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二十八章 盘龙永寿安天下

  第一个九宫格的数字是八,结果我是推测出来的,我生怕萧连上又以身犯险,深吸一口气,颤巍巍的慢慢移动到刻有八的方格里,静静的站了半分钟,看见石室里没什么动静,才暗暗松了一口气。

  招呼其他人都过去,一再提醒千万别行差踏错。

  越千玲把刚才抄写的纸条交给我,七句文字解开第一句,剩下的六句似乎留给他们的时间并不多。

  一人筑城万里长。

  “一人筑城万里长?”顾安琪回头看看越千玲。“千玲姐,明史里有修筑长城的记载吗?”

  越千玲点点头边想边说。

  “明英宗时更是发生土木之变,瓦剌、鞑靼不断兴兵犯边掳掠,迫使明王朝把修筑北方长城,增建墩堡做为当务之急,后来明朝晚年更是内忧外患,满洲兴起使明王朝被动防守,明王朝在嘉靖,隆庆,万历年间北方战事不断,不得不大修长城。”

  “时间上说不通,这密室是朱元璋修建,留下来的线索也应该是他在位的时候发生的事,而修长城的时候是明末,他又怎么会知道。”秋诺想了想摇头说。

  “一人?!这句话的意思我怎么看都觉得不可能,一个人怎么可能修筑城墙,何况还是万里长?”萧连上诧异的说。

  我口里反复念叨的这句话,也始终想不明白这里的一人是什么意思,如果是指真的一个人,那未免有些夸张了,但如果是暗示,又暗示的什么呢?

  “你们还记得沈江川吗?”

  越雷霆突然的话语把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吸引过去,没人知道他突然问起这话的意思。

  “爸!你别打扰他思考,好好的提沈江川干什么?”

  “不是,我刚才听连山说一个人不可能修万里长的城墙,就想起来了,事实上还真有这么一个人。”越雷霆也不太确定的说。

  “爸,你就别添乱了,这不是儿戏,推测错了要死人的。”越千玲没好气的说。

  我抬头看看越雷霆平静的问。

  “霆哥,你想到了什么,你说说。”

  “我认识沈江川的时候,年纪和你们差不多大,这小子整天喜欢吹牛,说他们祖上曾经有位大人物,富可敌国,就是因为钱多,后来被人给弄死了,听说就和修城有关,不过时间太长了,我也记不太清了。”

  “沈江川的话你也能当真,唉,爸,我怎么说你好了。”

  我低头想了想,嘴角缓缓翘起,还没等其他人反应过来,已经一步跨了出去,稳稳的站在刻有三的方格里。

  “都站到这里来,一人筑城万里长,这句话里隐藏的数字是三。”

  看我胸有成竹的样子,其他人也跟着站过去。

  “哥,你咋知道是三啊?”

  “霆哥的话提醒了我,沈江川或许未必吹牛,如果他祖上真是这个人的话,他说的一点也不夸张,真有一个人可以凭一己之力修城墙!”我心平气和的回答。

  “因为修城被弄死?”秋诺细细回想越雷霆的话,很快脸上的表情和我一样,淡淡一笑说。“原来是他!”

  越千玲看秋诺也想到了,嘟着嘴说。

  “我都往历史方面去想了,不然我早就想到是他。”

  越雷霆一脸茫然,话题是自己先说的,到现在也不知道这个人是谁。

  “到底是谁啊?”

  “能富可敌国,一个人修城墙,而且又因此获罪的人,明代就只有一个,沈万三!”我笑着回答。

  “对!对!就是这个叫沈万三的,我记起来了,当时沈江川就是说他祖上叫沈万三。”越雷霆点着头说。

  “沈万三是为明初苏州富商,说他富可敌国一点都不夸张,他是个精明的商人,可惜不懂政治和人心,朱元璋要建金陵城,沈万三就助筑都城三分之一,后来索性想趁热打铁,请求出资犒赏三军,朱元璋大怒,说匹夫犒天下之军,乱民也,宜诛之,发配边疆,最后客死他乡。”越千玲说。

