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二十七章 九宫格

  刚到一半的地方,萧连山一直跪行了这么远,猫着腰实在憋屈的不行,想抬头缓口气,头刚刚抬起,两边十殿阎罗石像上各处隐蔽非常精妙的箭孔,犹如暴雨梨花针般左右对射。

  石像里射出的箭一支接一支,毫不停歇,宛如箭雨般在萧连山头上穿梭,萧连山甚至能感觉到,好几只箭是贴着自己头皮飞过去的。

  虽然这些机关已经过了几百年,可一旦发动威力不减,很多箭头都没入石头里,这要是射在人身上,早就成了刺猬。

  “连山,不要抬头,保持你现在这个高度,快点过去,这是诸葛连弩,不会停的!”我在后面心急如焚的大声说。

  萧连山汗如雨下,心惊胆战的按照我说的话,跪行到通道另一边,人刚一过去就瘫软的坐在地上,大口喘着气说。

  “朱重八这王八蛋也太歹毒了,这样的机关也能想的出来,刚才我要是头再抬高一点……”

  萧连山想到这里还觉得后怕,我在后面看萧连山虽然惊险但安然无恙,长长送了一口气,再次告诉其他人,必须像萧连山这样的姿势过去,否则太高会触动机关,太低的话,相信石像下面的机关没有被触动,否则同样会万箭齐发。

  我第二个过去,其他人跟在后面,等所有人都安全到达同道另一边,我回头才看见刚才的通道早已千疮百孔。

  “朱元璋果真是心狠手辣,他故意把通道设计的只能有一个人通过,如果进来的人不知道其中玄机,鱼贯而入的话,触动机关,所有的人都会死在通道里!”秋诺深吸一口气心有余悸的说。

  “不过,并非都是坏事,至少还有一件好事!”我定了定神说。

  “好事?!这鬼地方能有什么好事?”越千玲心神未定的说。

  “对!还有一件好事。”越雷霆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笑着说。“这机关煞费苦心,不知道的人进来定会万箭穿心而死,可刚才的通道干干净净,说明这里没有人来过,我们是第一批进来的人,明十四陵没有被人开启过!”

  我点头微笑,越雷霆虽不聪明,但要在血雨腥风的江湖安身立命,最重要的就是观察,观察所有一切潜在的威胁,当然还有威胁以外的任何事。

  过完通道后是一个宽敞很多的石室,石壁上有凹槽,里面的液体是鲸油,这种油能保存千年,而且极易耐烧,一般多用于陵墓的长明灯,我点燃凹槽里的鲸油,忽然意识到我又错了。

  这个四四方方的石室远比他想的要大很多,越雷霆的别墅大约有三百平方,在这石室里可以盖四套这样的别墅。

  所有人都环顾四周后一言不发的相互对视,千辛万苦才到这里,可是这个偌大的石室里竟然空无一物。

  越雷霆瞠目结舌的有些抓狂,刚还说这里没人进来过,可看到这石室心都凉了。

  “谁他娘的捷足先得了,搬的干干净净,也没说留几件给我当幸苦费。”

  “这里不是明十四陵!”我想都没想淡淡的说。“明十四陵是明朝历代皇帝每年都存埋金银珠宝的地方,明朝好歹也快三百年的历史,这三百年间堆积的东西就这么大的石室未免也太小了点吧。”

  越雷霆想想也对,顿时心情好了很多,可看看这石室不解的问。

  “弄这么大间屋子干什么,朱元璋又搞什么名堂?”

  “看见我们对面的石门了吗?”我指着对面的门说。“我们要穿过这间石屋,到对面去!”

  “就这么简单?”萧连山问

  “对,就这么简单!”我回答。

  萧连山问完才想起刚才在通道险象环生的一幕,在这里面就不可能有简单的事,朱元璋不会好心到让人轻轻松松的过去。

  “雁回哥,你发现没,这石室地板好像是有规律的被分隔开。”秋诺低着头看了半天说。

  “这房间一共被分割成九个格子,从我进来就发现了,我们前面的三个格子从左到右各自刻有八、一和六三个数字。”顾安琪一本正经的说。“这是九宫格!”

