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十章 千银顶

  从大慈恩寺回来,每个人都愁眉不展,好不容易找到线索,又被三米多厚的花岗石给挡住,而且要开启机关非要一个失传已久的传国玉玺。

  这根本是不可能完成的事,看来明十四陵还真是咫尺天涯,明明就在眼前,可缺无能为力。

  回到酒店看见在大堂坐着的刘豪,我的心情稍微好了一些。

  “什么风把你都吹来了,是不是霆哥担心事情进展不顺利,派你这个钦差大臣来监督啊,呵呵。”

  “瞧你说的,你就别挖苦我了,我就是劳苦命,这不霆哥担心你是斯文人,累活脏活干不了,还是得我来才行。”刘豪笑了笑搂着我胳臂说。

  回到房间我把事情的进展告诉刘豪,谁知道刘豪轻轻松松的笑了笑。

  “我还以为啥难事,瞧把你们几个急的,这大慈恩寺里能有多强的守卫,我明儿就连夜带人翻进去,不要说一个地宫,就是银行金库我也给你挖出来。”

  “三米多厚的花岗岩,你能带人进去这个我相信,可在里面挖掘动静那么大,你当大慈恩寺的和尚都是聋子啊。”我摇头说。

  “不要有声响这简单啊,里面挖不行,咱就从下面挖不就得了,三米厚的花岗岩挖不开,地下的土还挖不开了?”刘豪不以为然的说。

  “你当是地道战呢,图纸也没有,地标也没有,你随随便便去挖,等你挖通了没准一露头,等着你的就是警察。”越千玲无力的说。

  想法简单的人,想问题往往也简单,不过有时候简单的办法却是最实用的。

  我眼睛一亮,在房间里来回走几圈,若有所思的说。

  “这主意看似异想天开,不过还是有实施的可能性!”

  “你……你该真不会想挖地道吧?!”越千玲没好气的说。

  秋诺在旁边忽然笑了笑说。

  “也不用挖地道,京兆这个城市的排水系统一直沿用唐代时候长安的排水系统雏形,大慈恩寺下面也有排水系统,只要我们找到地方,这个办法还真可行。”

  我和其他人讨论刘豪提出来这个方案后,理论上还真可以操作,不过差了几样东西,一个是京兆如今的排水系统图纸和大慈恩寺的修建图纸。

  前一个刘豪二话没说就包在身上,说明天中午一定拿到手。

  至于第二个大慈恩寺的建筑图纸,这个就很棘手,不过秋诺说她可以想想办法。

  第二天中午刘豪得意洋洋的把京兆排水系统图纸放在桌上时,我并不意外,这年头钱能解决的事就不是事。

  当秋诺把一张泛黄的纸卷平铺在桌上时,我瞠目结舌一脸哭笑不得的表情。

  “这……这该不会又是从你清扬姑姑那儿淘的吧。”

  “我也是碰碰运气,没想到她那儿还真有。”

  图纸泛黄说明年代久远,不过图纸上干干净净,除了绘制的建筑并没其他文字,一看就知道这是最终的图样,左下角的印章清晰醒目。

  户部侍郎范仲监制!

  这附图纸犹如千金,这应该是大慈恩寺修建时的原图,秋诺竟然能从清扬那儿找到,我对这个清扬越来越有兴趣,她总是给我无数惊喜,而且每一次都不一样。

  在对比京兆地下排水工程图和大慈恩寺的建筑原图后,很快我就找到挖掘的最好地点。

  刘豪负责安排人手,事关重大怕走漏风声,负责挖掘的都是刘豪从蓉城带来信得过的心腹。

  为了以防万一,我安排秋诺和越千玲陪同顾安琪再次去大慈恩寺,顾安琪现在是大慈恩寺的贵客,出入无阻而且名正言顺没人怀疑,万一有什么事,也有一个照应。

  真正挖掘安排在三天以后,我特意看过天气预报,这一天有大雨,这样一来可以隐蔽挖掘时候的声音。

  事情的进展比想象的要顺利,原计划可能要挖很长时间才能到达地宫下面,没想到挖到第三天,在挖出的土层里就找到了青石板。

  这种青石板我在地宫里见到过,说明已经挖到地宫下面。

  刘豪立刻叫人抬来切割机,青石板太大,如果整块挖开要耗费很大的力气同时也要消耗极长的时间,用切割机直接切断最为方便。

  当切割机把最下面一层青石板锯开后,突然里面负责切割的人关掉机器,压低声音说。

  “豪哥,你来看看,从上面有东西留出来。”

  “娘的,你管上面流出来,切你的就完了。”刘豪没有理会。

  我在旁边想了想,这地宫里面的密室防水应该和地宫一样,不可能有水渗入,既然没有水,怎么会有东西流出来。

  “都停下来,先别动。”我隐隐约约感觉到有不对的地方。

  猫着腰爬到地道最里面冷静的问负责切割的人。

  “流出来的是什么东西?”

