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十三章 乾陵风水

  来京兆好些天,一直因为明十四陵的事似乎对遗忘了这里曾经是十三朝古都,第二天一大早,我带着其他人来到闻名于世的乾陵。

  乾陵位于京兆城北的梁山上,是关中唐十八陵之一,修建于公元684年,经过23年的时间,工程才基本完工。

  乾陵气势雄伟壮观,陵区仿京师长安城建制。梁山是圆锥形石灰岩山体,共有三峰,北峰最高,乾陵就在北峰之上。

  梁山南面两峰较低,东西对峙,中间为司马道,故而这两峰取名叫乳峰。

  我拿出魏雍给的红外线勘察图,从图纸上看,整个陵墓原有内外两重城墙,四个城门,还有献殿阙楼等许多宏伟的建筑物。

  远远望去,乾陵是一座山,山是一座陵,帝王陵寝规格都相当庞大,不过因为这是唯一一个两代帝王合葬的皇陵所以举世闻名。

  “好端端的,姓魏的为什么非要你进乾陵。”走了一上午,越千玲累的气喘吁吁,坐在长椅上休息。

  我看看四周一本正经的回答。

  “任何皇陵都会按照风水格局来布置,既然要尊崇风水之术,而且我刚好又懂一些,从风水上来勘察,再隐秘的皇陵也会有入口。”

  “风水格局,哎,我看这就是一座山,和其他地方也没什么不一样。”越千玲喝了口水说。

  顾安琪在玄学方面风水尤为精湛,来了乾陵以后一直在留心这里的一草一木。

  “千玲姐,这里可和其他地方不一样,在风水术上,皇陵的选址一定要在风水宝地之上,就是其北有连绵高山以为屏障,南有远山近丘遥相呼应,东西两侧有低岭环护,内有宽阔平原,并有河流蜿蜒其中,这就是所谓的四神地,而这乾陵都具备了这些要求。”

  秋诺坐在一旁忽然笑了笑安静的说。

  “说到乾陵风水我倒是想到一件事。”

  “秋诺,你该不会是和他呆时间长了也相信这些了吧,你可是文物鉴定专家啊。”越千玲苦笑着说。

  “其实也是我听来的一个故事。”秋诺嫣然一笑接着说。“唐太宗李世民曾让李淳风与袁天罡两人为他去踏勘选择陵园龙穴,先是李淳风跑了九九八十一天,找到九嵕山龙穴吉壤,埋下一个铜钱,又让袁天纲出去寻找,用了七七四十九天也找到了这个地方,便从头上拔一根银钗插下去。唐太宗让人验证二人所选龙穴吉壤是否一致,结果挖开一看,袁天罡的银钗正好插在铜钱的方孔中。”

  “这个故事我也听过,李淳风和袁天罡都是玄学高人,他们两人选的龙穴正是我们现在看到的乾陵。”顾安琪笑了笑说。“虽然是一个故事,不过由此可见乾陵的风水非比寻常。”

  我淡淡一笑,看看四周不以为然的说。

  “这两位都是前辈,以他们的修为造诣又怎么可能把这里选为皇陵!”

  “……”顾安琪一愣很诧异的说。“雁回哥,你怎么突然这么说,难道你认为这里风水不好?”

  “风水固然是好,不过并不是好风水就能当皇陵。”

  “你就别卖关子了,知道你懂的多,说说你的看法。”越千玲急切的问。

  “这梁山上三峰高耸,主峰直插天际,东隔乌水与九嵕山相望,西有漆水与娄敬山、歧山相连,乌、漆二水在山前相合抱,形成水垣,围住地中龙气。梁山乃是世间少有的一块龙脉圣地。”我指着附近山势平静的说。

  “你怎么前言不搭后语啊,你前面不是说这里的风水不能当皇陵,怎么这会又说这里是龙脉圣地?”越千玲问。

  “你就是心急,等我说完。”我不以为然的笑了笑接着说。“梁山从外表上看是一块风水宝地,但细看有许多不足之处,从风水宝地的格局上讲,梁山东西两面环水,藏风聚气,秦始皇嬴政、汉武帝刘彻都曾钟情于梁山,不可谓不是风水宝地,梁山系从前周代龙脉之余韵,百姓人家择得此地,可保三代富贵发达,但对大唐来说,三代就太短了,而且,梁山所在风水与昭陵互不呼应,王气欠缺和谐,恐怕三代后国运受阻,因此打折。”

  顾安琪回头看看远处的唐太宗李世民的昭陵,若有所思的说。

  “还是雁回哥看的准确,我都没注意到,在关中十八陵里,以太宗昭陵为首,昭陵系大唐龙脉中的龙首,可乾陵在昭陵的上首位,风水位序颠倒,让一个当过皇帝的女人骑在了大唐的龙头上,很不吉利。”

