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五十章 破绽

  魏雍手里黑洞洞的枪口。

  从胸口不断涌出的鲜血。

  以及浸泡在水里那刺骨的寒冷。

  再后来……

  我已经想不起后面的事,这是我在明十四陵里最后的一丝记忆,等到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四周一片雪白,白色的床,白色的窗帘,白色的杯子,甚至自己身上也包裹着白色的纱布。

  我艰难的移动了一下身体,发现胸口依旧剧烈的疼痛,白色的纱布上缓缓有血红的颜色渗透出来,像一幅水墨画慢慢的扩张。

  还知道疼痛,说明自己还没有死,可记忆中魏雍开枪打中了自己,最后只记得倒在祭台冰冷的水里,怎么现在会在这里,这里又是什么地方。

  我现在满脑子的疑问,咬着牙翻动身体,才看见在床边上一个长头发的女人爬在上面,被我的晃动惊醒,女人抬起头,双眼布满血丝一脸的倦怠。

  “秋……秋诺,我怎么在这里?”我认出床边的是秋诺,声音断断续续的问。

  秋诺看我苏醒过来,泪水顿时夺眶而出,她本来是一个极其坚强的女生,被武则天和上官婉儿养大的女孩,永远也不会让人感觉羸弱,可现在秋诺哭的像一个孩子,一边哭一边笑。

  “雁回哥,你终于醒了。”

  “我……我这是在哪儿?”

  “医院。”

  “我怎么会在医院?”我有些迷糊的问。“我记得……我记得我在明十四陵被魏雍开枪击中……后面的事我记不起来了。”

  秋诺连忙把我搀扶起来,靠在枕头上,擦着泪说。

  “后面发生了什么事我也不知道,当时你让我跳进祭坛里,我随着水道一直游出去,出口果然在大爷海,后来我听到一声枪声,然后就是整个八仙台垮塌,我当时还以为……以为你被埋在里面了。”

  我喘着气,声音吃力的问。

  “我睡了多久了?”

  “你昏迷了十天。”秋诺声音有些哽咽。“医生说子弹打在你的肋骨上,如果再偏半寸就会击中你心脏,经过抢救你才暂时脱离危险,但能不能活下来就看你自己的意志力,我就知道你会挺过来的。”

  我的嘴唇有些干燥,想去喝水,手却抬不起来,听见有金属撞击的声音,艰难抬起头,看见我的手上竟然戴着手铐,被锁在床沿上。

  “这……这是怎么回事?”我诧异的问。

  “不管我给你说什么,你一定要挺住,我也没想到事情会发展成这样。”秋诺抿着嘴唇说。

  我点点头一脸迷茫的看着秋诺。

  “是魏雍把你送到医院的。”

  “魏雍没有死!”我大吃一惊,从床上猛的一下坐起来,动作太剧烈,胸口的伤口被撕裂,纱布顿时红了一大片。

  或许是疼痛让我变的有些清醒,计划里我触发明十四陵的自毁机关,让秋诺逃出去后,我已经做好了和魏雍他们同归于尽的想法。

  既然我还活着,魏雍当然逃过一劫。

  “……魏雍怎么会送我来医院?”我捂着胸口吃力的问。

  “魏雍只手遮天,这件事闹这么大,关于明十四陵的事被他遮盖的严严实实,没人知道太白山发生了什么。”秋诺咬着嘴角声音低沉的说。“魏雍对外公布你和连山哥企图挟持和伤害在职官员,你胸口的枪伤是他自卫开的枪,这件事后,魏雍短短一天时间就把所有和你有关的人控制了。”

  我一听大吃一惊,忍着疼痛问。

  “连……连山现在怎么样了?”

  “连山哥没什么事,你不要担心,他被关押。”

  “那霆哥和千玲呢?”我心急如焚的问。

  “越叔叔因为涉及贩卖国家文物,涉黑伤人,据说和多起命案有关,魏雍已经下令通缉,岚姨不知下落,越叔叔的财产被全部没收,千玲现在无家可归,不过她没什么事,魏雍似乎对她不感兴趣,千玲很安全。”

  越雷霆畏罪潜逃,岚清不知下落,我心里很清楚,越雷霆和岚清其实就在古啸天手里,以越雷霆的性格绝对不会屈服,魏雍不会让越雷霆多嘴坏了自己的事,所以越雷霆和岚清现在的结果我都不敢往下想。

  听到越千玲安然无恙,总算是今天听到最好的消息。

  “安琪呢?她没事吧?”

