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八十五章 熟悉的背影

  萧连山还是有些疑惑,并不知道为什么岚清眼里充满了惊讶和折服,就连孔观和卫羽这样的前辈高人都带头给我掌声。

  “我怎么没看明白,哥,你到底做了什么?”

  “这还不明白,你真够笨的可以了。”顾安琪白了他一眼激动的说。“有句话你应该听过请神容易送神难。”

  岚清点点头不紧不慢的萧连山说。

  “呼风唤雨本来已经是高深莫测的法术,你看欧阳错前前后后准备那么久就知道了,这种违背正常自然规律的法术对功力和修为要求极大,欧阳错呼风唤雨已属上层,可雁回却用五粒米就破了他的法术,你说谁强谁弱?”

  “欧阳错法坛上那五个穿红线的人偶,分别代表风、云、雷、电、雨,他请神降雨本属难得,但雁回断线送神,说白了就是能招之则来挥之则去,可别忘了,雁回赦令的可是天神,这样的能力简直闻所未闻!”顾安琪抿着嘴兴高采烈的说。

  我笑了笑不以为然的说:“他们在前面该做的都做了,我也不知道该做什么好,就试试,呵呵。”

  欧阳错低头想了想冷冷的说。

  “既然比试已经完了,按照比试规则,请古叔裁决输赢!”

  欧阳错特意把比试规则四个字说的很重,我心里明白他是什么意思,古啸天说比试的规则是谁让大家凉快谁赢,腾国渊虽然只坚持了五分钟,但好歹也有风吹吧,欧阳错的雨实实在在是落了下来,可我虽然破了欧阳错的法术,但现在太阳蒸发了地上的雨水,这里更热了。

  我虽然在法术上赢了其他人,可输了比试!

  庭院里的人都听的真切,都明白欧阳错是什么意思,旁边坐在椅上的腾国渊淡淡一笑说。

  “不用裁决了,腾某技不如人,比起你们两位输的心服口服,这场比试我输了!”

  欧阳错笑了笑摇着头声音冰冷的说。

  “腾先生又何必谦让,比试规则是谁让大家凉快谁赢,腾先生平地起风聚云,在场所有人都深有体会,又怎么能说技不如人呢。”

  我知道欧阳错这话很显然是说给古啸天听的,当然他并非真心实意要抬举腾国渊,只不过让一个只能坚持五分钟的人胜出,和他在最后的较量中决一胜负,对欧阳错来说一点压力都没有。

  庭院里的人开始窃窃私语,各有各的看法,竟然有很多人都站在欧阳错一方,毕竟欧阳错的呼风唤雨是实打实的下了雨,大家的确感到侵彻心扉的凉爽。

  我看孔观和卫羽一脸惆怅,可说到比试规则,我的确是输了。

  古啸天长长叹了口气,犹豫了片刻后大声说。

  “没有规矩就不成方圆,规矩是我定的,我就必须遵守,既然比试的规则是谁让大家凉快谁赢,现在相信大家也心中有数了……”

  古啸天的话音里明显带着一丝遗憾,庭院里响起嘈杂的议论声,我看见欧阳错的嘴角慢慢翘起,一丝得意的笑容挂在上面。

  “比试还没完呢!”

  庭院里顿时安静下来,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我身上,到现在我还真没把这比试输赢看的有多重,只是我实在不喜欢欧阳错脸上的笑容,我话一出口果然看见欧阳错的笑容沉了下去。

  我深吸一口气,闭目凝神片刻后双目忽张,抄起欧阳错留在法坛上的桃木剑,一边舞剑一边大声念着。

  “紫微敕命,号令万神。飞呈巽户,震雷发声。坎宫致雨,离火奔冲。云飞霄汉,雷电相从。伏魔四将,统摄雷公。龙虎骑吏,煞鬼无踪。穿岩破庙,斩怪擒龙。降魔摄恶,治病除凶。三五吏兵,大布威雄。随吾符命,速立神功。急急如律令。”