  “九宫格我知道,戴九履一、左三右七、二四为肩、八六为足、五居中央。”越千玲点头说。

  “等会,你们都是有学问的人,谁能直白点告诉我九宫格是啥?”萧连山尴尬的笑着问。

  “九宫格就是横竖三排,每排三个数字,第一排是四、九和二,第二排是三、五和七,最后一排就是你看到的八、一和六,九宫图源于洛书,这九个数字横竖斜相加都是十五。”我心平气和的解释。

  秋诺面色凝重的看看地上被分隔的格子,忧心忡忡的说。

  “九宫格在古代用来做机关尤为常见,要到石室的另一边,必须先穿过我们面前的九宫格,只有从正确的格子走过去才会安然无恙,否则会触发机关。”

  刚才的箭雨大家都见识过威力,可这房间如此宽敞毫无死角,一旦机关发动,如果是刚才的箭雨从四面八方射来,相信这石室里没有人能生还。

  “既然朱元璋在这里安排九宫格,一定会留下提示,大家分头找找,但切记不要触动到格子里面去。”我冷静的说。

  石屋里被燃烧的鲸油照的灯火通明,屋子右侧的石壁上很快被发现有字,我走过去,墙上一共有六行字,由上至下分别是:

  剑戈休指憾苍茫,

  一人筑城万里长。

  盘龙永寿安天下,

  世间尚有人称霸。

  明波荡荡覆孤舟,

  奈何罪己惹天仇。

  而在左侧石壁上面,萧连山也发现了文字,不过和右边的不一样,仅仅只有一句。

  也有清光遍九州。

  墙上的文字合在一起一共有七句,这应该是朱元璋给石室里的九宫格留下的提示。

  我深吸了一口气,先不要说这些文字如何破解,七句就意外着要在九宫格里走七步,而且这七步必须正确,任何一步行差踏错都有可能触动机关。

  越雷霆仰着头看着墙上的字,一头雾水。

  “我真是服了这个朱元璋了,搞出这么多事,我看的这些文字眼都花了,到底是什么意思啊。”

  “越是复杂说明朱元璋越是重视,可见这密室里面的东西非比寻常,很可能真是明十四陵!”我很认真的说。

  秋诺看看时间很冷静的说。

  “不管石室后面是不是明十四陵,但我们的时间不多了,大慈恩寺里僧侣每天早上五点就会起来做早课,现在已经两点了!”

  “再着急也没用啊,刚才的机关大家也见识过了,越往后走机关会越厉害,解不开这些文字,谁敢过去啊。”刘豪心烦意乱的说。

  我让越千玲把墙上的文字都抄下来,我低头想着第一句文字的含义。

  剑戈休指憾苍茫。

  我来回走了几步,嘴里反复念叨这一句,淡淡的说。

  “从字里行间来看,剑戈应该是指战争,休指是停止的意思,憾苍茫?这一句是什么意思呢?”

  “苍茫会不会是指天下,憾苍茫有可能是说朱元璋很遗憾没有统一天下的意思?”顾安琪说。

  “应该不会,朱元璋当时采用李善长的高筑墙,广积粮,缓称王的战略方针实力壮大,在以极小的代价就占领了整个北方,从而一统天下,建立了大明朝。”越千玲对明史很了解。

  “苍茫……?”我忽然眼睛一亮。“这里的苍茫有两个意思,第一个的确是天下,事实上按照版图来说,朱元璋还真没做到一统天下,他建立了明朝,可并没有完全推翻元朝,元朝残余向北方地区逃窜,深入大漠,苍茫其实指的是溃逃到大漠的元朝残余。”

  “那这句话连起来的意思是说,停止对北方元朝残余的战争。”顾安琪还是不明白的说。“可……可这里有有什么提示呢?”

  “如果是数字的话也不对啊,朱元璋停止对北元势力的战争是洪武二十九年,这又有二,又有九,可九宫格第一排并没有这两个数字。”越千玲有些失望的说。

  “那也未必,你能想到时间其实已经很接近了,你就是不知道变通。”我忽然很轻松的笑着说。

  “你变通!你来,你说一个数字来看看。”

  “第一句文字要提示的九宫格是八!”秋诺说。

  我赞许的看看说话的秋诺。

  “你也想到了。”

  “八?为什么是八啊?”

  越千玲咬着嘴唇懊悔自己怎么没想到,抱怨的说。

  “朱元璋洪武二十九年发动最后一次北伐,这也是第八次北伐,从此休养生息,第一句文字剑戈休指憾苍茫,意思是说,很遗憾在第八次北伐后还是没能统一天下。”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