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七章 三年之约

  当我把西汉兵符推还到越雷霆面前时,我看见他脸沉了下去,刘豪看气氛不对连忙过来打圆场。

  “大哥,这事强求不来的,他们既然吃不了我们这碗饭,我看还是算了,让他们走吧。”

  临走的时候我看越雷霆也是性情中人,恩怨分明,本质尚算纯良,就多嘴再一句,我告诉他,他是鹰盘蛇的命,有六十年好命,观他气色,他是不怒自争,怒是正气,争是戾气,他一生都在与人争强斗狠,面相虽好,可眉大如刀主凶暴,典刑不免丧其身,说他日后会有牢狱之灾,还会祸害性命。

  我本是好心提醒,话说完就打算走,谁知道霍谦却说,越雷霆眉相的确不好,可却生得盛囊鼻,主富贵,所谓始末资财妄大盛,功名必定挂紫衣,说越雷霆一生富贵。

  我一愣没想到霍谦竟然对命理术数也有些研究,而且说的字字珠玑,绝非泛泛之辈,我点头也认同他刚才说的,鼻主财,如果是正财,那定当昌隆无碍,可越雷霆进的是偏财,他鼻准如钩财上寿,本应该福寿双全,但相由心生,因为生性暴戾多起杀心,所以他鼻上多有横纹,注定灾劫相随。

  等我说完,霍谦很谦逊的问我,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化解越雷霆的灾劫。

  我虽然在道法上天赋过人,但从未和同道中人有过交流和探讨,今天难得遇到霍谦这样的高手,一时兴起居然都忘了要走的事,直言不讳的告诉他,面由天定、相由心生,祸福全在个人一念之间,修身养性行善积德是必须的,当然,还必须有精通命理相术之人从旁推演提点,才能逢凶化吉。

  说到这里我又看了看霍谦的面相,眉角辅骨丰隆,插入天仓,主聪慧,使千军万马,万里之师,名扬疆场遍观天下,告诉他,以后一定要多劝诫越雷霆。

  霍谦摇摇头很为难的说:“看相观命,点到即止,你也说面相是天定的,说的太多就是泄露天机,这个是会遭天谴报应,我又何必为了一个外人而损自己阴德。”

  “话不能这样说,相术命理在乎一个善字,如不用来帮人救人,学又何用。”我立刻反驳。

  “呵呵,这年头都是自扫门前雪,别人的事能少管就少管,何况还是要搭上自己福寿的事,反正我是做不到。”霍谦不温不火的笑了笑,喝口茶。“别说我自己,我想你也做不到。”

  听霍谦这么一说,我心里对他的好感荡然无存,甚至还有些失望,秦一手虽然不喜欢我,但从小都教我心不正、剑则邪,枉霍谦还是研习命理天数之人,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见死不救还有何阴德可言。

  想到这里我脑子一热,指着越雷霆大声说。

  “我能做到,即便我泄露天机妄言祸福,我一定帮他避凶化险。”

  “好!”越雷霆拍着掌意犹未尽的对霍谦笑着说。“你这张嘴今天算是见识了,都知道你能言善辩,没想到你还真有把死人说话的本事,哈哈哈。”

  霍谦看着我也意味深长的笑了笑。

  “不是我能说,是这位小兄弟宅心仁厚,自愿留下来帮霆哥。”

  我一拍脑门,差点没给自己一巴掌,本来我是好心是给越雷霆看相观命,谁知道被霍谦挖了一个坑,三言两语就让我跳了进去。

  我呆立在原地一时不知所措,说到命理天命霍谦逊一定比不过我,要比起人情世故,计策谋略和心计,我就差霍谦太多了,后来才知道,越雷霆能有今天,有一半的功劳应该算在霍谦头上,作为越雷霆的智囊军师,越雷霆所有的动作和行动基本都是霍谦策划和安排的。

