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九十九章 晨钟暮鼓

  “那简单,我马上叫人去医院买几袋血回来,要什么型号的血都没问题。”越雷霆看见有了眉目高兴的说。

  我摇摇头惋惜的说。

  “买回来的血没用的,千年古玉都有灵性,医院里的血来路不明,所谓以血养玉,是用血去激活古玉,血不赶紧渗透下去后会堵塞小孔,一旦这样这白玉豆腐就算废了。”

  “那……那要什么样的血?”顾安琪不解的问。

  我来回走了几步,坐到沙发上想了半天,忽然意味深长的问。

  “朱元璋修建皇陵是不为人知的,他要把明十四陵的秘密保存下去,那这些秘密都会告诉谁呢?”

  “当然是下一个登基的新帝王。”越千玲不以为然的说。

  “对!他会把秘密留给继位的帝王,也就是说这白玉豆腐是留给下一个帝王的。”

  “你这不是废话嘛,他打下来的江山不留给自己子孙,难道留给外人啊。”

  “那么就是说,这白玉豆腐的秘密只有帝王才会知道,也只有帝王才……”

  我说到这里,整个人猛然从沙发上站起来,愣了半天恍然大悟的说。

  “这不是白玉豆腐,应该是血玉豆腐,知道秘密的人只有帝王,所以必须滴入帝王的血。”

  我想到这里毫不拖泥带水的拿起桌上的刀,割开指头,把血滴在白玉豆腐上。

  血滴落在玉石的表面,很快就从玉石表面的小孔渗透下去,刚才还通体光亮泛着白光的白玉豆腐瞬间反射出血红的荧光。

  墙面上投射的模糊图形已经变的异常清晰,不过血玉豆腐里投射出来的并不是一面,而是分别从四个侧面都有文字投射在房间的四周。

  房间里几乎没有半点声响,都被这奇异的场面所惊呆了。

  “明十四陵的线索果然隐藏在白玉豆腐里,没想到这个机关设置的竟然如此巧妙和匪夷所思,要是没有雁回哥的血,恐怕还真没人能破解其中奥秘。”顾安琪感慨的说。

  秋诺很快冷静下来,看看四周墙面上投射的文字疑惑的说。

  “看样子我们并没有完全解开白玉豆腐的秘密,最终的线索应该就隐藏在这四面墙上的文字里。”

  正面的墙上有两句七言绝句。

  一朝晨钟彻满城,

  凭栏坐眺闻鼓声。

  秋诺在嘴边反复念叨几句后平静的说。

  “晨钟暮鼓!一朝晨钟彻满城,是指清晨的钟声全城都能听见,凭栏坐眺闻鼓声,这里是闻并不是听的意思,是指看……就是说站在敲钟的地方,又能看见敲鼓的地方……”

  “这还用想,这是指十三朝古都京兆,其中京兆的地标就是钟楼,而站在钟楼上只有半里的地方就是鼓楼,这两个建筑都是朱元璋下令修建的。”越千玲学考古,对古都京兆当然了如指掌,所以很快就想到了。

  “在京兆!”我低声说。“这两句七言绝句是告诉我们地点,难道明十四陵在京兆!”

  左边墙上投射的文字同样也是两句七言绝句。

  窗含西岭千秋雪,

  笑看白猴捞孤月。

  “前面一句我倒是知道,这是唐代杜甫的家喻户晓的《绝句》其中的一句诗词,可是后面一句笑看白猴捞孤月……我就不明白是什么意思了。”顾安琪疑惑的说。

  “两句毫不相干的诗组合在一起,一定有其他意思。”秋诺想了想淡淡的说。“首先第一句是杜甫的《绝句》,描写的是二十四个节气中大雪的景致……”

  “大雪!节气!”我抬起头很兴奋的说。“正面墙上的两句诗是告诉我们地点,而这两句是为了传递时间,大雪在节气中是十二月七日。”

