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三十四章 天机难测

  如同我预测的一样,在如此深的地底修建这样庞大的工程,一定会有一个二级通风设施,在确定了明十四陵的确切位置后,刘豪很快发现了另一条出去的路。

  这条通道由下而上贯穿整个密室,而且巧妙的利用了唐代留下的排水系统,等出去才发现,另一个出口竟然在下水道里。

  回到酒店虽然大家一身疲惫,不过知道明十四陵在大爷海,这无疑是巨大的惊喜,越雷霆豪气干云的嚷着今晚要不醉不归,带上所有人出去庆祝,连一向不喜欢凑热闹的秋诺她们也跟去。

  我留在酒店,从回来就没再说过一句话,可能是太累了,其他人也没打扰他,关在屋里整整睡了一天。

  醒来的时候才发现萧连山坐在床对面的沙发上盯着自己。

  “连山,你怎么没和霆哥去庆祝?”我揉着迷糊的眼睛说。

  “我瞧你有心事,担心你会有啥事,就留下来陪你。”萧连山憨憨的笑着说。

  我很感激的笑了笑,拍拍床边示意萧连山坐过去。

  “连山,我们从砸了霆哥的寿宴到现在快三年了吧?”

  萧连山想了想点点头。

  “快了,再过十几天霆哥又该过生日了,算起来刚好三年。”

  “当初我们答应留下来帮霆哥三年,如今期限快满,做人不能失信,这三年总是有惊无险,最后还帮霆哥找到明十四陵,也算是有个交代了。”我双手搓了搓脸淡淡的说。

  “我心里一直有件事想问你,不过你的决定一定有道理,所以我也没问。”萧连山支支吾吾的说。

  “你是想问我为什么要帮他三年对吗?”

  萧连山呲牙咧嘴的笑着,点点头。

  “我认识你时间不长,不过你性格吃软不吃硬,当初明明可以回绝霆哥,可你选择留下来我就觉得奇怪。”

  “还记得我们刚认识刘豪的时候,我生病进医院,你去找刘豪借钱救我的事吗?”我问。

  萧连山点点头。

  “当时我在医院,不知道能不能熬过去,就给自己算了一卦,是一个中签,我还记得那四句签文,前两句是:觅寻黄花需问田,张良扶得汉王天。”

  “你知道我是大老粗,这两句是啥意思啊?”

  “第一句觅寻黄花需问田,黄花就是油菜花,意思是说,要见黄花需要到田里才能看见。”

  “油菜花我当然知道,可这话啥意思呢?”

  “油菜花几月开?”

  “三月啊!”

  我淡淡一笑心平气和的说。

  “三月就是春天,春雨过后油菜花就开了,上雨下田,是什么字?”

  “上雨下田……是雷!”萧连山恍然大悟的说。

  “第二句是张良扶得汉王天……。”

  “这个我知道,小时候听说书的说过,说书的说张良是谋取天下,如烹小鲜是兴汉三杰之首,帮刘邦垓下一战而统天下。”萧连山抢着说。

  “是的,这句话的意思就是张良辅佐刘邦得天下,前两句合在一起,从签文看,我会遇到一个姓雷的人并帮他。”我说到这里深吸一口气。“当年张良出山曾和刘邦约定,三年为期,三年期满定会离开。”

  “哦!我明白了,所以你借谦哥的口帮霆哥三年。”

  “从卦象上看,我命中注定会结识霆哥,也必须帮他三年,我是顺应天命。”我淡淡的说。

  “你不是说一共有四句签文,这才两句,剩下两句呢?”

  “子牙岐山封万神,只叹世间剩几人。”

  “姜子牙封神,哥这是好事啊?”

  我眉头紧锁很焦虑的说。

  “封神是好事吗?难道你不知道被封的神都是战死的兵将!”

  “要……要死人的?!”萧连山有些吃惊的问。

  “姜子牙岐山封神一共封了三界首领八部三百六十五清福正神,这句签文并不是功成名就的意思,而是暗示有血光之灾,而且浩劫滔天。”我叹了口气忧心忡忡的说。“最后一句,只叹世间剩几人,是说最后能活下来的寥寥无几……连山,我想给你说一件事。”

  “你啥都别说了,我知道你想说啥。”萧连山固执的摇着头。“你想让我走,我走可以,你去哪儿我就去哪儿。”

  “你听我说,从签文上看,我已经应验了前两句,至于后两句,想必很快也会应验,现在找到明十四陵,可越是接近这个宝藏,凶险就越大,还有很多人正虎视眈眈。”我拍了拍萧连山的肩膀认真的说。“三年之期已满,你现在走忠义两全,你去找清姑姑,她自然会为你安排好。”

  “这事你就不用再提了,既然你知道前途凶险,我要是走了,你怎么办,还要霆哥和千玲他们,多一个人多一份照应。”萧连山坚决的说。

  “当我还是你哥,你就听我一次,明十四陵我必须找到,你没有必要陪我去,至于霆哥和千玲我会安排好,还有安琪我会让她先回香港,我知道最难劝的人是你,今天我睡了一天,就是想这件事。”

  “你……你想一个人去大爷海?!”

