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四十六章 旷世宝藏(上)

  通道下面的空间很狭窄,等我最后一个下去的时候,发现都没地方站,手不小心摸到旁边,油腻腻的感觉,放在鼻前一闻,是鲸油。

  这里没有的山体没有被凿穿的透光孔,一片幽深漆黑,手电筒的光线照射出去,一直投射在对面的山壁上,看距离十分远。

  我摸出打火机点燃旁边的鲸油,燃烧的火光逐渐向前延伸,像一条苏醒的火龙扭动着身体,然后变成两条、三条、五条……

  到最后我也数不清下面到底有多少条在燃烧的火槽,只知道火光照亮的地方越多,所有人的嘴就张的越大。

  这个地方并不小!

  我们只不过站在入口的平台上,放眼望去我绞尽脑汁也想不出一个合适的词语来形容自己眼前的一切。

  堆积如山!

  如果非要选一个恰如其分的形容词,这四个字用在这里一点都不为过。

  朱元璋竟然挖空了整座山体,而从站的地方望出去,即便这里已经沉寂了几百年,厚厚的灰尘依旧无法遮挡那耀眼的金光,如果说世上还真有金山的话,想必说的就是这里了。

  传说中的明十四陵就安安静静的沉睡在下面,等待这下一个开启她的君王。

  整个宝藏都被整齐有规律的分布堆放着,几乎所有的人现在反应都变得迟钝,任何一个正常人见到这满山的黄金珠宝恐怕没有几个还能保持平静。

  大家都茫然的走下汉白玉台阶,萧连山的面前整齐堆码的箱子足足有五层楼高,随手打开面前最近的一个箱子,顿时萧连山感觉眼睛都被晃的睁不开,下意识用手去遮挡,从手指的缝隙中,一块块硕大的金条放满了整个箱子。

  这只是其中一个,萧连山慢慢抬起头,他本来反应就慢,心里试着想算算这五层楼高的箱子里到底放了多少金块,算到后来忽然才意识到,只需要一块即便打断手脚,也不愁吃穿了。

  另一边的箱子被顾安琪打开,硕大的宝石、各种宝珠还有很多连名字都不知道的珠子,圆滚滚的塞满了一箱,在香港的时候,参观过闻名于世的沙皇金冠,上面足足有八百颗钻石和七十二颗红宝石,被称之为皇冠之王。

  可这随意堆放的箱子里,随便拿起一颗也不知道要比金冠上的宝石大多少倍。

  很多木箱因为年代久远,箱体已经腐烂,各种宝珠散落一地,放眼望去像一条闪光的鹅卵石路,不过这恐怕是世界上造价最昂贵的路了,但是顾安琪踩上上面竟然一点感觉都没有,就好像脚下只不过是普通的石子,因为像这样的箱子多的她根本数不清。

  至于体积庞大的金马、金龙等一些令人瞠目结舌的金饰,完全是按照真正的比例做出来,不但做工精湛而且用手敲击,竟然没有回音,这些全是实心的黄金饰品,由于体型庞大都随意的堆砌在角落。

  明十四陵倾大明全国之力,历经整整二百七十年不断的扩充壮大,朱元璋真的做到了,就如同当初他设想建筑明十四陵一样,这里真正是大明的社稷命脉,如果当年崇祯打开这个宝藏,或许后世的历史都会被改变。

  恐怕朱元璋做梦都没想到,造物弄人自己一手打下来的江山会败在崇祯的手里,而且亡国的最主要原因竟然是国库空虚,坐拥这个旷世宝藏的帝王最后输给了金钱,这或许是历史给崇祯开的最大一个玩笑。

  我站在明十四陵里,忽然发现自己太渺小,轻易就能被这满山的金银珠宝所淹没,放下手里的金砖忽然发现身边一个人都没有。

  “雁回!雁回!”很远的地方传来越千玲颤抖的声音。“到我这儿来,快!”

  我在像迷宫一样的明十四陵里转悠了半天,才找到神情有些恍惚的越千玲,她坐在纯金打造的一个平台上,指着身上不太确信的说。

  “你帮我看看后面是什么,我现在脑子不太清醒。”

  越千玲所坐的平台是经过特殊设计的,纯金的底座,向台阶一样一层一层向上堆砌,周围用拳头大的夜光珠镶嵌,当火光照亮山内后,这些夜明珠吸收火光,并反射出来,把整个平台照射的灯火通明。

  我走上平台,上面一字排开整齐的放着九个青铜大鼎。

  这九个青铜大鼎形态各异大小不一,上面的镌刻名川大山、形胜之地、珍禽异兽,我逐一把九个青铜鼎都看了一遍,震惊的喃喃自语。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

  越千玲连忙回头,极度紧张的看着我,结结巴巴的问。

  “这……这真是……九鼎?”

