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三十七章 阴兵借道

  荒郊野外我忽然说出这三个字,就连天不怕地不怕的萧连山都愣了一下,旁边三个女人相互对视一眼面面相觑,只感觉后背发凉。

  我很无奈的说。

  “在这里太上三洞神咒是无效的,必须找一个曾经走出过这里的人带路,只有这样我们才能走的出去。”

  “你刚才都说了,没人能走出这里,找谁给我们带路啊?”越千玲怯生生的问。

  我看看四周意味深长的说。

  “其他人当然是走不出去,不过有些人能。”

  “谁可以?”

  “当年负责运送宝藏的兵勇,他们到过明十四陵,一定要穿过这片森林,他们走出过八绝天罡阵。”

  “当年……当年的兵勇?!”萧连山瞠目结舌的半天没反应过来。“这都过了多少年了,早就变成灰了,上哪儿去找啊?”

  “你之前不是说这些人都不可能再回去了,知道这么大的秘密一定会被灭口吗?”越千玲也诧异的问。

  我一边拿出纸,坐在地上剪裁,一边漫不经心的说。

  “是啊,他们会别杀了灭口,可你们想想,从朱元璋开始到崇祯亡国,明代一共经历了快三百年,没一年运送一次宝藏,至少也运送了三百次,你们说到底有多少人参加运送?”

  “这谁知道,反正应该不少,别说宝藏了,就是之前在部队的时候,运送给养一次好歹也要两个排,百八十人吧。”萧连山一本正经的说。

  “算少一点,一次一百人,三百次就是三万人,这么多人都杀了,要掩埋都是件麻烦的事。”我一边把裁剪好的纸整齐放好一边问。“如果让你们负责处理这些兵勇,你们说埋在什么地方好?”

  从进入太白山开始到现在,途经的都是高山,秦岭山脉石层坚硬不易挖掘,按照最少的少,屠杀这么多人掩埋还真不是件容易的事。

  秋诺忽然脸色有些苍白,慢慢低下头看看自己站着的四周,声音有些颤抖的说。

  “这片原始森林土质松软容易挖掘,而且是途经太白山唯一平坦的地方,难道……这些人就在这里被屠杀的?”

  我没有抬头,继续忙自己手里的事,声音轻淡的说。

  “我们站的脚下就是万人坑!当年负责运送宝藏的兵勇就埋在下面。”

  几个女生一听都大惊失色,不由自主的靠在一起,三更半夜荒郊野外站在万人坑上面恐怕谁都不会好受。

  “哥……你……”萧连山指了指自己脚下毛骨悚然的问。“你要让这些人给我们带路?”

  我伸出手对着越千玲说。

  “给我一张钱。”

  越千玲僵硬的掏出一张钱递给来,声音颤抖的问。

  “你要钱干什么?”

  “有钱能使鬼推磨,找人带路不给钱怎么成。”

  我说完把钱印在刚才剪裁好的纸上,抬着头很认真的说。

  “过会不管发生什么事,你们都不能睁开眼睛,切记!千万不能睁眼,秋诺你走最前面,其他人跟在秋诺后面,一个人拉另一个人,千万不要走丢了。”

  “我……我走第一个?”秋诺抿着嘴看样子很害怕。

  “哥,还是我来吧,秋诺胆子小。”

  “这个和胆子大小没关系,都说了你是男的,你干不了这个。”我摇摇头说。“秋诺是七月生的,女子是阴体七月生辰阴上加阴,要找人带路必须阴气重的人,你是童子身又杀过人身上阳气极旺,阴物见你都会退避三舍又怎么会给你带路。”

  顾安琪忽然反应过来,瞠目结舌的问。

  “雁回哥,你想……你想阴兵借道?”

  我点点头冷静的说。

  “事到如今也只有这个办法了。”

  “啥叫阴兵借道?”

  “阴兵借道有两种,第一种阴兵借道是指古代或者近代的军队败亡后,往往这种阴兵都很团结而他们的思维都停留在了当时打仗的那个时间段,他们都认为自己还没有死还要继续战斗维护自己的那份军人荣誉。”我心平气和的说。

  “那另一种呢?”越千玲脸色煞白的问。

  “另一种就是枉死的,而且是大规模的枉死,比如被屠杀的这些兵勇,这些阴兵往往出现在一些偏远无人的极阴之地,所以看到过的人很少。”我指了指脚下说。“之所以把八绝天罡阵设在这里,就是因为这里是阴地,八绝天罡阵是奇门遁甲中的一种阵法,所谓八绝就是奇门里的八门都是死门,阳人无路,阴魂可出!”