  我被霍谦这招釜底抽薪逼的哑口无言,正想无论如何都要说点什么,来挽回颓势,就看见霍谦问对刘豪,如果当时刘豪没垫付医药费会怎么样,刘豪回答,没钱不给做手术,等我赶去的时候,已经穿孔,再不手术有生命危险。

  我有些无力的重重叹了口气,知道霍谦把这坑越挖越大,我已经爬不出来了,果然看见霍谦有些得意的浅笑,对我说。

  “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这话是你自己说的,既然刘豪救了你的命,那刘豪就是你恩人,恩人有求于你,你不该不答应吧。”

  “你们这不是欺负人嘛,我哥好心救你,你看他没心眼,故意挖坑让他跳。”萧连山也听出霍谦话的意思“你们要这样说的话,我哥也救了他的命,他不是要还这份情嘛,现在就还,我们什么都不要,放我们走。”

  我心里暗暗想笑,秀才遇到兵有理讲不清,霍谦从一开始就揣摩我心思,我能为刘豪不远千里来为他解释,霍谦就知道我是知恩图报的人,所以他这套对付我很管用,但是萧连山脑子里是一根筋,没什么花花肠子,所以萧连山这样一说,连霍谦都楞住了。

  霍谦虽然用的办法路子不太正,但理却全在他那边,刘豪救过我的命,这份恩必须要还,二来是我自己说的要留下来帮越雷霆,虽不敢说一言九鼎,但不可失信于人的道理我懂,想到这来我很无奈的苦笑,重重叹口气,苦举起三根指头,对越雷霆说,三年,我留下来三年!

  萧连山很不理解的看着我,我告诉他,刘豪对我有救命之恩,这点不假,我救越雷霆也没图回报,一码归一码,既然刘豪想我留下来,我救当还这份情。

  “好!一言为定。”越雷霆拍着桌子站起来,开怀大笑。

  霍谦端起面前的茶走到我和萧连山面前。

  “两位兄……呵呵,都是自家兄弟,我也不见外了,雁回、连山你们两个都是仗义的人,霍谦今天胜之不武,知道你们义薄云天,确用下作的手段强留二位,只是想给霆哥留下两位人才,而且两位年纪轻轻一文一武又肝胆相照,霆哥是最重义气的人,绝对不会亏待你们,今天就以茶代酒在这里给两位赔罪。”

  我犹豫了片刻还是接过茶苦笑,霍谦说话就像他名字,总是给人一种谦逊的感觉,但这个人我知道,从今以后我再也不会低估他,他运筹帷幄步步为营,谋算人心字字珠玑,指不定哪天又要掉到他挖的坑里。

  霍谦看我不说话,歉意的笑了笑,很认真的对我说。

  “我就是靠耍嘴皮子混口饭吃,说到本事雁回你才是深藏不露,风水命理天数多少人趋之若鹜,能学到精通寥寥无几,但像你这样,小小年纪就能一语中的更是绝无仅有,如果你运用得当他日成就无可限量啊。”

  “好了,好了,都不要肉麻了。”越雷霆从椅子上下来拍拍我和萧连山的肩膀。“我越雷霆一辈子恩怨分明,命是你们两人救的,从今以后,我的就是你们的,虚长你们几岁,以后就叫我霆哥,哈哈哈。”

  “我有条件!”萧连山一本正经的说。

  “说!随便说。”越雷霆拍着胸脯豪气干云的说。“我做不到就是地上爬的王八。”

  萧连山看了看我,半天很严肃的说。

  “管饭,要管够……还要……还要有肉,顿顿有肉。”

  越雷霆和霍谦还有刘豪相互对视一眼,沉默了半天,三个人几乎同时笑出声来。

  我也有些忍不住,拼命咬着牙,萧连山一脸无辜。

  “咋地,这个要求很过分吗?”

  越雷霆好不容易才忍着不笑,对身边的人吩咐。

  “等酒店那些混吃混喝的都走了,再给我开五十桌,我给两位兄弟接风。”

1条评论 to“第一卷 第七章 三年之约”

  1. 回复 2014/03/22

    阳顶天

    终于看到沙发躺下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