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九十四章 真龙之穴

  我从时间上推算,乐山大佛建于唐初,而留在青城山天师洞的线索分明是明代时候的,两条线索的年代跨度这么大,我一时很难把两者联系在一起。

  越千玲参加过的考古众多,不过都是人为发现后再去挖掘勘察,像今天这样根据线索一点一点摸索出来的发现还真是第一次,所以兴奋的手舞足蹈。

  乐山大佛离蓉城并不远,离开青城山后我和她们连夜赶了过去,站在乐山大佛脚下的时候已经是清晨,越千玲特意租了一条渔船,临江眺望乐山大佛有一种别样风光。

  乐山大佛位于岷江东岸凌云寺侧,濒大渡河、青衣江和岷江三江汇流处。

  大佛开凿于唐代开元元年,完成于贞元十九年,历时约九十年,大佛两侧断崖和登山道上,有许多石龛造像,多是盛唐作品,凌云寺右灵宝峰上,现存一座砖塔,塔高十三层,造型与小雁塔相似,寺左江中一孤峰卓立,名乌尤,即秦所凿乐山离堆,上有唐创建乌尤寺。

  这些信息被越千玲如数家珍的说出来,如果是旅游,身边有一个学考古的当导游还真是件不错的事,不过这些丝毫提不起我丁点兴趣。

  线索指向乐山大佛,可这佛就是一座山,山就是一座佛,这个线索未免也太笼统了一点,青城山好歹还有一副川西天仓图指引,而现在我仰着头看着江对面威严肃穆的大佛一筹莫展。

  “大佛建于唐初,而我们找到的线索是明代留下的,其实想想也合情合理,这大佛气势磅礴,就算改朝换代,历代君王对佛都礼遇有加,断不会去破坏一座佛相,所以把线索留在大佛之上很容易保存下去。”秋诺冷静的说。

  “应该不会!”越千玲想都没想就肯定的说。“大佛两侧的岩石是红砂岩,是一种质地疏松,容易风化的岩石,在近一千三百年的漫长岁月中,更是饱受自然风雨侵蚀和人为的破坏,以致佛身千疮百孔,面目全非。”

  我点点头很赞同的说。

  “从现在的大佛看,很明显是经过人工修葺过的,如果明十四陵的线索真在大佛身上,恐怕早就被破坏了,而且明十四陵这么重要,真把线索留在一个每天游人络绎不绝的地方岂不是太儿戏。”

  “可从天师洞得到的线索,指的就是这里,这么大一座山,真要上上下下都勘察仔细恐怕少说也要一两年时间吧。”秋诺有些失望的说。

  “一两年……。”我一脸无可奈何的苦笑。“毫无头绪的乱找,不要说一两年,搞不好一辈子就和这大佛耗上了。”

  清晨的日出缓缓从东方升起,透过薄薄的似烟的晨雾照射过来,整个大佛像镀了一层金,一圈光晕围绕在大佛四周,倒影在江水中的大佛犹如佛光普照般威严肃穆。

  我一怔,连忙抬头重新看看四周,刚才还紧缩的眉头慢慢舒展开。

  “你是不是有什么发现啊?”秋诺看见我的表情好奇的问。

  “为什么修建这座大佛?”我答非所问的自言自语。

  “这个我知道,据唐代和明代等书记载,大佛开凿的发起人是海通和尚,结茅于凌云山中,古代这里三江汇流之处,岷江、青衣江、大渡河三江汇聚凌云山麓,水势相当的凶猛,每当夏汛,江水直捣山壁,常常造成船毁人亡的悲剧,海通和尚见此立志凭崖开凿弥勒佛大像,欲仰仗无边法力,减杀水势,永镇风涛。”越千玲说。

  “算是一种寄托,目的是为了治水。”秋诺也点着头说。

  我全神贯注的仔细看着大佛四周,沉默了很久后,忽然意味深长的摇着头说。

  “恐怕不是治水这么简单!”

  “那……那是为什么?”秋诺和越千玲几乎异口同声的问出来。

  “千玲你刚才说这里岷江、青衣江、大渡河三江汇聚凌云山,风水里水主财,凡是三江汇集之处必是旺财之地,而这凌云山山势从西向东,栖霞峰傲指苍穹,大有龙傲九天之意,而下面三江汇集,意欲风起云涌,龙踏风云直冲九霄,而山势连绵不绝,三江生生不息,这……这是一条龙脉啊!”我惊喜的说。

  “龙脉?!”越千玲目瞪口呆的看看我,想了想说。“可……从来没听说过这里出过皇帝啊?”

  我仰着头看着对面的大佛淡淡一笑。

  “当然出不来皇帝,有这座大佛在,这条龙又怎么可能飞升九天!”

  “你的意思,这大佛不是用来治水,而是用来压住龙脉的!”秋诺似乎有些懂。

  我点点头意犹未尽的笑着说。

  “大佛是唐初修建,选的位置刚好在栖霞峰,也就是龙头,佛在龙头坐,龙根本抬不起头,更谈不上飞升,每天日出阳光从大佛身后照射,犹如佛光普照,大佛双目微闭,夜晚直视江面不眠不休,日日夜夜都镇守着这条龙脉,大佛不倒龙脉永世无法直冲九天!”

