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二十五章 最简单的办法

  我回到酒店,房间里都快炸开了锅,越千玲心急如焚的来回在房间里走,看的坐在沙发上的越雷霆心烦意乱,萧连山像做错事的小孩,很懊悔的蹲在墙角。

  我一进门不以为然的问。

  “这都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越千玲听到我的声音,长松一口气,刚刚放松下来立刻又阴沉着脸。

  “你去什么地方了?一晚上都不回来,也没消息,知不知道大家很担心你。”

  “你总算是回来了,再不回来,我都快成千古罪人了。”萧连山说。

  越雷霆白了越千玲一眼,笑呵呵的对我说。

  “我早就说了你们这是瞎操心,雁回又不是三岁小孩,能有什么事,这不,人完好无损的回来吧,对了,你一晚上都去什么地方了,我让刘豪带着人到处找你。”

  我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说。

  我去见武则天和上官婉儿了!

  这样说恐怕这全屋的人都会笑的岔气,这么荒谬的事就连我都不相信,何况其他人,而且临走是武则天叮嘱过我,这个秘密她并不想其他人知道,特别是秋诺。

  我二话不说把手里抱着的盒子放在茶几上,打开盖子。

  越千玲看我拿出一块颇大的玉石,冷冷一笑。

  “谁稀罕这玩意啊,你以为弄块破石头回来,就能搪……搪……”

  越千玲说到一半,余光瞟着茶几上的玉石停了下来,慢慢蹲下身子疑惑的看了半天。

  “还真别说,这块仿制的玉玺简直巧夺天工,晃眼一看我还以为是真的。”

  “千玲姐,这是什么玉玺啊?”顾安琪好奇的问。

  “其方圆四寸,上纽交五龙,这是根据传国玉玺仿制的!”越千玲小心翼翼把玉玺翻过来,看着上面篆体的八个大字,受命于天,既寿永昌,啧啧称奇。“这字雕刻的也惟妙惟肖,简直可以以假乱真,你……你在哪儿找的这东西?”

  我听越千玲这么一问,突然想到了借口。

  “这方传国玉玺可以打开地宫密室,昨晚我就是去找这个了,其他的事我不便多说!”

  越千玲反应过来我跳过了刚才的话题,正想不依不饶追问,就被越雷霆拉了回来。

  “你这孩子怎么这么较真呢,都说了不便多说,你看看这假玉玺做的,连你都说真假难分,能做出这样东西的人能见光吗?行有行规,雁回不说这叫懂规矩。”

  我听越雷霆把我的话给圆妥当了,暗暗长松了一口气,一个劲点头,越千玲也觉得越雷霆说的有些道理,半信半疑的坐回沙发上去。

  我正暗自庆幸,就看见秋诺蹲在传国玉玺边上仔仔细细的看,心里咯噔一下提了起来,秋诺是学文物鉴定的,旁边又有两个千年前的人指导,她的眼力当然是越千玲比不上的。

  让她这么看,早晚会发现桌上的传国玉玺是真的,我借故把玉玺收起来,一晚没睡疲惫的很,去浴室洗了一把脸,刚抬头就看见镜中里站在身后的秋诺。

  “王莽篡权,时孺子婴年幼,玺藏于长乐宫太后处,王莽遣其弟王舜来索,太后怒而詈之,并掷玺于地,破其一角,王莽令工匠以黄金补之……。”秋诺压低声音说。“这是文献上记载的,可当时的熔金镶玉技术早已失传,你拿回来的传国玉玺上有修补过的痕迹,上面的修补技艺并不是现代的……这传国玉玺不是假的!”

  “……现在它必须是假的,不然……我真不知道怎么说来历。”我知道在秋诺面前瞒不住,苦笑着说。

  “这可是失传的传国玉玺啊,这……这是货真价实的国宝,不是说传国玉玺在乾陵吗?你怎么得到的?”秋诺有些兴奋的问。

  “……”我一时语塞支支吾吾半天,一本正经的说。“对啊,武则天昨晚想着我进乾陵太麻烦了,就把这个送给我了。”

  秋诺竟然一点都没笑,更正经的问。

  “那武则天有没有给你说过什么呢?”

  “有,千万不要告诉任何人,特别是你!”