  “这样说来笑看白猴捞孤月就好解释了。”越千玲接过话高兴的说。“第一句指明了月和日,那第二句就应该是确切的时间,在十二个时辰了,猴子代表的正是下午三点。”

  “连在一起就是十二月初七的下午三点,地点在京兆,可是要干什么呢?”萧连山一脸迷茫的问。

  我的目光落在右边墙上投射的文字上。

  幸登昆仑画江山,

  遥看北户数几星。

  我摸着下巴想了良久喃喃自语的说。

  “幸登昆仑画江山,昆仑山在传说中是神山,山海经里用,天不问其高几里,要于仰视之来描述昆仑山,可见其高,诗的意思是站在昆仑山上指点江山,气势非凡,这里的意思应该是指登高才对。”

  秋诺点点头也很认同我的分析,不慌不忙的说。

  “遥看北户数几星,站在高处观望星辰会一目了然,北户在古时候的天文学了是指现在的北斗,数几星是什么意思?”

  “这还用数,都说了你们学问越多想的就越多,北斗有几颗星嘛,北斗七星,北斗七星,当然是七颗!”越雷霆摊着手很轻松的样子。

  我眼睛一亮,冲着越雷霆无奈的笑了笑。

  “霆哥没说错,这两句七言绝句要传递的意思是高度!要等上一个地方,而高度和七有关!”

  “这是什么线索啊,给了地点,时间和高度?!”萧连山搓了搓倦怠的脸无力的说。“而且地点也太笼统了吧,京兆好歹也是十三朝古都,那么大的地方怎么找啊。”

  和之前三面墙上的投射的文字不一样,最后一面墙上的文字是四句七言绝句。

  百岁曾无百岁人,

  未央钟漏醉中闻。

  今看安霸取江山,

  诏书飞下五云间。

  我绞尽脑汁也始终参悟不了这四句的意思,其他人更是一筹莫展,既然和明十四陵有关的线索,太过容易破解反而让我心里没底。

  不过好在破解了前面三面墙文字的意思,至少知道明十四陵和京兆有关,而文字中踢到了钟楼和鼓楼,这两个建筑都是朱元璋亲自下令修建的,我试想这两个地方会不会合明十四陵有什么关系。

  我把四面墙上的文字都记录在心里,然后把白玉豆腐清理干净,这样一来,其他人永远也不可能知道白玉豆腐隐藏的秘密。

  等萧连山打开灯,发现我笑嘻嘻的盯着白玉豆腐和九麟程瑞盘,欲言又止的问。

  “雁回,这东西现在看应该没多大用了吧。”

  “没什么用,霆哥,我劝你还是别惦记了,有些人早就打好主意了。”

  我知道越雷霆想干什么,这两件可以说货真价实的稀世珍宝,越雷霆早就垂涎欲滴,不过听我这话,才意识什么叫黄雀在后的意思。

  “明儿一早我就给考古所送去。”越千玲笑嘻嘻的把两样文物收起来。“放心,我会告诉考古所,是你捐赠给国家的,指不定还会给你发奖金呢,呵呵。”

  事不宜迟,我告诉越雷霆打算近期就动身赶往京兆,越雷霆也想跟着去,我估计这事恐怕还真不是他说了算,魏雍应该不会让他离开自己的视线范围。

  越雷霆想想也对,告诉我霍谦刚好就在京兆,如果有什么解决不了的事,让我直接去找霍谦。

  晚上我一个人去阳台,四周一片寂静,想想好像已经很久没像现在这样平静过了,一年前我还是一个棒棒,现在手里却握着富可敌国的宝藏,古啸天山庄一役后,虽然谈不上名满天下,但至少我也算的上名声在外。

  可越是这样我反而越想起秦一手,为什么不让我学道法玄学,甚至如此绝决的切断我一根手指,说实话我赢得比试那天,我真的好希望他可以在场,我很想从他那里得到认同,哪怕是一个眼神也好。

  不知道他现在在做什么,或许他从来就没有想过我,但我却一直很想他。

评论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