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九十三章 镜花水月

  第二天我就去了青城山,萧连山陪着顾安琪去见岚清,和我一起去青城山的就剩下越千玲和秋诺。

  越千玲不喜欢秋诺,我心知肚明,但至于原因,我始终不明就里,不过碍于另一本洛玄神策是秋诺给的,越千玲虽然心里憋着气,但也不好发作出来,我因为心里想着魏雍的事,所以并没有看出两个女人之间的暗战。

  青城山以幽名绝天下,自古以来,人们以幽字来概括青城山的特色。

  青城山空翠四合,峰峦、溪谷、宫观皆掩映于繁茂苍翠的林木之中,道观亭阁取材自然,不假雕饰,与山林岩泉融为一体,体现出道家崇尚朴素自然的风格。

  不过我完全无暇顾及这些风景,根据川西天仓图上的显示以及方亚楠提供的资料,似乎所有的焦点都集中在青城山的天师洞。

  天师洞又称常道观,是青城山最主要的道观,相传东汉末年,天师道创始人张道陵曾在青城山山腰第三混元顶峭壁间修炼布道,俗称天师洞。

  洞窟的最上层有一石龛,其中供奉着隋代雕刻的张天师石像。

  面有三目,神态威严,左手掌直伸向外,掌中握有天师镇山之宝。

  阳平治都功印。

  越千玲几乎是口若悬河的把不大的天师洞讲解的头头是道,按照越千玲所说,天师洞的原观早毁,清代才重建,很显然关于明十四陵的线索绝对不会留在这些建筑之内。

  天师洞是自然天成的,如果有线索也应该在洞里面,可我在洞中默不作声仔细看了半天后,依旧失望的摇摇头,里面并没有什么奇特的地方。

  我低头看看手里的龙头木,这是我让魏雍找方亚楠拿的,这龙头木是从天师洞找到的,那伙人不惜一切代价想要拿回去,说明这龙头木的作用非比寻常,可到底这龙头木有什么用处呢?

  “雁回哥,会不会是推算错了,明十四陵的线索并没有在天师洞?”秋诺在旁边冷静的说。

  我想了想很确定的摇摇头说。

  “应该不会,根据川西天仓图的提示来看,线索就应该在天师洞。”

  “这有什么好想的,既然这洞里没有,说不一定在洞外呢。”越千玲半天插不上话,无聊的说了一句。

  我眼睛一亮,冲着越千玲笑了笑,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天师洞……应该不是单纯的指这个洞,看来是我想的太简单了。”

  我说完重新环顾洞中的陈设,目光最后落在洞窟的最上层有一石龛,其中供奉着隋代雕刻的张天师石像,面有三目,神态威严,左手掌直伸向外。

  我试着站到石像下面,随着手掌指的方向望过去,嘴角慢慢翘了起来。

  走出天师洞,按照刚才石像所指方位走过去,一片郁郁葱葱的树林中一颗高大挺拔的大树格外醒目。

  据越千玲所说,这叫灵山仙树,其实就是一棵银杏树,不过天师洞是道教创始人张天师修真、创教、显道、羽化、仙葬之地,此树为张天师手植,道教视为镇山之宝,距今已有一千八百年春秋。

  传说虽不可求证,但青城山道教植树造林世代相袭,造就青城山天下名山却是不争的事实,千岁之树聚灵山之幽,灵山之观蓄千叔之气,道法自然,根脉相系。

  我们站在树前,三个人不约而同都张大了嘴,或许从来没见过这么大的树,我都有些震惊。

  我眉头皱了皱,连忙从包里拿出川西天仓图,指着图上兴奋的说。

  “你们看,天仓图上也有这棵树。”

  “图上画一棵树有什么好奇怪的地方,这本来就是一副山水画,上面有树至于让你这样大惊小怪吗?”越千玲瞟了一眼不以为然的说。

  “从这幅画整体布局上看,虽说是山水画,但这棵树明显有些喧宾夺主,从画工上看,画这幅画的人应该精通山水画作,这棵树却分明是败笔所在。”秋诺看过后很自信的说。

  我笑着点点头很认同的说。

  “我的想法和秋诺一样,之前看这幅画总感觉有什么地方不太对劲,现在看到这棵树总算是明白,这树的确有喧宾夺主的意思,完全破坏了整幅画的意境。”

  “雁回哥,这么重要的一副画有怎么可能有败笔!”秋诺眼睛一亮欣喜的说。“莫非故意留下败笔,线索就和这棵树有关!”

  我笑了笑抬头望向天师洞说。

  “我也是这样想的,因为在天师洞里,张天师手掌所指的方位,刚好就是这棵树的位置。”

  “那你问问这棵树,明十四陵在什么地方。”越千玲嘟着嘴问。

  我围着银杏树走了一圈,然后看看周围的其他树,从树大小上看,周围的树明显要比银杏树小的多,但即便如此,估计种植的年代也十分久远。

  我二话不说就往上爬,本来就是山里长大的人,爬树掏鸟窝的事从小就没少干,所以不一会儿就爬到十米多高的地方,然后往下一看,围着银杏树的这些树并不是随意种植,从我这个高度可以清楚的看见,这些树是以古银杏树为中心,根据五行八卦排列的。

  “这也什么好奇的啊,这里是青城山,道家发源地,按照五行八卦植树也合情合理,你至于这么兴奋吗?”越千玲仰着头大声说。

  我从树上爬下来,扬着手里的龙头木笑着说。

  “当然不仅仅是因为这些树按照五行八卦排列我就高兴,从木头的质地和颜色分辨,这龙头木就是用其中一棵树所做,我们真找对地方了!”

