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一章 十三朝古都

  十一月.初三

  京兆

  从某种意义上说,蓉城和京兆这两座城市的文化底蕴和氛围完全大相径庭,但人文风光也各有千秋。

  一到京兆,越千玲和顾安琪就嚷着要去闻名于世的兵马俑等诸多景点,就连越千玲一直不待见的秋诺,说到游山玩水似乎女人天生就能结成同盟,三个女生一大早就结伴出行。

  萧连山没有来,我特意把他留在越雷霆身边,在这个节骨眼上,我总是感觉自己离明十四陵越近,越雷霆似乎越有危险。

  我对观光实在提不起什么兴致,事实上和霍谦这么闷的人在一起,干什么恐怕都很无聊。

  算起来我也有好长日子没见到霍谦,越雷霆知道我要去京兆,第一件交代的事就是让我和霍谦汇合。

  至于霍谦在京兆做什么,我半句都没有问,能让越雷霆的智囊留下的地方一定有很重要的事。

  站在钟楼上,这里是京兆的地标,来了京兆不登一次钟楼实属遗憾,

  钟楼建在方型基座之上,为砖木结构,重楼三层檐,四角攒顶的形式,内有楼梯可盘旋而上。

  在檐上覆盖有深绿色琉璃瓦,楼内贴金彩绘,画栋雕梁,顶部有鎏金宝顶,金碧辉煌。

  以它为中心辐射出东、南、西、北四条大街并分别与明城墙东、南、西、北四门相接。

  站在钟楼上我隐约可以感受到这十三朝古都曾经的辉煌和磅礴,旁边的霍谦指着不远处的一栋建筑淡定的说。

  “那儿就是鼓楼,晨钟暮鼓的典故就是这么来的。”

  从白玉豆腐上破解的文字我已经一五一十告诉霍谦,钟楼鼓楼相距不到半里,从破解的文字看,这两个地方是唯一提到的地点。

  朱元璋生性多疑,从诛杀开国元勋看,他从来没相信过任何人,像他这样的帝王行事乖张,往往有意想不到的举动,我甚至怀疑朱元璋有没有可能修建钟楼和鼓楼就是为了埋藏明十四陵。

  大隐隐于市,这也不是完全不可能的事。

  “这两处建筑风雨飘摇矗立了几百年,多次修葺挖掘,明十四陵如果真在下面,早就被发现了。”霍谦很平静的否定了我这个大胆的想法。

  “破解的文字里提到了时间,十二月初七下午三点,和一个和高度有关的数字七!”我凭栏眺望淡淡的说。“算算时间也没剩几天了,从这些支离破碎的线索看,似乎要找到明十四陵和这个时间以及高度有关。”

  “你也看到了,钟楼和鼓楼就这么高,如果七是指高度,这两个建筑都达不到。”

  我无奈的笑了笑,叹了口气说。

  “真有这么简单就好了,这事恐怕也急不得,至少现在知道明十四陵可能在京兆,从时间上看还有些日子,这事先搁着,我来的时候霆哥特意嘱咐我一个人见你,我寻思着霆哥应该是想避开千玲这丫头,如果我没猜错你留在这儿有大买卖吧,呵呵。”

  “本来早就想请你过来,因为知道你帮霆哥找明十四陵脱不开身,现在倒好,你来了我心里也有底了。”霍谦和我下了钟楼,压低声音说。“我先带你去一个地方。”

  霍谦说的地方是郊外的一处仓库,门口贴着食品公司的招牌,我一看就知道是挂羊头卖狗肉的把式,从仓库外三公里开始就陆续布置了霍谦的人,有任何动静都会知道的一清二楚。

  仓库外面的人更多,个个精干,腰间鼓起的多半是刀具之类的东西,见到霍谦来,几个抽烟的连忙扔掉烟头,看上去这仓库里的东西并不简单。

  霍谦吩咐打开仓库门,我走进去大跌眼镜,里面整整齐齐码放的还真是食品箱,从上面的封条看竟然还是出口专用。

  “呵呵,谦哥,这……这该不会是霆哥想进军食品业吧。”我开玩笑的说。

  霍谦笑而不语,对旁边的人点点头,一个食品箱被撕开封条,在箱子下面的木屑中一个只有巴掌大栩栩如生的彩俑被小心翼翼呈现在我面前。

  我接过手看了半天有些震惊的说。

  “兵马俑?!”

