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八十七章 护体法器

  我看香炉灰上的蛇影越来越多,岚清已经疼的快要昏厥,再不破了苗仁环的蛇降,岚清恐怕危在旦夕。

  我把岚清扶好,拿起一根筷子递给越雷霆,大声说。

  “你前六十年是鹰啄蛇命,蛇不敢进你身,我现在教你三清尚珏指,食指弯曲扣于大拇指之上,把这根筷子平放在两指之间,记住,筷子千万不能掉!”

  越雷霆连忙按照我的吩咐去做,左手掐三清尚珏指,筷子是桃木所做,有避邪魅的功效,三清尚珏指又名赦邪令,邪魅退避三舍。

  “你把岚姨的碗灯放于岚姨头上,不管发生任何事,碗灯不能掉,更不能熄!”

  我说完端起刚才那碗鸡血,用指头沾上鸡血在越雷霆额头以及双手画符。

  “我给你画的这三道符是金剪飞刀符,金刀三把不容情,一把斩蛇头,二把斩蛇身,三把斩蛇尾,你本是鹰啄蛇命,蛇不敢进你身,现在又有金剪飞刀符在身,邪蛇见你定会避而远之。”

  等到我符画好,萧连山惊奇的发现,刚才在香炉灰上还不断游向岚清的蛇影,一旦游到越雷霆身边都退了回去,越雷霆围着岚清左遮右挡,竟然真没有蛇影再靠近岚清,体内也再没有蛇牙印冒出来。

  我走到岚清后面放水的地方一看,刚才还是清澈见底的清水,如今浑浊乌黑看不到底。

  我两指夹一根筷子放于额头大声说。

  “邪蛇乱世,罔顾生灵,满天师祖护吾之身,一请赤帝斩蛇祸!”

  说完将筷子放入水中,竟然不倒竖立于乌黑的水中。

  “五方五帝,海渎河源,诸天龙王,闻吾符命,二请蛇君帝断蛇乱!”

  第二根筷子同样竖立在水中。

  “五雷猛将,火车将军。腾天倒地,部领雷兵。队仗千万,搜捉邪精,三清天将平蛇非!”

  三根筷子放入水中后,我把一滴鸡血倒入三根筷子之间,鸡血在乌黑的水中慢慢扩散最后触碰到竖立的三根筷子,萧连山惊讶的看见,筷子竟然自己动起来,有规例的在水中顺时针旋转,开始很慢,逐渐越来越快。

  我把剩下的鸡血全倒在手上的筷子上,再逐一折断,握于掌心,大喊一声。

  “五雷猛将,火车将军。腾天倒地,部领雷兵。队仗千万,搜捉邪精。闻吾立召,不得久停!”

  念完将手中的断筷洒向香炉灰之中,断筷落地碰到香炉灰竟然噼啪直响,犹如从天而降的晴天霹雳,那些还在围着越雷霆游动伺机而动的蛇影纷纷被炸的四分五裂,在香炉灰上留下残缺不全的断影。

  刚才还乌黑浑浊的清水在三根筷子的搅动下逐渐恢复了清澈,我左手同时夹起三根筷子,右手大拇指按在岚清额头,猛然一下将三根筷子插在岚清头顶。

  “邪魅湮灭!”

  我话音一落,岚清身体上的蛇牙印全部消失,岚清只感觉胃里翻江倒海,胃猛烈的收缩,一口吐了出来。

  吐出来的竟然全是支离破碎四分五裂的小蛇,甚至还在蠕动着残断的身体,岚清连续吐了好几口,直到最后吐出来的都是胆汁,我才长长松了一口气。

  从地上的断裂的蛇身看,至少不下二十几条,每一条都色彩斑斓剧毒无比,如果不及时把它们逼出来后果不堪设想。

  我逼出岚清体内的无数条毒蛇的同时,另一边的苗仁环猛然感觉心口一阵万蛇噬心般的剧痛,一股腥咸从口里涌了出来,喷洒在黄纸上全是他的血。

  苗仁环的表情很恐吓,嘴角不挺在蠕动,蛇将属于最邪毒的降头术,甚至在歹毒无比的血降之上,因为发动蛇将必须用怨气极重的死婴尸油混合施法者自己的精血,一旦被破法降头必会反噬,所以除非有深仇大恨,否则一般降头师对于蛇降都很敬畏,不到万不得已绝不会用,因为如果失败,自己必定会反被其害。

