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三十九章 千尸粉

  我身体一软,整个人瘫软倒在地上,听见身边已经没有动静,萧连山连忙睁开眼扶起地上的我,越千玲她们也围了过来,看见我一脸苍白,气喘吁吁,心急如焚的问。

  “这……这是怎么了啊?”

  “没……没事,你们没事就行了。”我无力的摇摇头说。

  苏冷月竟然一点都不担心的笑起来,拍着掌淡淡的说。

  “这都还没事啊,呵呵,寸金难买寸光阴,人生在世也就短短几十年光景,你为了破我万蛇蛊在所不惜,真够下血本啊。”

  越千玲义愤填膺的盯着苏冷月,诧异的问。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忘了告诉你们了,五方阴兵虽然战无不胜,可戾气太重怨念难平,谁

  借五方阴兵都要折寿十年,秦雁回,你还真算是有情有义了,赌上自己十年阳寿来救她们,哈哈哈。”

  “啊!哥,你咋能这么傻啊?”萧连山一脸惶恐的说。

  我没有理会,只是诧异的看着慢慢走来的苏冷月,异常震惊的问。

  “你……你怎么……”

  “我怎么没被五方阴兵杀掉是吗?”苏冷月意味深长的笑着,样子很轻松,手里摇晃着一个东西。

  “金刚降魔杵!你有法器在手,阴兵近不得你的身,你……”我一看脸色更加苍白,说到一半猛然想到什么,惊讶的说。“你……你算到我一定会招五方阴兵破你的蛊术!”

  苏冷月阴冷的笑容让她整个人更加阴暗。

  “我不但知道你一定会招五方阴兵,而且我还知道,召唤五方阴兵除了折寿十年之外,元神会大伤,你暂时不能再施法,既然我还活着,这里似乎没人再是我对手了吧。”

  苏冷月越走越近,我知道她说的一点都没错,自己现在已经没有能力和她抗衡,我救人心切却没想到早在苏冷月的算计当中,如今一点反抗的机会都没有。

  “他不是你对手,不知道我是不是。”

  声音从我们身后传来,苏冷月一愣,没想到这林子里还有其他人,抬起头才看见,站在对面的是两个老头。

  我也转过头去。

  说话的老头个子瘦小,不过他走到任何一个地方,都会让人多看两眼,因为他只有一只眼睛。

  右眼只剩下一个黑洞洞的窟窿,给人感觉特别的滑稽。

  不过应该没有几个人敢嘲笑他,因为敢笑的人并不多。

  站在说话老头旁边的另一个人一直默不作声,目光咄咄逼人,深邃的眼神和他整个人一样,深的见不到底。

  这两个人我在古啸天举办的比试时,听岚姨提起过,和古啸天一字平肩的两个人。

  地瞎孔观,天哑卫羽!

  我怎么也没想到他们会出现在这里,苏冷月刚才还胸有成竹的笑容已经不见了,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孔观和卫羽有什么本事她不知道,不过能和古啸天称兄道弟的人绝不会是泛泛之辈。

  我咬着牙站起来,虽然召唤五方阴兵体力透支太多,可现在他的腰挺的依旧钢直。

  越千玲打小跟着越雷霆没少去过古啸天的家,所以看到孔观和卫羽整个人终于放下心来。

  “您二老怎么也来了?”

  孔观的目光落在我身上,心平气和的说。

  “你也太小看越雷霆了,以为三言两语就能把他支开,自己去找明十四陵,越雷霆怎么说也是在道上混了几十年的人,前途凶险他又怎么会猜不到,他回到蓉城就找到古哥,让我们前来帮忙。”

  我一脸苦笑,一直以为越雷霆大大咧咧,没想到他竟然心细如尘,难怪当时越雷霆二话没说就走了,原来是知道吉凶难测,赶回去找古啸天帮忙。

  旁边的卫羽嘴唇蠕动几下,孔观会唇语,看过后忧心忡忡的对我说。

  “他说你擅自借五方阴兵,会折寿十年,可你是帝王之命,阳间君王调动阴间大军有违天数,你不止折寿十年,是二十年!”