  “不知道,看不清楚,不过不太像是水。”

  我伸出手在头上的青石板缝隙处摸了几下,的确有东西在渗漏,像是某种液体但又很光滑,慢慢移动到外面,刘豪打开手电,我一看惊讶万分。

  “水银!”

  “别大惊小怪的,我挖过的墓也不少,墓里有水银很正常,一般是为了防腐。”

  “你说的是墓,水银用来防腐,可这是密室并不是陵墓,用水银……用水银干什么呢……”我深吸一口忽然抬起头大声喊。“都停下来,别挖了,把原来挖出来的土原封不动填回去!”

  我的表情很严肃和急切,刘豪看都已经马上挖到密室,又突然叫不挖,而且还要填回去。

  “雁回,这是干什么,都马到功成的事,现在填就前功尽弃了啊。”

  “密室里有水银渗出,这是防盗的一种机关,这叫千银顶,在地基和密室之间用一层很厚的水银隔断,这样就是为了防止有人从下面挖掘,朱元璋看来是想到怕有人另辟蹊径,所以用了这个防盗的办法,如果再挖,整个密室都会坍塌,我们也会被活埋在里面!”

  刘豪一听知道事态严重,连忙按照我吩咐回填,我多少有些懊悔,眼看着要到手,可实在是低估了朱元璋,这个从来都生性多疑的帝王又怎么会如此大意不想到这一点。

  留在这里也没什么意义,我只想出去透口气,刚走出下水道就看见一个人靠在车前漫不经心的抽着烟。

  在这里见到魏雍多少有些让我意外,不过想想也不足为奇,魏雍既然把明十四陵交给我寻找,我的一举一动又怎么不会在他掌控之中。

  “想不到魏秘书日理万机,也有时间来京兆,更巧的事这么快就找到我。”我拍拍身上的泥土淡淡的说。

  “这几天听说京兆的稀奇事挺多,连佛主真身舍利都显世了,我也过来凑凑热闹。”魏雍吐了一口烟雾不以为然的说。“能再见到你真是太好了,不然我的事又得从长计议了。”

  魏雍一语双关,我听的明白,抬起头诧异的问。

  “魏秘书很担心再也见不到我?”

  “那当然。”魏雍笑了笑,看看手腕上的表。“我就想着,你要是这个点再不出来,恐怕我以后就再见不到你了,呵呵。”

  “你……你知道密室下面有水银?!”我有些吃惊的问。

  “大雁塔在康熙年间就开始倾斜,历经三百年,到现在大雁塔的倾斜跨度肉眼都能分别,因此国家曾经组织抢救性维修,开始专家一直认为元凶是地下水开采过度,导致塔基下沉所致,不过在挖掘修复过程中,发现土层里有水银渗出,因此工程立刻停止,经过勘探,以地宫为中心,周围五十米的地基都埋有大量水银,大雁塔刚好在其中!”

  “你既然知道地基层有水银,也知道我在下面挖掘,你难道不知道会有什么后果吗?”我有些气愤的问。

  “当然知道!”魏雍轻描淡写的笑了笑。“首先会引起大慈恩寺大面积塌方,很多重要的文物古迹被毁,当然……你会长埋于此!”

  “既然你知道这么危险,为什么不提前通知我?”

  “我是需要一个能帮我找到明十四陵的聪明人,我为什么要通知一个愚笨和充满侥幸的人。”魏雍慢慢收起微笑冷冷的说。“你今天如果死在里面,对于我来说只不过这世上少了一个知道我秘密的人,同时也让我知道,你并不是我所期望的那样可以找到明十四陵的人,怎么看似乎对我来说都没任何损失。”

  我后背有些发凉,虽然魏雍说的直白和冷酷,不过事实上整件事我的确太大意,如果不是发现水银,后果不堪设想。

  我深吸一口气面无表情的问。

  “既然我还活着出来,魏秘书大可再等等,下次给我收尸不迟。”

  “呵呵,既然我还能见到你,说明你还是聪明人,所以我来告诉你一件事。”

  “什么事。”

  “如何进地宫密室的事!”

4条评论 to“第二卷 第十章 千银顶”

  1. 回复 2014/11/07

    我受不鸟了,这样滴小说

  2. 回复 2014/11/09

    低调

    好看好看很玄的东西

  3. 回复 2014/12/10

    受不了我干嘛?

  4. 回复 2015/12/07

    精彩

  5. 回复 2017/03/25

    看不下去了

    挖着挖着就有那么多水银,真是不怕毒死西安人民是吧。不往下渗,往上挥发是吧

  6. 回复 2017/08/29

    真身舍利看得我很震撼,即使是假的。描写的很不错,期待后面的古代剧情。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