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二章 藏头诗

  一幅有些破裂但保存完好的石刻浮雕出现在我面前,像这样长方形,大小约有二十多平米的整体浮雕除了在庙宇和宫殿外,其他地方很少见。

  但让我惊讶的是,这块浮雕竟然是秦代的东西,秦代的雕塑工艺尤为擅长,多见于宫廷建筑,青铜器具以及墓葬明器雕塑等方面,都取得了划时代的辉煌成就。

  从已经出土的秦始皇陵兵马俑就不能佐证这一点,但是浮雕工艺的盛行并不是在秦朝,可以说很难在任何一本有据可查的文献中找到关于秦代大型浮雕的记载。

  可眼前的这一块不管是从工艺还是手法我都很确定是秦代的文物,确切的说应该是秦末时期的。

  浮雕虽然年代久远,不过上面传神的技艺任然可以向我描述一个故事。

  万人跪拜中的男子独坐在高峰之巅,下面是破涛汹涌奔流不息的河流,男子盘膝而坐,抬头远望,神情虔诚而骄傲,跪拜的人中服饰都玄衣纁裳,从头上的帽子我依稀可以分辨出,有高山冠、法冠和武冠。

  我一怔,这是秦朝百官的服饰,能让百官跪拜的人……!

  我连忙走近,独坐的男子头上果然戴的是通天冠。

  这是君王的服饰,浮雕中这位男子是秦始皇。

  “这是秦始皇泰山封禅的情景!”我小声说。

  浮雕的图案向右延伸,雕刻出规模庞大的军阵体系,右侧为一个巨大的方阵,左前方为一个大型疏阵,左后方则是指挥部。

  众多手执兵器的武士,数百匹曳车的战马,一列列、一行行,构成规模宏伟、气势磅礴的阵容,再现两千年前的秦军奋击百万气吞山河的磅礴气势。

  “这应该是秦始皇标榜自己灭六国统一天下的丰功伟业。”霍谦说。

  接下来的浮雕中是一大群人盘膝而坐,围成一个八卦的形状,而秦始皇坐在最中间,面色祥和,左右以及身后各站一人,从雕刻的内容看好像在举行什么仪式。

  “看来传闻非虚,秦始皇在最后一次东巡后,便想求道得仙。”

  霍谦说完指着后面的图案不解的说。

  “前面的我都能看懂,也和史书记载如出一辙,可最后的图案我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我走到最后一块浮雕的面前,浮雕上和之前举行仪式的图案一模一样,甚至任何一个雕刻出来的人都没有任何变化,但是之前坐在中间的秦始皇不见了!

  接着的图案是秦始皇沙丘驾崩,庞大的车队中拉着龙棺,可从图案中可以清楚的看见,龙棺里空空如也,里面根本没有人!

  我的指头下意识抽动一下,雕刻浮雕的人在传达一个离奇的事情,秦始皇在最后一次东巡中很神秘的消失了,所以在最后一幅浮雕里,龙棺中并没有人。

  我突然走到食品箱前,拿起刚才放下的秦俑,和浮雕里的对照,竟然发现这些秦俑和有八卦图的浮雕里的人物极为相似,再拿了几个秦俑和浮雕里对比,都很神似。

  有人买这些秦俑是为了再现当时仪式的情形!

  我心里暗暗的想,就是说有人很确信秦始皇当时的确是失踪,我想到这里急切的对霍谦说。

  “这批货一件也别卖出去!”

  “一件都别卖?”霍谦面露难色。“这可是霆哥交代的事,我……”

  “你刚才不是说了,天塌下来还有个高的顶着,我怎么看都比你高啊,放心这事我回去给霆哥交代。”

  我交代的办法很简单,当越千玲和秋诺她们回来的时候,他已经把拿回来的三个秦俑放在桌上,然后一个人一声不响在坐在一边看报纸。

  剩下的事似乎不用我,就算越千玲看不出来,旁边还有一个搞文物鉴定的秋诺,所以我一点也不担心这出戏没人接下去。

  购物诳街似乎是女人之间沟通最好的方式,等三个女生回来,我明显发现越千玲对秋诺心里的那层奇怪的隔膜已经没剩多少。

  越千玲拿着浴巾打算去洗澡,路过客厅的时候瞟了桌上的三个秦俑一眼,在京兆这个地方,几乎满大街都能看见兵马俑的仿品,所以越千玲并没有在意。

  但走到浴室门口越千玲忽然停了下来,很诧异的回过头走到桌边拿起秦俑看了半天。

  “这东西你从什么地方拿回来的?”

