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十一章 鲜为人知的秘密

  魏雍转身上车,大雨打湿了衣服心底的凉意远比身体要多,我擦了一把脸上的雨水坐上车,魏雍的漫不经心的敲击着翘起的腿。

  “大慈恩寺地宫我进去过,你既然想到从下面挖,说明你也发现在地宫里面还有密室,在后室的地板上有圣僧西行图,想必你也看到那块空白的凹槽。”

  “我推测在凹槽里放入的应该是传国玉玺,不过这东西已经失传,看这个机关应该是十斤坠,必须重量刚好合适,现在虽然有技术,可没人知道传国玉玺有多重。”

  “这是其一,机关的确是十斤坠,不过凹槽并非规整的四四方方型,在右下角有一处明显的残缺。”魏雍声音低沉的说。“就是因为这个残缺,你只是猜测,可我却可以很肯定,放在上面的东西的确应该是传过玉玺。”

  “为什么魏秘书你能肯定?”我疑惑的问。

  “这世上有几个人见过真正的传国玉玺?”魏雍意味深长的反问。“所有关于传国玉玺的消息,都是从文献上得知,只有耳闻,没人目染。”

  “既然如此,魏秘书也不曾见过才对啊?”

  “曾经沧海难为水……”

  魏雍淡淡一笑,看了看窗外神情有些惆怅,不过很快在脸上消失,一本正经的问。

  “对于传国玉玺你了解多少?”

  “秦王政十九年,秦破赵,得和氏璧,旋天下一统,嬴政称始皇帝,命李斯篆书受命于天,既寿永昌八字,咸阳玉工王孙寿将和氏之璧精研细磨,雕琢为玺。”我对答如流的说。“珍贵的宝玉,高超的书法艺术和出神入化的雕刻工艺使这方玉玺成为旷世奇珍,这方玺就是后来的传国玉玺。”

  “那你知不知道当时一共雕刻了几方玉玺?”

  “七方!”我毫不含糊的回答。“秦始皇在制定玉玺制度时,根据自己的意愿和治国的需要,确立了七玺制,一大六小,一大指传国玺,六小是指皇帝三玺和天子三玺,大者用于安邦镇国封禅礼神,小者用于处理内外事务。”

  我说到这里恍然大悟,抬起头试探的问。

  “这七方玉玺虽说是一大六小,不过这里的大小并不是指形状,而是身份高低,难道……魏秘书的意思是说,传国玉玺虽然失传,但这六方小玺还有流传于世的?”

  魏雍漫不经心的点燃一支烟,吸了一口淡淡的说。

  “其实……不是七方,一共有八方!”

  “八方?!”

  “关于传国玉玺的传承你有知道多少?”魏雍并没有回答我的疑惑。

  “秦朝末年,天下大乱,刘邦率兵破秦军入武关,进军霸上,直逼咸阳,秦王子婴无力抵抗,只好出城投降,他跪在咸阳郊外的轵道旁,毕恭毕敬地向刘邦献上秦朝七玺及一些符节,刘邦建立汉朝后,这方玉玺就变成汉传国玺,被珍藏在长乐宫,成为国之重宝。”

  “然后呢?”魏雍平静的问。

  “西汉末年,王莽用椒酒毒死十四岁的汉平帝,立年仅两岁的孺子婴为皇太子,自己得传国玉玺权操天下。”

  魏雍弹了弹烟灰,转过头意味深长的说。

  “这些都是文献里有记载的,那我告诉你一点文献里没有的东西。”

  我抬起头,不卑不亢的说。

  “愿闻其详。”

  “当时王莽急于变成真皇帝,很想得到传国玺,但这方玉玺在太皇太后王政君手里掌握着,王政君是王莽的姑母,王莽不便亲自出面去逼她交出玉玺,便派堂弟王舜去劝说太后,太后知其来意后大怒,把传国玺掷于地上,结果玉玺被摔掉了一角,王舜忙捡起玉玺,跑回去交给王莽,王莽大喜,连夜找工匠用黄金补上去,从此,这方玉玺就变成了金镶玉玺。”