  秋诺刚很开心的笑了笑,但看看周围,又黯然的说。

  “如果真和这些树有关,可这里算起来大大小小的梧桐树至少有上千棵,又怎么知道到底是那一棵树?”

  “我们来把现在已经知道的线索综合起来推算推算。”我低头想了想平静的说。“留下这个线索的人把秘密隐藏在这片树林里,可指向这片树林的是天师洞里的张天师石像……张天师的石像……”

  “刚才我在天师洞仔细看过,石像没什么特别的地方。”

  “有!”我打断越千玲的话说。“石像手里拿着的印!”

  “阳平治都功印?!”越千玲好奇的问。

  “阳平治都功印是道教中正一派的天师用印之一,传为祖天师张道陵所遗,五斗米道曾立二十四治,阳平治为天师驻地,都功由天师自领,故其印为张天师身分权力的象征。”秋诺对文物历来很了解,想都没想脱口而出。

  我点点头笑着说。

  “此印为世传克制鬼神的主要法器,为正一宗坛的镇坛之宝,用于重要的上表时落款处盖章、符箓上的盖章,只有盖了该印章的文书,才被认为具有号令鬼神的能力。”

  “那这印和明十四陵的线索又有什么关系?”越千玲还是不明白的问。

  “石像上的印是石头雕刻的,但真正的印并不是石头做的。”

  “阳平治都功印,玉质厚七分,横长各一寸半,金螭纽。”秋诺显然对文物鉴赏天赋非凡,对这印也了如指掌。

  “秋诺说的对,阳平治都功印是玉做的,天师石像手指方位,而这印其实就是告诉我们线索在什么地方。”我点着头说。“围着这银杏树的其他树按照五行八卦种植,玉在五行里属金,金所指的方位是西方,就是说我们要往一西方去找。”

  “就算知道在西方,可西方的树也很多,也不知道到底是哪一棵树啊?”秋诺摇着头说。

  “天师洞里的张天师石像有几面?”我反问。

  “三……三面!”越千玲忽然兴高采烈的笑着说。“我知道了,以银杏树为中心,西面的第三棵树!线索就在那儿!”

  按照这些推断出来的线索,我很快找到西面第三棵树,和周围其他树并没有什么不同,只是在树的旁边有一块岩石,在岩石下面有一个被凿空的石凹,里面流淌着清澈见底的泉水。

  岩石上刻着密密麻麻的道教经文,倒影在泉水中,石凹下面有一个石眼,我用手摸了摸,拿出龙头木,和石眼对比,大小刚好合适,小心翼翼的把龙头木插了进去,果然完全吻合。

  龙头木是空心的,插进石眼后,从龙头里竟然流出泉水,石凹里盛满的泉水水位缓缓下降,等到龙头不再有水流出来,我看见下降到一定程度的水平面所倒影的岩石上的刻字和刚才完全不同,在石凹露出的地方刻着四个字。

  镜花水月!

  刚才还可以看见倒影的整个岩壁上的刻字,现在只能看见岩壁中间雕刻的佛像。

  越千玲抬头看着岩壁上的佛像,半天也没看出端倪。

  “找了半天什么也没发现!”

  我目不转睛的注视着石凹里倒影的石像,忽然漫不经心的说。

  “你们从里面看见了什么?”

  “不就是一个倒影的佛像吗?”

  “镜花水月……你们不要管其他的,就从这倒影来看,你们看见什么?”我若有所思的问。

  越千玲走过去低头看了半天,偏着头说。

  “就这么看倒是挺像一座山上刻着一个佛像。”

  “一座山上刻着一个佛像,又倒影在水里……这是在指一个地方啊?!”我皱着眉头淡淡的说。

  “雁回哥,我……我倒是知道一个地方和这倒影一模一样。”秋诺在身后不太确定的说。

  “什么地方?”我和越千玲几乎同时问出来。

  “三江汇,就倒影着一座举世闻名的佛像,同样也是雕刻在山上,不同的是,山就是一尊佛,佛就是一座山。”

  “乐山大佛!”我看看石凹里的倒影,猛然一拍大腿兴奋的说。“这个线索留的真可谓巧夺天工,只字不提却把线索流传下来,的确是乐山大佛!”

  越千玲听完重新看看石凹里的倒影,终于也明白什么叫镜花水月,单从倒影里看,果真是一整座山上雕刻着一尊石像,而且倒影在水里,和乐山大佛倒影在三江之中不谋而合。

2条评论 to“第一卷 第九十三章 镜花水月”

  1. 回复 2014/02/18

    好,好,好

  2. 回复 2014/12/09

    师傅,

    收我为徒吧。

  3. 回复 2017/04/01

    崇祯

    真到亡国的时候不一定能找得到啊,就算能找到,这么费事的找到朕的大明早就亡了。

  4. 回复 2017/05/10

    败笔所在

    目前看到这,就发现了一大败笔,猪脚的情商这么低是为后面内容作铺垫???否则这本书是挺烂的

  5. 回复 2017/08/06

    不是道教?

    东西藏在佛像??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