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九十一章 不详之物

  我隐约感觉到面前的清扬今天叫自己来,绝非闲聊鉴赏古玩这么简单,能知道明十四陵的人已经凤毛麟角,但看的出,清扬对九天隐龙决的了解并不比自己少,甚至还有很多她知道的自己未必知道。

  “清姑姑,这卷长画是出之于画圣吴道子之手,难怪史书上没有半点文字记载,因为这幅画记载着有关九天隐龙决的事,这幅长画卷中到底记载着什么事,还请清姑姑给我们讲讲。”

  “宋史里记载的关于推背图的事寥寥几笔一带而过,后世多有杜撰,袁天罡和李淳风寻访民间,无意之中得到两样旷世之宝,其中一样就是九天隐龙决,后来的推背图就是根据九天隐龙决演变而来,但李淳风和袁天罡二人只不过参悟了九天隐龙决的皮毛而已,不及十之一二,但即便如此,这本推背图也能推演出后世之事,可见九天隐龙决到底有多博大精深。”

  我在一旁默不作声,其实关于九天隐龙决的事,我知道的也并不多,零零星星在一些失传的古籍中看到过只言片语,现在听到清扬这么详细的说起,大感惊讶。

  秋诺还是第一次听到有这样一本神奇的书存在,饶有兴致的催促清扬继续说下去。

  清扬不慌不忙继续把这个故事讲给我们两人。

  推背图的卦象中第三像,日月当空,照临下土,扑朔迷离,不文亦武,颂曰:参遍空王色相空,一朝重入帝王宫,遗枝拨尽根犹在,喔喔晨鸡孰是雄。

  李淳风从中推算其中的扑朔迷离出自南北朝时《木兰辞》,本意指难辨兔的雌雄,喻花木兰男扮女装,后来指事情错综复杂,此处暗喻要出了女皇帝。

  而不文亦武暗示本象女主姓武。

  李淳风因此推算出武则天必定会登九五帝位,因此将推背图献于她,并指明卦中之意,这就是长画卷中第二幅的情景,果不其然,武则天真如同预料的一样登基称帝一匡天下。

  武则天感慨推背图的神奇,李淳风投其所好再把九天隐龙决献于武则天。

  武则天也无法参悟九天隐龙决,终于也意识任何人得到这本书,一旦知道书中秘密,都会想方设法去改变自己的命运,而为了成就霸业不惜生灵涂炭祸乱四起,所以武则天想把九天隐龙决烧毁!

  但武则天即便她成为帝王,但她终究也只是一个凡人,总是要面对生老病死,人心自古是贪婪的,何况手里还有一本可以长生不老预知未来的神书,再三权衡之下,武则天终究还是没有烧毁九天隐龙决,她想找出书里关于长生不老的方法。

  可事与愿违,直到最后武则天寿终正寝也没能再参悟出其中的奥秘,而这本书也随着武则天的驾崩而销声匿迹。

  历经几个朝代后,这本书落在朱元璋的手中,可他始终无法领悟书里的玄奥,直到病重也对九天隐龙决牵肠挂肚,又舍不得毁掉,就命人将此书藏于明十四陵,希望后世子孙有人能参悟,延续大明江山千秋万代。

  清扬说到这里,看了看一直默不作声的我淡淡的说。

  “我原本以为九天隐龙决的秘密会和明十四陵一样深埋地底,可没想到你找到了袁崇焕的祭坛,在里面发现了黄金龙龟,我就知道明十四陵将不会再是秘密,而隐藏在其中的九天隐龙决也会让很多野心勃勃的人趋之若鹜。”

  “清姑姑,我真没想到袁崇焕的祭坛竟然是明十四陵的线索所在,要真知道和九天隐龙决有关,说什么我都不会让这些东西重见天日。”我叹了口气懊悔的说。

  “很多人都想要预知未来的能力,殊不知那是一件挺可怕的事,当人们知道未来某地某时会发生某事,往往会想方设法地去阻止,结果却往往适得其反,预知未来就会没有未来!正因为未来的无限未知性,才能迎着希望奋发前进,一切才皆有可能!”清扬目光如炬语重心长的说。

  “您放心,我就算找到九天隐龙决也一定会亲手销毁这本书!”