  秋诺面无表情的和我对视几秒后,忍不住咯咯笑出声来。

  “雁回哥,我还以为你不会开玩笑,想不多你说的跟真的一样,哈哈哈,你太逗了。”

  我抹了一把脸上的水,有些欲哭无泪的感觉,哭笑不得的苦笑。

  “好了,你既然不想说一定有难处,我不会逼你的,反正我们要的是传国玉玺,既然你拿回来怎么说都是件好事啊。”

  秋诺说完很开心的转身离开,我忽然在身后试探的说。

  “要是传国玉玺真是武则天给我的呢?”

  “你没事吧。”秋诺转过头笑莹莹的说。“真要是武则天给你的,那我倒是很想见见她。”

  “你见她干什么?”

  “能活到现在一定知道长生不老的办法,我要问她,怎么样才能永生。”秋诺靠着门口笑着说。

  “长生不老,你想长生不老?不会吧!”我揉着额头苦笑。

  我和秋诺聊完,人也清醒了不少,回到客厅看见越雷霆一脸焦急。

  “雁回,既然现在有可以以假乱真的传国玉玺,什么时候开启地宫密室?”

  “事不宜迟,今晚进地宫开密室!”我沉稳的说。

  越雷霆一拍大腿,兴高采烈的说。

  “好!就今晚,说不一定地宫的密室就是明十四陵呢。”

  “哎……爸,你能不能理智一点啊。”越千玲没好气的说。“你们当大慈恩寺是自个家后院,想进就进?更何况是地宫,万一被发现岂不是前功尽弃。”

  我也有些为难的摇摇头。

  “是啊,怎么进去我们还得好好想想,不但不能惊动僧侣,更不能惊动守卫,我倒是有一个办法。”

  “你赶紧说啊,有什么办法能神不知鬼不觉的进地宫。”萧连山着急的问。

  “这必须要安琪出面才行。”

  “我?!”顾安琪诧异的不知所措。“我能做什么啊?”

  “之前你捐赠过佛主真身舍利,对大慈恩寺的主持明远大师来说,你功德无量,也是他的贵宾,你现在就再去大慈恩寺见明远师傅,告诉他你要回香港了,临行前想在大慈恩寺清修礼佛一晚。”

  “这个不行,寺庙历来不留女客,即便安琪是贵宾也不可能坏了佛门规矩。”秋诺摇头说。

  “这个我知道,所以安琪就安排我和连山代为礼佛,这样我和连山就可以晚上留在大慈恩寺,僧侣都住在后院离地宫很远,晚上不会过去,剩下的就是几个守夜的守卫,这个就要看连山的了。”

  “其他不敢说话,几个滥竽充数的守卫我会让他们好好睡到天亮的。”萧连山胸有成竹的说。

  我点点头,回头对越雷霆说。

  “霆哥,你看我这办法怎么样?”

  越雷霆靠在沙发上一直看手腕上的表,被我一问才回过神。

  “办法……什么办法?”

  “爸!这么重要的事你怎么心不在焉啊?”

  “不是我没听,其实我也有一个办法。”越雷霆看看时间差不多到了,站起身。“都收拾一下,我们今晚就去地宫密室。”

  “……”我看越雷霆说的这么轻松,诧异的问。“怎……怎么进去?”

  “从大门进去啊!”

  满屋没有一个人说话,都面面相觑的看着越雷霆。

  “你们这都什么表情啊,别磨蹭了,时间刚好,去了试试再说。”

  到了大慈恩寺的门口已经过了午夜,看着越雷霆大摇大摆的走在前面,跟在后面的我和其他人心里七上八下。

  越雷霆毫不避讳的敲门,没有人相信谁会在午夜给越雷霆开门,可大门竟然真的缓缓推开,从里面探出一个头,所有的人都几乎异口同声。

  “刘豪?!”

  越雷霆得意的笑了笑,回头拍拍我的肩膀。

  “钱能解决的问题就不是问题,我花了点钱,把手下几个人都安排在大慈恩寺当守卫,今晚里面都是我们自己的人,今儿晚上你们在地宫随便折腾!”

  我一脸苦笑,有时候最简单的办法也是最有效的办法,这么简单的道理我竟然还没有越雷霆懂的透彻。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