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十四章 是非功过

  清扬的茶艺和她人一样风雅清静,越千玲和顾安琪似乎对那天佛堂背后的女人有一种莫名的害怕,说什么也不再去,就剩下我和秋诺坐在房间的茶几旁。

  虽然我对茶艺一窍不通,但看得出清扬煮茶已经不单单是为了品茗,一举一动淡然静闲,像是一种修行参禅,这种心境绝非一朝一夕可以到达。

  “姑姑,我母亲……?”秋诺怯生生的问。

  “瞧你这孩子,回到自个家还这么拘谨,你母亲对你严厉也是为了你好,她在佛堂礼佛,今晚你别回去了,她想见见你。”

  “清姑姑,又来打扰您,希望您和伯母不要见怪。”我很抱歉的笑着说。

  “平时我这里也没什么人来,你和秋诺来陪陪我说说话也是件好事,说不上什么打扰。”清扬把一杯刚煮好的茶推到我面前。“都说喝茶可以修身养性,我喝了这么多年,也没悟出个什么,不过这煮茶的手艺倒是见长,来试试,这是雨前龙井。”

  清扬说的客气,我喝了一口,只感觉茶香沁人心扉,茶水苦中带甘,火候和水温都掌握的恰到好处,多一分显老,少一分味淡。

  “清姑姑这茶艺炉火纯青,堪比陆羽。”我很客气的说。

  “雁回你这嘴还真甜,不过,说到陆羽,这人还实在不敢恭维,茶道讲心境,陆羽四处游历之人,心都不定妄言茶艺实属大言不惭。”

  我一愣,清扬怎么看都是淡薄名利之人,可谈起陆羽一代茶圣竟然毫不放在眼里,这口气连我都有些吃惊。

  清扬好像也知道自己说的太多,婉然一笑。

  “都是过眼云烟之事,雁回,你这次来,该不会只是想喝茶这么简单吧。”

  我连忙把大慈恩寺地宫密室的情况一五一十的告诉了清扬。

  “清姑姑,之前我都不知道木盒里装的竟然是佛主真身舍利,难怪那天你念念不舍,我算是夺人之好,清姑姑实在对不起。”

  “没有什么念念不舍,只是一直供奉佛主真身舍利那么多年,又是秋诺母亲视为至宝之物,所以多少有些可惜。”清扬慢慢端起茶杯浅笑说。“后来秋诺母亲给我说,人生如戏,戏无常,分分离离又何必挂怀。”

  “姑姑,关于唐代的事我从小都是和您学的,可是对于乾陵您好像从来没有给我提起过。”

  “怎么突然问起乾陵?”

  “要打开地宫密室的机关,必须找到传国玉玺,雁回推断真正的传国玉玺并没有遗失,而是和武则天一起埋藏在乾陵。”

  清扬手里的茶杯停在嘴边,淡淡一笑。

  “你们想要进乾陵?”

  “清姑姑,今天我们去乾陵看过,有很多疑问,我从风水的角度看,乾陵的风水大有问题。”我很沉着的说。“似乎乾陵并不是按照风水格局修建,而是按照防止盗墓的角度修建。”

  “所以……所以你们找不到乾陵的入口。”

  我点点头,叹了口气说。

  “如果真是为了防盗,恐怕要找到入口绝非一朝一夕的事。”

  “姑姑,您对唐代历史最为了解,有没有关于乾陵的记载啊,我是说不是文献里的那些事。”秋诺喝了一口茶问。

  “要进乾陵并不难。”清扬一边沏茶一边漫不经心的说。

  我的手一抖,四十万大军都没有挖开的乾陵在清扬面前,只抵不过一句并不难。

  “清姑姑,您……您知道怎么进去?!”

  “想要进乾陵,你必须先知道里面埋的是谁。”清扬笑着问。

  我和秋诺面面相觑,这完全是一个常识问题,就连京兆三岁小孩都知道乾陵里有武则天和高宗李治。

  清扬看我一时不知道怎么回答这么简单的问题,语重心长的说。

  “你对武则天这个帝王了解多少?”

  “武则天?!”我不明白清扬为什么会突然问这个,不假思索的回答。“武则天历史上唯一一个正统的女皇帝,十四岁入后宫为唐太宗的才人,唐太宗赐号媚娘,唐高宗时初为昭仪,后为皇后,尊号为天后,与唐高宗李治并称二圣。”

  “这些耳熟能详的事或许每个人都知道,你想进乾陵,就必须先知道武则天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清扬似乎对我的回答并不满意。“换一个问题,你说说武则天为什么能当上帝王?”

