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四章 阎王招婿

  在答应和刘豪回去见他老大帮他解释后,我很快发现自己这个决定太冲动,感觉在这趟浑水里越陷越深,和我一起去的还有萧连山,从医院出来后,他好像特别信任我,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管我叫哥,事实上他比我还大,不过用他的话说,我是有本事的人,或许是太久没体会到亲情,他这声哥叫到我心坎里,有种说不出的温暖和亲切。

  在去的路上我才知道,刘豪的老大在天府之国蓉城,名字很霸气,叫越雷霆。

  刘豪说起越雷霆的时候,我发现他目光里充满了敬畏,刘豪告诉我,越雷霆在西南一代名号很响亮,十五岁起就开始过着刀口舔血的日子,从一个要饭的到现在黑白两道见了都会恭敬的叫声霆哥,越雷霆是真刀真枪用身上大大小小二十多处伤疤换回来的。

  在西南这个地方,越雷霆说句话有时候比政策文件还管用,而蓉城是越雷霆的大本营,经营了三十多年,其他的不敢说,蓉城看管所里有多少犯人,完全和越雷霆心情有很大的关系。

  越雷霆到底有多厉害我没见过所以不知道,我只知道越雷霆现在应该想杀了我!

  因为我现在就站在越雷霆大寿刚买的桑塔纳轿车上。

  八十年代中期一辆桑塔纳的价格在十七万左右,在那个全民以万元户而自豪的年代里,能拥有一辆桑塔纳的人都属于顶级富豪行列。

  只不过这辆崭新的黑色桑塔纳在十分钟前,被我在众目睽睽之下砸的面目全非,挡风玻璃和倒车镜已经支离破碎,车前盖上的黑色烤漆被我用手里的红砖划着线条。

  我在车盖上划完最后一笔,喘着气抬头才看见旁边的萧连山已经握紧了拳头,全神贯注的戒备着,我猜想萧连山一定在估计这辆车到底值多少钱,不过这已经不重要了,萧连山应该很清楚,我和他身上一分钱都没有,今天要想从这里离开唯一的可能性,就是被人抬着出去。

  我瞟见刘豪的额头上一直冒冷汗,手不停的在抖,专门千里迢迢从渝州赶回来给老大越雷霆贺五十大寿,本想给越雷霆一个惊喜,喜还没有,不过惊就在眼前。

  我最后目光落在越雷霆的身上,他目睹了我在短短十分钟不到的时间里,发疯一样砸了他刚买来当生日礼物的桑塔纳的全过程,呆站到现在一个动作都没有。

  我寻思着越雷霆一定没料到有人敢在他五十大寿的时候明目张胆的砸他的车,如果后面没人指使,就算借给我和萧连山十个胆也不敢这么做。

  越雷霆这么想,围在他身边的手下同样也应该是这样想的,何况越雷霆没有发话,下面的人都不敢动,所以我在众目睽睽之下砸了车,居然没有一个人阻止。

  我没时间给越雷霆解释,看时间已经快来不及了,从车上跳下来对着走到他面前,手里还拿着那半截红砖。

  “给我点你的血!”

  我话刚说完,就看见越雷霆的眼角在抽搐,旁边的刘豪喉结蠕动了一下,脸色一片苍白。

  “绑起来。”越雷霆脖子上青筋暴露,大喊一声。“要活的,留口气我要问话!”

  围在身边的十几个黑西装纷纷拔出藏在背后的砍刀,冲了过来,萧连山一个箭步挡在我前面,第一个冲上来的黑西装刚抬手,萧连山已经扣住他的手腕,动作极快,但下手力度和出拳打击部位都相当准确,萧连山向下一拧就听见黑西装的手腕清脆的骨折声和撕心裂肺的惨叫声。

  萧连山一边躲避着四面的围攻,一边焦急的叫我快跑,可围上来的人太多,前面几个刚被萧连山撂倒,几把明晃晃的砍刀已经架在我和萧连山的脖子上。

  我看见越雷霆从人群之中走进来,手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多了一把刀,我想以越雷霆现在的身份和地位,打打杀杀的事情早就不需要他去做,过惯了养尊处优的日子,所以已经开始发福,走起路来,肥大的肚子已经让他看不到自己的脚,但他提刀的手一点也不抖。

  越雷霆走到我和萧连山面前冷冷的问。

  “你想要我的血?!”

  “有人想要你的命。”我理直气壮地的说

  越雷霆冷笑一声,眼角抽搐的厉害:“你们来了几个人?”

