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五十二章 帮我做一件事

  “你到现在还这样想吗?你可是帝王之命的人,以你的玄学本事完全应该可以乾坤独断叱咤风云才对,可你怎么却躺在我的脚下呢?”秋诺一点都不生气很和气的说。“我只相信人定胜天,现在九天隐龙决在我们手里,这本书到底有多神奇想必你也知道,既然能预知未来,又何来报应。”

  我蠕动着嘴角,竟然一时不知道说什么,秋诺说的一点都没错,如果真让她参透九天隐龙决的奥秘,她会更加肆无忌惮,一个蛇蝎心肠的女人一旦掌握预知未来的能力,我已经不敢再往后想。

  “我的血可以帮你解开白玉豆腐的秘密,这是我对你们唯一的用处,为什么后面还要我,你们早就可以动手了。”

  “因为我母亲和清姑姑似乎很看重你,解开白玉豆腐只是第一步,别忘了还有传国玉玺……”秋诺淡淡一笑说。“她们只会把开启明十四陵最为关键的传国玉玺交给她们相信的人,这个人非你莫属。”

  “她们二人把你养大,你竟然狼心狗肺机关算尽去骗她们,秋诺,你到底还有没有良心?”

  “骗?”秋诺嫣然一笑,一本正经的说。“你好好想想,我可从来没有骗过你,只是你一直没问过我而已。”

  我一愣,惨然的一笑,有心无力的说。

  “为什么?为什么你会是这样的人,你母亲和清姑姑有盛唐集团,富可敌国,你从小到大衣食无忧,她们二人对你无微不至,你什么都不缺,为什么还要做这些伤天害理的事?”

  “她们不是我母亲也不是什么姑姑,我只不过是她们众多养女其中一个而已。”

  我猛然抬起头,有些诧异的看着秋诺。

  秋诺的脸上已经看不到笑容,冷冷的对我说。

  “两个活了上千年的怪物,有什么资格当我亲人,她们收养我只不过是慰藉她们的寂寞和空虚而已,我真好奇她们是怎么有勇气看着自己收养的孩子一个一个在她们眼前老死,竟然还能再收养我。”

  “你……你知道她们是谁?!”我震惊的问。

  “这并不是什么麻烦的事,两个女人和我朝夕相处二十几年,一举一动都异于常人,何况连她们自己都不知道如何给我解释的那满屋到处的大唐皇室物品,我并不笨。”秋诺冷冷的说。“至少我还知道武则天和上官婉儿的生辰,巧合的事,竟然和我母亲和清姑姑一样。”

  我一点都不怀疑秋诺说的话,以她的心机和城府,事实上武则天和上官婉儿还真瞒不住她,或许是因为在她们眼里,秋诺只不过是一个单纯的女儿,根本没有提防过她。”

  “如果你母亲和清姑姑知道你是这样的人,她们会很失望把你养大的。”

  我刚说完,忽然想起一件事,在那回传国玉玺的那天,自己曾经问过秋诺,如果传国玉玺真是武则天给自己的,她会怎么办。

  我还清楚的记得秋诺的回答,秋诺说会去找武则天,问有什么办法可以长生不老,当时我以为是秋诺一句戏言,现在想想,秋诺还真没骗过自己,她当时说的是真的。

  “你……你想从她们身上得到长生不老的方法!”

  “她们活了上千年,如果真把我当女儿看待,应该会把这个秘密告诉我,可她们并没有这样打算过,总有一天,我会在她们眼睛里慢慢老死,她们或许会为我哭,不过就像一个破旧的玩具,即便会伤心,但她们很快就会找到另一个代替我的新玩具。”

  “你一派胡言,她们根本不是这个意思,她们二人对你视如己出,无微不至,你竟然用你肮脏的想法去玷污她们对你的爱。”我抬起头大义凛然的说。“你真以为长生不老很好吗,只有经历过的人才能体会其中的痛苦,她们让我带回九天隐龙决就是想结束这种痛苦,而不告诉你,是不想你重蹈覆辙。”

  “痛苦?!长生不老还能说痛苦,她们活了上千里,现在给我说痛苦,好啊,让我也活几千年,痛不痛苦等到千年以后再说。”秋诺声音冰凉的站起来,俯视着我说。“多少帝王将相梦寐以求想长生不老,她们得到此术当然不以为然,既然痛苦,好!我就陪她们痛苦!”

  “你……你把她们怎么样了?”

