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八十八章 道法高深之人

  我已经想到了最坏的结果,甚至走到桌前挡在其他人前面。

  可当苗仁环的匕首穿透竹子人那一瞬间,我依旧完好无损的站着,但对面的苗仁环脸上已经没有了生气,苍白的如同一张白纸。

  苗仁环缓缓低下头,手艰难的抬起来,摸索着自己的胸口,一个似乎被利器贯穿的伤口出现在他的胸口,从前胸一直穿透到后背,我甚至能从这个伤口里看见坐在后面的欧阳错!

  苗仁环已经倒在了地上,从胸口源源不断流出的鲜血中还有往外游动的毒蛇,到断气那一刻苗仁环还张大着嘴,我始终都没明白,为什么五毒死将最后是应验到他身上。

  两只空洞的溃烂的眼眶中还流着黑水,似乎和苗仁环断气时候的心情一样,他永远也不会瞑目。

  他的身体在庭院里所有人的注视下开始慢慢裂开,开始是几个,逐渐越了越多的蛇头撕咬开他的皮肤游动出来,然后开始吞噬苗仁环的尸体,从已经撕裂的肚子上可以清晰的看见,腹腔里竟然空空如也,没有任何内脏,只有一大堆交错盘绕在一起的毒蛇。

  欧阳错猛然站起身,警觉的环顾四周,阴冷的目光扫过庭院每一个人的脸。

  然后意味深长的看了我一眼,目光中竟然透着惧怕,不过我知道那不是因为我,最后居然头也不回的离开古啸天的别墅。

  最后一场的比试规则是谁留下谁赢,如今欧阳错已走,尘埃落定我似乎真的赢了最后一场比试,但我一点也高兴不起来。

  我明白欧阳错为什么会离开,他甚至都没想过和我交手,并不是他怕我,这庭院里还有一个道法高深的难以想象的人存在,欧阳错即便知道或许不是我对手,但他多半还是会和我斗一场。

  但能不显山露水间将苗仁环的五毒死将破法的人,他心里一定知道以这个人的道法修为,他恐怕丁点希望都没有。

  我都没去看欧阳错和苏冷月离开,昨天帮我退雪还晴,今天帮我破苗仁环的死降,这样高深道法我自问无法企及,可我实在想不明白,为什么有人会帮我?

  唯一可以肯定的,这个人一定在这个庭院里,但我很快打消了去找寻的意思,所谓相由心生,但有如此高的道法造诣,恐怕早是无相之人,我那点道行又怎么可能看透。

  越千玲还昏迷不醒,还没等古啸天宣布结果,我把她抱回房去,苗仁环用的降头术是连环将,岚清中的是蛇将,而越千玲中的是勾魂降,虽然苗仁环的降头术被破,但越千玲的被勾走了一魂三魄,所以才昏厥不醒。

  “哥,你本事那么大,赶紧把千玲的魂魄找回来啊!”

  “不用找,我一开始就用桃木筷子把勾走的魂魄收住,只要运还回千玲的体内就没事了!”

  “那还等什么啊,雁回,你赶快救救千玲。”越雷霆很焦急的说。

  “不是我不救,是……是……。”我揉着额头很为难的支支吾吾。

  “有什么你就直接说,都什么时候了,你还顾忌什么啊?”越雷霆心急如焚的说。

  “千玲是女子,属阴体,魂魄被勾,要想运还回体内,就必须一个纯阳之体帮他运还魂魄。”岚清倒在越雷霆的身上有气无力的说。

  “岚姨,啥叫纯阳之体啊?”

  “你真是笨的无可救药了。”顾安琪脸一红白了萧连山一眼低声说。“就是没有过男女之事的男人,就是俗话说的童子身。”

  “童子身……”萧连山想了想抬起头问。“哥,你难道不是童子身了?”

  “废话,我当然是!”我斩钉切铁的说。

  “那你还犹豫啥,你既然是就赶紧救千玲啊!”

