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五章 简陋的佛堂

  舍利子是佛门高僧的圆寂后火化而成的晶体,在佛教徒中有极高的尊崇,何况是玄奘法师的头顶骨舍利子,堪称佛教圣物。

  不过朱元璋信崇玄学命理,道佛各成一家,把明十四陵的线索放在地宫,我怎么想都觉得朱元璋这个人有点搞笑。

  我来回转悠了半天,抬着头很诧异的问。

  “既然有地宫,怎么下去啊?”

  “你当自己是得道高僧呢还是佛主下凡啊,大慈恩寺的地宫是整个佛教界的圣地,同时也是禁地,除非重大祭典或者是佛教盛会,否则地宫是不可能开启的,也不可能让你下去。”越千玲说。

  我没办法,走出玄奘纪念馆搓着头发惋惜的说。

  “抢银行都比这容易,佛门清净地总不可能乱来,要是其他地方,霍谦刚好在京兆,找些人偷偷进去就是了,偏偏在地宫里,强行进去是不可能的,得想一个办法啊。”

  “其实吧……办法我还真有一个。”越千玲笑着淡淡的说。

  “就你这脑子还能想出办法。”我无力的笑了笑,到如今也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你说来听听。”

  “这满天神佛不吃不喝还行,不过也得香火供着,可这大慈恩寺里百八十口的和尚每天总得吃饭不是。”越千玲一边说一边把顾安琪推到我面前。“现在有海外华侨善女捐助大慈恩寺财物,也算是有功德的信徒,想要瞻仰玄奘法师舍利宣扬佛法,这个要求不过分吧。”

  “对啊,千玲姐这个想法不错,以我的身法捐赠大慈恩寺,再要求进地宫,相信主持会同意的。”

  秋诺浅浅一笑摇着头说。

  “佛教弟子四大皆空,在他们心里地宫里的舍利是至高无上的至宝,又怎么是钱财可以相提并论的,何况大慈恩寺是闻名于世的寺庙,香火鼎盛,再说直白点,人家根本看不上咱们捐的钱。”

  我从长椅上站起来,深吸一口气。

  “千玲这办法虽然不行,可想法是对的,捐赠钱财肯定是砸不开地宫的门,当初玄奘取经,如来不是也让他拿东西换嘛,逼的没办法,最后把乞讨的紫金钵拿出来,佛主他老人家还是识货的,这才给了经文,说明只要投其所好,没有打不开的门。”

  “就你鬼点子多,既然捐赠钱不行,那你说还能给啥东西?”越千玲嘟着嘴问。

  “亏你还是干考古的,当然是文物啊,找几件有历史渊源的佛教文物捐赠远比捐钱有分量。”

  “你说的简单,在蓉城找我爸想想办法还行,可这是京兆,人生地不熟的,上哪儿找佛教文物去。”

  秋诺跟在身后一直都很安静,忽然浅浅一笑说。

  “雁回哥,要不去找清姑姑试试,她哪儿说不定有可以帮上忙的东西。”

  “清姑姑也在京兆?”我惊讶的问。

  “清姑姑本来就是京兆人,我家也在京兆,只不过因为工作需要去了蓉城。”秋诺心平气和的笑着说。

  我眼睛里本已熄灭的希望又重新点亮,想起清扬沉香亭北的大气和震撼,还有地下室里令人瞠目结舌的收藏,我相信如果还有谁能帮到自己,这个人非清扬不可。

  一路上我都在给越千玲和顾安琪眉飞色舞的描述沉香亭北的景致,既然京兆是清扬的家,蓉城的沉香亭北已经富丽堂皇,大本营就应该更不用说了吧。

  等秋诺挺下脚步时,我脸上完全是一幅哭笑不得的表情,面前虽然是一座宅院,不过和他记忆中的沉香亭北比起来,我现在只想到了两个字。

  寒碜!

