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二十二章 借春赏花

  武则天双手负在身后,一脸惆怅的微笑,看着花园里竞相开放的花,重重叹了口气,旁边的上官婉儿已经把一件披风轻轻盖在她身上。

  “陛下还是尤胜当年,即便千年以后,您一纸诏书百花莫敢不从。”上官婉儿埋着头恭敬的说。

  “又来了,都告诉过你多少次,我早已不是你的陛下,这些年你我二人相互扶持,早已不是主仆之情,我拿你当妹妹,你今天怎么又忘了。”武则天宛然一笑拍了拍她的手。

  上官婉儿眼角湿润,泪光在雪夜里若隐若现,声音哽塞的说。

  “今日看您号令百花之势和当年洛阳赏花神态一模一样,恍然间,我还以为又回到了大唐,心里难免有些感慨。”

  “你啊,雁回都把你给看透了,他说你是活在回忆里的人,都千年前的事,你怎么还是没有放下。”武则天宽慰的小声说,忽然抬起头看看我。“婉儿活在回忆里,那我呢?在雁回你心里,我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我和武则天对视一眼,不由自主的避开她的目光,她似乎有一种与生俱来的威势,即便是在笑,可她的目光中总是充满了骄傲的威严。

  “您……您是一个靠时间打败一切的人。”

  “哈哈哈,说的好,说的好。”武则天仰头大笑,回过头对上官婉儿说。“婉儿,你以前是专掌起草诏令的,他这样的回答,如果是以前我会怎么做。”

  “妄言揣测,悖逆犯上,罪不赦,处车碾之刑,九族连坐!”上官婉儿低着头想都没想就说出来。

  “哈哈哈,听见了吗,我在位的时候你要是说出这样的话,会被我杀头的,而且株连九族!”武则天笑了笑意味深长的问。“婉儿,可是雁回说的的确是实话啊。”

  “成大事者不拘小节,历代帝王明君,似乎都不太喜欢听实话。”上官婉儿对答如流。

  武则天用手指了指上官婉儿,抬头笑着对我说。

  “看见了吗,这才是你真正的清姑姑,这张嘴可是了不得,在当时别看她是才女,她手里的笔一挥,到底有多少人头落地,恐怕连我都不清楚。”

  我听的瞠目结舌,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

  武则天看看我窘迫的样子和颜悦色的笑了笑。

  “我给你开玩笑而已,时至今日我也不过是一个普通人而已,过眼云烟无可眷念,今晚你要问我事恐怕还有很多,好久没有秉烛夜谈了,外面风大,进屋去说吧。”

  上官婉儿低着头轻声说。

  “难得您今晚兴致这么高,我再去给您沏壶茶,品茶夜谈也不算负了这良辰美景。”

  “沏完茶早点过来,雁回这脑子里估计现在的疑问都快装不下了,等着问咱们呢。”

  武则天说完回到房里,我紧紧抱着传国玉玺,小心翼翼的跟在后面,突然感觉很拘谨,连怎么走路都有些不会,只在书上看见过伴君如伴虎这句话,终究是没领悟其中的意思,不过现在我或多或少有些明白。

  对面坐着的是旷古烁今的一代帝王,而且还是名垂青史唯一的女皇。

  我手脚无措的很不自然,就连头也不敢抬起来,到现在他才领悟到什么叫如履薄冰的含义。

  我并不怕武则天,但对面是一个本该在千年前龙御归天的帝王,如今却活生生的看着我,在这雪夜里多少都有些惶恐。

  “别低着头啊,你现在的样子就差曾经跪在我面前的臣子了。”武则天宽慰的笑了笑,心平气和的说。“你打算从什么地方开始问我呢?”

  我定了定神,支吾了半天才小声的说。

  “秋……秋诺是……是谁?她难道也是唐代的人?”

  “不是,秋诺是我的养女,她并不知道我和婉儿的身份。”

  我长松了一口气,忽然不由自主的苦笑,心想着,万一秋诺知道和自己每天朝夕相对的竟然是才女上官婉儿,她该是一个什么样的表情,而自己一直敬重的母亲,却是一代女皇武则天,不知道她的承受能力有没有自己好。

  “您……您是怎么……怎么活……”我实在不知道这句话该怎么问出口。

  “你是想问我,为什么我和婉儿一直活到今天的,对吧。”

  我尴尬的点点头,压低声音说。

  “史书上记载,神龙元年,宰相张柬之等人发动政变,逼迫您退位,您将皇位让给中宗李显,复唐国号,同年十二月……您……您病逝于洛阳上阳宫。”

  “历史都是由王者来书写的,千年前的是是非非,一纸史书又能记载多少真真假假。”武则天拨动着手里的佛珠平静的说。“张柬之能当宰相,并不是他才高八斗,而是他的中庸和愚笨,根本没有什么政变,一切都是婉儿杜撰出来,再让史官记下流传后世而已。”

  “可……可您难道就不怕这些人中,谁把真实的情况记载下来,传出去?”