  我不明白越雷霆什么意思,看了看萧连山。

  “就我们两个啊。”

  “有种!两个人就敢单枪匹马明目张胆的来要我的命。”越雷霆用手里的斧头拍打我的脸,瞟了旁边萧连山一眼,阴冷的说。“我看你很能打,给我砍了他的手,要老子的命,我他妈的先废了你们。”

  萧连山身旁的黑西装没有半点犹豫,举起刀就砍向萧连山的手臂。

  我忽然意识到越雷霆完全误解了我的意思,我要他的血是为了救他的命,他以为我是想放他的血,连忙大声说。

  “甲戌,丙寅,乙亥,壬午。”

  “停!”

  越雷霆大喊一声,砍下来的刀就停在萧连山的手臂上,越雷霆如果再晚喊一秒钟,萧连山的手臂现在已经在地上了,即便这样萧连山的眼睛都没有眨一下,我看见越雷霆瞟了萧连山一眼,目光中多少有些钦佩。

  “你生日根本不是今天,是昨天。”我自信的继续说。“你五行属火,而且还是山上火,今年是你本命年,也是你大凶之年。”

  生辰八字这东西本来就玄乎,秦一手曾经告诉过我,八字不能乱说给其他人听,免得以后有人知道八字可以加害自己,而越雷霆是在道上混的人,对生辰八字一定很隐晦,所以我相信只要我说出这个,越雷霆一定知道轻重。

  越雷霆上下打量我一眼,我猜他一定在想,单凭面相能说出八字的高人一定有,可看我和萧连山年纪怎么也不相信我能算出来。

  我看越雷霆有些迟疑,知道我算的没错,连忙接着说。

  “有人在设局害你,你是三月五日出生,过一个天之后就是惊蛰,你是鹰盘蛇的命,好勇斗狠虎口夺食的命格,你生的时辰好,中午十二点,就是午时,阳气旺盛,鹰盘蛇,鹰翱于天为阳,蛇行于地为阴,你前六十年是鹰啄蛇,虽凶无险,昌隆富贵,八方进财。”

  越雷霆一愣,嘴微微有些张开,看样子有些吃惊。

  “继续说。”

  “你本有六十年的好命,六十年一甲子,可过了六十年,阴阳交替,你的鹰啄蛇命就变成了蛇缠鹰,是大凶是命,鹰抓着蛇在天上飞,反被毒蛇咬,如果没算错,你以后会招横祸!”

  我看见越雷霆的手轻微抖了一下,就知道越雷霆一定找人给他批过命,只要不是神棍乱说,批出来的结果一定和我说的一样,只是越雷霆的表情很吃惊,应该是没想到我会说出这些来。

  “既然你都说我有六十年的好命,现在才过了五十年,你凭什么说我今天大凶?”

  我说:“还是你的出生的时辰,你是中午十二点出生,午时,你是成也午时,败也午时。”

  “信口雌黄,你刚才还说午时属阳,刚好旺我。”

  我说:“午时是阳气最旺,因为阳气尽于午时,所以阳气旺盛,但阴气缺生于午时,你是中午十二点三十出生的,刚好是阴阳交汇的时刻。”

  “那又能怎么样?”越雷霆声音听上去有些迟疑。

  “今天是惊蛰,惊蛰春雷响,八方鬼不降。”我一边说一边走到刚才砸烂的桑塔拉傍边,指着车说。“车身漆黑,两边的车镜绑着红花绿叶,这车车头向西,对着的这条路一直看不到尽头,可你不一样,你是午时出生,阴阳交替,就是鬼门开的时候,你今年又是本命年,红花黑轿鬼来笑,阎王开门招婿到,这个格局就是大凶的“阎王招婿”局,你今天要是坐上这个车,午时一到你必死无疑,有人今天摆明是想要你的命!”

  我话说完看见越雷霆眼角闪过一丝慌乱,但很快不屑一顾的冷笑。

  “他妈的,你小子毛都没长齐,就在这儿装神弄鬼,黄历上说今天是好日子,我才选到今儿摆寿宴,今天结婚的人也不少,婚车是黑色的多的是,每辆车的车镜都扎花图个喜庆,到你口里就变成红花黑轿子,也没听说今天谁他妈的坐扎了红花的黑车死人的事。”

  我指着车反问:“人家车扎的是什么花,你的车上又扎的什么花?”

  “今天大哥过寿,买了新车,我们下面兄弟合计给大哥图个好彩头,就自己买的蔷薇喜庆,下面配的是松叶,寓意老大寿比松柏。”一个黑西装理直气壮地的说。

  我从地上捡起被砸烂的花束,淡淡一笑,递到越雷霆的面前。

  “你好好看看,这是蔷薇花吗?”