  清扬点点头心,缓缓从抽屉里拿出一个用油纸包裹的东西,推到我面前。

  我很疑惑的接过来,揭开包裹的油纸,手指不由自主的颤抖一下,半天没说出话来。

  油纸里面包裹的竟然是另外一本洛玄神策!

  “怎么……怎么还有一本洛玄神策?!”我惊讶的说。

  “洛玄神策本来就是两本,这两本书合二为一才能揭开其中隐藏的秘密!”清扬平静的笑了笑轻松的说。“这本书我送给你,希望你能早日找到明十四陵!”

  我连忙小心翼翼的把洛玄神策收起来,忽然想到了什么。

  “清姑姑,您刚才说李淳风和袁天罡寻访民间找到两件旷世之宝,其中一样是九天隐龙决,那……另一件是什么?”

  “八龙抱珠项链!”

  我一愣,猛然抬起头大吃一惊的说。

  “八龙抱珠项链?!这……这条项链为什么是旷世之宝?”

  “八龙抱珠项链据说隐藏这道家五术至高无上的精要,如果能够参悟其中奥秘,能尽得道家五术之秘要,通天彻地无一不能,而且,八龙抱珠似乎和九天隐龙决之间有某种联系,只有参悟八龙抱珠玄机的人才有可能真正领悟九天隐龙决的奥秘,只可惜……八龙抱珠项链已经失落了。”

  我下意识低头看看自己胸前的项链,八龙抱珠项链这个名字我已经不是第一次听说了,秦一手也是这样叫我这条项链的。

如果没猜错,自己戴的这条项链应该就是清扬口中所说的八龙抱珠项链,自己一直都很奇怪为什么从小精通命理天数,难道是我参悟了这条项链之中的玄机,所以才有今天的成就,可我怎么也想不明白,这条看上去普普通通的项链到底有什么神奇的地方。

  “我再提醒你一次,人心都是一个贪!命由天定,殊不知天意不可违,冥冥之中一切自有定数,如果擅自改动逆天而行必定会生灵涂炭,江山血染,如果九天隐龙决这本书今世重现,落入野心人之手,不能泰然处之必定会天下大乱哀鸿遍野。”清扬一本正经的对我说。

  “姑姑,为什么你一再强调这本书危害这么大,能预知未来不是一件很好的事吗?”

  “道理很简单,未来的事是没有发生的事,都是注定好的,比如因果报应,有因必有果,你中了因,又因为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事,而去改变果,结果只好更严重,就好比你预知有瘟疫,就把要感染瘟疫的人聚集在一起,那只会发生更大的瘟疫,预见有战争,为了防止战争而先发制人去发动战争,同样带来的只不过是更大的战争!”我目光坚毅的说。

  “雁回说的很对,就因为如此,所以这本书并不是什么神书,而是不详之书。”清扬心满意足的点点头,笑着对我说。“秋诺以后就跟着你,这孩子在考古鉴定方面很有建树,留在你身边多少能帮些忙,这样你也能早点找到明十四陵和九天隐龙决。”

  我愉快的点点头,看看旁边的秋诺笑着说。

  “能有秋诺帮忙当然是好,还是清姑姑想的周到。”

  “那以后你可别嫌我烦,能和你一起去见证,可能算的上考古界第一大发现的明十四陵,想着都兴奋。”

  我高兴的笑容没在脸上保持多长时间,我忽然想到了越千玲,秋诺以后跟着我本来也不是什么事,可在越千玲面前我实在不知道该怎么说,想起越千玲娇蛮霸道的样子,如果以后秋诺跟着我……

  想到这里我下意识挠挠头,有一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感觉。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