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十八章 三秋墨宝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我明白李照漫不经心的话语,事实上是在给自己提点,只是整整一晚不眠,翻来覆去也没想通李照最后一句话的意思。

  石碑留给谁看?

  当然是留给后世的人,这个问题似乎怎么想,答应都如此简单。

  第二天回去的一路上我都在琢磨着这句话的含义,回到酒店竟然看见萧连山到了京兆。

  “连山,你……你怎么来了,我不是让你寸步不离陪着霆哥吗?”我很高兴的问。

  “哥,你交代的事就放一百个心吧,有我在霆哥就在,不光我来了,霆哥也来了,不过一大早就和谦哥出门办事,我都等了你们一晚上了。”

  “我爸也来了?他可不是喜欢出远门的人,什么事能让他跑到京兆来?”越千玲好奇的问。

  萧连山摇摇头也不太懂的样子。

  “你们走了没多久,方警官就送来两样东西,说是魏秘书送给霆哥的。”

  “什么?!”越千玲本来就不待见魏雍,一听他给越雷霆送东西,多半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姓魏的威胁我爸去了?”

  “你别这么激动,等连山把话说完。”我把越千玲拉回到椅子上。

  “好像不是,开始霆哥也不明白送来的东西是什么意思,后来特意让谦哥回来,然后好像挺开心的样子。”

  “开心?!”越千玲坐不住着急的问。“姓魏的到底送的什么?”

  “就一个档案袋和一张地图。”萧连山挠了挠头说。“档案袋上面有霆哥的名字,至于地图嘛,我瞟了一眼,上面用红笔画了一个很大的圈,好像把蓉城和京兆圈在了里面。”

  “档案袋和地图?!”顾安琪眨着眼睛很疑惑的样子。“这算送的哪门子东西啊?”

  我偏着头想了想,忽然冷冷一笑。

  “没什么事,魏雍是投其所好,算起来还真给霆哥送了一份厚礼。”

  “哥,你知道这两样东西是什么意思?”

  “档案袋是让方亚楠送来的,方亚楠的身份是警察,她送来的档案是霆哥这些年的记录。”我活动了一下脖子漫不经心的说。“魏雍是想告诉霆哥,档案叫还给他,让霆哥亲手销毁,这样霆哥的底子就干干净净了。”

  萧连山恍然大悟的点点头。

  “那……那地图是什么意思?”

  “蓉城和京兆被红线圈起来,是告诉霆哥,从今以后,蓉城和京兆都是霆哥的地界,有魏雍在,霆哥就是想横着走也没人敢说不!”

  “这姓魏的到底在打什么主意,平白无故拉拢我爸干什么?”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反正我看这姓魏的不是什么好东西。”顾安琪说。

  我柔了柔额头有些疲惫的说。

  “没这么简单,这个节骨眼上给霆哥这么大好处,魏雍不是随随便便向人示好的人,这么大方,只有一个可能。”

  “哥,什么可能?”

  “我们快要找到明十四陵了!”

  房门被推开,老远就听见越雷霆爽朗的笑声。

  “这雁回就是一个宝,我看着魏雍送来的两样东西琢磨了半天也不明白什么意思,就把霍谦叫回来,也参详了好久才领悟出来,想不到你一眼就明白魏雍的心思。”

  看到越雷霆兴高采烈的进来,我直起身。

  “魏雍这个人深藏不露,他现在送你这份大礼,他日你定会加倍奉还,还是小心点好。”

  “爸,他这话说的对,这姓魏的不是什么好东西,他送的礼你也敢收?”

  “你们真当我是三岁小孩,我还没老糊涂,是是非非很能分辨出来。”越雷霆手一挥很自信的说。“不管这姓魏的什么目的,至少他现在帮我洗了底,而且还被京兆这块风水宝地送给我,他想干什么我不管,至少现在他不能拿我怎么样,他姓魏的想要和气生财,我越雷霆记他的好,要是想要来横的,我就奉陪到底。”

  我暗暗谈了口气,看越雷霆这兴头,估计现在我说什么他也听不进去。

  “爸,你好好的不在蓉城,跑到这里来干什么?”

