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二十章 扑朔迷离的清扬

  我呆立在原地,眉头微微皱起,三秋墨宝应该在乾陵,可清扬却让秋诺从小临摹,更匪夷所思的是,连武则天心爱之物垂拱集,竟然秋诺会写出来,而且连她自己都不知道,从这一点上看,李照压根都没打算告诉过她。

  越千玲学考古的,垂拱集的分量她当然知道有多重,不过从目前所有资料的显示,这本文集在乾陵的可能性最大。

  “垂拱集的内容在历史文献里没有半个字的记载。”越千玲看看我不解的问。“那你是怎么知道秋诺写的就是垂拱集?”

  “正因为没有人知道,所以连秋诺从小写到大也不知道自己临摹的是什么。”我深吸一口气淡淡的说。“葬书也算是天下奇书,独此一本,幸好我看过,上面有垂拱集极短的记载,所以我才吃惊。”

  “那就更奇怪了,秋诺说她临摹的是李姨所抄写的唐代文史,那李姨又是怎么会有垂拱集的?”越千玲很好奇的问。

  我猛然想起李照那晚看似无心随口说的话,神情慌乱的一把拉住萧连山。

  “你开车带我去乾陵!马上!”

  我说完就心急火燎的往外冲,差一点把进来的顾安琪撞倒在地。

  萧连山把车停在乾陵下面,我还没等车停稳就跳下去,一路小跑到无字碑前面,双手叉腰大口的喘气。

  萧连山看我这样心急,寸步不离的跟着我生怕出什么事。

  “哥,好好的你跑到这里……”

  我抬手示意萧连山不要说话,我需要安静的想一想。

  清扬告诉过我,进乾陵并不难,只要参悟出无字碑的含义就可以,那天来这里,揣摩了一天也不明白武则天立一块无字碑有什么意义。

  而李照提点我,与其去想无字碑有什么意义,还不如想想无字碑立给谁看,可我依旧无法领悟李照说这话的意图。

  但现在我把所有发生的事结合在一起想,竟然冒出一个连他自己都不敢相信的答案。

  我深吸一口气,望着无字碑淡淡的说。

  “武则天立这块碑到底想给谁看呢?”

  旁边的萧连山听见我这话,想都没想就回答。

  “哥,这还用问,武则天立碑当然是给后人看,难道还给她自己看不成,都死了几千年的人了,你还指望她每晚从乾陵爬出来溜达?”

  我先是摇头苦笑,不过很快笑容凝固在脸上,蠕动着嘴角惊慌失措的说。

  “难道……她……她真是立给自己看的!”

  萧连山看我一本正经的样子,拍了拍我肩膀。

  “我就随口乱说,你还当真了。”

  我揉了揉倦怠的脸上,表情很奇怪的回头说。

  “连山,你先回去,我还有事。”

  “我陪你去吧。”

  “不用了!”

  萧连山知道我决定的事不会再更改,开车把他送回京兆后,就一个人回去,我心事重重的走了很久,天色渐晚天空中飘落的雪花越来越大,等我走到清扬的房子时,已经是晚上。

  开门的清扬看见我一个人站在门口,吃惊的问。

  “雁回,这么晚了怎么就你一个人来?”

  “清姑姑,我应该知道无字碑的含义了。”

  清扬一愣,很快恢复了平静,淡淡一笑。

  “既然你参悟了无字碑的含义,那去佛堂找你李姨吧,她一直在等你,说你想明白了,一定会来的。”

  我点点头,走到佛堂时,发现身后的清扬并没跟过来,我站在门口心神不定,足足默不作声的站了好半天,才鼓起勇气推开佛堂的门。

  李照坐在佛龛前,手里的佛珠有节律的拨动着,看见我进来脸上并没有惊讶的表情,甚至动都没动一下。

  “来的刚好,你清姑姑才给我沏了一壶茶,雪夜独品辜负了你清姑姑一片美意,你刚好陪陪我。”

  我坐到李照对面,神情有些紧张。

  “李姨,无字碑的含义我已经知道了。”

  李照浅酌一口脸上没有太多变化,漫不经心的说。

  “哦,这么快就想到了,我还和你清姑姑说起过,你雁回是聪明人,用不了多少时间就能参悟出无字碑的含义,只是没想到你这么快。”

