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四章 七级浮屠

  越千玲低头看看大雁塔下面,忽然苦笑着对我说。

  “不知道该恭喜你呢,还是替你痛心,这大雁塔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就算让你猜对了,线索和大雁塔有关,我看你也别回酒店了,干脆搬到大雁塔里住算了,估计没几年时间,你是找不到线索的。”

  “那也未必。”我淡淡一笑胸有成竹的说。“事实上我已经知道朱元璋大雁塔隐藏的秘密是什么了。”

  “我才不相信,你也是才发现霸下的秘密。”越千玲嘟着嘴不相信的说。“线索又没写在大雁塔上,你怎么可能知道。”

  “我们破解的文字里提到了地点、时间和高度,你们好好想想这几样东西都有什么用。”我平静的问。

  “提到的高度是七……”顾安琪想了想眨着眼睛说。“这大雁塔不多不少刚好七层,难道这个七就是这个意思?”

  “安琪说对了,无漏霸下是让我们找到大雁塔,而文字里提到的七,意思就是要知道大慈恩寺里隐藏着什么明十四陵秘密,就要登到第七层。”我点点头。

  “既然已经缩小了范围,第七层并没哟多大,我们分开找找,说不定有发现。”顾安琪看自己猜想是正确的,兴奋的说。

  我笑着摇摇头心平气和的说。

  “线索应该没在大雁塔第七层!”

  “为什么?为什么你这么肯定?”

  “原因很简单,如果在第七层,文字里应该有提示才对,可文字里只提到了地点、高度和时间,现在我们知道了地点和高度,很显然隐藏的秘密和时间有关。”

  “文字里提到的时间是十二月初七下午三点,可现在才十一月,还有一个多月时间啊。”顾安琪很无奈的说。

  “其实还有多久到十二月初七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个时间是干什么用的。”我翘着嘴角提示。

  “线索是朱元璋留下的,就是说每年的十二月初七这一天有不一样的地方,可这大雁塔矗立了上千年也没什么改变啊。”

  “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如果说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就是每天出现在这大雁塔第七层的人不一样。”越千玲似笑非笑的说。“按照你的说法,指不定每年十二月初七朱元璋会从陵墓里爬出来,跑到这里告诉你明十四陵的秘密呢。”

  “哎,真不知道你这个博士是怎么读出来的,就你这智商……”我无奈的摊摊手说。“你们思维都是错的,朱元璋留下线索给后人,如果线索一直在改变,那这个线索留的未免也太失败了吧。”

  “我明白雁回哥的意思了,并不是在改变的东西,而是历经千年后没有变的东西。”顾安琪恍然大悟的点点头。

  秋诺比起她们这两个女人明显要安静的多,如果说她们三个人里有谁能先先到关于大雁塔的秘密,我绝对相信会是秋诺。

  扶着栏杆一直默不作声的秋诺,围着大雁塔第七层走了一圈,最后倚靠在栏杆处远眺,大雁塔在阳光的照射下勾画出一圈金色的光圈,偌大的阴影斜长的笼罩着整个大慈恩寺,在余晖中,大雁塔看上去更加雄伟庄严。

  大雁塔的阴影随着西下阳光的偏移而移动着,像一根庞大的时钟指针。

  秋诺浅浅一笑,心平气和的抬起手,指着远方说。

  “这就是上千年来,一直没有改变的东西。”

  越千玲和顾安琪抬起头,随着秋诺手指的方向往过去,夕阳似火把整个天际烧红,一种祥和恬静的意境。

  “是……是太阳?!”顾安琪很诧异的问。

  “确切的说,是太阳照射大雁塔的阴影才对。”秋诺心平气和的解释。

  “还是秋诺聪明,白玉豆腐里的文字真正的含义就是这个,十二月初七下午三点的时候,太阳照射下的大雁塔阴影所指示的位置,就是隐藏明十四陵线索的地方!”

  顾安琪低头看看身下还在缓慢移动的大雁塔阴影欣喜的说。

  “还真是这样,这个线索隐藏的真够巧妙的,就算历经再长时间,这个线索也不会被磨灭。”

  “可问题是必须要十二月初七下午三点,这一点我还是想不通,既然太阳每天运行的轨迹都一样,何必要等到特定的时间呢。”秋诺不解的说。

  “十二月初七刚好是二十四个节气里的大雪,二十四节气反映了太阳的周年运动,即根据太阳的运行制定的,每一个节气太阳的直射角度都不一样,所以形成的阴影也不一样。”越千玲在旁边昂着头说。“节气其实就是指的时刻,比如太阳黄经等于十五度时,便是清明节。”

  “千玲姐,那大雪是多少度啊?”

