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九十五章 奇怪的陵墓

  大佛被修葺在凌云山脉之上,龙脉被压不可能出现真龙之穴,而附近风水又平淡无奇,我认认真真看了半天,目光最后落在大佛半闭的眼睛上,随着眼睛望去,大佛对面是一片开阔的农田,连绵的群山刚好围绕在这片开阔地周围。

  我让船停在岸边,下船之后一直沿着大佛眼睛所注视的方向走,大佛面向西,一路往西走,穿过农田后发现青衣江竟然有一条支流蜿蜒而过,我越往前走越兴奋,脚步逐渐加快,跟着后面的秋诺和越千玲不明白我要找什么,但都没问出声。

  我终于停在一处支流围绕的空地上,目瞪口呆的盯着前面缓缓流淌的河流,这支流本来应该一直往东汇入青衣江,可是这里地势奇特,前有巨石立于河水正中,水流冲击后借力回转,而迂回一圈形成水势倒流。

  我指着眼前的支流异常兴奋的说。

  “风水里有句话,水曲回流,山势倒转,必是真龙显世之地!你们看,就是风水里说的水曲回流……”

  “都说了,这里从来没有出过皇帝,你就别瞎猜了,而且这些都是自然形成的,毫不根据的东西,我还不相信你真能凭空变一个皇帝出来。”越千玲白了我一眼说。

  我没有理会她,到处看了看,走到一处低洼的水坑前面,里面的水看上去有些浑浊,我蹲在水坑边摸了摸周围的泥土,突然听到后面有人大声喊。

  “你们什么人,没事跑到庄稼地里干什么,看大佛你们走错地了,方向都反了。”

  我循声望去,一个种地打扮的老头扛着锄头站在身后。

  “大爷,这里离江面这么近,要取水灌溉庄稼方便的很,咋要挖一个蓄水的坑啊?”我笑嘻嘻的问。

  “谁没事挖坑蓄水,这里啥都缺,唯独水不缺,没见这三面都是江啊。”老头没好气的说。“从我大小这个水坑就有了,说了也怪,这里面的水就是从青衣江流进来的,可里面的水养不了庄稼,灌什么地方,什么地方的庄稼就要死,来来回回填了好几次,过不了多久这水坑又冒出来了。”

  我听完,不由自主的笑起来,一边拉着越千玲和秋诺走,一边小声说。

  “你们先找一个地方住下来,我立刻赶回去找刘豪他们过来。”

  “你回去找刘豪干什么?”越千玲不解的问。

  “挖墓!”

  “挖墓?!”两个女人几乎同时喊出来。

  “你们叫这么大声干什么,怕别人不知道啊。”我偏着头笑嘻嘻的盯着越千玲说。“你还真说对了,我真要在这里给你变一个皇帝出来!”

  ……

  用钱能解决的事就不是事。

  我要挖的那个水坑四周空旷平坦没有任何遮挡的东西,不要说大白天,即便是晚上,在这儿动手挖掘,轻而易举就会被人发现。

  不过越雷霆没用一天时间就在以水坑为中心,周围五十米的庄稼地上搭建了大棚,种田老头的话说的很对,这里啥都缺,当然钱也缺,越雷霆向来出手很阔绰,再加上霍谦那张三寸不烂之舌,一顿饭吃完,这附近几亩地就被越雷霆租下来。

  越千玲始终不相信我的话,从抽干水坑里的水到挖掘,她一直都站在旁边,挖下去七八米也没见动静,我瞟见越千玲表情开始有些得意,知道她在等着看我的笑话。

  “哐当”

  一声锄头撞击在石头上清脆的声音几乎让在场所有人都停滞在原地。

  “老大!下面有货。”刘豪跳下去抛开土层兴奋的说。

  越千玲还是不相信自己的眼睛,跳到坑中抓起一把最里面的土,细灰的红色参杂着一些白色的粉末,刚才挖到的石板足足七八米宽,不用说,这里的的确确是一座墓穴,但是看规格和以往她所见到的却又完全不相同。

  越千玲很惊讶的问我怎么知道这里有墓。

  我告诉她第一,这里的风水是真龙之穴,实属罕见,先人埋在这里,后世必定会出皇帝,这么好的穴,应该不会埋没。

  第二,这个水坑由来已久,这里地势低洼,如果是青衣江的水流入,应该渗入土层,汇于地上河,断不会聚集成水坑,其他地方没有,唯独这里有,只说明,这里的水渗不下去,陵墓的防水工程是首要,所以我确定下面不是土层。

  第三,那个种田大爷说过,这里的水灌溉不了庄稼,如果是地下河的水,怎么可能灌溉庄稼都会死,而且这水坑里的水明显比外面的水要浑浊,墓地防腐会加入石灰层,想必是石灰融入水中,因此导致水不能灌溉庄稼,这三点结合在一起,完全说明这下面有墓地!

