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十五章 无字碑

  秋诺留在清扬要和她母亲相聚,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和清扬谈完我总算有些头绪,第二天一大早就带着越千玲和顾安琪重返乾陵。

  之前来的时候我把注意力一直放在乾陵的风水上,其他细节并没注意,清扬语出惊人,进入乾陵的秘密竟然在无字碑上。

  武则天的无字碑,是用一块完整的巨石雕凿而成,给人以凝重厚实,浑然一体的美感,无字碑碑额未题碑名,只有碑首雕刻了八条螭龙,巧妙地缠绕在一起,鳞甲分明,筋骨裸露,静中寓动,生气勃勃。

  自秦汉以来,帝王将相无不希望死后能树碑立传,历史上惟一一个女皇帝的石碑却没有刻一个字。

  这座在耸立千年的石碑并没有它身后那座旷世皇陵耀眼夺目,安安静静的竖立在旁边见证着这千年来的变迁和浮华,似乎在静静等待着什么。

  我仰着头看着无字碑,已经保持这个姿势很久了。

  我看看四周没什么游客,快速的翻进无字碑的围栏,如果无字碑里有机关,在底座下面应该有空心的地方。

  我把整个底座敲了一个遍也没有任何发现,从下面闭合的程度看,无字碑契合相当完整,如果按照清扬的说法,进乾陵的秘密在无字碑上,我第一个想到的,既然乾陵没有入口,会不会无字碑就是乾陵的入口。

  不过现在看来,这个想法是错误的。

  在墓葬机关里,有关密道的设置都和无字碑格格不入,而且无字碑距离乾陵距离太远,两者之间似乎怎么想都没有关联。

  我突然回想起清扬和自己谈的话,清扬一再强调要进乾陵,先要明白乾陵里埋葬的是谁,和她谈完,似乎清扬给自己诠释了一个和史书中记载完全不一样的女皇武则天

  清扬让自己来乾陵参悟无字碑,我忽然意识到自己恐怕领悟错了清扬的意思,也许无字碑根本没有什么机关,清扬让我来,是让我明白无字碑的含义,或者说武则天为什么要立这块奇怪的石碑。

  我低头想了想,坐在一边的长椅上若有所思的说。

  “千玲,你搞考古的,这无字碑有什么来历和典故吗?”

  “没有,这无字碑一直是考古界的想要解开的难题,很多前辈一生都在研究这块碑石,不过各有各的说法。”越千玲淡淡一笑坐到我旁边说。“至于真正的原因,恐怕只有去乾陵里面问女皇了。”

  顾安琪买了几瓶水回来,听到谈论的话题咋着眼睛说。

  “我爸也曾经给我提起过无字碑的事,我记得他说过,很多学者揣测武则天留下无字碑的用意,但他看来,武则天算的上千古一帝,纵观历史可以和她相提并论的恐怕只有秦始皇,留下无字碑或许是因为连她自己都不知道如何去描述自己的成就。”

  “这个想法其实很普遍,就连我认识的几个考古界的泰斗对无字碑也是这样定论的。”越千玲点点头说。“事实上,这个说法也很符合武则天的性格,她前后参与和掌握最高权力达五十年之久,如果从唐高宗死时算起,也有二十一年,她是历史上唯一的杰出的女皇帝。”

  “这么说,武则天立无字碑是用以夸耀自己,表示功高德大非文字所能表达?”我想了想慢慢摇摇头,这样的武则天和清扬诠释的武则天似乎完全是两个人。“武则天攻于心计,心狠手辣,兼涉文史,从一个才人到皇后不会仅仅是因为运气好,从她当皇后这件事就可以看出来,这个女人谋算人心的本事有多强,既然这么有心计的一个女皇,又怎么会做出留下一块无字碑表示功高德大,而且从她选址乾陵的事来看,武则天并不是一个恋栈权势的女人,所以这个说法我认为不符合武则天这个人的性格。”

  “那还有另一种说法,在考古界也有很多人坚信这个可能,就是武则天立无字碑是因为自知罪孽重大,感到还是不写碑文为好。”越千玲认真的说。“武则天的长女出生后才一月之际,王皇后来看过她的女儿之后,她就亲手把女儿给掐死,并嫁祸于王皇后,高宗一气之下把皇后打入冷宫,后来被武则天暗中杀死。”

  “不会吧,为了当皇后杀自己亲生女儿?”顾安琪瞠目结舌的说。

  “后宫中的争夺远比想象的要惨烈,能母仪天下并不是靠贤良淑德,事实上这只是开始,武则天当皇后后,随后做出一系列举动,残忍地虐杀了王皇后和萧淑妃,让自己的儿子李弘做了太子,为高宗出谋划策,采用先易后难的策略,在朝中诛杀权臣,巩固自己的地位。”

