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二十一章 君临天下

  雪夜格外清冷,茶案上的庐山雨雾已经凉了,李照并没有对我的推测做出任何评断,慢慢站起身批上裘皮大衣。

  “雁回,陪我到外面走走,房间里呆久了总感觉不舒服。”

  我跟在后面,来的时间并不长,可出去才发现漫天的大雪纷纷扬扬的飘落,整个屋外银装素裹,一片萧杀的寒凉。

  李照就站在被白雪覆盖的花园旁,风雪中的花园全是枯枝残叶。

  李照神情专注的看着萧条的花园,没回头淡淡的说。

  “你说了这么多,和无字碑有什么关系?”

  “去无字碑是清姑姑的提点,我当时一直想不明白清姑姑要我参悟的含义是什么,后来李姨您提醒我,想想无字碑是留给谁看的。”

  “你想到了吗?”

  “想到了!”

  李照慢慢转过头心平气和的问。

  “是留给谁看的?”

  “武则天是一个根本不在乎别人看法的帝王,所以无字碑不是留给后人看,而是留给她自己的!”

  李照和我对视一眼,忽然意味深长的淡淡一笑。

  “都是死了几千年的古人了,她怎么能看的到,雁回,你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

  我呆站在原地,沉默了片刻后冷静的说。

  “因为秋诺!我在无意中发现她竟然会写三秋墨宝上的字,这个字帖是武则天亲笔所写,算是她的至爱之物,不出所料应该在乾陵陪葬。”

  “三秋墨宝是清扬从小让诺儿临摹的,清扬说书法可以修身养性,小时候就是用书法磨诺儿的性子。”李照不慌不忙的说。“清扬喜欢收集唐代的文物,有一本三秋墨宝不足为奇。”

  “开始我也曾经这样想过,或许是余广文偷偷临摹一份流传于世也大有可能。”我声音低沉的说。“可让我万万没想到的是,秋诺告诉我,李姨您的书法造诣旷古烁今,我好奇就让秋诺写您让她临摹您写过的字,谁知道……秋诺写出来的竟然是垂拱集!”

  李照慢慢收起脸上的微笑,转过头又看着花园平静的说。

  “三秋墨宝流传于世还说的过去,可垂拱集一百卷是武则天毕生心血,而且她又爱不释手,这样一件记载她一生的文集断不会丢失,唯一的去处一定在乾陵陪伴武则天长眠地下,所以,你很想知道,我怎么会有垂拱集,是这样吗,雁回!”

  “开始我的确想问的,不过后来想明白了。”我点点头说。

  “你想明白什么了?”

  “两样都应该在乾陵的东西,却流传在外,而乾陵又没有被盗过。”我很冷静的看着李照背影说。“只说明武则天并没有把这两样东西埋在乾陵,而李姨您一直瞒着秋诺,并不想让她知道,从小临摹的竟然是垂拱集。”

  李照脸上没有任何表情的变化,没回头声音穿透风雪。

  “你不想知道,为什么我会有垂拱集吗?”

  我低着头,搓了搓手没有回答李照的话,而是很平静的说。

  “记得我第一次见到清姑姑的时候是在沉香亭北,当时秋诺让我给清姑姑看相,清姑姑的面相当时我看过后就很诧异,清姑姑不应该是从商之人!”我记忆犹新的慢慢说。“看清姑姑骨相,日角之左月角之右,有骨直起欲长而大自肘至腕名虎骨,象臣。位至三公,而清姑姑的眼相为龙眼,所谓龙眼既是黑白分明精神强,波长眼大气神藏,如此富贵非小可,竟能受禄辅明皇,官属极品!清姑姑的口相,仰月口富贵,口如仰月上朝弯,面白唇红如抹丹,满腹文章发现美,竟达富贵列朝班。”

  我说到这里停了停,深吸一口气说。

  “当时我也不明白为什么清姑姑的面相和身份完全不同,我甚至都怀疑自己看错了,所以我特意看了清姑姑的手相,清姑姑的手其纹如琴,昔汉张良有之,这是拜相纹!拜相纹从乾位寻,其纹好似玉腰琴,性情郭厚文章异,常得君王眷顾深。”

  李照竟然笑出身来,抬起头看看夜空意味深长的说。

  “按你看相的结果,清扬应该是朝堂辅佐君王之人了?”

  “事实上,清姑姑的确应该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封侯拜相的之人。”我点着头很肯定的说。“命理天数我多少还有些把握,可那一次我心里真没底。”

  “听你这话的意思,当时没底,现在有了?”

  “是的,当时我没看错。”我胸有成竹的回答。“因为我看过李姨的面相后,也和当时一样迷惑,李姨面相贵不可言,女生伏羲相,必是天下主!”

