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八十三章 奇门遁甲

  第四场比试被安排在第二天的中午,场上只剩下我、腾国渊和欧阳错。

  比试的地点仍旧是在庭院,中午的阳光毒辣的很,直直的照在庭院里,连一点遮挡的地方都没有,越雷霆已经接连喝了三杯茶,依旧感觉口干舌燥满头是汗。

  古啸天在风水比试完后并没有宣布第四场比试的内容,坐在椅子上悠闲的摇着纸扇漫不经心的说。

  “这天气热的实在让人受不了,各位坐在庭院里想必也心烦意乱,今天比试很简单,你们三位谁能让大伙都凉快了,呵呵,谁就胜出,不过输的人要离开,只有两人能进入最后一场比试。”

  要想大伙凉快的办法有很多,我甚至听见下面有人窃窃私语说摆几台电风扇最省事,当然这个办法不是没有效果,只不过古啸天把今天的比试又提高了难度。

  这场比试比的应该是奇门之术!

  奇门遁甲是道家另一个分支,以易经八卦为基础,结合星相历法、天文地理、八门九星、阴阳五行、三奇六仪等要素而成,历代政治家、军事家以把奇门遁甲用于决策,成就了非凡的事业。

  相传是九天玄女所撰写的龙甲神章传给黄帝,他根据书里面的记载兵器的打造方法之外,还记载了很多行军打仗遣兵调将的兵法,黄帝把龙甲神章演译成兵法十三章,孤虚法十二章,创制了奇门遁甲一千零八十局,后来传到周朝姜太公,太公用她打败了纣王,并将奇门遁甲改版成七十二局,后又经汉代黄石老人传给张良,张良又把它精简变成了一十八局,分别是阳遁九局和阴遁九局。

  比试出场顺序是按照第三场风水比试里面,从第三名开始,第一名排最后。

  所以首先比试的是腾国渊。

  我一直目不转睛的盯着腾国渊,比起之前的三场比试,今天的奇门之术,显然更让我有兴趣。

  腾国渊上场后闭目冥想片刻,忽然睁开眼睛,左手捻天罡,右手捻剑诀,以右手剑指空书四纵五横,口中念念有词,口念一字,手画一笔。

  一看腾国渊动作我就知道他用的是四纵五横法,他口里念的是奇门九字真言!

  临、兵、斗、者、皆、阵、列、前、行!

  九字真言又称为六甲秘祝,典出抱朴子内篇第四登涉篇,九字真言的使用方式是反覆祝诵某个具神秘力量的存在如同日月,星辰,天地等,祈求灵力的赐予,使念咒者也得到非凡的神秘力量,道家讲与道冥合,都是很高的精神境界,追求神秘的力量以超越人有限的存在。

  九字真言须经特殊的训练方式锻出自身的灵力,使用才会有效,修练成功者,其威力锐不可当,一切邪恶魔众皆得制杀降伏,一出右手剑,即能将敌人击倒,但未经修练不具备灵力者,随便比划手印念念咒语,那是一点效果也没有,唬人而已。

  这样高深的奇门之术会的人寥寥无几。”

  腾国渊在空中书写完,手指停在刚才书写的中间,再次闭目冥想,忽然睁开眼睛,剑指朝天逆时针缓慢旋转,动作越来越快。

  我看见越千玲的长发轻微飘荡一下,一阵淡淡的微风袭来,然后是她的衣袖在微风中摆动,风越来越大。

  阳光缓缓褪去,一片阴暗笼罩在庭院之中,我抬起头,刚才还晴空万里的天空,在庭院的正上方零零散散的几朵白云集结在一起,不偏不倚的刚好遮挡住炙热的太阳,阳光无法穿透厚重的云层,整个庭院顿时凉快起来。