  “这朱元璋真不会做人,人家好心好意帮他忙,他不谢就算了,反而恩将仇报。”萧连山说。

  “都像你这样想,这天下倒是太平,可朱元璋要的是天下,得人心者得天下,沈万三此举把他逼到绝路了,这是沈万三自己找死啊。”顾安琪苦笑着说。

  “明白了,沈万三,沈万三,原来要的就是这个三。”刘豪忽然笑着说。“没想到朱元璋都当了皇帝,还惦记着这事,这人的肚量也太小了吧。”

  “没时间了,继续吧。”秋诺很冷静的提醒。

  第三句文字是盘龙永寿安天下。

  前面两句都和历史有关,所以推断起来难度不是很大,可这一句没头没脑的,不管是从字里行间,还是文字连贯起来的意思,都很难想明白朱元璋隐藏的数字是什么。

  “这个我知道。”刘豪一本正经的说。“盘龙是指天子,真龙天子嘛,永寿就是想活很长时间,这话好理解啊,朱元璋盘踞金陵想要千秋万代江山永固!”

  “数字是什么呢?”越千玲反问。

  “数字?这……这个我怎么知道,这是你们有文化人想的,我就只能想到这么多了。”刘豪摊着手说。

  “朱元璋虽然残暴,但尚算理智从某些方面来说,他称得上是一代明君,从明史里的记载来看,此人并没有千秋万代的想法,比较务实的一代帝王。”越千玲认真的说。“所以朱元璋盘踞金陵想要千秋万代江山永固,这和他的性格完全不吻合。”

  “盘龙是指蛰伏的龙,可朱元璋在修建这密室的时候已经贵为君王,而且政局稳定,这话怎么想都不太对啊。”秋诺也很诧异的说。

  我反复看着手里的纸条,她们说的都很对,朱元璋留下的这句文字过于唐突,和历史以及朱元璋本人都很难联系在一起,特别是永寿和安天下,我都想不通。

  朱元璋如果想要永寿,就不会未雨绸缪修建明十四陵,至于安天下,当时已经天下大统,至于元朝残余完全不足为惧。

  正在我冥思苦想的时候,发现最希望问问题的萧连山特别的安静,搞的我都有些不习惯,转过头去看萧连山,目瞪口呆脸色都变了。

  萧连山正提心吊胆的跨出一只脚,往另一个格子里踩过去。

  “连山,千万……”

  我惊慌失措的大声阻止,可话才出口,萧连山已经站到了另一个分格里,几乎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的看着全身僵硬的萧连山,一句话也不敢说。

  石室里安静的落根针都可以听见。

  过了一分多钟没有动静,萧连山才长出一口气。

  “你们说的这些我都不懂,不过盘龙和永寿我倒是知道。”

  萧连山一边说一边慢慢举起手,密室的门被开启后,我把传国玉玺交给他在保管,现在就被萧连山托在手中。

  我一拍脑门恍然大悟,一步跨过去站到萧连山身边。

  “你小子……刚才把我吓死了,你怎么不早说啊,我都把这个给忘了。”

  “呵呵,我也就试试,没想到真是五。”萧连山一脸憨笑。

  秋诺看着萧连山手中的玉玺也反应过来。

  “原来朱元璋一直都为了没有传国玉玺证明自己是名正言顺的帝王而耿耿于怀,修建明十四陵也不忘提起。”

  “怎么……怎么就是五呢?”越雷霆跟着走到刻有五的格子里好奇的问。

  “爸,你能不能不要问这么幼稚的问题。”越千玲指着玉玺说。“上面有几条龙?”

  “五条啊……”越雷霆话一出口终于明白过来。“那永寿安天下的意思呢?”

  “在这里。”萧连山把玉玺翻过来,露出八个篆书大字

  受命于天,既寿永昌。

  “传国玉玺为秦以后历代帝王相传之印玺,乃奉秦始皇之命所镌,其方圆四寸,上纽交五龙,正面刻有李斯所书受命于天,既寿永昌八篆字,以作为皇权神授、正统合法之信物。”我心平气和的说。“盘龙永寿安天下的真正意思是说,朱元璋很遗憾没有得到足以证明他帝王身份的信物,而盘龙正是上面刻的五条龙。”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