  清扬看见秋诺带人回家,浅浅一笑一如既往的静若止水,有一种高贵而威严的气势从她身上流露出来,很容易感染身边的人,就连一向没心没肺的越千玲在见到清扬以后,也变得安静。

  和沉香亭北里面的热闹比起来,这里只能说清雅,除了清扬一个人都没有。

  “雁回,蓉城一别已有数月,别来无恙吧。”清扬一边优雅的沏茶一边柔声问。

  我在山里的时候,看的全是古书,很长一段时间说话也不知不觉文绉绉的,可从清扬口里说出来,我竟然听不出一丝矫揉造作的感觉。

  “清姑姑好,想不到在京兆还能见到您。”我接过茶笑着回答。

  秋诺把来京兆的前前后后一五一十都告诉清扬。

  “清姑姑,我知道你信佛,现在我们想进地宫,所以必须要一样能让我们进去的东西,不知道你这里有没有。”

  清扬浅酌一口香茗,心平气和的说。

  “佛堂里倒是有几件佛教文物,我带你们去看看,能不能用的上。”

  佛堂其实是一间单独的小房间,里面香烛袅绕甚是肃穆,从清扬推开门开始,我的口就没有合上过。

  房间里左侧明黄锦缎上放着一根禅杖,尊体由复莲八瓣组成,禅杖下端有三栏团花纹饰,栏之间以珠纹为界,极为精细。

  杖身中空,通体衬以缠枝蔓草,上面錾刻圆觉十二僧,手持法铃立于莲花台之上,个个憨憨可掬,神情动人,锡杖下端缀饰蔓草、云气和团花。

  杖首用银丝盘曲成双桃形两轮,轮顶有仰莲流云束腰座,上托智慧珠一枚。

  其中四个大环象征四谛:苦、集、灭、道;十二小环则代表十二部经。

  杖头为双轮四股十二环,四股以银条盘曲而成,每股套装雕花金环三枚。

  我的嘴角不由自主的蠕动,在这件寻常的房间里,竟然摆放供奉着这样一根惊艳的禅杖。

  再仔细看看禅杖股侧的铭文,我完全震惊了。

  文思院准咸通十四年,三月二十三日敕令造迎真身银金花十二环锡杖一枚,并金共重六十两,内金重二两,五十八两银。

  “这是皇家之物!是唐懿宗供奉佛祖打造而成的!”

  “雁回,好眼力,佛告诸比丘:持此杖即持佛身,万行尽在其中,唐懿宗因此话命人打造此杖。”清扬淡淡一笑不以为然的说。“如果能帮的上你忙,就拿去吧。”

  我半天没说出话来,就连从事考古的越千玲,参与考古科研项目如此众多,但也从来没见过任何一件可以和这根禅杖相提并论的佛教文物,如果此杖公布于众,无疑属于国家特级文物。

  而清扬竟然想都没想就送给我,好像在她眼里如同送了一个绣花针般简单,不过在沉香亭北的时候我已经见识过清扬收藏的文物有多令人惊讶。

  不过让我更感到好奇的是,葬书里记载这根禅杖早已下落不明,怎么会到了清扬手里,似乎每一次见到这位清姑姑,总是能充满惊喜,这根禅杖只不过是佛堂里众多物品其中一件,后面还有什么令我意想不到的事,我都不敢去猜想。

  越千玲颤巍巍的伸出手,触摸这禅杖,恍然间有一种佛法无边的感觉,顾安琪在香港也算见多识广,不过在这禅杖面前半句话也说不出来。

  秋诺一个人站在门边脸上依旧是一如既往的恬静,这些东西从小看到大,慢慢也就习以为常了。

  “你说要是咱们把这根禅杖捐给大慈恩寺……”越千玲的声音都在轻微的颤抖。“你说他们会不会让我们进地宫。”

  “当然会!”我点头。

  “那……那就要这根禅杖吧。”越千玲还是有点恍惚,怎么也不敢相信这么珍贵的文物,清扬说送就送。

  “可有个问题,这东西是皇家之物,是有记载和传承的,这东西一显世肯定引起轰动,万一有人问这东西怎么来的……咋说呢?”

  我这话是问越千玲,事实上我是说给清扬听,总的有一个出处,总不能说是捡的吧。

3条评论 to“第二卷 第五章 简陋的佛堂”

  1. 回复 2014/09/17

    七弯八拐

    一个逼宝藏七弯八拐的,直接说不就完了,写了这么多

  2. 回复 2016/01/17

    快快乐乐

    太他妈啰嗦了

  3. 回复 2016/09/24

    楼上俩傻逼

    智商不够了吧?线索都他妈理不清,看你麻痹小说,回去种地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