  拂面而来的凉风卷走了庭院里的热气,我发现就连高烧不退的萧连山也舒服了许多。

  遗憾的是这种沁人心扉的凉风并没有能持续太久,不到五分钟的时间,刚才还聚集在庭院上方厚重的云层缓缓散去,七零八落的飘荡在天空,阳光再一次肆无忌惮的照射在庭院当中。

  刚才和煦清凉的风也随之停了下来,庭院里又恢复了酷热难忍的状况。

  我看见一直剑指天空的腾国渊脸上苍白,身体轻微颤抖,呼吸也逐渐加快,胸口起伏越来越大,好像在咬牙坚持,但最终手还是无力的垂了下来,整个人犹如虚脱一般半跪在地上。

  古啸天连忙吩咐人把腾国渊送到椅子上,腾国渊的手抖个不停,豆大汗珠一直从他额头不停往外冒,只有片刻时间他的衣服犹如被水浸泡过一般。

  “他……他怎么了?”越千玲大为不解的问。

  “呼风唤雨在奇门里是很高深的法术,一般人掌握不了,即便掌握了但因为修为高低不同控制的能力也不同。”我看看那边的滕国渊不慌不忙的说。“这种法术很消耗功力,腾国渊能坚持五分钟已经让人匪夷所思了。”

  “我爸说腾国渊的玄学修为高深莫测,今日一见果真不同凡响,可千万不要小看这五分钟,很多人穷尽一生恐怕也达不到他这样的境界。”顾安琪很惊讶的眨着眼睛说。“这种法术对功力消耗很大,不到万不得已是不会轻易用的,看样子是伤了元气,估计至少要修养大半年才能复原。”

  “就为了五分钟要修养大半年?!”萧连山一听头摇的像拨浪鼓。“这种法术我打死也不学,这不是赔本赚吆喝嘛。”

  “你以为呢,要是真那么容易,人人都会了这个世界就不会有灾难了,鬼神之力最重要的是要学会敬畏,擅自借用只会引火烧身!”顾安琪一本正经的说。

  虽然滕国渊只坚持了五分钟,但所有人都啧啧称奇,人为造成的云涌风起一直停留在传闻当中,今天亲眼所见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第二个出场的人是欧阳错,所有人都期待他的奇门之术会更加令人震惊,不过欧阳错似乎并不太着急,走到古啸天面前耳语了几句,古啸天点点头,欧阳错一个人转身离开。

  等到欧阳错再次出来的时候已经换了一套干净的衣服,看样子是洗过澡。

  欧阳错在庭院的东方用一张桌子设坛,并点燃三根檀香插在米碗内,然后跪在垫子上,烧黄纸三张,三拜三叩后,用右手中指在地上划十字,把小腿压在十字上,右腿压在左腿上,席地而坐,接着两眼微闭,身体周正,头顶悬,鼻吸口呼九次。

  看到这里我心领神会,欧阳错用的是茅山道术,这是一种很神秘的法术,威力是根据施法者道行、法术类型、符箓的类型、施法的环境等决定的,因此即使一个非常简单的法术在道行高深的大师手中,其威力足以撼山动地。

  欧阳错做完前面的仪式,站起身手里拿起一张紫色的纸,右手握笔蘸着红色的朱砂。

  看见欧阳错用的符箓是紫色,我多少有些惊讶,符箓的颜色一共包含了金色、银色、紫色、蓝色、黄色五类,金色符箓威力最大,同时要求施法者的道行也最高,消耗的功力也最大,银色次之,紫色、蓝色又次之,威力最低的才是黄色,这也是最普通的符箓,大部分道士由于悟性一般,终其一生都只能停留在使用黄色符箓的道行上。

  如若强行施展高级的符箓,大部分情况下由于法力不足而无法施展,若是机缘巧合施展成功也会遭到符箓法力的疯狂反噬,轻者经脉错乱、半身不遂,重者七窍流血、当场毙命。

  欧阳错竟然能驾驭紫色的符箓,看来这人道行修为不低。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