  我淡淡一笑脸上看不到一丝惊讶的表情。

  孔观一怔,眯了眯眼睛有些震惊的说。

  “原来你知道!看你年纪轻轻竟然有这份胸怀,我和卫哥自叹不如。”

  折寿二十年!越千玲看我笑的轻松,心急如焚的说。

  “你傻啊,你一辈子有几个二十年,就为了借什么兵搭上二十年时间,你……”

  “呵呵,其实也不算亏,当时是进退两难,要么被树砸死,要么你们被蛇咬死,反正都是死还不如用二十年阳寿来抵,至少现在大家相安无事了。”我不以为然的说。

  苏冷月已经退到她认为安全的地方,手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多了一个袋子,从袋子里掏出一把白色的细灰,正要扬起时,就看见孔观冷冷的盯着自己。

  “你现在就走,我当什么事都没发生过,我已经十几年没和人动过手,难得我手上这十几年都干干净净,没沾过血腥,今天不想为你破例,否则……你会求我让你死!”

  苏冷月没想到对面的老头说话气势如此强盛,定了定神冷笑。

  “你知道我手里是什么?”

  “千尸粉!用一千条各种各样毒物咬噬同一个人,直到让其千毒穿心而死,再把尸体泡在至阴至毒的蛊毒中浸泡,让蛊毒渗透其骨骸,最后将骨骸晒干碾磨而成的灰,就是你手里的千尸粉。”孔观冷冷的说。

  “你既然知道我手里是什么,就应该明白这千尸粉的用途。”苏冷月有些得意的说。

  “扬于空中,这些千尸粉混杂在空气里就变成风蛊,风过之处皆是蛊毒,避不能避,蛊毒入体犹如千毒穿心,此蛊没有解蛊的方法,就连施蛊的人也不能幸免于难。”孔观依旧很平静的说。

  我虽然对道家五术精通,可蛊术是方外之术,了解并不多,但听孔观这么一说心里不免惶恐,苏冷月如果真用千尸粉,这里所有的人都会中蛊,自己暂时不能施法,根本没能力反抗。

  “告诉我明十四陵的地点,我就放你们走。”苏冷月慢慢抬起手,势在必得的说。

  “看来你还是没听明白我的话,不是你放他们走,而是我放你走。”孔观竟然边说边往前走,很轻松的说。

  苏冷月不知道孔观到底是不怕死,还是仅仅是恐吓自己,看见孔观竟然一点都不担心的样子,一步步逼近自己,阴冷的笑容慢慢沉了下去,手一扬,千尸粉漫天飘散。

  孔观迎风走过去,整个人都被满天的千尸粉所覆盖,千尸粉遇到活体不管是人和动物,都会渗透到体内,可苏冷月却目瞪口呆的发现,孔观身上像有磁铁般,所有在空中飘散的千尸粉都不由自主的往他身上聚集。

  附着在孔观身上的千尸粉缓缓向孔观手里流动,最后都汇聚在一起,就好像刚才苏冷月拿在手中一样,只不过苏冷月戴了特制的手套,而孔观竟然什么都没戴。

  我看到这一幕也万分震惊,虽然苏冷月并不是自己对手,换在平时或许还真没把她放在眼里,可像千尸粉这样的蛊毒,自己也未必敢像孔观这样肆无忌惮,只知道孔观神秘莫测,但很诧异为什么孔观对如此歹毒的蛊毒竟然一点都没放在心上。

  等到苏冷月反应过来,孔观已经走到她面前,苏冷月从小和各自蛊毒一起修炼,浑身是蛊可以说剧毒无比,没有人敢碰她的身体,可现在孔观的手犹如一把铁钳死死的掐着她脖子。

  “你……你怎么不怕蛊毒?!”苏冷月喘不过气的说。

  “千尸粉是蛊毒里最厉害的蛊,要练这种蛊,需要用一千条各种至阴至毒的毒物咬噬同一个人,直到让其千毒穿心而死……可如果这个人千毒穿心而没有死,你知道这个人会怎么样吗?”孔观那黑洞洞的右眼看上去已经不再滑稽,而是阴森恐怖。

  “蛊王?!百蛊不侵……”苏冷月声音有些断断续续的颤抖,她修炼蛊术当然知道蛊术里至高无上的境界,可真正能做到千毒穿心而死的根本不可能,眼前这个其貌不扬的老头似乎远比她想象中还要可怕。

  孔观已经慢慢拉开自己的衣服,露出老人常见干瘪又瘦弱的身体,不过在他的身体上竟然有无数密密麻麻的的伤疤,像是被什么无数次撕咬留下的痕迹。

  苏冷月的瞳孔在放大,那是一种完全绝望的恐惧。

  “你……你是蛊王?!”

2条评论 to“第二卷 第三十九章 千尸粉”

  1. 回复 2014/11/19

    路左

    哈哈我终于登场了杂毛你在哪?

  2. 回复 2015/07/14

    蛊王

    毛都没长齐,还敢在我面前玩毒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