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四十二章 八仙台

  出了原始森林,就到了太白山脚下,上山的路虽然崎岖,不过再没什么阻拦,虽然我暂时没有能力施法,不过有孔观和卫羽两人在,其他人心里都大为放心。

  一路上行色匆匆都没时间停下来看着绝美的风景,现在站在山巅,我心里的阴霾完全被眼前的一幕扫荡的干干净净。

  太白山千峰竟秀,万壑藏云,站在山巅云海霭雾,四野弥漫,峰如海岛,岭似飞舟,时隐时现,变幻无穷,景象万千,身临其境,有飘飘欲仙之感。

  而山巅中间的正是大爷海,湖水深幽清澈,象一块瑰丽的碧玉镶嵌在群山环绕之中,使人如临仙境,不过,太白山气候瞬息万变,使得大爷海若隐若现,故绘出了这里水光潋滟晴方好,山色空濛雨亦奇的绝妙景象。

  山顶的地方并不大,所有的景致尽收眼底,除了大爷海外其他地方都是山石,覆盖着一层积雪,在密室的微缩山水图上指明的地方就是这里,等看完风景,我的眉头慢慢皱了起来。

  这个地方没有一处是可以埋藏像明十四陵这么大的宝藏,其他人分头查找也没有任何发现。

  “哥,既然在微缩山水图里显示的是大爷海,你说明十四陵会不会在水下啊?”萧连山一本正经的问。

  “绝对不可,这大爷海就没有人下去过,深不可测!”孔观背负着双手平静的说。“就算能下去,要把宝藏运输到水底,就需要先放空大爷海,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就算可能,难道朱元璋就不怕大爷海的水倒灌进明十四陵,那他费尽心思的大明根基岂不是毁于一旦。”

  我点点头深思熟虑的说。

  “孔前辈说的有道理,朱元璋绝对不会把明十四陵藏在一个随时都有可能被毁灭的地方。”

  “那就奇怪了,地方就这么大,要有怎么也该能找到啊?”顾安琪忧虑的说。

  孔观看卫羽的嘴唇在蠕动,点点头对我说。

  “卫哥说,虽然大爷海人迹罕至,但并不是没人能上来,朱元璋应该不会把明十四陵藏在一个经常有人能到达的地方,万一被人无意中发现呢,所以明十四陵应该在一个不容易去的地方。”

  “不容易去的地方……”我回味着卫羽的话,转过头问越千玲。“在密室的时候,微缩山水图上除了大爷海这三个字外,还有一段诗文,我让你抄下来,现在告诉我是什么?”

  越千玲想了想背了出来。

  碧波琼池喷瑞雪,

  蓬莱八仙赏天绝。

  我揉着额头来回走了几步喃喃自语的说。

  “这两句朱元璋留下的线索提示,和之前的完全不相同,之前那些如果仔细分析还能找出端倪,可这两句实在太矛盾了。”

  秋诺慢慢走过来也点着头说。

  “第一句碧波琼池喷瑞雪,这里四周奇峰林立,池水碧绿清澈,碧波琼池指的就应该是大爷海才对,喷瑞雪……如果是指积雪,大爷海的地貌很特别,是一个冰川湖泊,这样的地貌是不会积雪结冰的,除非里面的水离开大爷海。”

  我深吸一口气,看样子想的和秋诺一样。

  “第二句蓬莱八仙赏天绝,我就更不明白什么意思了,和第一句似乎中间根本没什么联系,这两句提示我实在不知道什么意思。”

  孔观面无表情的对我说。

  “这两句话什么意思我不知道,不过八仙我倒是可以给你找到。”

  “这里有八仙?!”越千玲惊讶的问。

  孔观抬起手,指着大爷海对面一座山峰不慌不忙的说。

  “这座山峰叫拔仙绝顶,又名八仙台,雄踞于秦岭群峰之上,为太白山绝顶,恰似一个不规则三角形锥体,孤高峥嵘,参天入云,三面陡峭,雄险无比,因为山势太陡峻根本没有人能上去,相传只有八仙在山顶赏景。”

  “蓬莱八仙赏天绝……难道就是指的八仙台!”我看着对面的山峰若有所思的说。“可八仙台根本上不去,为什么要提到这个地方呢?”