  我低头想了想,另一本洛玄神策是清扬给自己的,而且在清扬我沉香亭北的地下室里那副长卷画中武则天曾经得到过九天隐龙决。

  “清姑姑,武则天如果得到过九天隐龙决,只要她能参透书中奥秘,登上九五之尊未必是难事。”

  “她一介女流,虽说天资聪颖可在玄学方面绝非可以和袁天罡、李淳风二人相提并论,他们二人都没参透其中奥义,武则天又非神人怎么可能做到。”

  清扬的话不无道理,如果武则天真靠九天隐龙决登上帝位,以此书记载的内容大唐完全可以千秋万代,根本不可能被后世所替代。

  “姑姑,唐高宗李治碌碌无为,末年的辽东战役已使贞观之治出现危机,从史书上看,高宗李治并不是合格的帝位,武则天明显要强势的多,取而代之合情合理。”秋诺一本正经的说。

  “怎么,在你眼里高宗李治平庸不堪?”清扬意味深长的看了看秋诺。“高宗有知人之明,他身边诸多贤臣,唐代的版图,以高宗时为最大,东起朝/鲜半岛,西临咸海,北包贝加尔湖,南至越/南横山,维持了三十二年,这样一位开疆扩土的帝位在你看来毫无作为?”

  “那……那为什么最后让武则天谋朝篡位呢?”秋诺有些不服气的说。

  清扬手里的茶杯重重放在茶案上,我都有些诧异,清扬早已达到静若止水的境界,怎么会突然为一个古人纠结。

  “谋朝篡位?武则天一个女人,在男尊女卑的帝位之家,她有什么本事谋朝篡位,这些都是世人杜撰。”清扬声音有些加重。

  秋诺记忆中清扬从来没对自己用这么重语气说过话。

  “姑姑,诺儿是不是什么说错了……”

  清扬意识到自己多少有些失态,叹了口气看看手里的茶杯。

  “哎……说什么修心养性,看来我还是没达到你母亲的境界。”

  “那您说武则天怎么登上帝位的?”我很好奇的问。

  “你们都在想武则天是用什么办法登帝位,为什么不换一个角度,其实她并不想当皇帝,而是有人非要让她当呢?”

  “清姑姑,这怎么可能,谁好好的会……”我话说到一半突然停断下来,表情惊讶的慢慢说。“难道是……是李治把帝位让给武则天的?!”

  “帝君是万人之上的王者,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力,或许就是因为这一点,很多人都认为每一位帝王都恋栈权力,皇权江山孰轻孰重高宗李治岂能不知,能让武则天同朝听政,是因为高宗对武则天绝对的信任和倚重。”清扬说到这里声音慢慢变的低沉。“或者说,他身边已经没有可以帮到他的人了。”

  秋诺给清扬沏茶,想想清扬的话也感觉挺有道理。

  “自魏晋南北朝以来皇权不振,关陇贵族把持朝政,武则天在通过立后的事情上,帮助高宗李治打击元老大臣势力,重振皇权,从这一点看,武则天的确是不可多得的治国能手。”

  “太子李弘死后,新太子李显碌碌无为不堪大用,高宗李治很明白一旦自己驾崩,被平息的关陇贵族势必会卷土重来,李显没能力和这些权臣抗衡,所以,他必须培养一个能稳固江山社稷而且自己又信任的人。”清扬淡淡的说。

  “这么说,武则天是高宗李治一手推上帝位的!”我喝了一口茶恍然大悟的自言自语。

  “登上九五之尊又能怎么样,武则天为李家背负了江山,到头来留下的却是千古骂名。”清扬的表情有些惆怅。

  我还是一脸疑惑的抬起头说。

  “清姑姑,就算武则天并不想当帝位,可这和乾陵又有什么关系?你刚才不是说有办法进乾陵吗?”

  清扬嫣然一笑,意味深长的对我说。

  “乾陵有一块无字碑,是武则天留下的,你去无字碑,怎么进乾陵的办法都在这块碑石之上。”

  “无字碑?!”

  清扬笑而不语,我知道剩下的一切还要自己去解决,清扬言尽于此也不好多问,连忙起身告辞。

1条评论 to“第二卷 第十四章 是非功过”

  1. 回复 2014/08/24

    看客

    这一章,可以让写女频道的写一部小说,武则天/偷笑

  2. 回复 2017/08/12

    小洛

    楼上错了,李照是武则天没错,不过清扬不是侍女而是一代女相上官婉儿,而且秋诺也不是武则天的亲生女儿,秋诺的真身是九尾狐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