  “不对啊,史书上记载的大佛是民间自发修建,既然这里是龙脉,好好的为什么要用一座大佛压住呢?”越千玲疑惑的问。

  “你真以为这大佛是民间自发修建?”我意味深长的笑着反问。

  “龙脉出天子,大佛修建于唐初,唐太宗李世民已经君临天下,既然已经有了天子……”秋诺恍然大悟抬起头震惊的说。“这大佛是当时君王李世民授意所建,压住龙脉最得益的人就是他!”

  “能布置这么精妙和庞大的风水局,除了一代帝王有这样的财力和人力,我还真想不出第二个人,何况别忘了,李世民身边还有李淳风和袁天罡两位玄学高人,如果没猜错,这大佛多半是两位前辈高人的杰作!”我深吸一口气笑着说。

  越千玲听完我说的话,眨眼不解的说。

  “既然当时李世民已贵为天子,平白无故冒出一条龙脉,天下都是他的,为什么不简简单单毁掉这条龙脉,又省心又省事,何必这么麻烦,在这山上凿出一座大佛呢?”

  “毁龙脉是件损阴德的事,当然如果危及到大唐江山,李世民不用你教他也会这样做,可惜这条龙脉生的奇骏,估计李世民当时不是不想毁掉,而是根本不敢毁!”我笑了笑回答。

  “这又是为什么啊?”秋诺问。

  “这个要从李家开始显贵的风水说起。”我坐到船沿边慢慢说。“追溯唐朝开国皇帝李渊的家族龙脉,不得不提到陇西,李家是陇西贵族,从汉武帝时名垂青史的飞将军李广,一直到李渊的八世祖李暠,李氏家族世代生活在陇西地区。”

  “这龙脉和李家风水八竿子打不着,你怎么扯那么远?”越千玲急不可耐的问。

  秋诺浅浅一笑平静的说。

  “说起风水玄学,又有谁比雁回哥精通,既然从李家显贵的风水说起,一定有他的用意,我们安静听他讲。”

  “陇西处于黄土高原腹地,位于河西走廊上,渭水流经全境,西临兰州,东达古都长安,这一地区将中原和西域连接在了一起,陇西之地,气、势皆占,有龙虎之气,李氏家族受此旺地的滋养,龙气渐显。”我不慌不忙的说。

  “李家占据这么好的风水宝地难怪显贵,后面的贞观之治想必也是因为这风水格局所带来的。”秋诺点点头说。

  “李家占据的风水的确是好,可偏偏美中不足,想必后来李淳风和袁天罡也看出其中端倪。”

  “不好,都当了皇帝,还有什么不好的?”越千玲嘟着嘴问。

  “山是龙的势,水是龙的血,因而,龙脉离不开山与水,自古以来,山环水抱之地都是风水宝地。”

  “山环水抱……”秋诺突然想到什么很兴奋的说。“缺水!”

  我点点头胸有成竹的说。

  “秋诺说对了!这个龙脉偏偏缺水,所以后来李家得江山,建都长安,并不是随意的决定,看重的正是这个水!”

  “八水绕长安!”秋诺脱口而出。“八水指的是渭、泾、沣、涝、潏、滈、浐、灞八条河流,它们在长安城四周穿流,均属黄河水系,八水之中,渭河汇入黄河,而其他七水各自直接汇入渭河。”

  “李家就是借助这八水巩固了江山基业……”我还没说完,就被越千玲打断。

  “等会,这李家借八水和这大佛有什么关系?”

  “江大还是河大?”我反问。

  “江河,江河,当然是江大!”越千玲不以为然的回答。

  “李家的风水龙脉缺水,必须依水而发,这里三江汇聚,又有龙脉延伸,李家断水必败,相信袁天罡和李淳风绝对知道这一点,何况这龙脉被秦岭所隔,并不会影响李家江山,所以在这里修建大佛压住龙脉,既不破坏也不让其发展。”

  秋诺和越千玲不约都有些惊讶,一座矗立千年的佛相竟然隐藏着鲜为人知的秘密,可是秋诺半点也高兴不起来,想了想欲言又止的说。

  “雁回哥,就算这大佛是用来压龙脉的,可也是唐代的事,我们手上的线索都是明代留下来的,和这大佛怎么看也没什么关联啊?”

  “这也是我还没想明白的地方,不过有一点我很奇怪。”

  “奇怪什么?”

  “这大佛虽然压住了龙脉,可是从这里的地势看,大佛对面一马平川,算是明堂开阔,左右双峰华俊,青龙白虎降伏,背靠大佛,万佛朝宗,而且三江汇集生生不息,凌云山的龙脉虽然抬不起头,但是经过几百年的变迁,这里必定会出真龙之穴!”

  “真龙之穴?”越千玲皱了皱眉头问。“什么是真龙之穴?”

  “说简单点,这附近一定有一个地方,如果把先人埋下去,后世必定会出皇帝!”我斩钉切铁的回答。

2条评论 to“第一卷 第九十四章 真龙之穴”

  1. 回复 2014/12/09

    乐山

    我要吃饭睡觉打豆豆

  2. 回复 2015/06/03

    长度

    好看

  3. 回复 2017/04/17

    龙脉

    吹牛皮了吧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