  我已经不知道说什么,默默的点点头,越千玲兴奋的忍不住大叫出声来,得意忘形竟然一把抱住我,像个孩子般手舞足蹈。

  萧连山听见这边有喊声,以为出了什么事,连忙寻声过来,看见越千玲正抱着我,怀里的金块掉落一地。

  “啥……啥情况啊?”

  我一脸苦笑,摊着手淡淡的说。

  “千玲找到宝贝了。”

  萧连山偏着头看看我身后,指着九个青铜鼎诧异的说。

  “我还以为啥稀罕玩意呢,瞧把你们两个兴奋的,这山里面随便拿一件卖了,我也能给你铸几十个出来。”

  顾安琪正抱着一大堆各种宝石,最小的也有鸽子蛋那么大,还在全神贯注的寻找更大来替换怀中的,刚好走到萧连山面前,还没说话目光就落在九个青铜鼎上,然后一愣,怀里的宝石全洒落一地,缓缓举起手呆呆的说。

  “这该不会……不会是九州鼎吧?!”

  我点点头,萧连山看都对着九个不起眼的青铜鼎如此震惊,上去摸了摸好奇的问。

  “这玩意啥来历啊?”

  “大禹在建立夏朝以后,用天下九牧所贡之铜铸成九鼎,象征九州。”我指着青铜鼎说。“分别是阳鼎五个,阴鼎四个,五应阳法,四象阴数,借以显示夏王大禹成了九州之主,天下从此一统,表明天命之所归,九鼎继而成为天命之所在,是王权至高无上、国家统一昌盛的象征,从此之后,九鼎成为国家最重要的礼器。”

  “华夏又被称之为九州,这九州鼎的价值已经超出了金钱可以衡量的范畴。”顾安琪目瞪口呆的对萧连山说。“这满山的黄金堆在一起也未必能有这九个青铜鼎的价值重。”

  越千玲小心翼翼的触碰着中间最大的豫州鼎,声音颤抖的说。

  “秦灭周后第二年即把周王室的九鼎西迁咸阳,但到秦始皇灭六国,统一天下时,九鼎已不知下落,细数华夏五千年文明,传下了许多稀世之宝,然而就历史价值而言,却没有一件比得上夏朝的九鼎。”

  我淡淡一笑,叹了口气意味深长的说。

  “这么算起来,朱元璋这个皇帝当的也不憋屈,虽然没有找到传国玉玺,但有这九鼎在,远比传国玉玺要贵重的多,难怪他当皇帝当的心安理得,得到这九州鼎,他也算是天命所归了!”

  萧连山听这九州鼎如此贵重,能抵这满山黄金,想都没想就上前去抱,可使了九牛二虎之力,发现青铜鼎竟然纹丝不动。

  越千玲白了他一眼苦笑着问。

  “你还寻思着一个人把这九鼎扛出去?”

  “废话,这一个鼎就够满山黄金,要是把这九个鼎全扛回家……”萧连山呲牙咧嘴的笑着说。“我都不知道这钱该咋花了。”

  “当年鼎铸造成后,从荆山搬到国都夏邑实在不易,几十万人夫,足足费了三四个月光阴方才迁到。”越千玲哈哈一笑,坐在旁边不以为然的说。“怎么,今儿你连山哥打算来一出力拔山兮气盖世给我们瞧瞧?”

  “连山,这黄金拿出去还能卖,这九州鼎拿出去,你敢卖有人敢买吗?”我也乐呵呵的问。“何况谁买的起这九个鼎啊,五千年华夏文明的精髓全在这九个鼎上面了。”

  萧连山憨憨一笑,闭着嘴走下平台,拾起刚掉落的金块说。

  “说了等于白说,在贵重又不能当饭吃,还是金子好,早知道我就多背几个包来。”

  我淡淡一笑,越千玲呆在九州鼎面前说什么都不肯走,作为华夏文明时代入口处的一块里程碑,已经遗失了两千多年,现在出现在面前,对于任何一个考古的学者来说都无法释怀。

  绕过纯金平台的青铜鼎,我才发现走了这么久,只不过走过明十四陵这座像迷宫一样的宝藏,才不到五分之一的地方。

  前面到底还有什么我并不好奇,现在唯一让他兴奋的就是胸前八龙抱珠发出的共鸣声越来越清晰。

  我很清楚,自己离九天隐龙决又近了一步。

1条评论 to“第二卷 第四十六章 旷世宝藏(上)”

  1. 回复 2014/12/08

    越扯越远!

    全当YY小说来看了!!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