被五颜六色的烟花照亮,如满天落英构成各种美丽的图案。

  “庄家九点,庄家赢!”

  我荷官的声音又把观看赌局人们的目光从色彩斑斓的夜空拉了回来。

  如果萧连山没记错的话,这是我的荷官今晚第一次赢!

  接下来几把荷官都开出九点,毫无压力的横少面前五名职业赌徒。

  筹码从剩下的不到一千的样子,慢慢涨到两千多!

  比试的时间还剩下三分之一。

  我看了看天空,嘴角忽然露出一丝奇异的微笑,好像这场烟火就是他绝地反击的号角,对于现在突然逆转的局势,我一点都没有欣喜的反应。

  卫羽眉头一皱,低头想了想,缓缓舒张的眉宇间透着惊讶。

  孔观的表情和卫羽如出一辙,对我说。

  “好小子,难怪你会选这个地方,今晚天时地利人和他全占齐了!”

  “怎么会变成这样?”古啸天不太明白的问。

  “这叫地水天火,天为阳,地为阴,空中的烟火是五行里的火,而喷泉里的水是五行里的水,烟火像下落,喷泉向上喷,水火相容,阴阳相合,这是风水堪舆的最高境界,同时也应征了周易八卦中的水火既济之象,实在是神来之笔!”孔观赞叹的说。

  古啸天和孔观说话这一会功夫,我荷官面前的筹码不断增加,原本的五千筹码已经赢了回来,还多赢了三千!

  “这样说起来这个风水格局挺简单的,只要有喷泉有烟火就能立于不败之地。”古啸天诧异的问。

  卫羽摇摇头,嘴唇蠕动几下,孔观点点头说。

  “的确如同卫羽说的这样,风水布局讲究相生相克,其余四个人把凶位都对着这小子,五行已经轮转起来毫无破绽,但周易八卦中的水火既济卦意是盛极将衰,反过来就是否极泰来的意思,凶上加凶便成吉!”

  古啸天恍然大悟的点点头,五个职业赌徒已经有两人输光了筹码离开,我旧势不可挡所向披靡。

  其实我早就看出这别墅是青龙戏水局,他把风水赌局刻意摆在龙尾,并不是我没意识到这个位置不好,在龙尾摆风水局,很可能触发神龙摆尾,会扫平一切,但如今水火阴阳相合,这喷泉就犹如一颗宝珠,青龙戏水就变成青龙戏珠,因为宝珠在龙尾,青龙势必要回头,这样这座别墅的风水格局就变了,我选的这个地方不偏不倚刚好成了正财位!

  卫羽嘴唇不停蠕动,表情越来越惊讶,孔观看了之后笑了起来,走过来对我说。

  “你居然借力打力,极其其他四人之力,运用天时地利改动风水格局,没想到,没想到,如此年轻竟然一骑绝尘!”

  “运气好而已。”我淡淡一笑回答。

  “呵呵,我就说越雷霆这个大老粗最近怎么这么好的运气,原来身边有这样一个人相助。”古啸天笑了笑说。

  赌局前面如今只剩下一个赌徒,几乎所有人都被我风卷残云般的胜利所吸引过来,里外三层围满了观看的人,越雷霆在旁边笑的嘴都合不拢。

  最后一个赌徒输掉了最后一个筹码,起身离开,我忽然低着头对旁边的越千玲嬉皮笑脸的说。

  “记好了,你还差我一场烟火!”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