  我点点头指着远处不慌不忙的说。

  “大唐龙脉从昆仑山分出一支过黄河,入关中,以歧山为首向东蔓延至九嵕山、金粟山、嵯峨山、尧山,太宗已葬九嵕山,为龙首,昭陵不可以后居前,何况梁山又非龙首,而是周代龙脉之尾,尾气必衰,主治国无力。”

  “后来高宗李治体弱多病,朝政都由武则天把持,似乎和雁回哥的说法想吻合。”秋诺说。

  我胸有成竹的指着梁山气定神闲的说。

  “梁山北峰居高,前有两峰似女乳状,整个山形远观似少妇平躺一般,以形养形,选陵于此,从此后为女人所控,梁山主峰直秀,属木格,南二峰圆利,属金格,三座山峰虽挺拔,但远看方平,为土相,金能克木,土能生金,整座山形龙气助金,地宫营主峰之下,主必为金格之人所控。”

  “武则天五行属金,果然后来高宗李治完全成为她的傀儡!”顾安琪说。

  越千玲喝了一口水叹气说。

  “都是几千年前的事了,说这些有什么意义,我们是来看看能不能找到入口的,能不跑题吗?”

  “要找入口势必先了解这里的风水,不过从我观察看来,这乾陵的风水大有问题,这些事件解决不了,又怎么找入口。”我面色有些焦虑。

  “这乾陵风水有什么问题?”顾安琪好奇的问。

  “首先,从乾陵选址上看武则天是一个极其相信风水的人,既然她相信就应该知道破坏风水的后果。”

  “她……她破坏了这里的风水?”

  “根据封建帝王丧葬规制,皇后先死,皇帝可以开启地宫归葬,而如果皇帝先死,则将地宫封死,以后别人再不得扰动,即尊者先葬,卑者不宜动尊者而后葬入,只能在陵附近择址另建。”我声音低沉的说。“武则天归陵,李家陵寑的龙脉受伤,导致大唐国运衰败,也让李家的风水宝地泄了王气,加速了大唐的灭亡。”

  “从武则天的目的来看,难道她想断送大唐江山?!”秋诺诧异的说。

  “应该不会这样,武则天后来把王位换给李家,连国号也改回到唐,可见她也知道认祖归宗,何况大唐江山败了对她也没任何好处。”越千玲摇头说。

  “而且都说乾陵是袁天罡和李淳风两位大师所选,我看未必,乾陵墓址位置在山腰处,此处皆是岩石,陵墓地宫是凿石而成,在风水学上,顽石之地,不宜安葬,因为整个半山腰全是岩石,岩石层看起来很厚,地气是无法导入的。”我指着梁山不慌不忙的说。“袁李二人是前辈高人,这个他们不会不知道。”

  顾安琪也慢慢皱起眉头,这乾陵的风水细看起来还真大有问题。

  “你这么一说我也注意到了,乾陵坐北朝南,案山必然是双乳峰,双乳峰与主山父母山之间有一线山岭相连,会造成在案山内侧出现的是左右八字水是倒八字,水是分流而去的,并不会在案山内形成合襟汇聚水,这在风水学上是不得水,违背风水原则。”

  我低头想了想,慢慢抬起头意味深长的说。

  “明知道这样违背风水之术,还这样修建陵墓,除非……”

  “除非什么?”

  “除非武则天从头到尾就没有考虑过什么风水,整个乾陵从设计到施工,再到最后浇筑铁水封盖,目的仅仅只有一个!”

  “防盗!”

  “秋诺说的对,武则天所做的一切仅仅是为了让整个乾陵变成一座功不可破的陵墓。”我深吸一口气无力的说。“从风水上看,乾陵没有可取之处,但从防盗的角度看,武则天算是心想事成了,千年来一直没有被打扰过!”

  “这……这么说找不到乾陵入口?”越千玲失望的问。

  “如果是按照风水格局安葬当然好找入口,但要是雁回哥说的这样,是为了防盗,那这个入口恐怕……。”顾安琪摇着头。

  见到大家都垂头丧气,秋诺忽然想到什么。

  “按理说,我母亲对唐代历史了解甚深,或许问问她关于乾陵方面的事会有些收获,不过她向来深居简出喜欢安静不太喜欢被人打扰,但是我们可以去问问清扬姑姑啊!”

  我听到秋诺提到清扬,眼睛里多少又回复了些期望,这个一直给我各种惊喜的姑姑,说不一定在乾陵的事情上,在她哪儿又有意外收获。

3条评论 to“第二卷 第十三章 乾陵风水”

  1. 回复 2014/05/08

    嬴政

    妈的,我的传国玉玺就这么着被你们这些卑贱的人类给糟蹋了!

  2. 回复 2014/12/05

    武则天

    你们找明十四陵干嘛挖我唐朝的坟头?躺着也中枪……

  3. 回复 2016/07/14

    梨久

    他妈的越千灵烦不烦人 换个女主舍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