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九十六章 帝陵

  半圆形大殿内所陈列的物品和我讲的故事里所出现的东西不谋而合,在场的人都惊讶的说不出话。

  我忽然兴高采烈的笑了笑对越千玲说。

  “你不是让我给你变一个皇帝嘛,这儿就有!”

  “什么……什么地方?”越千玲诧异的问。

  我回头指着陵墓关闭的正殿笑嘻嘻的说。

  “就埋葬在里面!”

  “正殿里埋葬的是谁?”

  “大明仁祖淳皇帝和大明仁祖淳皇后!”我一本正经的说。

  “大明仁祖……”秋诺一愣想了想很震惊的说。“雁回哥,你是说正殿里埋葬的是……是朱元璋的父母!”

  “不可能!”秋诺的话还没说完,越千玲就一口否定。“朱元璋父母的皇陵在滁州所辖的凤阳县,也是明代开国皇帝朱元璋的故乡和发祥地,皇陵所在位置城西南十五里处。”

  越千玲如数家珍滔滔不绝的说,可刚说到一半,声音停滞在嘴边,和秋诺瞪大眼睛看着被刘豪和我合力打开的正殿大门。

  两具八寸厚的漆金雕龙刻凤大棺安安静静的摆放在里面。

  映入眼帘的是大棺前已经快要腐朽掉色的灵牌,不过上面的字依旧清晰,分别是:

  大明仁祖淳皇帝之位和大明仁祖淳皇后之位!

  “怎……怎么会这样?”越千玲惊讶的看看面前的两块灵牌。“朱元璋父母怎么会埋葬在这里?”

  “早就告诉过你,这里是真龙之穴,先人安葬在这里,后世一定出皇帝。”我一点也不吃惊,从进来我就知道结果。“朱元璋在历史上所有皇帝里面身份最卑微,就连刘邦好歹也是一个亭长,一个要饭的乞丐登上九五之尊,你真当他运气有那么好。”

  “你也说朱元璋是乞丐,他又是怎么知道这里是真龙之穴的?”

  “别忘了,他身边还有一个刘伯温,之前说到的高人正是刘伯温!”我走回到大殿看着摆放的东西心平气和的说。“这些东西都是朱元璋因缘际会,通过玄学显贵所经历过的事,而明十四陵里面最重要的一件宝物也是和玄学有关,所以把线索留在这里并不奇怪。”

  我说完目光停在最后那块白玉豆腐上,越千玲好像被我的故事所吸引。

  “不用说,这个白玉豆腐也有一段典故的,说来听听。”

  “我知道这些东西其实并不是因为之前说的传说故事。”我平静的回答。“葬书上记载,洪武二年,朱元璋命银作局打造五件不合常理的饰品用于祭祀,其中就有朱砂土丘、珊瑚红高粱、黄金扁担以及翡翠红鲤鱼想必这些东西就是用在这个地方。”

  “雁回,你只说了四件,最后这块白玉豆腐什么来历?”越雷霆急切的问。

  “白玉豆腐并不只是一块单独的豆腐,葬书上说,汉白玉镂空豆腐托于九麟程瑞盘之上,这盘由九条麒麟首尾相连而成,麒麟首回望中间,九条麒麟的胡须刚好形成一个支架,白玉豆腐就放在中间,这九条麒麟口中各衔夜明珠一枚,每逢夜晚灯火寂灭之际,白玉豆腐通体雪白晶莹剔透,元萤之光夺人眼目叹为观止,堪称稀世珍宝。”

  “可就算我们知道这些东西的来历,但和明十四陵又有什么关系?”秋诺看着我疑惑的问。

  “这里每一样东西都有玄学典故,当然这块白玉豆腐也不例外,听完这个故事你就明白了。”我笑了笑回答。

  越千玲似乎对我讲的这些很感兴趣,一个劲的催促。

  朱元璋的母亲吃了甲子日盐池红鲤头怀了真龙,元朝的军师算出天下将出真龙天子,并且算出真龙天子已经坐胎,但是他的母亲吃不到天子山上的土,他的母亲也会难产死掉,于是,元朝皇帝派出一支军队驻扎到天子山,谨防行人出入。

