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八章 佛门至宝

  我和姜教授聊完,旁边和尚也把仪式的准备工序做完,老方丈站在一旁,威严肃穆的高呼一声。

  “请圣物!”

  两个和尚毕恭毕敬走到我面前,极其虔诚的双手举过头顶,我连忙把手里的木盒递过去,生怕这东西要是不小心砸在自己手里,看这架势,今天恐怕是走不出去了。

  木盒已经被摆放在香案的绒布上,老方丈先给正殿的佛像上香后,走到香案前,立正合掌,然后右手撩衣,屈二肘,以手承足,然后顶礼,然后起整衣服,正身西面,恭敬合掌。

  “这就是五体投地!”秋诺小声解释。“一着地后立即会马上以手掌着力撑而重新起立,不应稍卧休息,这表义要迅速从苦海中解脱出来。”

  “这可是佛教里面最高的礼仪了。”姜教授点点头说。

  仪式越隆重,礼仪越高,就越让我好奇,他现在就想知道这个不起眼的木盒里到底装着什么,能让着全寺的僧人都快走火入魔。

  老方丈拜完后从地上站起来,走到香案前,看着上面的木盒久久没动,我看他脸色的表情竟然比我还要激动,目光中充满了一丝期盼。

  老方丈小心翼翼打开木盒,我偏着头,看见他从木盒里取出另一个盒子。

  盒子看材质应该是银子的,表面有鎏金,正方形,盒体和盒盖以铰链相接,前置锁钥,顶盖可启合,盖面錾两只飞龙,张牙舞爪,栩栩如生。

  四周以缠枝花环绕,飞龙间有一火焰珠,四侧斜刹各錾双狮戏珠纹,底衬卷草,立面边栏则各饰两只人身阔尾形迦陵频伽鸟,均有头光,一作双手合掌,一为双手捧莲。

  盒体四面分錾四天王像,四天王形相栩栩如生,持弓执箭,各有神将、夜叉多人侍立,极其威严,使人肃然而敬,凝目而视,彷佛诱人追随盒壁的画像驰骋三界,遨游九重天。

  我看看银盒有些诧异,木盒里面还有盒子这本来就让我意外,不过看这四大天王的刻像,我更是不解。

  四天王原是印度古代神话的神将,它的出现早于佛教的形成,佛教将其作为自己的护法天王,守护四方天下,佛教传入中国后,佛寺中多置天王殿,后又衍变称作四大金刚。

  “这器具不像是中土佛教之物,工艺也耐人寻味,至少国内的佛教文物中没有这样的器具。”姜教授也啧啧称奇的说。

  “天王亦称神王,按照佛经的说法,是帝释天之外将,各护一天下,因之称为护世四大天王。”秋诺微微皱了皱眉头有些不解的说。“虽然不像是中土佛教之物,不过银盒上的天王服饰,头戴冠,身着明光甲,脚穿毡靴,俨然是个唐代的武将装饰,这器具应该是唐代文物才对。”

  老方丈把四大天王宝盒放一边,小心翼翼的打开正面的链锁,竟然又从宝盒里拿出一个盒子,大小刚好能装在四大天王的宝盒里。

  同样也是一个银制的盒子,不过通体光素无纹,素净,不加丝毫雕刻绘描而浑然生辉,有绛黄色绫带封系,盖与盖体在背后以铰链相接,虽然没有四大天王银盒绚丽夺目,但素雅厚重,有一种超凡脱俗的感觉。

  “绛黄绫带?!”姜教授大为不解的小声说。“这是唐代皇室专用封漆,怎么会用在这个银盒上?难道这是皇家之物?”

  越千玲忽然捂着嘴笑了笑,在我耳边说。

  “其实我在国外见过这样的东西。”

  “你见过?!是什么?”我急切的问。

  “苏联的民族特色工艺,套娃,就是一个娃娃里面再套一个娃娃,一个比一个小,呵呵,你说这盒子和套娃是不是一样的。”

  我没好气的白了她一眼。

  “别瞎闹,也不看看什么场合。”

  虽然越千玲没心没肺的开玩笑,但是事实上,我发现老方丈还真从被绛黄绫带封印的盒子里又拿出一个盒子!

