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三十五章 偏向虎山行

  越雷霆和其他人回来已经是晚上了,看得出越雷霆今天很高兴,满身酒气有些微醉,一回来就走到我的房间,随手关上门。

  用力接连在我肩膀上拍了三下,我差一点都没站稳。

  “雁回,我这辈子什么苦都吃过,什么福也享过,算起来也知足了,刘豪带你和连山回来快三年了,没有你们两兄弟,估计我越雷霆活不到今天,这份情谊我记下了。”

  “霆哥,你今儿这是怎么了,好端端的说这些干什么。”我被搞的有些不知所措。

  “明十四陵总算找到了,外面的人以为我越雷霆贪财,其实我是为了你岚姨,找到明十四陵我就说收山了。”越雷霆很诚恳的说。“我就千玲一个女儿,当爸的怎么会不知道她心思,我明白她心里一直有你,把千玲托付给你我也放心,明十四陵就当是我给千玲的嫁妆了,我这些年血雨腥风的熬过来,还不是就想她娘两将来日子好过点。”

  “其实只要你平平安安,岚姨和千玲就很高兴了,有没有明十四陵都无所谓的。”我认真的说。

  “快了,我也知道刀口舔血的日子不好过,等了结了明十四陵,我也收手后面的事交给霍谦和刘豪他们了。”越雷霆说到这里一脸苦笑。“说到霍谦,他办事向来稳健,可这一次让他来京兆处理一批秦俑,竟然让千玲给发现,昨天死活要我把这批秦俑交出来,挪不过她,我只好答应了。”

  我故意让越千玲看到秦俑,虽然一本正经的说是买回来的,以越千玲的精明,果然很快发现秦俑竟然是真的,然后我顺水推舟装着无可奈何的样子,把秦俑的来龙去脉告诉了越千玲。

  后面的事不用想,以越千玲的性子这批秦俑越雷霆是卖不出去的,果然如同我预料的一样。

  “霆哥,说到这批秦俑,谦哥带我去看过,我感觉不是一般文物那样简单,应该还有大用处,留着或许将来还有用。”

  “我已经派人把这批秦俑运回蓉城。”

  “我的意思,这批秦俑非比寻常,还是霆哥你亲自处理比较好,知道的人越少越好。”我一本正经的说

  “我亲自处理这个当然没问题,可眼前当务之急是开启明十四陵。”越雷霆说。

  “霆哥,明十四陵你就别去了,有我和连山在,不会出问题的。”我平静的说。

  “我不去?那怎么成,明十四陵可是旷世宝藏啊,有生之年能看到明十四陵墓开启,就是爬我也要爬去。”越雷霆固执的摇头。

  我好不容易从脸上挤出一丝笑容,无奈的说。

  “问题是……你就算爬也未必能爬上去啊。”

  “……为……为什么?”

  “明十四陵在太白山的天池,太白山是秦岭主峰,海拔接近四千米,就你这身体能上去?就算上去了不要说开启明十四陵,恐怕你路都走不了。”

  越雷霆一愣一时说不出话来,自己身体已经不比年轻的时候,这么高海拔真要上去,就像我说的那样,搞不好明十四陵没见着,自个先见阎王了。

  “唉……那成,我就先回蓉城等你们好消息,刘豪和其他人给你和连山留下,多一个人也方便。”越雷霆很无可奈何的说。

  “不用,连山跟着我,你身边一个可靠的人都没有,越是快找到明十四陵,越是有人居心叵测,刘豪留在你身边我也放心。

  “那行,明天我就回蓉城。”

  “现在就走!”

  “啊?!”越雷霆一愣,不明白我这么急为什么。

  我也不能明说,憋了半天才笑着说。

  “那批秦俑放在京兆拖着不出手也不是办法,这儿毕竟不是咱们的地界,万一有事也无能为力,还是早点运回蓉城安全。”

  越雷霆虽然有些微醉,可心里很明白,我不会无缘无故这么急着让他走,一定有其他原因,不过他对我是绝对的相信,我不说,他也不问,二话没说就点头同意。

  等越雷霆转身出去,我心里暗暗松了一口气,揉了揉额头去顾安琪的房间。

  “安琪,现在明十四陵总算有些眉目,我想麻烦你回趟香港,问问你爸,关于明十四陵还有什么细节的地方,万一进去遇到麻烦的事也心里有底。”我靠在门口笑着说。

  “我爸能知道多少啊,真知道找就去找了。”

  “他是前辈,多少应该知道一些,问问也好。”

  “那行,雁回哥,我什么时候走。”

  “就明天!”

