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九十二章 江山如画

  从沉香亭北回来,我就把自己关在房里,两本洛玄神策上面几乎如出一辙每一篇上都画着看不懂的线条,之前在袁崇焕祭坛中得到的洛玄神策每页的变化是单数,而清扬送给我的这本变化刚好是双数。

  我犹豫了半天,一咬牙小心翼翼把两本洛玄神策一篇一篇分拆下来,然后按照编号重合在一起。

  最后我把重新整理好的完本洛玄神策举在头顶对着灯光一看,从第一篇纸上可以清晰的看见排列不规则的图案。

  有群山、有河流、有古建筑等等,所有古地图上应该有的标示应有尽有,却偏偏找不到一个文字。

  “好不容易集齐完整的洛玄神策,就得到这些东西?”越雷霆在旁边多少有些失望的说。

  “这上面标出的这些东西到底有什么用啊?”萧连山也大为不解的问。

  越千玲仔细看了半天后,毕竟是学考古的,胸有成竹的回答。

  “从这些图案看,这应该是一幅地图的标示,也就是说和这些图案配套的,应该还有一张地图。”

  “啊!还有一张地图?!”顾安琪眨着眼睛无力的说。“这明十四陵藏的也太复杂了吧,好不容易解开了洛玄神策的秘密,现在上哪儿去找配套的地图啊。”

  我放下手中的图纸,笑了笑不以为然的说。

  “毕竟是明十四陵,又岂能这么容易找到,既然现在解开了洛玄神策,总算是又近了一步。”

  我的话音刚落,刘豪急冲冲从外面走了进来,一脸紧张。

  “老大,外面来了一辆车,说是请雁回过去。”

  “谁这么大口气啊?!”越雷霆皱着眉头没好气的说。

  我深吸一口气,把整理好的洛玄神策交给越千玲,让她按照上面的图案,原封不动的临摹出来。

  “是魏雍找我。”

  越雷霆一听半天没说出话来,该来的早晚要来,只是不知道这一次魏雍又打什么主意。

  我上车以后也不问去什么地方,一言不发的看着窗外,蓉城多平原,一眼望出去一马平川,不过车却停在离山顶不远的地方,我走下车,抬头就看见山顶上站着的人。

  魏雍似乎永远都把腰挺的笔直,从身后望过去,他有一种和他年龄完全不相吻合的沉稳和睿智,即便一个人站在山巅,也总有一种山高人为峰的感觉。

  我走到魏雍身后,看见他双手背负在后面,一言不发的眺望山下。

  “你看到了什么?”魏雍没回头忽然笑着问。

  我一愣,向前走了一步,仔细看看山下,皱了皱眉头说。

  “这里山势较高,在蓉城这地方实属难得,有一览众山小之势,不过也没有什么不寻常的地方,即便是风水,这里似乎也没可取之处。”

  “哈哈哈,果然是每个人想的和看到的都不一样,你精通玄学,所以总是从你擅长的角度去看。”魏雍淡淡一笑说。

  “那不知道魏秘书又看见什么?”我下意识的反问。

  魏雍挥手一指,踌躇满志的望着远方说。

  “江山如画!”

  我一怔,一个人的眼界往往和抱负成正比,我只看到了风水和风景,可魏雍一出口竟然臆测山河,大有指点江山之势,越是和魏雍聊的多,我越是发现自己完全不了解背对着我的这个人。

  魏雍慢慢抬起一只手,凭空在眼前缓缓划过,轻柔而坚定,像是在抚摸一副秀美的山河图,但落在我的眼中,那分明有一种眷恋和豪气,似乎一切都掌控在魏雍那张开的五指之间。

  “第一次见你的时候,我曾经写过一个田字,当时越雷霆帮我测字,说我本分,不知道你怎么看。”魏雍转过头意犹未尽的笑着问。

  “魏秘书深藏不露,又大权在握,岂能是安守一亩三分地之人。”我不卑不亢的回答。

  “今天我兴致不错,不如你再帮我测一个字。”魏雍笑了笑问。

  “请!”

  魏雍随手拾起一根树枝在地上划了一笔,简简单单的一个一字。

  “地上写一字,地为土,土上加一为王!魏秘书这个字写的好,不难的看出魏秘书是万人之上的人。”

  魏雍不以为然,淡淡一笑,拿着手里的树枝在刚才的一字上再加一笔,变成十字,然后往了往我,笑而不语。

  “土上加一为王,如今加一竖,王字出头为主,看魏秘书面相是高居朝堂之人,位列三公之辈,合在一起,就是主公!”