  越雷霆看了看也不太肯定的问我,这不是蔷薇花会是什么花?

  我把手里那朵赤红如血的花转动几下很平静的告诉他,这是剃刀花,我估计越雷霆也没听过,就告诉了他这花另一个名字,死人花!”

  越雷霆听到这个花名果然眉头微微一皱,声音断断续续:“彼……彼岸……。”

  我点点头,看样子越雷霆还有些见识。

  “对,这就是相传长在黄泉路上的彼岸花,专门用来引魂的花,有人把这花扎在你车镜子上,你车头向西,是让你一命归西,也不知道这个人有多恨你,这样都怕你死不了,还把死人花给你放在两边引你的魂。”

  说完我扔掉手里的花,晃动着剩下的松叶冷静的告诉越雷霆,这也不是什么松叶,而是槐树叶,槐花树下鬼相逢,要害他的人是下足了功夫,一心想要他的命。

  刚才说话的黑西装听我这么一说,腿都吓软了,看样子这些东西是他买回来的。

  “大哥,大哥,我真买的是蔷薇和松叶,这些……这些东西怎么来的,我……我真不知道。”

  我看黑西装的样子就知道这些应该和他无关,能摆出阎王招婿局,而且能算出越雷霆八字的人应该是风水命理的高手,黑西装还没这个能耐。

  “你刚才说谁要是坐了这车,今天午时一定没命?”越雷霆笑了笑冷冷的问我。

  我摇摇头说:“已经破了这个风水局,只是差了你血,如果把血滴在车顶,这个局就彻底破了,但是现在过了时间,虽说坐这个车到午时不会送命,但必见血光。”

  越雷霆点点头,转过身看着买花的黑西装,笑了笑。

  “你今天开我的车先去酒店。”

  “大哥,真不是我!”我看见黑西装的脚都在抖

  “呵呵,是不是都不要紧,如果不是你,你这个车去也不用怕什么。”越雷霆淡淡一笑拍着黑西装的肩膀说。“如果真是你想害我……那我也不会让你活着离开。”

  我看见黑西装没有半点犹豫,硬着头皮开着被我砸烂的桑塔纳刚离开,我就听见越雷霆对身后的人吩咐。

  “派几个人开车跟着他,如果中午十二点之间他敢下车,就地解决。”

  “我哥是救你,现在话都说明白了,是有人想害你,放了我们。”萧连山瞪着眼依旧不服的冲越雷霆喊。

  我忽然明白为什么刘豪为什么这么忌惮越雷霆,一个宁可错杀三千,也不会放手一个的人,又怎么可能单凭我几句话就放了我和萧连山,想到这里我对萧连山说。

  “省省力气吧,现在他不会放我们的,刚才开他车走的那个人过了中午十二点出了事,他自然会放我们走,如果那个人平安无事的过了十二点,被就地解决的就是我们两个。”

12条评论 to“第一卷 第四章 阎王招婿”

  1. 回复 2014/01/19

    沙发

  2. 回复 2014/02/02

    南柯一梦是人生

    死人花?曼珠沙华?石蒜?彼岸花?。。。太雷

  3. 回复 2014/02/15

    龙卷风

    连老大50岁怎么会是本命年呢?

    • 回复 2016/10/20

      连山想揍你

      是打字打错了好吧,你们去打那么长篇小说试试,给我不出错,那么不会体谅人

  4. 回复 2014/02/15

    龙卷风

    连老大50岁怎么可能是本命年?编这种高深的故事不能出这种简单的错误啊

  5. 回复 2014/02/15

    龙卷风

    越老大50岁怎么会是本命年呢?

  6. 回复 2014/02/16

    实在人

    说这小说好的都是水军,主角一出场就是帝王之命父辈传混世绝技一出江湖就是青龙抱穴。。。。怎么玩意,一个字:垃圾!

    • 回复 2016/12/31

      Anonymous

      你,垃圾

  7. 回复 2014/02/23

    龙卷风

    连老大50岁怎么可能是本命年?编这种高深的故事不能出这种简单的错误啊

    本命年,应是12的倍

  8. 回复 2014/02/23

    龙五

    连老大50岁怎么可能是本命年?编这种高深的故事不能出这种简单的错误啊

    本命年应是12的倍数,

  9. 回复 2014/02/23

    50岁怎么可能是本命年?编这种高深的故事不能出这种简单的错误啊

  10. 回复 2014/04/01

    囧糖

    前排助顶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