  “但……但是我……我并不知道,我想的答案到底对不对。”我没多少底气的说。

  “你向来是一个很自信的人,怎么今天……”李照心平气和的给我倒了一杯茶,淡淡笑着说。“这茶叫庐山雨雾,是上好的绿茶你尝尝,定定神再告诉我你想到了什么。”

  我喝完茶心里果然平静了很多,深吸一口气说。

  “我是在蓉城认识的秋诺,对于一个像她年纪这么大的女生来说,她对唐代文化的了解完全超出了很多倾尽一生去研究的专家,当时我并没有在意,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我全当秋诺天赋过人。”

  “呵呵,还好诺儿不在,要是她听到有人对她的评价这么高,不知道该有多高兴。”李照不以为然的笑了笑。“诺儿有今天的成就,全是她清姑姑的功劳,从小到大她都和清扬在一起,耳闻目染再加上清扬言传身教,诺儿现在还算有些建树。”

  “然后我在蓉城第一次见到清姑姑,当时我真被整座沉香亭北所震惊,在见到清姑姑后,我开始明白为什么秋诺对唐代历史如此情有独钟,因为她身边还有一个对唐代更加痴迷的姑姑。”

  “你这话只说对了一半。”李照淡淡一笑,漫不经心的倒茶说。“秋诺是对大唐文化的一种憧憬,她是活在幻想里,但清扬是对大唐历史的崇敬,她是活在回忆里!”

  我默不作声的点点头,嘴角微微上翘,喃喃自语的说。

  “是啊,恐怕只有一个活在回忆里的人,才能修建出像沉香亭北这样的房子。”

  “你接着说。”

  “再后来我看到了清姑姑在沉香亭北的地下室,里面的任何一件东西拿出来都是旷世奇珍,可让我奇怪的是,这些价值连城的东西竟然很随意的摆放着。”我端着茶杯平静的说。“当时我以为清姑姑财大气粗,即便是珍品也不足为奇,但现在想想,其实我错了。”

  “你现在是怎么想的?”

  “清姑姑不在乎,是因为这些东西对她来说并不是珍品!”

  “呵呵,说下去。”

  “清姑姑把另一本洛玄神策交给我,我把两本洛玄神策合二为一,得到一张没有标示的地图,同时清姑姑给我看了一幅吴道子没有记载的画,上面是有关九天隐龙决的一些事。”我面色沉重的说。“武则天曾经拥有过九天隐龙决,作为一代帝王,她应该比谁都清楚这本书的重要性,所以我相信知道这件事的人寥寥无几,就算有,以武则天的性格应该不会留下活口。”

  “所以你当时就很好奇,为什么清扬会有这些东西。”李照拨动着手里的佛珠淡淡的说。

  “清姑姑似乎对九天隐龙决的事了解甚多,九天隐龙决是玄学至高无上的秘宝,知道的人凤毛麟角,我也是在古书中看到只言片语,可清姑姑一个商人却如数家珍,当时我的确很好奇。”我点点头沉稳的说。“而且清姑姑一再强调要九天隐龙决的存在危害极大,可见她是知道这本书的秘密,可清姑姑却一点不想得到这本书。”

  李照没有打断我的话,只是安静的给我到茶,等着我继续说下去。

  “后来的事,李姨您也知道了,您让清姑姑拿出佛主真身舍利,我们才有机会进入地宫,当时因为急于找明十四陵,也没有多想,这些天静下来,我才意识到一个问题,您怎么会有佛主真身舍利?”

  “佛主真身舍利是我因缘巧合下得到,怎么,你有什么想不明白的。”

  “佛主真身舍利是佛教至高无上的圣物,每一枚都传承有序,传入中土的一共只有四枚,现在国内保存的只有其中三枚,而另一枚却不明不白的消失了。”

  “雁回,你的意思是说,我给你的这枚舍利,就是消失的这枚?”

  “开始我并没有这样想过,后来才意识到,这两者之前竟然有巧合的地方。”

  “什么地方巧合?”

  “长安四年武则天命凤阁侍郎崔玄暐和法藏、纲律师迎奉佛指舍利入宫供养然而,就在武则天虔诚迎奉佛祖真身舍利的第二年,武则天龙御归天,可佛骨仍供养于洛阳明堂尚未奉还,再后来这枚舍利就消失了!”我抬起头看看李照。“又和唐代有关,清姑姑收集那么多唐代文物,多一颗舍利子也不足为奇。”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