  萧连山围着大爷海走了一圈,蹲在地上竖起大拇指,这是野战部队测试坐标的一种方法,然后回到我身边说。

  “哥,从地形上看大爷海向西南倾斜,西宽东窄,那两句文字啥意思我不知道,不过第一句里碧波琼池喷瑞雪,这个喷在理论上是可以达到的。”

  “怎么做?”我急切的问。

  “刚才我看了大爷海的地形,西宽东窄,而东面正好面对着八仙台,而东面的水平面较高周围由沙土阻隔,有溪流从沙土里渗出流向山底,这些沙土可以挖掘出一条沟渠,大爷海的水会随着沟渠一泄而下,因为西宽东窄,在压力的作用下会形成井喷的效果。”

  我眼睛一亮,重重拍在萧连山的肩膀上兴奋的说。

  “我知道第一句什么意思了!”

  我连忙让萧连山带他去东面有水渗到山底的地方,二话没说,就开始用手挖掘沙土,萧连山他们都过来帮忙,不一会功夫在大爷海的东面挖出一个缺口。

  如同萧连山预计的一样,大爷海里的水蜂拥而至从缺口喷射出去,随着水流逐渐增多,缺口越来越大,喷射的水柱宛如一条水龙,竟然一直达到对面的八仙台。

  其他流出的水轰鸣如雷,水花四溅,雾气遮天,直泻谷底,惊心动魄,蔚为壮观。

  “哈哈,果真是碧波琼池喷瑞雪……”越千玲兴高采烈的笑起来,但很快又疑惑的说。“也不对啊,喷瑞雪啊,雪在哪儿啊?”

  我淡淡一笑,心平气和的说。

  “过会你就知道了!”

  太白山气候瞬息万变,山顶更是寒冷无比,滴水成冰,我和其他人一直注视着喷射出去的水柱,果然不一会功夫,水柱在凛冽的寒风中慢慢冻结,水不断的喷上去,冻结的冰块越来越大,而且逐渐向前蔓延,直到到达对面的八仙台。

  在两座山峰之间,这条拱起的冰条如同一座拱桥,把两边连接在一起,不断喷上来的水逐渐加宽了冰桥。

  “原来这就是碧波琼池喷瑞雪的意思!”顾安琪恍然大悟的说。

  泄水的沟渠因为结冰被慢慢堵上,大爷海又恢复了平常的模样,不过曾经遥不可及没有人能上去的八仙台已经近在咫尺。

  不过这座冰桥到底能承受多大的重量必须有人亲自去试验,萧连山执意要走第一个,我把带来的绳子绑在萧连山身上,其他人拽着另一头。

  萧连山说是没事,可站在这么高的地方,从一条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断裂的冰桥上走过去,下面就是深不见底的悬崖,不害怕是不可能的,小心翼翼的迈出第一步后,萧连山心里现在能想到唯一的事,就是什么叫如履薄冰。

  我一直紧紧抓着绳子,紧张的看着萧连山一步一步缓缓走到对面的八仙台才松了一口气。

  萧连山站在另一边的八仙台上,看了半天后抬头大声喊。

  “哥,这里啥都没有啊,空荡荡的!”

  听到萧连山的话,所有人都失望的沉默,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我失望的叹了一口气,正想让萧连山回来,就听见八仙台传来萧连山的喊声。

  “哥,这里有四个大字,明土圣宝!啥意思啊!”

  “有字就说明有人去过八仙台!”越千玲差点兴奋的跳起来。

  我一听这四个字,手里的绳子都不由自主的松开,整个人松软的坐在地上淡淡一笑说。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连山!你脚下就是明十四陵!”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