  “哦,去完钟楼后我随便逛了逛,看见这玩意挺别致,就买了几个当纪念品。”我漫不经心的说。

  “秋诺,秋诺,你快来,帮我看看这东西,是不是我眼睛花了,还是现在这造假工艺已经炉火纯青了?”越千玲大声喊。

  秋诺茫然的从屋里走出来,接过秦俑看了看。

  比起越千玲,秋诺明显要比她聪明的多,就这样明目张胆的摆着三个秦俑多少有些突兀,我翻着报纸岔开话题。

  “对了,今天你们去什么地方玩了。”

  “去了兵马俑,法门寺,秦始皇陵,可把我们累坏了。”顾安琪洗完澡出来,擦着头发说。“雁回哥,明天我们打算去大慈恩寺,听说里面香火可旺了,要不明天你和我们一起去吧。”

  “他去干什么啊,他是神棍,大慈恩寺是寺庙,一个学道的,一个弘扬佛法的。”越千玲果然分心笑着说。“他去了很可能被人家赶出来呢。”

  秋诺还在研究手里的秦俑,其实这东西并不难鉴定,只是我说是路边买的,这让秋诺也很诧异,怎么看都像真品,怎么可能在路边卖,难道现在的造价技术已经超过了自己的鉴定水平。

  “这东西是在路边卖的?”秋诺有些不确定的问。

  “满大街都是,京兆什么不多,就这玩意多,你要喜欢,明天我再给你弄几个回来。”

  “可……可我怎么看着,这秦俑像真的啊,这上面的颜料按理说早就失传才对,什么时候复制成功的,我怎么不知道啊?”秋诺越看越诧异。

  “别人就靠这手艺吃饭,糊弄外地人的,你是鉴定专家,该不会这个都能看走眼吧。”我笑了笑样子很轻松。

  “你还真别说,兵马俑的修复考古我也参加过几次,仿制的我怎么看不出来,只是这一件仿的也未免太传神了吧,现在都什么世道,作假也这么专业了。”越千玲的注意力好像还在刚才顾安琪的话题上。

  “当然,你要是愿意呢,我们不介意你同行的。”

  “算了,我还是别去,破解的文字提示十二月初七下午三点,这个时间很重要,到现在还没一点头绪,我正烦着呢,还是你们自己去好了。”

  “你心烦就更应该去了,大慈恩寺以前叫无漏寺,无漏是佛学名词,漏即是一切烦恼,在果是堕落义,即是轮转生死无漏者,谓无烦恼生死也,烦恼生死,由此而无,此即发无漏义。”顾安琪很认真的说。“去吧,就当禅悟佛道,心灵也会空旷呢。”

  “烦恼生死,由此而无,此即发无漏义,呵呵,无漏寺,这名字幸好改成了大慈恩寺,不然太绕口……。”我忽然慢慢放下手里的报纸。“无漏寺!无漏?我怎么好像在什么地方看见过这两个字?”

  顾安琪看着我奇怪的举动,很茫然不知所措。

  我口里反复念着无漏两个字,旁边的秋诺却全身灌注看着手里的秦俑,我和她的表情都很令人诧异。

  突然,秋诺和我几乎同时兴奋的叫出声来。

  “我知道了!”

  秋诺能看出秦俑是真品这个我一点都不意外,不过现在还有比秦俑更重要的事。

  “秋诺,你先停会,我知道最后那四句七言绝句的意思了!”

  “是?是什么意思?”顾安琪小心翼翼的问。

  我拿出一张纸,把四句七言绝句写在上面。

  百岁曾无百岁人,

  未央钟漏醉中闻。

  今看安霸取江山,

  诏书飞下五云间。

  我指着上面兴高采烈的说。

  “这是一首藏头诗,不过不是藏头,而是藏中,你们把中间的字连起来念一下!”

  越千玲低下头指着纸一字一字读出来。

  “无漏霸下?!”

  “文字里提到的地点并不是只有一个,晨钟暮鼓是指的京兆,而最后这四句才是真正我们要找的地方,就是你们明天要去的大慈恩寺!”

  “等会,无漏就是现在的大慈恩寺这个解释还说的过去,但是这个霸下又是什么?”越千玲不解的问。

  “千玲姐,龙之九子中,九子之老六名为赑屃,又名霸下,样子似龟,是长寿和吉祥的象征。”顾安琪不慌不忙的解释。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