  苗仁环用蛇将当然是为了给苗仁宇报仇,所以无所不用其极,但现在蛇将被我破,他很清楚会有什么样的后果。

  苗仁环的拳头越握越紧,额头上不断渗出的冷汗顺着他脸颊掉落在黄纸上,我能清楚的看见苗仁环的皮肤下似乎有东西在游动。

  随着苗仁环一声惨叫,他手臂上开始出现和岚清身上一样的蛇牙印,每冒出来一个,苗仁环就痛不欲生的惨叫一声,他的脸已经完全变形,皮肤下被游动的东西拉扯的恐怖狰狞。

  苗仁环忽然捂着自己的双眼,仰头痛苦的大喊一声,暗红的血液顺着他的指缝留了出来,苗仁环的双手剧烈的颤抖。

  刚才还完好无损的两只眼睛,如今变成两个留着黑血的窟窿,眼球已经破裂,中间在蠕动的分明是两条细小的毒蛇,正探着头从苗仁环混杂着浓血的漆黑眼眶中往外钻。

  不单是眼睛,苗仁环身体其他地方不断被嘶哑开,很多蛇头如同破茧而出般镶嵌在他身体上,恣意的扭动着五彩斑斓的身躯,一点一点想从苗仁环的身体里挣脱出来。

  苏冷月擅长蛊术对各种毒物向来并不陌生,但看见苗仁环如今的模样,目瞪口呆吓的惊慌失色,欧阳错又慢慢坐到对面的椅子上,面无表情的看着苗仁环,脸上居然没有半点惊讶,似乎这种结果早在他意料之中。

  苗仁环忍着剧痛,大口出喘着气,颤抖的手在面前茫然的摸索着。

  “秦雁回……你害死我弟弟,如今……如今又毁我双眼,我今天非要了你的命!”

  一个没有眼睛,两个漆黑窟窿里流着黑水,浑身冒着蛇头的人在火光中的笑容不用看,想也能想到有多恐怖吓人,苏冷月只感觉到浑身冷冰,即便像她这样从小和毒物一起长大的人,见到苗仁环这样的样子,也感觉到从内心发出的恐惧。

  苗仁环拿出一块布料缠绕在竹人之上,我一看很眼熟,想起是我穿过的一件衣服,那天沈江川来赌场闹事那晚,我衣服被扯烂过,当时没在意,没想到从那时开始苗仁环已经处心积虑要害我。

  他是降头师,如今手上有我穿过的衣物,他想下降轻而易举,苗仁环做好准备,举起钢针对着竹人的头猛扎下去。

  “嘣!”

  坚韧的钢针竟然应声而断,竹人和之前的一样,都柔软无比,苗仁环连续换了三根针,结果都一样,坚硬的钢针竟然扎不进竹人里去!

  欧阳错的眉头轻微的皱了皱,抬起头意味深长的对我说。

  “你身上竟然有威力如此之大的法器护体!就连血将不要说伤害你,就连你的附体都伤不了,到底是什么东西竟然有这么大的法力?!”

  我低头看看手里的桃木筷子,如果真有法器的话只能是这个了,欧阳错没必要恭维我,看他的表情也很震惊,我被秦一手断指赶出来身上什么都没有。

  ……

  也不是什么都没有。

  我还有一条项链!

  从我记事起就戴着,吊坠是用和田玉雕刻的,图案是八条龙缠绕在一颗宝珠之上,秦一手从来不允许我摘下这条项链,可怎么看这也不是法器啊。

  苗仁环听欧阳错说我有护体法器,声音冰凉的说。

  “……好,我今天就以命换命,我就不相信弄不死你!”

  苗仁环说完摸索着抓起围绕着五个竹人的五样毒物,把蝎子、蛇、蜘蛛、蜈蚣、蟾蜍分别放入口水咀嚼,从他嘴角不断有混杂着血渍的污秽流出,看的叫人恶心。

  等把五样毒物都咀嚼在口,苗仁环用手指在口中扣出汁液涂抹在缠绕着我衣物布条的竹人之上,等到整个竹人被包裹起来,苗仁环抓起旁边的匕首,竟然自己割下头皮,鲜血流满了他的脸,庭院里的人看见这一幕大多都惊慌失措。

  苗仁环用自己的头皮把竹人包裹起来,再把整瓶尸油淋在上面,最后拿起匕首对着竹人的胸口。

  “我用降头术里面最厉害的五毒死将,就算搭上我这条命,我也要你死!”

  我没想到苗仁环会打算以命换命,对方外之术我了解不是太多,可五毒死将算的上降头术里极其霸道的法术,施法者必定万劫不复死路一条。

  论道法我自问不担心苗仁环,可现在苗仁环一心求死发动五毒死将,之前准备太仓促,我手里除了一把筷子外别无他物,而且刚才破他的蛇降我已经消耗太多功力。

  我忽然有些惶恐,心里很清楚以我现在的道法修为,是绝对抵挡不住苗仁环的五毒死降。

  苗仁环的匕首已经落下,直直的穿透了竹人的胸口。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