  “我不想有人去冒险!”

  “到底会发生什么事,你倒是说清楚啊,你这样我心里没底啊。”

  我揉了揉额头淡淡的说。

  “我们刚认识霆哥的时候,我就看过霆哥的面相,霆哥是鹰盘蛇的命,好勇斗狠虎口夺食的命格,他生的时辰好,中午十二点,就是午时,阳气旺盛,鹰盘蛇,鹰翱于天为阳,蛇行于地为阴,你前六十年是鹰啄蛇,虽凶无险,昌隆富贵,八方进财,霆哥有六十年的好命,六十年一甲子,可过了六十年,阴阳交替,鹰啄蛇命就变成了蛇缠鹰,是大凶是命,鹰抓着蛇在天上飞,反被毒蛇咬,会招横祸!”

  “哥,我知道你算命看相的本事不简单,霆哥对咱们不薄,你就不能想办法帮帮他?”

  “过几天霆哥生日一过,就刚好六十年大运期满,不是我不想帮他,可他木命,又遇甲子转运,加上现在要去开启明十四陵,里面是财帛,财帛属金,甲木遇金必破命宫,这是天意难违。”我无力的说。

  “这么说……霆哥这一次是在劫难逃?”

  “他不去明十四陵或许还有转机……”

  “那我们给霆哥直说不就完了,反正霆哥也听你的。”

  “连山,有句话叫天机难测,我要是直接告诉霆哥如同泄露天机,霆哥命中当有此劫,躲得过初一躲不了十五,只可避不可消。”我黯然的说。

  “难道就一点办法也没有?”

  “办法是有,我会安排好的,我当时问卦的结果是中签,而张良和姜子牙都是出山辅佐君王之辈,在卦象中他们是主,就是说成事在天谋事在人,他们都能左右事情的发展,就如同张良帮的是项羽,姜子牙帮的是纣王,那一切结果都会改变,所以这个中签有可能否极泰来变成鸿运当头的上签,也有可能陡转直下变成下签,而我是卦象中的主,是吉是凶都在我一念之间。”

  “那怎么才能变成上签呢?”

  “呵呵。”我摇头苦笑。“天意难违,你还真当我是神仙啊,我要是知道就不会睡一整天了,我虽然精通命理天数,可只能算人事,就是将要发生的事,而将来事就不是我力所能及的了,这也是为什么九天隐龙决让很多人趋之若鹜的地方。”

  我说完回头看看萧连山很认真的说。

  “现在说你的事,当我还是你哥,就听我这一次,他们还没回来,你现在就走,不管发生什么事都不要回来,如果一切顺利,我会去找你。”

  萧连山想了想忽然意味深长的说。

  “哥,你要我走也行,要不,你也给我算算,至少我离开你以后是啥情况,我心里也有数。”

  “好吧,你想算什么?”

  “我问前程。”

  “我这里也没起卦问卜的东西,要不你心里想着你要算的事,抱一个数字给我,我用文王神签给你算。”

  萧连山闭目态度极其虔诚的默想了半天后。

  “164。”

  我掐指一算,嘴角慢慢上翘意犹未尽的说。

  “第164签,签文是金樽对饮南山翁,暮山鹣鲽不成空……呵呵,没看出来啊,你小子命这么好!”

  “是啥意思?”

  “金樽是财帛和享乐,南山翁是长寿,鹣鲽一般是指夫妻,暮山是指暮年就是晚年,不成空就是不分离,合在一起就是,你将来福寿双全,而且夫妻情深至死不渝,呵呵,你小子把人间好事全占奇了啊。”

  “这么说我将来命很好?”

  “废话,其实我给你看过面相,你的命不是一般的好。”

  萧连山抒怀一笑,站起身兴高采烈的说。

  “那就成了,既然我命这么好,我跟你去明十四陵,反正我命好死不了,哥,你也别给我磨叽了,你继续睡,我不打扰你了。”

  “你……!”我半天说不出话来,没想到萧连山竟然在这儿等着自己。

3条评论 to“第二卷 第三十四章 天机难测”

  1. 回复 2014/03/15

    gg

    擦,50大寿,三年变成60,神人

    • 回复 2014/12/07

      看小说不要认真,BUG太多

      前几章写的,挖寺庙。难道下的三天雨??

  2. 回复 2016/07/02

    秦他爹

    雨一直下……一下就是三年啊????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