  “哈哈,我是天下主,清扬封侯拜相……”李照依旧没有回头笑了笑。“雁回,你这顶高帽子是不是太大了点啊。”

  我没有犹豫,向前走了一步,望着李照的背影淡淡的说。

  “李照……其实应该是李曌才对,曌同照,是武则天所创之字,寓意日月当空光芒万丈,这才是您名字的真正含义,为什么清姑姑能修建一座沉香亭北,后来我查过,那是按照武则天寝宫一模一样修建的,为什么您佛塔里礼佛的用品全是大唐皇室之物,为什么您会有佛主真身舍利,为什么您会有三秋墨宝和垂拱集,因为……。”

  我的声音在风雪中有些颤抖,嘴角蠕动一下。

  “因为您就是武则天!”

  李照没有说话,静静看着花园脸上没有半点表情。

  我吞着口水,沉默了半天后说。

  “清姑姑的名字也是假的,清扬……野有蔓草,零露漙兮。有美一人,清扬婉兮,这是上官婉儿名字的出处,历史上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女子,我能想到的只有一个人,上官婉儿!”

  ……

  雪夜里除了风雪声外再也听不见其他的声响,我和李照都静站在花园旁,有一种令人窒息的沉寂让我无所适从。

  李照慢慢转过头意味深长的看了看我。

  “雁回,你刚才说的这些你肯定吗?”

  “肯定?!”我想了想一脸的苦笑。“说实话我当然不肯定,这样匪夷所思的事又有谁敢肯定呢,只不过……我实在想不出还有其他的答案。”

  “你想知道真正的答案?”李照淡淡一笑问。

  我有些茫然的点点头。

  李照转过头依旧看着花园,大雪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了,一切景物都穿上了洁白的素装,花园里的花草虽说枝叶凋零,但经雪一打扮,犹如银枝玉花,显得格外的美丽;偶而一阵夜风吹过,把枝条轻轻一掸,洒下团团白絮,好似一只只飞舞的蝴蝶。

  李照的手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张宣纸,上面写着字,我站在她身旁看的清楚。

  明朝游上苑,

  火速报春知。

  花须连夜放,

  莫待晓风吹。

  李照把宣纸递给我,意味深长的说。

  “现在你烧了这宣纸,你就知道答案了!”

  我不明白李照是什么意思,按照吩咐点燃宣纸,火光在夜风中攒动,照亮了李照的脸颊,那是一张充满骄傲和威严的脸,令人不敢直视。

  火光渐渐微弱直至消失在我的手中的时候,我看见李照笑了,自信而从容的笑容中,我看到花园里覆盖的积雪纷纷落下,像是被人在摇动。

  雪夜里放眼望去一片银白,可花园中慢慢有颜色在显露,我慢慢张开了口,完全不相信自己眼前的一切。

  刚才还一片衰败的花园里,举目望去,满园的桃花、李花、玉兰、海棠、芙蓉、丁香等全部怒放了,一丛丛,一簇族,绚丽多彩,争芳斗艳。

  夜风摇曳着花朵,皎洁的白雪衬着绿叶,随风轻摆,时俯时仰,婀娜多姿,妩媚动人。

  “借春赏花……当年武则天令百花冬日盛开,百花莫敢不从……”我蠕动的嘴角断断续续说。“只有真龙帝王才能做到,您……您果真是武则天!”

  武则天平静的淡淡一笑,看着我身后说。

  “婉儿,我没说错吧,他早晚会参悟无字碑的含义。”

  我连忙回头才发现清扬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我身后,双手托着的木案上用黄绫罗遮盖着。

  “清姑……”

  我说到一半才意识到自己不知道该怎么称呼面前的这两个人,一个是千古一帝历史上唯一的女皇,而另一个是被誉为称量天下两朝专美的才女。

  我一个劲的掐自己手下,隐隐作痛,我用这种感觉告诉自己并不是在做梦,两个千年前的人竟然活生生的就站在我面前。

  “过眼云烟,这里没有武则天,也没有上官婉儿,你记在心里,我是你的李姨,她是你的清姑姑,不必介怀。”武则天笑了笑平和的说。“这东西是给你准备的,你现在可以拿去了。”

  我手足无措,虽然武则天说了平静,可一时半会根本反应不过来。

  我掀开黄绫,一方上纽交五龙,方圆四寸的玉玺出现在自己眼前,我一怔,小心翼翼的把玉玺翻转过来,上面八个字清清楚楚。

  受命于天,既寿永昌。

  “传……传国玉玺!”我说话的声音都在发抖。

6条评论 to“第二卷 第二十一章 君临天下”

  1. 回复 2014/01/16

    這是???

    “因为我就是武则天!”

  2. 回复 2014/01/28

    无语

  3. 回复 2014/03/13

    闷油瓶

    老鼠六大象…玩大了

  4. 回复 2014/05/12

    mhj5200

    太那啥!武则天穿越了!这么说魏秘书也穿越

  5. 回复 2014/08/14

    为何变穿越记

    按照这剧情,那秦雁回不就是请始皇TM怎么是穿越记

  6. 回复 2014/11/02

    郁闷

    真能扯淡

  7. 回复 2017/04/04

    这部小说看过10遍了

    什么时候能拍电视剧啊?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