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十六章 绝世舞姬

  一轮新月挂在天边,我走进清扬的宅子时,发现越千玲和顾安琪都怯生生的跟在身后,我不明白为什么她们两个人会如此忌惮这个地方,确切的说是忌惮秋诺的母亲。

  用越千玲的话说,女人有敏锐的第六感,总感觉秋诺母亲是一个很厉害的人物。

  进到房间里,桌上已经摆好了酒菜,我只知道清扬茶艺了得,想不到厨艺竟然也如此惊艳,桌上都是些清淡的小菜,前前后后一直是清扬在张罗。

  我原以为以清扬的身份,从越雷霆那儿了解的消息,盛唐集团的老板,资产多的我都懒得去猜,其他不说就清扬沉香亭北的地下室和这里的佛堂,里面的东西加在一起,恐怕也够越雷霆幸苦大半辈子也未必能赚回来。

  清扬是盛唐的老板,可明眼人只要一看就心知肚明,清扬只不过是出面操作的人,真正说话算数的是秋诺的母亲,像这样一个位高权重的女人过生日应该是高朋满座才对,看现在这气氛,怎么想都寒碜了点。

  越千玲坐在桌前看看上面的菜,多少有些失望,就连越雷霆过大寿,珍馐百味琳琅满目,虽然谈不上奢华但至少排场够了。

  再看看桌上的菜式,清汤寡水甚至连油星都见不到几滴。

  “这也太小气了吧,过生日就弄这几道菜,好歹也是集团老板。”越千玲嘟着嘴小声嘀咕。

  我转过头笑了笑压低声音说。

  “你可别下看了这几道菜,烩三鲜和芙蓉燕菜,单就这两道菜就大有学问,这可是曾经的宫廷名菜,真正的做法现在已经失传。”

  清扬入席并没有坐下,而是把一张靠垫放在正位的椅子上,这个天气到了晚上有些清凉,清扬特意把手放在靠垫上,看样子是在试上面的温度。

  我心里暗自笑了笑,这个谱摆的够大了,虽然是一个细节,不过可以看出坐在正位上的人,在清扬心目中的分量有多重,哪怕是这点微不足道的小事她也想的面面俱到。

  清扬看一切准备妥当,站到侧门外轻轻敲了敲门,秋诺随即站起来,样子和清扬一样恭敬,我拉拉越千玲的衣角,示意她也站起来。

  侧门被拉开,从里面走出来的女人另我震惊的半天没反应过来,只是张着嘴脸上的表情极其吃惊。

  女人一袭大红丝裙,肌肤如雪,面似芙蓉,眉如柳,面容艳丽无比,一双凤眼媚意天成,却又凛然生威,一头黑发挽成高高盘起繁丽雍容,步态轻盈优雅,每一个动作都恰到好处,透着威严和高贵,女人鲜红的嘴唇微微上扬,好一个绝美的女子

  女人坐到清扬刚才放靠垫的椅子上,淡淡一笑。

  “自家家宴,大家不用拘谨,随意就好。”

  女人的笑完全有一种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的感觉,我好不容易才回过神,怎么也没想到秋诺的母亲竟然会是一个绝代美人。

  只是有一点我没搞明白,看这女人的年纪并不大,清扬大约就三十多岁,这女人和清扬应该差不多大,怎么会有秋诺这么大的女儿,要不是秋诺叫她母亲,我绝对会认为这女人是她姐姐。

  “伯母,您好,一直听秋诺提起您,这段时间多有打扰,还请伯母见谅。”我定定神有礼貌的说。

  “你们既然是诺儿的朋友,来这里不要太生分,我叫李照,叫我李姨好了。”

  “母亲,今年是您生日,诺儿祝您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秋诺端起酒杯很诚恳的说。

  “是啊,一晃又一年过去了,诺儿也长这么大了。”李照淡淡一笑似乎有些感慨。

  清扬一直没坐,就站在李照旁边,李照也没有让她坐下来的意思,似乎她早就习惯了清扬这样。

  “这是您最爱喝的竹叶青,刚温好的,您尝尝,今年这酒比去年的要好。”清扬给她斟了一杯酒。

  李照回过头看看清扬浅然一笑,透着一丝信任和亲切。

  “年年今日都是你给我斟这杯酒,算算也有些年头了,你也坐下吧,你我二人前世定是姐妹,都这么多年了,你还是改不了你这性子。”

  “习惯了,还是站着舒坦。”清扬的谦卑并不是装出来的,完全是一种发自肺腑的敬重和恭敬。

  李照举起酒杯,动作缓慢而沉稳,一种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的气势。

  “我这里好久没像今天这么热闹过了,谢谢大家能来。”

  竹叶青酒芳香醇厚,入口甜绵微苦温和,余味无穷,喝完第一杯酒,李照脸颊泛起淡淡红晕,忽然饶有兴致的说。

  “清扬,难道今天高兴,知道你长袖善舞,不如舞一曲助助兴吧。”

  “清姑姑会跳舞?”我好奇的问。

  “清姑姑会的东西可多,还有很多你们不知道的呢。”秋诺嫣然一笑说。

  清扬低着头一边给李照斟酒一边说。

  “您今天兴致这么高,我就献献丑。”