  “当时关陇贵族把持朝政,要想母仪天下没有点举动恐怕没有谁会白白送一个皇后给她,虽然武则天杀伐果断,但从历史上说,高宗基本实现了君主集权,沉重打击了关陇贵族,自魏晋南北朝以来皇权不振的情况被改变,对历史产生了非常大的影响。”我很中肯的说。

  “如果说这是为了巩固皇权,似乎也说的通,但是武则天其后培养党羽、建立宫廷奸党集团,并打着李唐朝廷的旗号,消灭异己,任用酷吏,实行告密和滥刑的恐怖政策。”越千玲据理力争严肃的说。“武则天后期所作所为完全是处于私心和个人利益的角度。”

  “当时高宗在世,虽然武则天贵为皇后,但是真正的帝王依旧是高宗,你认为高宗昏庸到会任由皇后扰乱朝政的地步?”我反问。

  “你的意思是说,虽然这些是武则天所做,可实际上背后都是高宗李治在筹谋,武则天只不过是一个实施者而已?”顾安琪有些明白的问。

  我点点头一本正经的说。

  “古有吕雉杀忠良,是为了不脏刘邦的手,武则天这样做难道不是同一个道理吗?”

  “如果这个也不对的话,还有一个观点,认为武则天是一个有自知之明的人,立无字碑是聪明之举,功过是非让后人去评论,这是最好的办法。”

  “这个观点挺好,如果我是武则天……”顾安琪在旁边听完很认真的说。“到最后还真是左右为难,写什么都不好,还不如不写。”

  我还是摇了摇,若有所思的说。

  “虽然这个观点靠谱,各方面也能说的过去,不过仔细想想还是牵强附会,完全不符合武则天这个人的特性。”

  “这有什么不符合的,武则天功过众说纷纭,与其让自己去书写对错,还不如让别人去评价,这样还能显示她的大度。”

  “一个可以颠覆几千年传统,李代桃僵登上帝位的女皇,她一生本来就不平凡,真要在乎别人怎么看,别人怎么说,恐怕她也当不了皇帝。”我很沉稳的说。“从任何一个方面来看,她都不是一个在乎别人看法的女人和帝位,可以说是我行我素,从她归葬乾陵就不难发现,她对规矩和制度向来不屑一顾,宁可让后世说她破坏大唐龙气也要重开乾陵,所以说她是一个很自我的人,根本不会在乎其他人的看法。”

  “雁回哥这样说也有道理,以武则天的境界,她已经是九五之尊,做了一件当时看起来根本不可能的事,怎么看她一生都没缺憾,所以她不必在乎后世对自己的评价。”顾安琪点点头说。

  想了一整天对着矗立的无字碑还是毫无头绪,看得出越千玲和顾安琪都有些失望。

  “那有这么容易就想出来的,如果乾陵的秘密和这无字碑有关,真那么容易想到,恐怕乾陵早就被盗了。”我淡淡一笑说。

  “你还笑的出来,都什么时候了,如果进不了乾陵,也就开启不了地宫密室。”越千玲有些烦躁的叹口气。“一个明十四陵怎么就这么麻烦啊?”

  我从长椅上站起来,看着面前的无字碑深思熟虑的说。

  “一个并不在乎其他人看法的帝王,一个不可一世的帝王,一个旷古烁今的帝王……留下这块无字碑到底想干什么?”

  “雁回哥,你们还真在这儿。”

  女生空灵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我回头才看见秋诺也来了。

  “你不是在家陪你母亲吗?怎么跑到这里来?”

  “看样子似乎今天你们没什么收获啊!”秋诺嫣然一笑说。

  “头都快想大了,还是没有半点头绪,哎!”我苦笑着回答。

  “既然想的这么累,不如休息一下。”秋诺走到越千玲和顾安琪身边笑吟吟的说。“明天我母亲生日,想请大家过去坐坐,吃顿便饭。”

  “啊!伯母生日!秋诺姐,你怎么不早说,我连礼物都没准备。”顾安琪歉意的说。

  “一顿家宴,不必破费,能来就行,我母亲喜欢安静,平日里很少见她待客,这一次特意让我请你们过去。”

  我点点头答应,无字碑的事还没头绪,见到清扬或许能从她那里得到一点提示,更重要的事,我很想见见秋诺母亲,想知道到底什么样的人才会让清扬这样的人唯唯诺诺。

5条评论 to“第二卷 第十五章 无字碑”

  1. 回复 2014/01/29

    1093

    秋诺的母亲不会是武则天吧!!!

  2. 回复 2014/03/24

    唠唠嗑

    有可能就是武则天

  3. 回复 2014/06/20

    凡所有相皆是虚妄

    真实的唐太宗李世民现已经念佛到极乐世界去了,网上看看李世民附体视频,那是真的,有高僧印证

  4. 回复 2014/12/18

    宇皇大帝

    朕乃天帝

  5. 回复 2014/12/20

    Anonymous

    无字碑是有字的 该提写下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