  “当然不怕!”

  “为……为什么?”

  “死人永远不会开口!”上官婉儿推门进来,放下刚沏好的茶。“知道真相的人都被我下令处死,一个不留!”

  我听的后背发凉,怎么看眼前的上官婉儿都是一个优雅淡然的女子,可她口里说出来的话,却是那样生冷和决绝。

  “史书上记载,张柬之同年被流放泷州,途中病故,宫廷以肃清党争为由,大肆清洗官员,就在武则……就在您病故的那一年,朝堂上血雨腥风,原来……原来是您想封这些人的口。”

  “都说天下悠悠之口堵不了,其实只要方法用的对,没有什么堵不上嘴。”武则天很平静的说。

  “为了守这个秘密……到底……到底死了多少人?”

  “肃清党争的诏书是我亲笔写的,三天时间大小官员以及皇宫内廷相关人等,一共三千七百九十二名人头落地!”上官婉儿一边给我倒茶一边淡淡的说。

  武则天叹了口气,缓缓抬起手看看手中的佛珠惆怅的说。

  “诏书虽说是婉儿所写,事情也是由她一手督办,可下令的人却是我,这双手上沾了太多血腥,这千年来我一直惴惴不安,越是时间久越是懊悔,到后来我礼佛就是为求个心安,有时候闭上眼睛也能想起当年的一切,三千多人……长安城的护城河都被他们的血染红了。”

  我皱了皱眉头,很诧异的说。

  “您当时既然运筹帷幄,又何必装病逝退位呢?您大可以一直当女皇啊?”

  “我也曾经这样想过,国家我可以治理,百官我可以让他们臣服,百姓我也能让他们安居乐业。”武则天笑了笑和上官婉儿对视一眼。“可是,即便我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力,贵为九五之尊,但有一件事我无法一直隐瞒下去。”

  “什么事?”我好奇的问。

  “你说过我是一个靠时间打败一切的人。”武则天看了看我淡淡的说。“事实上,我没输给过任何人,却输给了时间!”

  “输给时间?”我完全不明白武则天这话的意思。

  “时间可以改变一切,一个人的阅历、心境和性格,当然还有容貌。”武则天喝了一口茶,稍微停顿了片刻。“当我看着身边花容月貌的宫女一个个慢慢在时间的面前老去,我换了一批又一批的宫女,直到最后我发现,我已经不能再换了,因为……因为我的容颜一直没有改变过!”

  我恍然大悟,看看对面的武则天,年纪应该三十多岁,可她保养的实在太好,相信很多第一次见到她的人,都会误认为她只有二十五六的年纪。

  三十多岁的武则天,在当时的大唐,永徽六年刚被册封为皇后,就是说从武则天当皇后到最后病逝,这期间她的容貌一直没有改变过。

  “这中间有五十多年的时间,您的容貌一直没有改变,难道就没有人怀疑过吗?”我好奇的问。

  “当然有人起疑,我可以每隔三年换一批宫女,可是我不能每隔三年把满朝文武百官都换一次。”武则天声音低沉的回答。

  我很明白武则天这话的意思,每隔三年把身边的宫女换一批,当然,这些宫女只可能有一个去处,死人才会永远的保守秘密,处决宫女不是困难的事,但是要面对文武百官,这的确有些麻烦。

  “那……那您是怎么处理的?在文史里面您在位期间并没有大批诛杀官员的记载,就是说,您没有杀他们,可您又是怎么让他们相信您容貌没改变的事呢?”

  “为什么谣言总是可以传的很快,而且又有很多人相信,因为谣言总是比事实更加匪夷所思,越是玄妙惊艳的事,越是有人津津乐道的揣摩。”武则天意味深长的笑了笑,端起茶杯。“所以,我给文武百官安排好了一个很完美的谣言,我相信通过他们的口,很快会传遍天下,结果我成功了,事实上,到现在这个谣言依旧还在。”

  “谣言?!”我揉了揉额头表情很诧异。“什么谣言一直流传到现在?”

  “驻颜术!”

1条评论 to“第二卷 第二十二章 借春赏花”

  1. 回复 2014/01/16

    Anonymous

    这剧情够玄幻……

  2. 回复 2017/11/23

    扯蛋有风险 码字需谨慎

  3. 回复 2017/11/23

    址扯蛋有风险 胡谄需谨慎

  4. 回复 2018/03/26

    哎呀

    我差点就相信了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