  我想到凹槽右下角处的残缺,原来是这个原因,可这段历史文献上只字未提,难怪魏雍如此肯定放入凹槽之中的是传国玺,可始终不明白连自己都不知道的事,魏雍是从何知道。

  魏雍吐了一口烟心平气和的继续说。

  “王莽的新朝被推翻后,传国玺几经转手,最终落到汉光武帝刘秀手里,东汉末年,宦官专权,何进、袁绍欲尽诛诸常侍,结果何进被杀,何进部曲吴匡、张璋和袁术等人率兵入宫捕杀宦者,中常侍张让、段珪挟持少帝仓皇出逃,连传国玺和六玺都来不及带走,返宫后发觉传国玺已失踪。”

  “这是传国玺第一次始终,不过,后来,长沙太守孙坚参与讨伐董卓,并第一个带兵进入洛阳,驻军城南,其部下在城南甄官井中打捞出一宫女尸体,从她颈下锦囊中发现了传国玺,孙坚将玉玺偷偷留下。”我接过魏雍的话说下去。“但这事被野心勃勃的袁术知道了,便向孙坚索要玉玺,孙坚坚决不给,袁术便扣押孙坚的妻子,孙坚无奈只好交出玉玺,后来袁术败死,传国玺又回到汉献帝手中。”

  “再后来……”魏雍说到这里神情有些奇怪,好像陷入很深的沉思之中,半天没说出话,直到烟头烫到他的手,慌乱的弹着衣服上的烟灰,在我对他的印象里,魏雍不应该是这样恍惚的说,到底是什么让他这样分心。

  “再后来,曹丕称帝,传国玺在曹魏手里,三国一统后,传国玺归晋,西晋末年,中原大乱,传国玺频频易手,后来北周灭北齐,隋代北周,传国玺又转到隋文帝手上。”

  说到这段历史的时候魏雍的语气明显和之前不一样,有一种说不出的豪迈和威严,他好像不是在讲述历史,而是在回忆过去。

  “直到唐朝,传国玺才有了近三百年的安宁,自朱温篡唐开始,传国玺又遭厄运,先从后梁转归后唐,没过多久,后唐废帝李从珂被契丹击败,他走投无路,持玉玺登楼自焚,见证了多个王朝更迭的传国玺终于结束了它的千年旅程。”

  等到魏雍说完,我若有所思的看看他。

  “魏秘书,传国玺的始末很多人都了解,可我记得你刚才说,传国玺是八方而不是七方,可文献里直到后唐废帝李从珂持玉玺登楼自焚,也没提到过第八方玉玺,第八方玉玺从何而来?”

  “传国玺是证明帝王身份的,没有传国玺当了皇帝也名不正则言不顺,这也是为什么历代帝王对传国玺趋之若鹜的地方,朱元璋没有传国玺也能一统天下,但顶多也只是遗憾,毕竟他是一个强者,所谓时势造英雄。”魏雍冷静的说。“没有人追究他的出身、地位和过往,可是在男尊女卑的封建社会里,如果一个女人想当皇帝,没有传国玺恐怕就……”

  “武则天!”我转过头惊讶的说。“你是说……武则天为了登帝位也做了一方传国玺?!”

  “武则天要的是名正言顺,又怎么可能拿一方假传国玺证明身份,她即便堵住王公大臣的嘴,也未必能堵住天下悠悠众口。”

  “既然……既然武则天用的传国玺是真的?那大唐的传国玺……”

  我说到这里目瞪口呆,慢慢抬起手指声音有些颤抖的说。

  “传国玉玺自始至终都没有失传过!武则天用一方假的传国玺替换了大唐真的传国玺,所以后面一直传承的……都是一方假的传国玉玺!”

  “呵呵,看来你已经知道为什么有八方玉玺了!”魏雍淡淡一笑不慌不忙的说。“你只需要找到武则天偷梁换柱的真传国玉玺,就能打开地宫密室。”

  我刚高兴一下,很快脸上的表情又黯淡下去。

  “武则天偷梁换柱是极其隐晦的事,任何文献上都不可能关于这方面的记载,一个千年前的人物,根本没有谁知道传国玺的下落,虽然有了新头绪,但和失传的结果又有什么区别。”

  “当然有区别,尘归尘土归土,至少你知道武则天现在在什么地方,呵呵。”

  我回味着魏雍突然意味深长的话,慢慢张开嘴。

  “你是说……传国玉玺在武则天的陵墓里?!”

  “在不在我不知道,不过你进去找找不就清楚了!”魏雍脸上的笑容很轻松。

  我整个人一愣,目瞪口呆的看着魏雍。

  “你……你要我盗乾陵!”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