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二十九章 天下奇男子

  走到刻有五的方格后,还剩下三句文字,前面还挺顺利,距离对面的石门越来越近。

  第四句世间尚有人称霸。

  如果说前面三句多少还有些思路,看到这一句,我的眉头微微皱起。

  越千玲把自己所熟知的明史前前后后想了一个遍,也摇着头说。

  “霸,在古代一般都和权势有关,但这称号太骄横,容易折福夭寿,所以春秋战国的诸侯,大者称霸不过三年,小者称霸不过五年,均败亡收场。”

  “可纵观明史,完全没有一个人能称的上霸,就连朱元璋自己恐怕也未必敢用这个字,至于其他人……”秋诺想了想摇头说。“朱元璋在位的时候,似乎并没有谁可以和他并驾齐驱一较高下。”

  我叹了一口气,也忧心忡忡的说。

  “我也是这样想的,朱元璋生性多疑,稍微危及到大明江山的人,他都不会心慈手软,开国元勋没几个有好下场,世间尚有人称霸……谁能让朱元璋这么忌惮呢?”

  顾安琪在旁边安静的说。

  “既然修建这里的时候,朱元璋已经统一天下,那对于他来说,这个霸者不应该是外敌,会不会是他下面的臣子。”

  “明代开国元勋里,文臣里论功劳和名气,排名第一的是李善长。”秋诺说。

  “不会是他!李善长和朱元璋颇似刘邦和张良,一见如故,十分投机,李善长首先提出反对元朝,又为朱元璋策划了夺得天下的蓝本,不过,李善长贪恋权位,不像张良一样明哲保身,最后被满门抄斩。”越千玲很肯定的说。“从朱元璋修建密室的时间来看,李善长当时已经死了,所以不会是他。”

  “在文臣里,除了李善长以外,还有被后人称为半仙的刘伯温,修元史的宋濂,这两个人有没有可能?”秋诺说。

  “刘伯温是军师,顶多也就是为朱元璋出谋划策的人,他没有实权何谈霸,何况刘伯温看透世事,早就归隐,至于宋濂就更不可能了,其人才华诗文出众,不过和李善长一样不得善终,修这个密室的时候,他已经死了。”越千玲说。

  “既然是霸,文臣应该不会有这样的称谓,应该是武将才对。”萧连山想了想说。

  “在武将里,大明开国功臣第一的当属徐达,他作为元帅,统领军队,可以说百战百胜,是使得元朝北返的绝对主力。”我淡淡的说。“但是徐达比起其他开国元勋要通透的多,最后,徐达采取了明哲保身的态度,过早就退出朝堂,这样的人在朱元璋心目中恐怕担不起一个霸字。”

  秋诺忽然想到什么,抬头认真说。

  “还有一人!常遇春”。

  越千玲听到这个名字也有些认同的点点头。

  “常遇春勇冠三军,每次打仗必然冲锋在前,常遇春一生未曾败北,横行天下,又智勇过人,可以说是朱元璋手下第一大将,此人称霸还说的过去。”

  “可……可就算常遇春再勇猛过人,但对朱元璋忠心耿耿,死后也被追封为开平王,他有霸气可没霸势!”秋诺很快就否定了自己的想法。

  我忽然意味深长的笑了笑。

  “常遇春横行天下,军中称常十万,可他未必是最厉害的。”

  “……”越千玲皱了皱眉头不解的说。“臣子当中能与常遇春一较高下的绝无仅有,你说的是谁?”

  “朱元璋大宴众将领时然问大家,天下奇男子谁也?众人都回答说常遇春是也,遇春将不过万人,横行无敌,真奇男子也,太祖笑着说遇春虽人杰,吾得而臣之,吾不能臣王保保,其人,奇男子也。”我心平气和的说。“如果真能说谁可以称的上霸,在朱元璋心里恐怕只有王保保。”

  “王保保?”萧连山差点笑出声来。“怎么还有这么奇怪的名字,这什么人啊。”

  “亏你还是当过兵的人,王保保都没听过。”顾安琪没好气的说。

  “王保长我听过,王保保真不知道。”越雷霆也摇头说。

  “王保保在元末明初可谓威名显赫,统领元朝天下兵马和朱元璋对抗,如果不是有王保保,元朝早就亡了,朱元璋一心想招降他,可王保保不从,朱元璋一直对此忧心忡忡。”越千玲说。

  “啊,还有这样的猛将,连朱元璋都怕。”萧连山一听是叱咤风云的将军,心中很敬佩。

  “朱元璋怕王保保不是他武力有多厉害,从朱元璋对这个人的评价就不难看出王保保智勇双全,也是足以平定天下之人。”我平和的说。

  “朱元璋怎么评价他的?”萧连山好奇的问。

  “王保保以铁骑劲兵,虎踞中原,其志殆不在曹操下,使有谋臣如攸、彧,猛将如辽、郃,予两人能高枕无忧乎。”越千玲脱口而出。

  “啥……啥意思啊,我又不懂。”萧连山尴尬的笑着问。

  “就是说王保保的能力不在曹操之下,如果能像曹操一样,得到谋臣荀攸、荀彧,武将张辽和张郃,朱元璋扪心自问不是他对手。”越千玲回答。

  “世间尚有人称霸原来说的是王保保。”越雷霆恍然大悟的点点头。“可,可王保保和数字有什么关系呢?”