  魏雍的脸上始终挂着我看不懂的微笑,轻描淡写的摇着头,可也并不否认什么。

  “文字游戏而已,你说什么都行,不过我从来都相信,人定胜天,至于命!”魏雍又一次缓缓抬起手很坚定的说。“命永远都掌握在自己的手里。”

  “魏秘书今天找我来,应该不是为了这些简单的文字游戏吧。”我很平静的说。

  “古啸天安排的比试听说你赢的很精彩,我总算是没看错人。”魏雍目光如炬的注视着我说。“既然现在已经没有人和你争明十四陵,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和安排?”

  “目前只有些头绪和线索,但还没有串联到一起,不过相信根据这些线索寻找,很快就能找到明十四陵。”

  “那样最好,我没什么长处,不过看人眼光和用人的气量向来不错,既然我选了你,就知道你不会让我失望。”

  “魏秘书请放心,答应过你的事我一定会做到,只希望到时魏秘书也能遵守之前的约定。”

  “你是说越雷霆和其他相关人的安危……呵呵。”魏雍不以为然的笑了笑轻描淡写的说。“都是一群乌合之众,不足挂齿,我既然答应了你,就一定会履行,不过……就看你最后会给我什么……”

  我一愣抬头很诧异的看看魏雍试探的说。

  “当然是找到明十四陵后,原封不动交给魏秘书,里面所有宝藏,哪怕是一针一线我保证都不会少。”

  “你这话我倒是爱听,不过我这个人向来赏罚分明,帮我做事就一定不会亏待你,至于明十四陵里面有多少宝藏,其实我并不在意,越雷霆能拿多少我就让他拿多少。”

  “那我先替霆哥谢谢魏秘书的好意。”

  “不过,九天隐龙决我必须要!”

  我的手指下意识颤抖一下,猛然抬起头有些惶恐的看着魏雍,没想到他从始至终的目的竟然是九天隐龙决,魏雍是那种不容任何人忤逆他意思的人,既然他能一口直接说出九天隐龙决,就说明他完全知道自己很清楚这本书的存在和价值。

  对于魏雍,我突然发现自己对他竟然一点都不了解,甚至从来到山顶到现在,我一直从各个不同层面看魏雍的面相,除了知道眼前这个人贵不可言,甚至隐约间还透着一丝王者气派外,其他的竟然一无所知。

  对于命理天数我向来有把握,可却从来没有遇到过像魏雍这样完全看不透也算不透的人。

  不交出九天隐龙决的后果不言而喻,以魏雍给自己的印象,他绝对是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的人。

  “九天隐龙决只不过是传闻中的一本书,到底存不存在并没人知道,万一明十四陵里没有这本书……。”我有余悸的问。

  “如果没有就是我运气太差,找这本书很多年还是擦肩而过。”魏雍淡淡一笑声音冰冷的回答。“但是如果有,你却没给我的话,你知道会有什么样的后果。”

  我深吸一口气,默不作声的点点头,魏雍绝对是做事比说话要多的人,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不用想,如果自己隐瞒九天隐龙决,魏雍绝对会对其他人赶尽杀绝。

  见过魏雍后,我一直忧心忡忡,事情并不像自己想的那么简单,从魏雍的话中不难听出,从始至终魏雍就根本没在乎过什么明十四陵,即便里面有富可敌国的财富,似乎魏雍丁点都没看在眼里。

  他甚至许诺只要找到明十四陵,里面的东西任由越雷霆拿,可见魏雍对财富不屑一顾,一个连富可敌国的财宝都没放在眼里的人,才是让我真正感到害怕的地方。

  魏雍很显然知道明十四陵里真正的瑰宝是九天隐龙决,魏雍要的是权力!之前给魏雍随意写出的三个字,我怎么测得到的结果都在暗示魏雍将来会是一个权操天下之人,一个这么有野心的人,一旦得到九天隐龙决,后果我完全不敢去想。

  但事到如今,似乎魏雍从来都没给我留下个任何选择的机会,参加古啸天的比试我必须赢,而这一次又必须找到明十四陵,同时还要交出九天隐龙决,我好像冥冥之中都在魏雍的算计之中。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