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十二章 六道不归

  魏雍和颜悦色的笑着,不住的摇头,指头开始有节律的在膝盖上敲击。

  “你这话又说错了,不是我要你去盗乾陵,而是你自己必须去,和我没有任何关系,当然……你也可以选择不去。”

  魏雍最后两声干笑落在我耳里很真切,言外之意我更是比谁都明白,不去的后果魏雍早就告诉过他,而且这一次我必须把所有的责任一肩承担。

  “武则天是历史上唯一的女皇帝,可见这个女人对权力的向往有多强烈,唯一能证明她权力身份的传国玉玺一定会被她带入陵墓陪葬。”魏雍收起笑容冷静的说。“更重要的是,乾陵迄今为止保存完好,完全没有被盗过,你要是进去一定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我深吸一口气,沉静的说。

  “魏秘书,我知道你位高权重,乾陵是古迹没有游客数不胜数,即便到了晚上也戒备森严,不要说盗墓,就连接近都很困难,而且帝王陵墓规格庞大,即便盗墓,也不是一两天可以完成的事,所以我有一个建议。”

  “你是想由我出面,组织考古队对乾陵进行勘察挖掘,这样在光天化日之下,你也能找机会进去,对吗?”魏雍已经猜到我的意图,笑了笑问。

  我点点头。

  “这是不可能的事情!”魏雍很干脆的否决。“现在天下太平,盛世之年,谁会去挖别人的祖坟,这事就算我同意,相比我上面的人也会忌讳,这是有报应的,二来,考古队勘察挖掘都是照本宣科,等他们挖到乾陵里面也不知要等到何年何月,我什么都不缺,唯独时间我耗不起。”

  “你什么都不帮,又要我进乾陵,这根本是不可能事。”

  魏雍停顿了片刻,从公文包里拿出几张图纸递给我。

  “其实并不是我不帮,你看看这图纸就明白了,国家曾经对乾陵进行过勘察,你手上拿着的正是乾陵红外线地下勘察图,你仔细看看,你能在图上找出一丝契合的地方吗?”

  图纸上的红外线图可以清楚的看见,在梁山上的乾陵大致轮廓,可和魏雍说的一样,整个乾陵竟然没有一处契合的地方。

  “任何大型墓葬,特别是帝王陵墓,结构都大同小异,主室、后室、耳室以及神道,最后是夯土层和封土层,可在图纸上完全看不到这些建筑结构的痕迹。”魏雍一本正经的对我说。“打乾陵主意的人大有其在,历朝历代都有,可为什么乾陵到现在还保存完好,不是没人不想进去,而是没人进的去。”

  “这乾陵从图纸上看,根本没有入口!”我也点点头说。

  “既然是陵墓就不可能没有入口,只不过武则天工于心计,隐藏的很巧妙而已,不过我想如果还有谁能找到入口,这个人恐怕非你莫属。”

  “为什么这么肯定我能找到?”

  “武则天深信风水之说,这乾陵的选址是由袁天罡和李淳风二人一起所寻,武则天长眠于此一定有更深的意思。”魏雍瞟了我一样漫不经心的说。“你玄学之术炉火纯青,就连朱元璋埋葬父母骸骨的皇陵如此隐秘,你都能毫不费力找到,这乾陵恐怕也不在话下吧。”

  我收好图纸下车,目视着魏雍的车消失在雨中,倾盆大雨打在身上有种莫名的疼痛,魏雍终始如一的没给我留下任何选择的余地。

  回到酒店我浑身湿透,越千玲从刘豪那儿得知我离开下水道后就不知去向,以为有什么意外,一直心急火燎的等着,看见我回来,其他人都松了口气。

  我换好衣服从房间里出来,坐在沙发上把见魏雍的事都原原本本说出来。

  “挖乾陵?!”刘豪愣了半天才反应过来。“这姓魏的也太不知好歹了吧,说的简单,就我们也敢去挖乾陵,民国军阀孙连仲为了盗乾陵,出动了四十万大军,盗墓的工具也不再是锄头、铁锹,而是机枪、大炮挖了好多天也没进去,让我们进去这不是说笑嘛。”

  “乾陵和秦始皇陵是屡攻不破的两大皇陵,事实上从墓地修建来看,这皇陵本身就是一道天堑,想要盗墓根本不可能。”秋诺也摇着头说。

  “既然是陵墓,不都是土埋的嘛,就算是皇陵,有什么挖不进去的?”顾安琪不解的问。

  “葬书上有关于乾陵的记载,其中有一句话是乾陵玄阙,其门以石闭塞,其石缝隙,铸铁以固其中!”我揉了揉眉头无力的说。

  “这话什么意思啊?”顾安琪不太明白。

  “别文绉绉的,安琪我告诉你。”越千玲搞考古,对乾陵当然一清二楚。“根据现在已经获悉的信息,乾陵在棺椁安放好后,墓道再全部用长方形石条粘砌封死,石条共封了三十九层四千一百块,石条长一米,宽半米,石条左右之间用铁细腰栓板拉固,上下之间用铁棍穿连,不能移动,然后又将石条空隙之间洒上少量石质粉末,以溶化锡铁浆灌注,这样,在气化后就与石条成为一个整体。”

  我点点头接过话一本正经的说。

  “最后,再在上面夯打灰土,从而使四千一百块石条连成一体,其坚固可以想见,在墓道与过道之间,设置有一道重达百吨的汉白玉石门,门后布满各类致命的奇巧机关和暗器,即时借助现代化武器,也未必能在不毁坏陵寝的情况下进入。”

  顾安琪听的瞠目结舌,支支吾吾的说:“就这墓道要挖开恐怕也要好几年时间吧!”