  “雁回,你是救千玲,不必拘于小节,我知道你担心什么。”岚清用劲力气慈祥的说。“魂魄需以纯阳之气为载,千玲是阴体,必须要阳气送魂魄运还,这里只有你能救千玲,相信千玲也不会和你计较的。”

  “怎么样才能用阳气送魂魄运还啊?”萧连山大为不解的问。

  顾安琪红着脸小声说。

  “口对口就行了……”

  “亲嘴啊!哎,瞧你们文绉绉的说了半天。”越雷霆松了一口气,原来方法这么简单。“你怕什么啊,千玲洗澡你都看过了,亲她又有什么关系。”

  “我……我什么时候看她洗澡了。”我一愣很无辜的说。

  “我都给你说的那么明白了,在古时候你看女人的手臂,女人就要把手砍下了,你看千玲洗澡,她要是以前就只有死来以示清白,当然现在不需要,我早就想撮合你们两个,何况我也发现千玲也对你情有独钟,你现在就当先上车,以后再补票!”越雷霆大声说。

  我看看躺在地上昏迷不醒的越千玲,加上越雷霆和岚清期盼的眼神,我知道今天的事以后让越千玲知道非要了我命不可,何况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在众目睽睽之下去给越千玲运还魂魄,即便知道是救人,但我还是做不到。

  我咬牙把越千玲抱回房内,从来没有这么近距离的去看越千玲,而且居然还是在她最安静的时候,忽然发现越千玲长的还挺漂亮,长长的睫毛、高耸的鼻梁和精巧的嘴唇。

  往下低头越靠近越千玲的身体,越是能闻到她身上散发的醉人香气,第一次和一个女生这么近距离接触,我完全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声。

  当最后一个魂魄被运还回越千玲的身体里,越千玲缓缓睁开眼睛。

  “啪!”

  一声清脆的耳光声我捂着脸走出来,身后是越千玲气急败坏的骂声。

  越雷霆长松一口气对岚清说。

  “现在能打雁回还能骂说明就没事了,呵呵。”

  我捂着脸从很尴尬的笑着说。

  “我和她沟通上出了点小分歧,不过问题不大。”

  “哥,看你脸红的,救千玲一定很消耗功力吧?”萧连山说的很认真,他本来就不是会开玩笑的人,顾安琪听完噗嗤一声没忍住笑出声来。

  因为救越千玲,古啸天特意把没宣布比试的结果,第二天,古啸天当着所有人的面很威严的宣布我是胜利者,从此以后一切关于明十四陵的事祸福都归越雷霆,任何人不得插手,违者必诛杀!

  前后一共五场比试都很公平,赢的越雷霆当然笑的合不拢嘴,其他输的人也输的心服口服,就算或多或少有些不甘心,但古啸天都把话说到这个地步,相信也没人敢造次。

  我心里的石头终于落了下去,并不是因为赢了比试,而是想到魏雍总算有所交代,毕竟这场比试肩负的并非简单的输赢,魏雍手握生杀大权,我完全相信魏雍并非虚张声势,他说的出就一定做的到。

  从古啸天的别墅回来,虽然一切都尘埃落定,但我却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这短短一个星期太惊心动魄,特别是最后一场斗法,到现在我都没想明白为什么有人会帮自己,更让我好奇的是,居然还有这样道法高深莫测的人存在,如果以后有机会见到,除了感谢救命之恩外,真要好好讨教玄学。

回来第二天,越雷霆告诉我有人想见见我,并把一张纸条递给我。

  我展开纸条,上面的字写的很娟秀。

  山川临江图。

  纸上除了这五个字什么都没写,可我一看立马站了起来。

  在青羊宫我看出山川临江图是赝品,为了证明真假当众撕毁,就因为如此才被抓进警局,要不是有人拿出山川临江图的真迹,我还真不好说这事会怎么处理。

  来的人送来这张字条,不用猜也知道是当日拿出山川临江图真迹的人。

  滴水之恩涌泉相报,何况这个人仗义疏财,不管怎么说都欠了对方一个人情。

  “霆哥,这个人我见。”

  “现在不用,明天会有车来接你。”越雷霆神秘兮兮的笑着说。“雁回,这个人你可以好好把握,如果能对你青眼有加,你的前途可就真是无可限量了。”

3条评论 to“第一卷 第八十八章 道法高深之人”

  1. 回复 2014/12/09

    切克闹

    呦呦,切克闹~有女孩子看这个吗?yelailang 你懂的

    • 回复 2016/08/06

      匿名

      看你妈洗澡

  2. 回复 2015/04/27

    说爱烫嘴

    从贴吧追到现在 棒棒哒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