  我轻松的翘起嘴角不以为然的说。

  “很明显的关系啊,在朱元璋心里王保保是霸者,真正的天下第一!”

  “是一!”顾安琪欣喜的说。

  我点点头,朱元璋设置这个九宫格可谓煞费苦心,就算有人找到这里,对朱元璋这个人不了解,根本破解不了这些文字,但是明十四陵是留给大明后世帝王的,所以对他们来说,这些文字里面的玄机并不难。

  我第一个走到刻有一的分格里,果然安然无恙,招呼其他人都过来,跟在越雷霆身边的一个手下,因为慌张过来的时候没有站稳,摔倒在地,手不小心触碰到旁边的分格,也是刚才最先进来第一个刻有八的格子。

  轰隆!

  一声巨响,旁边的方格地板顿时全陷落下去,刚才摔倒的手下脸色苍白,爬在地上颤巍巍的探出头往下一看。

  这个石室并不是建立在地基之上,而是悬空而建,中间由机关支撑,石室下面是七米多深的坑,里面全树立着尖锐的钢针,每一根足有大拇指粗,密密麻麻的排列着,从上面掉下去绝对必死无疑。

  如果刚才手下不是手触碰到,而是人踩过去,现在恐怕已经乱针穿心。

  前面几步都走的很顺利,大家心里满满也开始平静,但看到石室下面的机关,所有人再也轻松不起来,又感觉如履薄冰,现在已经不可能往回走,还剩下三句文字,错一句都是灭顶之灾。

  第五句文字是明波荡荡覆孤舟。

  “朱元璋喜欢坐船吗?”萧连山问。

  “……”顾安琪哭笑不得的说。“你不懂就别乱说,有舟一定要坐船?”

  “这里是覆孤舟,有毁灭的意思。”我喃喃自语的说。“这句话应该和船没关系,孔子说过,水能载舟亦能覆舟,这里的舟应该是指某个人才对。”

  “我也是这样想的,明波荡荡是一语双开,应该指的大明政权,也就是朱元璋的权利,或许意思是任何胆敢挑衅朱元璋权利的人,都会被他轻而易举除掉,如同巨浪滔天里毁灭一艘小舟一样简单。”秋诺说。

  “那我们就别出去了,坐在这里等死吧。”越千玲一脸无奈的说。“明史里都记不全朱元璋一生杀过多少人,就凭这句话怎么想啊?”

  “既然提到舟,会不会这个人的名字里有舟,你们好好想想,朱元璋有没有杀名字里有舟的人?”越雷霆说。

  “没有。”越千玲想了想说。“就算有名字里有舟字的人,或许明史里没有记载,我们也不知道啊。”

  “既然没有舟的,那舟就是船的意思,有名有姓船的人?”越雷霆不甘心的继续问。

  “爸,别添乱了,百家姓里有姓船的吗?”越千玲有气无力的说。

  “霆哥这话也不是全错,舟就是船,什么人和舟船有关呢?”我若有所思的自言自语。

  “我爸是信口开河,你该不会和他一样钻牛角尖吧,或许不是字面上的意思,是影射其他的呢。”

  “和船有关的人我知道。”

  “呵呵。”我一脸苦笑,没抱什么希望的问。“那你说说,什么人和船有关。”

  “宰相啊!你们没听过宰相肚里能撑船吗?”萧连山一本正经的说。

  “宰相……宰相!”我一怔,狠狠一巴掌拍在萧连山肩膀上。“对的,连山说的对,就是宰相,这里的孤舟是指胡惟庸,明波是指朱元璋,明波荡荡覆孤舟指的是朱元璋杀胡惟庸!”

  “胡惟庸算是历史上最后一个宰相,早年追随朱元璋起兵,颇受宠信,任丞相,后因被疑叛乱,爆发了胡惟庸案,遭朱元璋处死。”越千玲点点头说。“可这个胡惟庸和数字有什么联系?”

1条评论 to“第二卷 第二十九章 天下奇男子”

  1. 回复 2014/11/01

    路人

    既然用手能似出来何必那么麻烦?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