  我说的头头是道,越千玲也想不出任何反驳的理由,不服气的说。

  “这墓地不管从规格还是建制上看普普通通,就算让你瞎蒙对了,可我就要看看你怎么给我变一个皇帝出来。”

  墓地上的石板被揭开露出漆黑幽长的甬道,刘豪打着手电筒第一个下去,我和越雷霆跟在后面,秋诺和越千玲小心翼翼跟在最后,越雷霆特意吩咐其他人不能进去。

  刘豪在前面很快就找到熄灭的长明灯,点燃墓内的灯火,整座陵墓顿时灯火通明,陵墓坐南向北,走完甬道后是一条笔直的神道,两侧共有三十二对石像,庄严威武,气象万千,南端两则矗立两块高大的龟驮石碑,可上面一个字都没有,最后到达陵墓的大殿。

  越千玲参与的考古工作甚多,可像这样的陵墓,不管是摆设还是建制都是她第一次看见,大殿是一个硕大的半圆型房间,按理说左右两边应该各有一个安放陪葬品的房间,可是这里没有。

  但在半圆型的大殿内却一字型摆放着一些奇怪的东西。

  一座泥土堆砌的土丘,大概有半米高。

  一排雕砌的红高粱,走近看材质选用的是上好红珊瑚,手工精湛巧夺天工,晃眼一看还真以为是红高粱。

  中间是一根纯金打造的扁担。

  一条栩栩如生活灵活现的翡翠鲤鱼。

  一块活四四方方的白玉豆腐放在一个雕工精湛的木架之上。

  “老大,我挖过的墓也不算少了,可……可这算什么墓啊?”刘豪很疑惑的说。

  越雷霆摸摸自己的板寸语气有些失望的说。

  “娘的,今年是我时运不济吧,碰上好几个大墓,要么是一无所有,要么就是稀奇古怪,谁他娘的修这个墓,费了我这么大劲就这些破玩意。”

  越千玲对考古也算是博学多才,可看见这些东西依旧一头雾水,没好气的拧着头对我说。

  “变啊,你倒是给我变一个皇帝出来啊。”

  我从进来就一言不发,在半圆型大殿内仔仔细细看了半天,心里隐隐有些震惊。

  “千玲,你还真别小看了这陵墓,就这发现足以让你在考古界一鸣惊人,还有,霆哥,这些东西可真不是什么破玩意,任何一件拿出去都价值连城,或者说根本无法用钱来衡量。”

  听我这么一说,越雷霆瞪大眼睛回头看看大殿里的东西,惊喜的问。

  “难道这些东西有来头?”

  “我倒要听听你还能编出什么花来。”越千玲不以为然的嘟着嘴说。

  “知道这是什么吗?”我指着那堆土丘一本正经的问。

  “不就一堆泥土,难道是金沙啊。”越千玲没好气的回答。

  “这叫金銮殿!”

  “金……金銮殿!”越千玲噗嗤一口笑出声。“还真没发现,原来你想象力这么丰富,别人是指鹿为马,你可以指土为金,听说有道行的人可以点石成金,看来你道行不低啊,哈哈哈。”

  我围着土丘走了一圈笑着说。

  “有一个孩童,领着一村的小孩做游戏,他们在一个土丘上用土坷垃垒了一座金銮殿,之后,他们开始扮演做皇帝的游戏,孩童在台上坐着的时候,其他小孩向他拜倒高呼万岁,孩童在台上坐着四平八稳,没有一点事儿,可是当别的小孩扮演皇帝时,孩童每向他磕头时,那个小孩就一头从台上摔了下来,这个故事就叫土丘称寡。”

  我说完,秋诺低头仔细一看,那土丘看似随意堆砌而成,但果然有椅子的摸样,越雷霆和刘豪看过后也啧啧称奇,就连越千玲也忍不住催促我继续说下去。

  “其中一个小孩被摔疼了,就高声对孩童叫嚷,你什么鸟皇帝,等我长大以后,非把你推翻不可,这时,孩童正在台上,大声喊,大胆,给我拉下去砍啦!两个小孩,拉着他走到高粱地里,摘下一片高粱叶向他的脖子上划去,一下子划出一道口子,鲜血溅到高粱穗上,这个故事叫高叶斩头!”

  越千玲回头看看那排上好红珊瑚雕砌的红高粱,一时说不出话来,和我讲的故事一样,这些东西完全是按照故事里所出现的东西所摆放,越千玲重新看看这陵墓,越来越觉得惊奇。

  “那后来怎么样?”越雷霆急不可耐的问。

  “等到孩童十一、二岁的光景,去放牛时睡着,他四肢张开,形同大字,而他头下枕有一条扁担,正好合成个天字,有高人走上前去推推这个孩子,想叫醒他,谁知这个孩子一侧身,将扁担移到腰间,用胳膊抱着头继续睡觉,这种形状正好像个子字,高人一怔,这人不正是未来的天子!”

  “黄金扁担原来是这个意思。”秋诺在旁边喃喃自语。

  “鲤鱼呢?鲤鱼又是什么意思?”越千玲追问。

  “孩童父母在世的时候,曾经在一位风水先生家打工,风水先生想后代发达,设鲤跃龙门之局,只要在甲子日盐池里钓到鲤鱼,孕妇吃下鱼头必怀真龙天子,风水先生得偿所愿,竟然真在盐池里钓到红鲤鱼,可儿媳嫌弃鱼头,丢弃给孩童母亲吃掉,阴差阳错让孩童母亲怀上真龙天子。”我娓娓道来。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