  念完咒语我两指抹过额头,用沾染着血的指头对着手里的米书画一翻,猛然用力把米抛向天空。

  片刻间米粒从天掉落在人群之中,我一言不发负手而立。

  庭院里的人都相互对视,一时间不知道我要做什么。

  我看见孔观和卫羽对视一眼后,慢慢张大嘴,抬起头看看天空,很惊讶的样子,有些疑惑的似乎在等什么。

  一丝透彻心扉的凉意袭来,但不是之前风带来的凉意,完完全全是一种深入骨髓的冰冷,慢慢那种凉意变的刺骨,犹如凛冽的寒风,像一把刀割在皮肤上,有一种生疼的感觉。

  萧连山摸了摸自己额头,皱着眉对顾安琪说。

  “我还是先回房去,看来我真病的不清,这高烧烧的我神志不清,都有幻觉了!”

  “怎么了?”顾安琪连忙低头摸摸他额头关切的问。“和刚才一样啊,是不是淋了雨病情加重了?”

  “我冷的很,像掉到冰窟窿里。”萧连山双手抱着肩膀哆嗦的说。“而且……而且刚才我竟然看见有片雪花落在我手背上……呵呵,你说我是不是烧糊涂了,大热的天居然会看见雪花。”

  萧连山说完竟然发现没人理他,抬头才看见,周围的人目光都落在顾安琪的手指上,目光中充满的震惊和茫然。

  一片晶莹剔透的六角形状的晶体在顾安琪的指尖正慢慢融化。

  雪花?

  雪花!

  七月的天空中现在飘舞的竟然是雪花!

  人群之中开始还是片刻的安静,瞬间犹如砸开的锅,都被这奇异的景象惊呆了,庭院里的人们都举着手迎接着飘落下来的雪花。

  当树木花草上逐渐被白雪所覆盖,庭院里犹如银装素裹一副寒冬的景色,七月都穿的单薄,突如其来的降雪,已经让人忘了这还是盛夏,不要说凉快,相信每个人都怀恋刚才的酷热,几乎每个人都在风雪交加之中冷的瑟瑟发抖。

  古啸天向来从容镇定,但此刻他像一个孩童般伸出手,直到雪花掉落在手心,然后慢慢融化,那股刺骨的寒意透过皮肤沁入心扉,他才完完全全的肯定自己没有看错。

  “够了,够了!”古啸天淡淡一笑摇着头对我说。“我这把老骨头可经不起你这样折腾,停了吧!”

  不光是古啸天,可能每一个人都是这样想的,实在冷的受不了。

  我有些不知所措的犹豫,七月飞雪是逆天之法,或许我真是帝王之命,有星宿庇护,可赦令天神,令我能招来风雪,可我的道法修为却没那能力让飘飞的雪花停下来,这只有极高道法修为的人才能做到。

  或许是我运作真的太好,几分钟后天空中再无雪花飘落下来,刚才还刺骨的寒风也消息的无影无踪,如果不是树木枝叶上正在慢慢融化消退的积雪,很难相信刚才匪夷所思的奇异景致。

  古啸天心满意足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平静的说。

  “胜负已分,秦雁回和欧阳错最后一决雌雄,至于规则明天你们就知道了。”

  我根本没去听古啸天说的是什么,在雪停的那一刻我恍惚在人群中看到一个熟悉的背影,瘦小、猥琐和肮脏,一只衣袖空荡荡的来回摆动,我记得那步伐,他切断我手指的那天,我躺在地上也是这样看着他背影在我视线中消失。

  我拨开身边的人群冲出去,偌大的庭院里都是为我欢呼雀跃的人,在嘈杂的欢呼声中我再也找不到那个背影,我心里暗暗苦笑,表情有些凄凉,他只不过是一个忽弄那些憨厚山里人的神棍,又怎么可能会出现在这里。

  我低头看看自己的断指,忽然发现我有些想他。

  “你在看什么呢?”越千玲走过来问。

  “没……没什么,我认错了人。”

1条评论 to“第一卷 第八十五章 熟悉的背影”

  1. 回复 2014/12/09

    粑粑去哪儿

    奔跑吧,兄弟

  2. 回复 2017/05/20

    燕六指

    小子,老子来救你了,要给老子长脸啊!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