  朱元璋的母亲已快临产,朱元璋的父亲便在四周卖豆腐,一天,他挑着豆腐摊来到天子山下,士兵围了过来买,不小心将豆腐摊碰倒在地上,豆腐都掉在了地上,那块土正好是能让真龙天子母亲顺产的土。

  元兵一看豆腐摊倒在了地上,觉得很是过意不去,他们便让朱元璋的父亲把带土的豆腐挑出来,带回家自己吃,朱元璋的母亲吃下后,顺利地产下朱元璋。

  “没有沾天子山泥土的豆腐就不会有朱元璋入世!”秋诺兴奋的说。“而明十四陵是大明的命脉,如同朱元璋的命一样重要,所以……”

  我淡淡一笑点点头平静的说。

  “所以明十四陵的秘密就藏在这块白玉豆腐里!”

  越雷霆听我这么一说,嘴都笑歪了,抬起头雷厉风行的说。

  “刘豪,你和上面的人先留在这里,把这个陵墓里的东西清理一下,全运回去,既然知道了线索又离宝藏近了一步。”

  刘豪刚点头,正打算回到地面按照越雷霆吩咐办事,越千玲已经挡在神道口。

  “爸,你该不打算盗墓吧?”

  “废话,你爹就吃这碗饭的,你没听雁回说,这里任何一件东西拿出去,也够吃喝一辈子了。”

  “爸!这些都是文物,对于考察明代历史有极大的帮助,贩卖文物是重罪,我妈要知道了更不会理你了。”越千玲不依不饶的说。

  “小祖宗,你爹下面跟着百八十口子人等着吃饭呢,你倒是高尚了,我总要对我下面兄弟负责吧。”越雷霆从来拿越千玲没办法,想了想笑嘻嘻的说。“丫头,要不这样,这里的东西呢我随便选几件,然后你再上报,这不,我也算没空手回去,你也有了重大发现,呵呵,我们两父女各得其所,你看咋样。”

  “不行!一件都不能拿!”越千玲很坚决的摇头。

  越雷霆无可奈何的挠头,大口喘着气说。

  “老子上辈子欠你的,换了别人我今儿就把你埋里面了,报,报,报,你想咋报就咋报,当老子没来过。”

  越千玲嫣然一笑,挽着越雷霆的手笑嘻嘻说。

  “咋能让您白来呢,您放心,我给考古所汇报的时候,也会说是您无意中发现的,发现国家文物主动上报是有奖金的,虽然不多,好歹也是个意思,呵呵。”

  “别,小祖宗,你爱咋咋,别说我发现的,我越雷霆丢不起这个人,道上的人知道我上报有考古发现,那帮孙子不把牙笑掉才怪。”

  我忽然走到越雷霆身边一本正经的说。

  “这墓不能盗,也不能上报!”

  “凭什么啊?”越千玲问。

  “这是真龙之穴,风水堪舆里是罕见的奇穴,如果盗墓会毁了这里的风水,谁毁真龙穴会祸及后世。”我说到这里,回头看看越千玲。“这里和明十四陵有千丝万缕的联系,如果你上报,这座陵墓一定会大白于天下,到时其他打明十四陵主意的人也会从中看出端倪,只会给我们招惹麻烦。”

  越雷霆点点头,也很认同我的话。

  “刘豪,按照雁回的意思,这陵墓原封不动的还原,今天带来的人都告诉他们,任何人如果把这事透露出半个字,我越雷霆亲自给他送花圈!”

  从陵墓出来,越千玲不时回头看,按照越雷霆的吩咐,被掀开的青石板已经重新盖上,这座史书上没有半点文字记载沉睡几百年的皇陵再一次深埋在地底。

  这个考古发现如果公布于众,相信会在整个考古界引起剧烈的震荡,对于明史的修正和看法都是一种全新的颠覆,可如今这个秘密恐怕不知道又要沉睡多少年。

  我看出越千玲脸上的惋惜,走到身边笑了笑说。

  “很多事都不可能天从人愿,既然是秘密,还是让它继续保存下去好,至少又让我们离明十四陵更近了一步,你放心,开启明十四陵的那一天,所有人都会知道,是你第一个发现的。”

评论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