  如果从第一个木盒开始算,现在老方丈拿出来的意见是第四个盒子,放在香案上,还真如同越千玲说的那样,一个套一个。

  盒子依旧是银制,通体錾饰花纹并涂金,正面有如来,四周有两菩萨,四弟子,二金刚力士,二供奉童子,外壁凿有如来及观音画像,或饰以双凤翔,配以蔓草纹,或刻上金刚沙弥合什礼佛的图景,造型逼真而细腻,场景丰富生动,人物众多,工艺精湛。

  盖面中心錾一枚宝轮,宝轮四侧的莲花上各有一只迦陵频伽鸟,或双手合十、或双手捧莲;四角隅各立一枚三钴金刚铃,周边衬饰卷草,斜刹各錾两只凤鸟,立沿各饰两体飞天。

  姜教授在一旁小声啧啧称奇的所。

  “宝轮喻示佛之轮圆俱足,亦为释尊八相之初转法轮,即在鹿野苑向一起修行过的五比丘开始说法,这盒体四面皆錾有密教造像,其学术价值也就远远超过艺术价值,今天算是开眼界了,每一件盒子各有特色,在佛教文化中还是第一次发现,都是旷世杰作啊。”

  第六个盒子被取出来,和之前的完全不一样,纯金打造而成,盒盖雕有双凤及莲蓬,盖侧有瑞鸟四只绕着中心追逐,正面为六臂如意轮观音图,左侧为药师如来图,右侧为阿弥陀佛图,背面为大日如来图,外壁凿有如来及观音画像,饰以双凤翔,配以蔓草纹,刻上金刚沙弥合什礼佛的图景,造型逼真而细腻。

  “这还没没完没了,都第六个了,到底里面还有多少个盒子啊?”越千玲在旁边小声嘀咕。

  “越来越贵重了,真不知道最里面一层装的是什么。”秋诺好奇的说。

  从纯金盒里,老方丈颤巍巍的手捧出来的东西令在场所有人都屏住呼吸,或许没有人会想到放在老方丈手心中的会是一个水晶椁。

  这件椁以水晶琢磨而成,是一件设计巧妙,精雕细琢的水晶精品。

  椁盖上镶嵌黄、蓝宝石各一枚,体积硕大,眩耀夺目。

  椁盖雕观世音菩萨及宝瓶插花,椁身四面皆雕文殊菩萨坐像及莲座、花鸟。

  “这么小的水晶椁在考古里面还是第一次发现,六个盒子里面装着一个水晶椁,这还真有点意思,也不知道这么小的棺材能装下什么。”

  越千玲小声说完,我在旁边一动不动,看这些物件似乎想到了什么,神情有些莫名的紧张。

  威严的法号再次响彻全寺,老方丈再次五体投地的跪拜,全寺的僧众似乎都在等待水晶椁被打开的那一刻。

  老方丈虔诚的打开水晶椁,被请出来的竟然依旧是一个更小的棺材。

  不过是白玉棺。

  棺体小巧,形状很象沿用到今天的木棺,通体以白玉琢磨而成。

  整个玉棺棺体放置在棺床之上,小玉棺通体呈乳白色,并泛淡青色,玉质细腻柔和,棱角分明,工艺非常精致。

  我透过白玉棺隐隐约约看见里面有一块大拇指般大小的晶体状东西就静躺在其内,忽然间我的嘴慢慢张大,越千玲看着我的表情有些吓人,正想开口问。

  我双膝一曲,竟然跪在地上,我心里明白,说什么越千玲或许多少都会相信,不过要我心甘情愿的下跪,这比要他命还难,不光是我,身后的秋诺也毕恭毕敬的跪了下去。

  越千玲回头看看白玉棺,香案见的老方丈手抖的不停,大喊一声。

  “大慈恩寺弟子明远,率全寺弟子跪迎佛主真身舍利!”

  明远法师中气十足的声音伴随着威严的法号在大慈恩寺里久久回荡,跪拜在广场下面的和尚口里念着佛号,现场极其盛大庄严。

  里面的游客一听竟然有幸目睹佛主真身舍利显世,对于信佛的信徒来说简直是莫大的荣幸,要知道在佛教里佛主真身舍利是圣物,在佛教弟子心目中有至高无上的地位,见舍利如见佛主真身,这可是几世都未必能修到的福报。

  几乎所有在寺庙里的游客纷纷跪拜。

  我偷偷拉拉越千玲的裤脚小声说。

  “佛主在面前,你还站着干什么,跪下啊,我这个帝王命都要跪,你还傻愣着干嘛啊。”

  越千玲和顾安琪面面相觑的对视一眼,连忙跪下,姜教授一直捂着胸口,上了年纪的人本来身体就不好,这一激动差点没把心脏病给急出来。

  “您老悠着点,别激动,万一心脏病发了多危险。”越千玲关切的说。

  “干了一辈子考古,没想到有生之年还能见到佛主真身舍利,就算心脏病发了也值了。”

  我跪在地上终于明白秋诺母亲那句话。

  这东西交给大慈恩寺主持,什么愿望都能满足。

  不过我现在对秋诺母亲的兴趣远比地宫要多,想到清扬临别时脸上的惋惜和遗憾,我才意识到这木盒的分量有多重,到底什么样的人会供奉着佛主真身舍利,而且居然会送给自己。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