  “安琪是华侨,魏雍不能把她怎么样,已经安排人驱逐她回香港了。”

  从秋诺口里知道的情况看,魏雍找就布置好一切,不管有没有得到九天隐龙决,他都不会让知道这个秘密的人存在,甚至不惜宁可错杀一万也不放走一个,就连刘豪和霍谦这些越雷霆的手下都被清算,可见魏雍从一开始就打算好了斩草除根。

  既然是这样,我忽然有点想不明白,魏雍为什么会让我还活着,我对于魏雍来说,唯一有价值的无非就是九天隐龙决,想到这里我捂着胸口吃力的问。

  “秋诺,我让你烧掉九天隐龙决,你确定烧了?”

  “是的,我亲手丢到火里,看着九天隐龙决烧成灰烬。”秋诺点点头很肯定的回答。

  既然九天隐龙决已经没有了,我对魏雍来说完全没有任何价值,为什么还要千方百计把我救回来,我怎么想也想不明白。

  秋诺双眼柔情的看着我说。

  “雁回哥,你放心,我已经给清姑姑说过了,不管付出怎样的代价,也一定把你救出去,相信以清姑姑的能力,你不会有事的。”

  我靠在枕头上感激的笑了笑。

  “秋诺,真是谢谢你,其实我并不担心什么,只要九天隐龙决没让魏雍得到,其他的都不重要。”

  秋诺把水杯送到我手里,有些惋惜的说。

  “虽然我不知道九天隐龙决到底有多重要,但看你连自己命都不顾也要毁掉,而且清姑姑也说过,谁得到这本书形同得天下,现在被我烧掉,怎么想都有些可惜。”

  “正因为这本书非同小可,所以我更不能让魏雍这样居心叵测野心勃勃的人得到。”我接过水杯宽慰的说。“九天隐龙决并非像传说中那样,虽是奇书,可落在不同人手里,就会有不同的结局,特别是像魏雍这样的人,只会祸国殃民生灵涂炭,这样的不祥之物毁掉或许并不是件坏事。”

  “是啊,这本奇书就这样毁了,如果是我母亲和清姑姑得到一定不会心存邪念的。”秋诺点点头表情有些黯然的说。“雁回哥,你还答应过我母亲和清姑姑,要把九天隐龙决找到给她们带回去,现在看起来永远都不可能了。”

  我喝了一口水,重重叹气说。

  “情非得已,李姨和清姑姑会理解我的决定的。”

  “雁回哥,在明十四陵里你是唯一看过九天隐龙决的人。”秋诺眨着眼睛很好奇的问。“这本号称夺天地之造化的奇书上面到底写的什么啊?我还是不明白一本书怎么有那么大的能力?”

  “书中记载的文字博大精深,而且十分玄妙,我只记住了文字。”我摇摇头很无奈的说。“可书里面隐含的奥秘始终无法参透,不过有些篇章我或多或少有……”

  我说到这里忽然停下来,脸上的表情有些奇怪,手微微的抖了一下,水杯掉落在地上,慢慢张开的嘴唇在蠕动,缓缓转过头看着秋诺。

  “……你这是……怎么了?”

  “我从来都没有告诉过你,你母亲和清姑姑让我带九天隐龙决给她们。”我一本正经的盯着秋诺,声音沉静而疑惑。“你是怎么会知道这件事的?!”

  秋诺一怔,半天没说出话来,武则天和上官婉儿极力不想秋诺知道她们的真实身份,所以一定不会告诉秋诺这件事,而秋诺脱口而出说出只有我和武则天还有上官婉儿之间的约定。

  就是说,那晚我见武则天和上官婉儿的时候,秋诺一直偷偷跟着我,从头到尾她什么都是知道的,甚至包括自己母亲还有清扬的真实身份,可秋诺却从来没提起过。

  甚至是这个医院,我忽然发现自己遗漏了很多事,秋诺怎么会在这里,这个问题自己一直都没问过她,魏雍绝对不会让自己接触到外人,特别是知道整件事的人。

  越雷霆、萧连山、越千玲还有顾安琪,所有和九天隐龙决有关的人都被魏雍控制,甚至连刘豪这样的外人都不例外,一直参与整件事的秋诺怎么会安然无恙的出现在医院。

  我的嘴角蠕动几下,忽然意识到自己可能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声音断断续续的说。

  “你……你是魏雍的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