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四十九章 求仁得仁

  孔观的眼角微微一皱,仅剩左眼的目光中充满了杀气,缓缓抬起的手,随时都能发动致命的攻击。

  魏雍刚才脸上还踌躇满志的微笑现在已经看不到了,回头瞟了孔观一眼,孔观伺机而动的手停在半空中。

  我选择了最为愚蠢的解决办法,可在这样的情况下偏偏又是最有效的,如果魏雍算是一条致命的毒蛇,那现在我正牢牢的掐在他七寸上,令他进退两难动弹不得。

  我极其镇定的看着魏雍,不慌不忙的说。

  “既然九天隐龙决还在我手里,主动权就还在我这边,现在我给你两个选择。”

  魏雍默不作声冷冷的看着我等我把话说完。

  “第一,我烧掉九天隐龙决,你再杀掉我们,第二,你杀掉我们,我死之前还是会烧掉这本书!”

  “就是说,不管怎么样,你也没打算把书交给我?”魏雍冷冷的问。

  “既然你选择不了,那你就按照我说的去做。”我淡淡的说。

  我一直都相信,魏雍从一开始就占据上风,估计在魏雍心里性命和一本书之间,恐怕任何人都会选择前者,但没想到我却是一个例外,我选择了玉石俱焚,魏雍即便心里再无奈,也不能有半点办法。

  正如同我说的那样,主动权一直在我手里,这本书对他实在太重要,重要到以至于这旷世宝藏他甚至都没瞟过一眼,可现在就被我放在熊熊燃烧的火焰之上,我能想到现在魏雍心里甚至想到不止十种让我万劫不复生不如死的办法,可现在他唯一能做的却只有一件事。

  “只要你不毁掉九天隐龙决,你想干什么都行!”魏雍极其不甘心的说。

  “让他们走,等他们离开这里,我会把书交给你!”我全神贯注的说。

  “哥,她们先走,我留下来。”萧连山站到我身边坚定的说。

  我这个时候根本不敢有丁点分心,加重语气说。

  “还当我是你哥,我现在说什么你就听什么,你带她们马上离开。”

  “我们走了,你怎么办?”秋诺担心的说。

  “我不会有事,你们在这里反而让我不能兼顾。”我着急的再次催促。“赶紧走!”

  魏雍深吸一口气,抬手示意孔观和卫羽让出一条路,对于九天隐龙决来说,其他人根本不重要,只要书还在这里,其他的都无所谓。

  萧连山本想固执的和我争辩,忽然越千玲伸出手把他拉了回来,形势越是危及,女人似乎往往就更加理智,留下来非但帮不了我半点忙,反而成了我的顾虑和负担,我做任何事都会投鼠忌器。

  “走,听雁回的安排。”

  越千玲咬着牙把萧连山向前推了一把,然后回头默不作声的和我对视一眼,虽然一句话也没说,可我能读懂越千玲目光中的坚强和忧虑。

  我的嘴角稍微向上翘了翘,轻轻的对她点点头。

  这里是明十四陵,以魏雍的性格,他绝对不会带其他人来,何况有孔观和卫羽帮忙,所以魏雍完全有理由相信,元气大伤的我绝对翻不出自己的手掌心。

  因此我可以很肯定,在明十四陵外面是没有其他人的,只要萧连山他们离开这里就会安全。

  萧连山走在最前面,一步一回头担心的看着我,其他几个女生跟在后面,要离开这里,必须从孔观和卫羽两人之间穿过。

  孔观的手微微一动,就看见我把九天隐龙决往下移动了半寸,火焰似乎已经可以舔舐的书页。

  “孔观,你最好不要想动手脚,你敢在她们身上下蛊,我就敢烧掉这本书。”

  魏雍回头瞟了孔观一眼,冷冷的说。

  “放他们走,我要的是书。”

  孔观的指头又垂了下去,走在最后的是秋诺,卫羽毛忽然伸出手不轻不重的按在秋诺肩膀上,我大吃一惊,卫羽高深莫测,就连欧阳错请阴神上身也不是他的对手,现在秋诺在他手里,生死完全在卫羽一念之间。

  “卫羽……你想干什么?”我的手已经不能再往下放,如果九天隐龙决真被烧掉,自己唯一还能牵制魏雍的东西就没有了。

  “就算放他们走,你同样也不会交出九天隐龙决,他们是你唯一的顾虑。”魏雍声音冰凉的说。“既然是交易,没道理风险全由我承担,其他的人可以走,至于她……你把书交给我,我就放了她!”