  “放心,在她们说出九天隐龙决秘密之前,她们还会继续痛苦下去。”

  我忽然淡淡一笑,捂着胸口抬头说。

  “我想你会很失望的,你的对手是武则天和上官婉儿,她们连死都不怕了,你还有什么能威胁她们的。”

  秋诺的眼睛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抽搐,还是被我扑捉到。

  “我就知道,她们不会让你得偿所愿的。”

  秋诺深吸一口气,慢慢不以为然的浅笑。

  “就算她们不说,你怎么知道我就不能参透九天隐龙决,就算我不行,还有他!”

  秋诺的手指着身后的魏雍,信心十足的样子,我看看魏雍不屑一顾的说。

  “你很早就知道她母亲和姑姑是武则天和上官婉儿,你找到她无非是利用她帮你,看来这里最想得到长生不老的人是你吧。”

  魏雍一愣,和秋诺对视一眼,忽然摇头大笑起来。

  “怎么,在你秦雁回眼里,我是一个薄情寡义的人?长生不老……哈哈哈,你刚好又说错了,这个房子里或许我是最不想得到这个的人。”

  我竟然在魏雍脸上看不出一丝说谎的表情,事到如今自己毫无反抗的能力,魏雍也用不着在我面前惺惺作态,可见他说的是真的,我有些疑惑,魏雍怎么会和秋诺走到一起。

  “还有一件事你也说错了,他从来都没有利用过我。”秋诺很柔情的看看魏雍。“事实上,一直都是他在帮我去完成一切。”

  魏雍在明十四陵的时候,对着满山金银珠宝连眼睛都没斜一下,如今连所有人都梦寐以求的长生不老也不屑一顾,一个正常的人连财富和永生都可以不在乎,这个人要么是傻子,要么就是已经拥有。

  不过现在我更愿意相信,还有更吸引魏雍的东西,这东西在他心里甚至超过了财富和永生。

  魏雍拖着一把椅子坐在我的面前,慢慢从衣服里拿出一本崭新的书,当着我的面翻开,只读了几句,我的脸色就开始慢慢苍白。

  魏雍读的正是九天隐龙决的总纲,我在秋诺烧掉九天隐龙决之间就看过,秋诺可以过目不忘,我也会,所以九天隐龙决一字不落的全刻在我脑海里。

  看着我脸色的表情,魏雍很轻松的笑了笑。

  “看样子我不用再读下去了,我知道你也会过目不忘,你想玉石俱焚保住的九天隐龙决就在我手里,不知道你现在心里怎么想?”

  我缓缓抬起头,虽然断裂的肋骨剧痛难忍,但在我的脸颊上竟然挤出一丝意味深长的微笑,很浅可十分自信。

  “我现在在想,你心里一定很矛盾和纠结,你是多么想马上就看见我死在你面前,可偏偏又不能这样做,呵呵。”

  魏雍一怔,皱了皱眉头冷冷的问。

  “你怎么知道我不会杀你?”

  “你既然已经拿到九天隐龙决,当然知道这件事的人越少越好。”我一边说一边鄙视的看看旁边的秋诺。“何况还有一个杀人眼睛都不会眨一下的人,相信她绝对不会介意手里再多几条人命……可到现在我还活着,你还没幼稚到仅仅是为了在我面前炫耀你的胜利。”

  魏雍僵硬的脸缓缓舒展开,意味深长的看着我说。

  “聪明的人知道什么时候该说话,什么时候不该说法,更重要的是,知道什么时候说什么样的话,你就是这个聪明的人,你说如果我们是朋友的话该有多好,可你非要当我敌人。”

  “道不同不相为谋和你这样的人当朋友,早晚要折寿。”我很刚直的盯着魏雍毫不畏惧的说。

  魏雍不慌不忙拿出一叠照片,一张一张扔在我的面前。

  第一张照片上越雷霆浑身是血的蜷曲在地上,旁边是鼻青脸肿的岚清。

  第二张照片上越千玲一个人茫然无助的坐在马路边。

  第三张照片上萧连山被殴打的浑身是伤皮开肉绽惨不忍睹。

  我颤巍巍看着地上的照片,双眼都在喷火,恨不得活生生掐死面前的魏雍。

  “每个人都有弱点,有些人贪财,有些人怕死,有些人想要获取权利。”魏雍似乎很喜欢看到我脸上现在的表情,指着地上的照片说。“这些就是你的弱点,我知道你不是一个会屈服的人,但这些人的生和死可就在你一念之间!”

  “你想我做什么?”我咬着牙根冷冷的问。

  “我真有一件事要你帮我做。”

  “什么事?”

  “帮我找九天隐龙决!”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