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八十四章 五米送神

  台上的欧阳错全神贯注,指着桌上的一碗清水口里念念有词。

  “此水非凡水,一点在砚中,云雨须臾至,病者吞之,百病消除,邪鬼粉碎,急急如律令。”

  然后再把手指里夹着的紫色符箓放在眉心,闭目说念。

  “北帝敕吾纸,书符打邪鬼,敢有不服者,押赴丰都城急急如律令”。

  再右手执笔停于食指之上,笔身横放。

  “居收五雷神将,电灼光华纳,一则保身命,再则缚鬼伏邪,一切死活天道我长生,急急如律令。”

  欧阳错的动作很熟练和轻松,画符之前必须先请水、符箓和笔三样东西,他口里念的分别是请水咒、请符咒和请笔咒。

  坛前欧阳错念完后,然后握笔在手,凝神静气大声说。

  “天园地方,律令九章,吾今下笔,万鬼伏藏,急急如律令。”

  接着叩拜三通,喝净水一口,向东面喷出,聚精凝神,一笔画下,欧阳错一边画符,一边念咒。

  “赫郝阴阳,日出东方,敕收此符,扫尽不祥,口吐三昧之水,眼放如日这光,化为吉祥,急急如律令敕。”

  欧阳错咒完符成,左手把紫符夹于两指之间,在空中挥舞书写。

  我看明白欧阳错现在做的是在结手决,手决也称法决、斗决、神决等,是法事中常用的手指功诀,和结煞一样都是为了增加灵符的威力。

  手决分单决和双诀,即单手行诀,和双手行诀,一共有七十余种,欧阳错现在用的是单决。

  欧阳错行诀过程极其熟练,整个过程指灵腕松,端腕齐胸,节目缠绕,环环紧扣,诀运心到,变幻无穷之功力。

  欧阳错其步先举左脚,一跬一步,一前一后,一阴一阳,初与终同步,置脚横直互相成为丁字形。

  一切准备就绪,欧阳错右手握桃木剑,紫色的符箓穿于木剑之上,手决一指,符箓竟然在剑身燃烧起来。

  欧阳错用剑指着法坛之上的一个穿这红线的人偶,大喊一声。

  “风起!”

  顿时间庭院里的树木花草在突然吹来的大风之中东倒西歪,我看见越千玲双手捂住头发,庭院里的人都被风吹的睁不开眼睛。

  “云涌!”欧阳错指着第二个穿线人偶大喊。

  万里无云的天空顷刻间乌云密布,本事晴空万里现在黑压压一片的密云像一张网笼罩在庭院之上。

  “电闪!”

  晴天霹雳,一道明亮的闪电随即而至,划亮了阴暗的天空。

  “雷鸣!”

  滚滚旱天雷在所有人的头顶如同巨人的咆哮般响起,只是片刻的功夫,阳光明媚的天气如今变得雷电交加。

  最后欧阳错单手举剑直指苍穹,很威严的大声喊。

  “雨至!”

  法坛上五个穿着红线的人偶像是被天空中什么东西牵引着,都在欧阳错的口令中神奇的立了起来,笔直的对着天际。

  开始还是几点零星的雨滴,然后越来越大,倾盆大雨如同断了线的珠子从天空不断掉落下来,庭院里竟然没有一个人避雨,都被这罕见的变化所震惊,

  欧阳错从法坛上退了下来,一脸的得意,似乎并没有打算让雨停下来的意思,甚至看上去胸有成竹游刃有余,很显然这样的法术对于他来说早已炼化的炉火纯青。

  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不约而同的落在我身上,之前腾国渊风起云涌,虽然只坚持了五分钟,但大家感觉到凉爽,欧阳错就更不用说了,这场雨下了这么久,估计没人再感觉到热,问题是呼风唤雨都让前面两个人做完了,我猜其他人一定很好奇我还能做什么。

  我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抬头看看乌云密布大雨倾盆的天空,走到法坛前面,抓了一把碗里的米,倒退一步,我脚下踩奇门八卦阵。

  大拇指弯曲扣于中指之上,一粒米被压在指甲上面,撕开越千玲为我包扎在额头的纱布,还未愈合的伤疤被撕裂,又有鲜血涌出,我把手放于两眉之,米粒刚好沾染上额头沁出的鲜血,凝神闭目片刻后,口里大声喃喃自语念着。

  “九天阳阳,飞剑神王,破禄三台,威摄四方,黄神勾天,翼德亡神,天摧倒地,裂海随文,召汝雷神,奔雷奉行。”

  我念完,手腕一翻,中指弹出,米粒直射欧阳错法坛上五个被红线牵引的人偶,最左边的一个人偶红线被米粒震断。

  我随即指天大喊一声。

  “雷公退隐!”