  “刚好是二百五十五度!”

  “哎,这样说的话,无论如何也必须等到十二月初七了,不然所指示的阴影会有偏差。”顾安琪听完很失望的说。

  “那也未必,朱元璋当时根据节气太阳的直射角度留下线索,在当时看的确很精妙,可现在可以根据太阳在黄道上的位置,再结合现在太阳的刻度,可以推算出来的。”越千玲很轻松的样子。

  “千玲姐,你说的简单,这涉及到天文学的知识,我们几个人在这方面可是一窍不通的,还是等吧,反正方法已经找到了,再多等几天也无所谓,就算是好事多磨吧。”顾安琪听完无奈的说。

  越千玲属于那种完全没心眼的女生,所以的心情几乎都写在脸上,说好点是单纯,说直白点是没心没肺,我看看越千玲现在脸上高高在上溢于言表的得意劲,笑了笑问。

  “大小姐,瞧你这得瑟劲,该不会你会算吧?”

  “什么叫得瑟,这就本事,你刚才不是说我怎么考到博士的吗。”越千玲得意的笑着。“我从小的理想是当天文学家,而不是考古学家,不过因为我爸,我最后还是选择了考古,但天文学是我的爱好,上大学那会我可以一点都没丢。”

  我连忙拿出纸笔递过去苦笑着说。

  “那您老受累了,我就知道您是天赋异禀的人,赶紧算算,看看大雁塔在十二月初七下午三点的时候阴影指向什么地方。”

  越千玲好像难道在我面前威风一次,看上去心情从来没这么舒畅过,趾高气昂接过纸笔,仔细算了半天,很确信的指着大慈恩寺里一处建筑。

  “就是那个地方,在十二月初七下午三点的时候阴影会到达那儿。”

  我连忙拿出旅游向导指南,根据越千玲指示的地方在地图上找。

  玄奘三藏院!

  我和其他人下了大雁塔,连忙走进玄奘三藏院,

  玄奘三藏院在大雁塔的北面,殿上供奉有玄奘法师的顶骨舍利和铜质坐像,殿内壁面布满唐代高僧玄奘法师生平事迹巨幅壁画,为铜刻、木雕和石雕,是当前规模最大的玄奘纪念馆,供游人瞻仰参观。

  我在玄奘三藏院里走了一圈以后,皱着眉头很诧异的小声说。

  “不对啊,千玲,是不是算错了,这地方一看就是才修建的,根本不可能有任何线索。”

  “哟,你可是向来通天彻地无所不能的人啊,怎么,原来还有你不知道的事啊。”越千玲还在得意的兴头上,不忘了挖苦几句。

  “还有什么是我不知道的?”我一脸茫然的问。

  “雁回哥,大慈恩寺真正香火鼎盛的原因,是因为这里有两件佛教至宝。”秋诺淡淡一笑,帮他解围。“其中一件是被佛家视为圣物的《贝叶经》。”

  “这个我知道,贝叶是印度贝多罗树的叶子,用水沤后可以代纸,印度人多用以写佛经,所以佛经也称为贝叶经。”我点点头说。

  “早期的贝叶经写本几乎已失传,玄奘从印度带回来了六百五十七卷《贝叶经》,被佛家视为宝物珍藏在大慈恩寺中。”秋诺不慌不忙的解释。“我要告诉你的是第二件圣物,玄奘大师头顶骨舍利子!”

  “这个……这个和我们找的线索有关系吗?”我不明白秋诺突然说这些的意图。

  “雁回哥,如果你知道玄奘大师头顶骨舍利子在什么地方,你就不会这样问了。”秋诺浅笑着说。

  “在什么地方?”

  “在你脚下!”

  “脚下?!”

  我一愣,低头看看脚下,诧异的刚想说话,忽然眼睛一亮,指着脚下小声问。

  “这下面还有密室?!”

  秋诺点点头心平气和的对我说。

  “你站的地方下面就是大慈恩寺最神圣同时也是最隐秘的圣地,大慈恩寺地宫!”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