  清扬回屋换了一套衣服出来,我正端着酒杯,看着从屋里走出来的清扬一愣,酒险些洒出来。

  站在面前的清扬和之前看到的完全不一样。

  一袭白色拖地烟笼梅花百水裙,袖口绣着精致的金纹蝴蝶,胸前衣襟上钩出几丝蕾丝花边,裙摆一层淡薄如清雾笼泻绢纱,腰系一条金腰带,贵气而显得身段窈窕,气若幽兰平添了一份淡雅之气。

  清扬的美我早就见识过,但换了这套衣服让我有些恍惚,好像清扬不用任何粉黛往那儿一站都像是戏曲里的人物,她的美和李照完全不同,那是一种空灵的难以描述的美。

  秋诺坐到房子角落的古筝旁,一曲湘江曲响起,一声声音符,写尽了湘江的波绿,秋诺纤纤的细指在十三弦上自如地拨弄。

  随着幽美的旋律响起,清扬云袖轻摆招蝶舞,纤腰慢拧飘丝绦,随着古筝舞动曼妙身姿,似是一只蝴蝶翩翩飞舞,似是一片落叶空中摇曳,随着风的节奏扭动腰肢。

  柔美的笑容始终荡漾在清扬的脸上,腰肢倩倩风姿万千,妩媚动人的旋转着,连裙摆都荡漾成一朵风中芙蕖,曲末似转身射燕的动作,最是那回眸一笑,万般风情绕眉梢。

  一曲结束清扬站起身来微喘,用手拂过耳边的发丝。

  “好久没跳了,都有些力不从心,怕是我这技艺今天辱了您的雅趣。”

  李照心满意足的笑了笑说。

  “你这技艺都敢说不行,相信没人敢在我面前舞一曲了,还是当年的你,一点都没变。”

  我和越千琳她们在旁边看的目瞪口呆,想不到清扬的舞姿如此艳丽,等到舞完,还愣在一边,我甚至有些恍惚,这种感觉在去沉香亭北的时候也有过,刹那间我有一种错乱的感觉,怎么也搞不清自己到底在什么时空。

  “清姑姑,您太让人吃惊了,我一直以为您茶艺非比寻常,想不到舞技更是出类拔萃,今日有幸一睹三生有幸。”我很反应过来,震惊的说。

  “雁回,你如果见过你李姨的舞姿,相信你就不会这样说了。”清扬浅然一笑说。

  我惊讶的看看李照吃惊的问。

  “李姨也会跳舞?”

  “曾经也跳过,不过是很久以前的事了,过眼云烟而已。”李照点点头声音有些停顿,好像在回忆过往。“其实,你们清姑姑除了茶艺和舞技,这厨艺可也不同凡响,别光顾着说话,尝尝她的手艺。”

  顾安琪尝了一口清炒笋尖,惊奇的说。

  “这菜叫雾山清辉,要用开芽嫩笋的第一片笋尖,而且必须在日出前采摘,然后用七种珍贵食材熬制的高汤浸泡,让汤汁渗透到笋尖之中,再用大火翻炒,这道菜不但工艺复杂,而且对火候要求极高。”

  “这小姑娘有点见识,想不到连菜名都说的出来。”

  “在香港的时候,我爸曾经带我品尝过这道菜,据说早已失传,而且比起清姑姑的手艺差的太远。”

  “这个还真不能比,你清姑姑做这道菜可有些日子了,我口叼的很,这些年别人做的菜始终不合胃口,我还真离不开她。”

  越千玲听顾安琪说的这么好吃,也拿起筷子,桌上有一盘糕点,看上去很精致,用面粉制成,形如花卷,旁边放着一小碗蜜糖。

  越千玲刚想动筷子,就被旁边的我拉了拉衣角。

  “我是你就不会选这道菜吃,不要说我没提醒你,这道菜不适合你。”

  我的声音很小,不过清扬听的真切。

  “雁回,你也知道这道菜?”

  “知道,不过是在书里看到过,菜名叫醉生梦死,据说这道菜滋阴美容,有驻颜的功效,书上记载古时候很多后宫妃嫔一日三餐不离这道菜,就是为了容颜不老,不过……”

  “这么好的菜,为什么不让我吃。”越千玲一听这道菜如此神奇,想都没想就夹到碗里。

  我有些害怕,下意识的往旁边移了移。

  “我已经提醒过你,你吃完别怪我!”

2条评论 to“第二卷 第十六章 绝世舞姬”

  1. 回复 2014/08/01

    55HOVE

    作者写的宫廷剧吧 前面很多人都吐槽 作者文采一般啊

  2. 回复 2016/08/21

    生如夏花

    李照就是武曌,曌字不改,李姓随夫,武则天没有死,清扬就是武则天的侍女或舞姬,武则天没有掐死自己一个月的女儿,而是藏匿起来,也就是秋诺

    • 回复 2017/07/21

      阿噗

      秋诺不是九尾狐吗,至于清扬和李照我倒是认同

    • 回复 2017/08/22

      惊梦

      清扬是上官宛儿

    • 回复 2017/09/12

      匿名

      同感

  3. 回复 2017/08/12

    小洛

    楼上错了,李照是武则天没错,不过清扬不是侍女而是一代女相上官婉儿,而且秋诺也不是武则天的亲生女儿,秋诺的真身是九尾狐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