  我没料到魏雍留了这一手,事实上魏雍的担心是对的,我心里很清楚,如果让魏雍得到九天隐龙决,以他的野心要无辜枉死的远远不止他们几个,所以只要等到萧连山他们安全脱险,我依旧会毁掉九天隐龙决。

  “你们先走,我和秋诺先留下来。”我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尽可能让其他人安全离开。

  萧连山一咬牙带着越千玲和顾安琪原路返回,等到看不见他们的身影,我冷静的说。

  “放开秋诺,否则我立刻烧掉书。”

  魏雍淡淡一笑向卫羽点点头,示意他放开秋诺,现在他心里稍微有些镇定,因为主动权似乎又回到他的手里,我即便想玉石俱焚,只要还有我顾忌的人在这里,魏雍绝对相信,我一定不敢烧书。

  秋诺一向冷静淡然,即便被卫羽毛胁迫脸上也没有一丝害怕的表情,走到我身边竟然淡淡一笑说。

  “雁回哥,看来我们是离不开明十四陵了。”

  “会游泳吗?”

  “啊?!”秋诺不知道我突然问这个是什么意思,点点头。“会,从小就学过。”

  听到秋诺的回答我好像放心了很多,看着魏雍意味深长的说。

  “朱元璋生性多疑而且工于心计,这一点倒是和你很想,他修建明十四陵一定会防止有人找到这里,如果……如果你是朱元璋,你会怎么处理这个隐患。”

  “这个不难,我会在明十四陵里加装自毁的机关,不熟悉这里的人就算找到,在搬运这里面的财宝时就会不小心触发,当时候整个明十四陵都会坍塌消失。”魏雍想都没想不假思索的回答,刚说完忽然想到什么。“你……你找到明十四陵的自毁机关?!”

  我的脸上露出轻松自信的微笑,忽然把手里的九天隐龙决递给身后的秋诺。

  孔观看我九天隐龙决已经离开火焰没有危险,手立马抬了起来,卫羽的脚步也开始移动,我向前一步,双指合一置于眉间,看着架势我已经恢复的差不多,孔观和卫羽心里都清楚,我并不是一个容易对付的对手,都有些迟疑的不知道该怎么办。

  我伸出手按下刚才放九天隐龙决的祭台,顿时整个明十四陵地动山摇,到处有大小不一的石头落下来,站在里面可以明显感觉到明十四陵在摇晃中慢慢下沉。

  从祭坛里忽然涌出很多水,我大声对身后的秋诺说。

  “秋诺,烧掉九天隐龙决。”

  秋诺一愣,犹豫了一下把书丢进燃烧的凹槽里,孔观和卫羽大惊失色,可看我守护在前面,一时间也不知所措。

  魏雍的嘴角轻微的抽搐,眼睁睁看着近在咫尺的九天隐龙决就在自己眼前被烧成灰烬,脸色一片苍白。

  “秋诺,祭坛里的水池和太白山是想通的,你从这里可以一直游出去,出口就是大爷海,赶紧走,我拖住他们!”我回头大声对秋诺说。

  “我走了……你怎么办?”

  “没时间了,赶紧走!”

  秋诺深吸一口气跳进不断涌出水的祭坛里,我现在已经心无旁骛,慢慢转过头身体有些疲惫的站不稳,我并没有恢复,刚才只不过是装样子威慑住孔观和卫羽。

  “原来你根本没有恢复!”孔观怒不可遏的说。

  “你们可以试试。”我不以为然的浅笑。

  即便我已经虚弱成这样,孔观刚走了一步又停下来,对于他和卫羽来说,只要还活着的我,永远都是令他们忌惮的。

  “你真不怕死?”魏雍的声音十分冰冷。

  “怕,我当然怕。”我有气无力的笑着说。“不过,我知道你们比我更怕,就算今天我出不去,你们也别想出去。”

  “好!好的很,想求仁得仁。”魏雍冷冷的说。“那我就成全了你。”

  我慢慢抬起头,看见魏雍那张苍白的脸,目光中充满了阴毒的怨恨和戾气,还有黑洞洞的枪口。

  “呯!”

  我的脸上挂着毫不畏惧的笑容,像一个得胜的君王,身体踉跄的向后退了几步,终于缓缓的倒在祭坛里,从我身体渗出的鲜血顿时染红了祭坛里的水。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