  “我是从方警官口里得到的消息,魏雍高升调到京兆,在古时候他也算是封疆大吏了,姓魏的临走给我送了礼,道上混的讲个义字,礼尚往来,我也不能亏了他,今天特意过来贺他高升。”

  “一大早你和谦哥就忙这事去了啊?”萧连山说。

  “听说魏雍没其他爱好,唯独喜欢字画,我就让霍谦给他弄了一幅书法。”越雷霆看看我笑了笑说。“你也别闲着,和我一起去,咱们把这人情还了,也不欠他姓魏的什么。”

  我站起身,这个时候必须跟在越雷霆身边,还不知道魏雍葫芦里卖什么药,千万不能让越雷霆往陷阱里钻,我让越千玲和顾安琪在家休息,自己和萧连山陪同越雷霆去。

  刚出酒店大门,就遇上秋诺,我本想问问秋诺关于清扬和她母亲李照的一些事,就把秋诺也带上。

  魏雍总感觉和其他高官格格不入,即便现在成了封疆大吏也没有任何变化,悠闲自得一个人呆在家里深居简出,房间里的陈设和他的性格极其相似,看上去简简单单,可给人感觉始终看不透。

  就连房间里的光线也各位暗淡,如同魏雍这个人一般阴沉。

  越雷霆在道上摸爬滚打几十年,台面上的功夫绝对样样俱到,即便对自己并不喜欢的人,他脸上的笑容也看不出分毫厌恶。

  “魏……”越雷霆刚一开口突然发现自己完全不知道魏雍的官职到底是什么。

  “不用太客气,还是叫我魏秘书吧,听习惯了。”魏雍连头也没抬,专心致志的在书案前写书法。

  “呵呵,魏秘书平步青云官运亨通,是大喜的事,我越雷霆带了点小小心意,算是恭贺,还望魏秘书笑纳。”

  “越老板送礼向来阔绰,这一次该不会又是金银珠宝之类的东西吧。”魏雍淡淡一笑漫不经心的说。

  越雷霆不慌不忙从包里拿出一个盒子,里面有一本用锦缎包裹严实的东西。

  “魏秘书是高雅之人,金银太过俗气,知道魏秘书喜欢字画,特意给你找了一本《秋山帖》。”

  魏雍的手一抖,好好一幅书法败在手里,不过他一点也不惋惜,抬起头。

  “你所说的《秋山帖》可是余广文的?!”

  “正是!”

  越雷霆把取出的秋山帖送到魏雍的书案前。

  秋诺的脸上忽然变了颜色,在我耳边小声说。

  “这……这是赝品!”

  我的声音更小,一点也不吃惊的说。

  “我知道!”

  魏雍连忙接过秋山帖认真翻看几篇后,刚才脸上的欣喜慢慢淡然。

  “越老板千里迢迢给我送这本字帖过来还真是有心,虽然是假的,不过也比送金银珠宝好多了,呵呵。”

  “假的?!”越雷霆眼睛一瞪诧异的说。“真敢卖假货给我,这可是我专门找人验过的,纸张和墨都是真的,怎么可能是假的!”

  “纸墨倒是的的确确是真的,可字却不是余广文的,神韵全无。”

  越雷霆根本不相信,还想争辩,旁边的秋诺怯生生的说。

  “越伯伯,这秋山帖真不是真迹,你找人验过没验出来是因为没有几个人见过真正的秋山帖。”

  越雷霆一愣,回头看看我,见我默不作声的点点头,知道自己脸丢大了,很尴尬的沉着脸说不出话。

  魏雍很好奇的看看秋诺笑着问。

  “你连我手里的秋山帖看都没看,怎么也知道是假的?”

  “秋山帖和秋水帖以及秋雨帖号称三秋墨宝,是余广文狂草登峰造极的旷世杰作,余广文酒后挥笔一气呵成,洋洋洒洒一共274个字,到后来,文人根据余广文的笔力推断,据说是因为酒劲的缘故,前面78个字,刚中带柔,行意绵绵,中间135个字,狂放不羁,犹如雷霆之势,后面61个字,婉约灵动,若隐若现,因此被分称为三秋墨宝。”秋诺落落大方的回答。

  “我一直以为秋山帖只有78个字,从来没听说过是274个字?”魏雍很有兴趣的问。“至于你提到的秋水帖以及秋雨帖更是从未听过?”

  “那是因为这274个字都在一副书法之上,只是后来余广文的弟子为了临摹,余广文就临拓了前面78个字,这也是为什么后世秋山帖流产甚多的原因,而真正的佳品其实是后面的196个字,说实在的,特别是中间那135个字,笔力刚劲,行云流水,错落有致,堪称旷世之作啊。”秋诺如数家珍的说。

  魏雍有些吃惊,愣了片刻,抬起手期盼的问。

  “等会……听秋小姐的意思,你见过剩下的196个字?”

  “有幸见识过,书法我也略懂一二,如果魏秘书喜欢,我可以把三秋墨宝写给你鉴赏,不过笔力有限,比不上真迹一二。”

  魏雍连忙让出书案,旁边的我听到秋诺会写剩下的196个字,先是以愣,极其诧异和惊讶的看了看秋诺,心里暗想,秋诺怎么可能会写三秋墨宝?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