  天空中滚滚不绝的雷声顷刻间安静下来,我的余光瞟见欧阳错嘴角抽搐一下,猛然抬头目瞪口呆的看着我。

  卫羽缓缓笑起来,虽然说不出话,但我看他脸上的表情就知道现在他有多惊讶和兴奋。

  我又扣一颗米粒在中指,动作和刚才一样,口里继续念着。

  “飞天炎火,迸眼流星,奔飞火电,照败魔形,灵光四照,玉符回明,灵姬协祐,天地萧清,急急如律令。”

  念完手中的米粒弹射出去,震断欧阳错第二个穿红线的人偶。

  “电姬归服!”

  我话音一落,不断照亮阴暗天空的闪电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

  第三颗米粒已经扣在中指之上,动作娴熟连贯一气呵成,没有丝毫的犹豫和迟疑,脚下的步伐不断变化,看的庭院里的人震惊万分。

  “吾令祥云,驾景云龙,海岳稽首,万神敬从,雨师风伯,来往其中,如违上令,破身火鎔,黑云速退,应运无穷,急急如律令。”

  欧阳错第三个穿红线的人偶再次被我手指中弹射的米粒震断。

  “云龙降架!”

  我大喊一声,满天浓厚的乌云像被驱逐的羊群四处逃窜,明媚的阳光再一次照亮了庭院,天空一片蔚蓝片刻功夫竟然看不到一朵云彩。

  第四颗米粒同样沾染上额头的血后,扣在中指之上,我步伐轻盈,口里大声念着。

  “九天玄冥,腋首呼风,太虚鼓荡,威雄遍中,摧山倒岳,飞石腾空,真王诰命,速回巽宫,急急如律令。”

  当地四个红线牵引的人偶应声而断的瞬间,我两指举天大喊一声。

  “风回巽宮!”

  刚才还凛冽的狂风戛然而止,庭院里的花草树木又恢复了平时的闲静,一动不动的树立在庭院之中,再也感觉不到一丝风流动的气息。

  最后一颗米粒被扣在中指之上的时候,我已经站到他刚才布的奇门八卦阵中心的位置。

  “太元浩师雷火精,结阴聚阳守雷城,关伯风火登渊庭,作风兴电起幽灵,飘诸太华命公宾,清帝有敕急速行,收阳退雨顷刻生,驱龙掣电出玄泓,吾今奉咒急急行,此乃玉帝命君名,敢有拒者罪不轻,急急如律令。”

  欧阳错的最后一个人偶的红线被我震断,然后仰头大喊一声。

  “雨师驱避!”

  我话音一落,铺天盖地的倾盆大雨顿时停了下来,庭院又恢复了之前的模样,炙热的太阳把地上的雨水烤成蒸汽,庭院里更加酷热难当,如果不是还未干的地面,恐怕没人相信前一刻还下着雨。

  欧阳错的呼风唤雨足以让在场所有人折服敬佩,但我用了五颗米就让云散风退,电止雷消,在场的人个个瞠目结舌半天都说不出话来。

  安静的庭院响起零星的掌声,是从卫羽哪儿传出来的,然后掌声越来越大,就连古啸天也站了起来。

  “好!今天开眼界了,小伙子!不简单,真是不简单,果然是山外有山人外有人,后生可畏,我算是服了。”孔观点着头笑着说。

  岚清也站起来深吸一口气很诧异的样子对我说。

  “简简单单五颗米足以让你在玄学界名扬四海!”

1条评论 to“第一卷 第八十四章 五米送神”

  1. 回复 2014/05/31

    天神下凡

    不是应该先停雨后散云吗?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