  顾安琪点点头,没有丝毫察觉的样子。

  秋诺是其他人里最为理智的一个,也是最麻烦的一个,以秋诺的聪明随随便便编出来的话,她一定会有所发现,所以我直接把传国玉玺摆在了秋诺房间的桌子上。

  “雁回哥,你这是干什么?”

  “来而不往非礼也,能找到明十四陵多亏了清姑姑和你母亲。”我笑了笑说。“这传国玉玺麻烦你帮我转交给她们,随便帮我告诉她们幸不辱命找到明十四陵了。”

  “为什么……为什么你不亲自去啊?”秋诺诧异的问。

  “马上要去太白山了,还有很多要准备的,一时半会也抽不开身,你刚好可以回去看看清姑姑和你母亲,随便把事情的发展给她们说说。”

  秋诺想了想也认为合情合理,点点头答应。

  走到越千玲房间门口,我犹豫了半天才敲门。

  “哟……今儿怎么了,居然知道敲门了?”越千玲开门看见我一如既往的抬杠。

  “想麻烦你件事。”我微笑着说。

  “什么事你说……”越千玲忽然诧异的看看我。“今儿你怎么怪怪的,说话语气都不太对劲。”

  我本来就不是擅长掩饰的人,被这一问还有些慌乱。

  “想麻烦你回蓉城查阅一下关于秦俑的资料。”

  “查秦俑的资料干什么?”

  “这批秦俑我总认为非比寻常,像是什么祭祀所用之物,你帮我看看有没有关于这方面的记载。”

  “现在不是要去太白山找明十四陵嘛,等找到了再回去查也不迟啊?”越千玲不以为然的说。

  我挠挠头淡淡的说。

  “我听霆哥说让谦哥和刘豪把秦俑运回蓉城尽早处理,等你找完明十四陵,恐怕这批秦俑早就没了。”

  “不可能,我爸答应过我,不动这批秦俑的。”

  “霆哥已经走了,好像就是为了这件事,不相信你去看看。”

  越千玲一听有些慌神,嘟着嘴抱怨。

  “说话不算数,我明天就回去把这批秦俑上交!”

  我笑了笑,知道越千玲性子急,明天她一定会回蓉城,正想关门离开,忽然转过头,想了想把我脖子上的项链取下来,推到她面前。

  “这条八龙抱珠项链从我记事起就一直戴着,也没什么送给你的,这项链送给你吧。”

  越千玲一脸愕然,很诧异的看着我。

  “你送我礼物?!你没事吧?你好好的怎么送东西给我?”

  “不算是礼物,就想着认识你这么久,也没送过你什么,你也知道,我啥都没有,就这条项链,你就收着吧。”

  越千玲一脸惶恐又透着一丝开心,把项链收在手里,还是不放心的说。

  “无事献殷勤……你该不会是有什么企图吧?”

  “不要拉倒,还给我。”

  越千玲连忙把项链拽的紧紧的,兴高采烈的说。

  “给我的东西就别想要回去了,哈哈哈。”

  第二天一早,我收拾好准备去太白山,一出酒店的大门就愣在原地。

  秋诺和顾安琪还有越千玲得意洋洋的笑着,正在门口等着自己。

  后面是手脚无措埋着头的萧连山。

  看情形不用说萧连山是通敌卖国了。

  我看着萧连山一脸无奈的苦笑。

  “你不用看连山,就你昨天那样,谁都看出来有问题了,像交代后事似的。”越千玲走趾高气昂的说。“你变着法把我们支开,不就是想一个人去太白山找明十四陵嘛,我可告诉你,别给我说什么危险不危险的话,这可是考古界最大的发现,我是非去不可的。”

  顾安琪笑盈盈的走过来,眨着眼睛说。

  “雁回哥,知道你为我们好,可你担心我们安全,我们同样也担心你安全不是,大家在一起多少能有一个照应,你就别操心了。”

  秋诺一如既往的安静,脸上挂着淡淡的微笑,一句话不说的看着我,笑容里充满了坚毅,我知道这比任何话都管用,然后她把包好的传国玉玺交到我手里。

  “雁回哥,有什么话,你还是回来后亲自给我清姑姑和母亲说吧。”

  萧连山埋着头走过来很尴尬的说。

  “哥,你可千万别怪我,枪林弹雨我眼皮都没眨过,可昨晚她们三个人轮流逼问我,你知道我不会说假话的,最后实在没办法……我就招了。”

  我深吸一口气,若有所思的笑了笑,抬头看看天喃喃自语的说。

  “难道真是天意难违……”

  越千玲已经把项链塞到我手里,声音难得的柔和。

  “这项链你一直戴着,指不定是保你平安的,还是你留着吧,你平安了,我们也平安了。”

  “哥,你别这么消极啊,人定胜天。”萧连山搂着我胳臂豪气干云的说。“这叫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