  “这还是小事,我们的地界在蓉城,现在跑到京兆挖乾陵属于踩过界,即便看古叔的面子,可这么大事,要是让京兆道上的人知道了,这可是坏规矩的事,要砍手的!”刘豪心有余悸的在旁边说。

  “秦雁回,你还是不是男人,不就一个当官的嘛,你干嘛这么怕他,去给他说,这是咱们不干了,爱找谁找谁去,不就一个明十四陵,姐还真不想要!”越千玲找憋了一肚子火,没忍住站起身大声说。

  “雁回,不怪千玲这么说,说实话自从你和霆哥见了这个姓魏的,我就发现霆哥做事畏手畏脚,你也顾前向后,也真不知道这个姓魏的有能耐。”刘豪抱怨的说。

  “我怕他!”

  我一本正经的说,房间里所有的人都愣住了,特别是越千玲,看她现在的反应我也能猜到她在想啥,我是刀架在脖子上都不会怕的人,在赌场面对沈江川和沈翔,形势万分危急也没见我皱过眉头,可现在竟然从我口里听到这三个字。

  “你怕一个当官的干什么啊,霆哥派我来就是做脏活的,我今晚就带人过去砍了这姓魏的,你放心保证一点痕迹都不留。”刘豪坐到我身边,杀心已起。

  “能杀的了魏雍当然是好,我也不会阻止你,不过……你杀不了他!”

  “杀不了?!呵呵,笑话,我还相信他不是人,白刀子进红刀子出,我到要看看他魏雍有几条命。”

  “事实上你还真说对了,魏雍还真不是人!”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情开玩笑,暴力手段我不同意,但是我也不想被这个姓魏的控制,早点和他说清楚也好。”越千玲很气愤的说。

  “你们也知道在命理天数上我懂一些,对任何事和人或多或少都能算出点什么来,虽然不敢大言不惭说洞察先机,但至少不会处于被动。”我叹了口气很无力的说。“可我算不出魏雍,他的命我一点都算不出来,唯独可以从他面相上看出,这个人曾经叱咤风云不可一世,而且以后也会只手遮天权操天下。”

  “你既然都说了你算不出他的命,你又怎么知道他将来会怎么样?”越千玲不服气的问。

  “我曾经让岚姨帮我起卦算过魏雍,得出的结果匪夷所思,三界之外,六道不归,意思是说天地人三界里都没有这个人,不在六道轮回之中。”我沉默了片刻意味深长的说。“从卦象上看魏雍并非常人,到现在我也不知道他真正的底细。”

  “你说这些我不懂,我只知道魏雍有血有肉就是一个人,是人还有解决不了的?”刘豪大声说。

  “那万一你解决不了他,以他现在的权力和能力,反过手来要对付任何人都轻而易举,我和连山可以一走了之,霆哥能走吗?你能走吗?”我一边说一边看了看旁边的越千玲,后面的话没再说出来。

  越千玲默默低下头,她或许开始明白我为什么会怕魏雍,我怕的不是魏雍,而是怕魏雍伤害我身边无力反抗的人,这其中就有她。

  “可……可这样也不是办法啊?”越千领很无奈的说。

  “也不是没有办法,我现在算不了魏雍,或许找到明十四陵以后,我能知道怎么对付他!”我意味深长的笑了笑,站起身回房。

  “你干什么去啊?还没说完呢?”

  “早点睡觉休息,明天还有大事要做。”

  “什么事?”

  “去乾陵看看!”

13条评论 to“第二卷 第十二章 六道不归”

  1. 回复 2014/01/27

    大哥

    僵尸都出来了?

  2. 回复 2014/01/29

    1093

    魏雍难到是赢政!!!

    • 回复 2017/02/03

      呵呵哒

      我猜想也是

  3. 回复 2014/02/02

    苏小喵

    呜哇哇~魏雍是鬼啊啊啊啊啊!!!
    还是千年老粽子?!

  4. 回复 2014/02/07

    雁回

    其实他是我失散多年的大哥

  5. 回复 2014/02/10

    千年粽

    其实那个姓魏的是我同行

  6. 回复 2014/02/16

    乾灵

    要来看我啊

  7. 回复 2014/06/12

    吴邪

    乾陵属于东陵吧?东陵不是让孙殿英盗了吗?

    • 回复 2015/01/04

      Anonymous

      你说的是慈禧得墓吧

  8. 回复 2014/08/09

    木子

    我看到吴邪了~

  9. 回复 2014/11/28

    张起灵

    那里我已经去过了,没什么有用的东西。

  10. 回复 2015/02/27

    三叔

    黑驢蹄已經帶了 出發

  11. 回复 2015/12/13

    路人癸

    闹不好各个朝代后人都要出现了 秋诺家是李唐后人 魏雍家是曹魏后人 猪脚说不准是始皇帝后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