  “确切的说是秦俑,不过工艺和兵马俑是一样的,只是没有兵马俑那么大,是按照一定比例缩放,我们的人在京兆发现了这批东西,经过挖掘发现数量之大,种类之全完全在意料之外。”

  “这可是老祖宗几千年留下来的东西,从形态上看这秦俑虽小,不过做工精湛完全不亚于秦始皇陵的兵马俑。”我啧啧称奇的反复看了半天说。“而且居然还保持如此完好,秦始皇陵的兵马俑出土后因为技术原因,都无法保存兵马俑的色彩,而这批秦俑的颜色一点都没掉,单凭这一点就不得了啊。”

  “我当时看过后和你的想法一样,这批秦俑的出土简直就是秦始皇陵兵马俑的微缩版,价值不可限量啊。”

  “看这架势应该是找到卖主了,谁要的货?”

  “这个是行规,我们只管出货,不问来头,价高者得就行了,不过听口音应该是台湾那边的人,出手很大方没在价格上磨叽,但有一点要求,就是必须要所有挖掘出土的秦俑,一个也不能少。”

  我放下手中的秦俑欲言又止的想了想说。

  “谦哥,这怎么说也是老祖宗留下的东西,姑且不说价值有多少,从人文历史上讲这不亚于发现兵马俑,就这么卖出去……是不是有些对不住老祖宗。”

  “不瞒你说我也有这样的想法,万一有一天这批文物重见天日,要是让人知道是我们偷运出去的,这还不是和秦桧一样,留千古骂名,戳断脊梁骨的事。”霍谦笑了笑平静的说。“所以这里只是其中一部分,大部门秦俑我让下面的人没有装箱,都给你留着。”

  “给……给我留着?!”我一愣,回头看看霍谦忽然嘴角一翘。“搞了半天你要我来京兆就是为了这事啊,挖了这么大一个坑让我跳,你是在霆哥面前开不了口,让我把话挑明。”

  “瞧你这话说的,我当你是兄弟还害你不成,霆哥的性子我跟了他十几年还能不清楚,这到嘴的鸭子你要让他吐出来恐怕非要他的命不可。”霍谦抽了抽鼻梁上的眼镜意味深长的笑着说。“可霆哥身边不是还有一个找他要账的人嘛。”

  “……”我心领神会的苦笑。“千玲。”

  “霆哥天不怕地不怕,唯独拿这个宝贝丫头一点辙都没有,你说要是这批货你不小心让千玲这丫头知道了……”

  “你还是在给我挖坑啊!”

  “你都快成半个越家人了,你说未来老丈人会给你计较这个?”霍谦拍拍我肩膀笑容满面。“一来你保全了文物功德无量,二来千玲对你刮目相看,两全其美的好事,看我这个当哥的给你想的多周到。”

  我无奈的摇头苦笑,竖起大拇指在霍谦面前晃了晃。

  “我如果有什么地方不对你可多担待着,千万别往心里去,你是高人,真不敢得罪,亏我自认为命理天数方面多少有些建树,虽然谈不上洞察天机,但至少也能进退自如,可和你比起来,呵呵,我这人刚到京兆才一天时间,你把我回去的路都安排好了,而且我连反驳的理由都没有,谦哥,我算是服了。”

  “说笑了不是,自家兄弟还给我客气。”

  霍谦笑呵呵的样子让我一点办法都没有,霍谦的老道我从一开始就见识过,谋算人心的本事早已炉火纯青。

  虽然这事说白了,霍谦想找一个替他说话的人,自己好置身事外,不过我并不生气,这批秦俑如果从我手上流失出去,那才是天大的错误,何况霍谦把后路都给我想好了。

  前面还有一个越千玲,越雷霆即便在看重这批秦俑,但在他眼里,十座金山也未必及的了他这宝贝女儿,所以怎么看这事到最后越雷霆也只能哑巴吃黄连。

  “这个坑我算是跳了,不过万一霆哥追问下来,你怎么办?”

  “我有什么好办的,呵呵,我前面有你,你前面有千玲这丫头,天塌下来个高的顶着,怎么也轮不到我头上,等问到我这里,水都过了三秋。”

  霍谦的坦诚让我哭笑不得,人家把我卖了,我还要心甘情愿帮着数钱,像这样的事我怎么想也不应该落在自己头上,可如今对着霍谦竟然一点办法都没有。

  “以后有你的地方,我还是少来的好。”

  我刚说完,眼睛瞟到仓库角落有一个用布帘遮挡的东西,好奇的问。

  “这是什么?”

  等霍谦吩咐人把布帘拉开的时候,我再也笑不出来!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