  我说完,让大家一字排开,秋诺走在最前面,中间是越千玲和顾安琪,萧连山在最后面,把印好的冥币交到秋诺手里,让她一次拿一张,伸出手去,有人来拿先不要松手,跟着拿钱的方向走一步再松手,每次松手后要说一句。

  各安天命!

  我再次强调,不管听见什么都不能睁开眼睛,阴兵借道怨气极重,如果阴气入体大罗金仙都救不了。

  准备妥当后,我双手各夹一片树叶,分别从两眼抹过开了天眼,能通阴阳,等秋诺她们都闭上眼睛,我拿起另一叠印好的冥币,深吸一口用力抛上天去,纷纷扬扬四处飘散的白纸在幽深的林间显得格外诡异。

  我同时口中默念几句后大声念出。

  吾奉天蓬敕,玄武开幽关。狱吏少停考,阴兵周卫寰。魔王怒按剑,六洞镇魔蛮。听我传宣敕,天门视黑山。急急如律令。

  我话音刚落,林间风停声哑,四周一片死寂,慢慢隐约有细小的马蹄声传来,声音逐渐越来越大,有嘈杂的声响不断从四周传来,刚才还死寂的森林瞬间变得的人声鼎沸。

  我慢慢取下眼睛上覆盖的树叶,睁开眼自己四周全都是衣衫褴褛面无表情的人,这些人大多肢体不全,很多还趴在地上到处寻找自己的头。

  慢慢这些人逐渐围拢过来,把秋诺她们包围在中间,我看见越千玲和顾安琪早已浑身发抖,站在第一个的秋诺不知所措额头不停冒出豆大的汗珠。

  “赶快给钱!”我警戒着四周心急如焚的说。

  秋诺颤巍巍的抬起手,虽然闭着眼睛可身边的响动早已让她六神无主。

  “说话啊!”

  秋诺这才反应过来我教过她的话,连忙声音颤抖的说。

  “各安天命!”

  秋诺话一出口,手里的冥币立刻慢慢开始燃烧,周围的人都把注意力集中到她手上,全都伸出手里去拿秋诺手里的冥币。

  和我说的一样,拿到冥币的人会拽着冥币往前走,秋诺就随着这个方向跟过去,身边有无数只手触碰着秋诺,周围那令人毛骨悚然此起彼伏的声音如同挥散不去的梦魇般跟随着缓慢向前移动的队伍。

  我生怕队伍里有人忍不住瘫倒在地或者是睁开眼睛,一直在旁边宽慰的说。

  “不用怕,我在你们旁边,不会有事的,就这样走快要出去了!”

  大约走了两个多小时,秋诺整个后背全被冷汗浸透,后面的顾安琪牵着她的手,冰凉的如同冰块没有丝毫的温度。

  前面的树木越来越稀少,而身边的嘈杂的马蹄声和人声也慢慢消失,等到一切声音都停止,秋诺忽然感觉到闭上的眼睛隐约可以看到光亮,而且越来越亮,应该是天亮了。

  萧连山突然意识到我已经很久没说话。

  “哥?哥?你还在吗?”

  “在!”我的声音从前面传来,有些疲惫和紧张。

  “我们走出八绝天罡阵了吗?”顾安琪怯生生的问。

  “走出来了!”

  大家都松了一口气,越千玲有些虚脱的问。

  “现在可以睁开眼了吗?”

  没有听到我的回答,越千玲再问了一次,听见我极其严肃的声音。

  “睁开眼时,你们千万要记住!不能动!一定不能动!”

  都不明白我说这话什么意思,但听语气我格外的重视和强调,一晚上让大家毛骨悚然的阴兵不会出现在有阳光的地方,既然不是阴兵,还有什么可怕的呢?

  大家都心有余悸的慢慢睁开眼睛,眼前的一幕就连从死人堆里爬出来都没有害怕过的萧连山双腿都在打颤!

  至于秋诺她们几个女生,如果不是我提前严肃的警告,看见眼前的一切恐怕早就晕倒在地。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