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五十四章 废人

  我听到魏雍提起九天隐龙决,忽然想起,此书一共应该有四十九篇,除开第一篇的总纲,还剩下四十八篇,而自己在明十四陵的时候快速翻阅,只看到其中二十三篇。

  如果按照魏雍所说,九天隐龙决是分上下两册,那上册应该有二十四篇,上册其中少了一篇,我清楚的记得是第十二篇,有人撕掉了这一篇。

  我突然若有所思的笑了笑,看着秋诺淡淡的说。

  “上官婉儿参悟出上册当中的长生不老之术,一定怕别人得到,所以从九天隐龙决里撕毁了这一篇,也就是我没看到的第十二篇,你们急于找到下册,就是因为只有上下两册合二为一,就能重新找到被销毁的第十二篇。”

  秋诺一怔,冷冷的瞟了我一眼,心有不甘的说。

  “就算让你知道又能怎么样,下册里面除了预知未来,还有洞悉过去的道法,只要你找到下册,我一点也不担心找不回被销毁的第十二篇。”

  秋诺说完把地上的照片一张一张捡起来,慢慢放在我眼前。

  “如果你不去找……这些人会提前到下面去等你,而且……我可以保证,我会让他们死的痛不欲生!”

  我很愤恨的看了看秋诺,他绝对相信这个心如蛇蝎的女人不会仅仅是口中说说这么简单,一个为了达到目的连自己亲人都可以背叛的人,没有什么是她做不出来的。

  我现在只感觉心底一阵寒凉,秋诺根本没有给自己选择的余地,这一点她和魏雍真的很像,每一步甚至每一个细节都是提前计算好的,明知道前面是悬崖,我也没有任何办法的必须往前走。

  我忽然抓起手边的玻璃碎片,尖锐的菱角对着魏雍,不过现在魏雍并不担心我能做出什么事来,以我现在的身体状况不要说袭击他,甚至连动一下都很艰难。

  何况旁边还有秋诺已经抬起的手,只要我有半点动作,相信结果只会是我身上多断几条肋骨而已。

  “你杀不了我的。”魏雍气定神闲的笑着。

  我也跟着笑起来,笑容里透着淡然和胜利,令魏雍都有些看不懂。

  “道术的高深和修为有关,我虽然是在机缘巧合下得到八龙抱珠里面的道家五术精要,但命理天数属于道家法术,学不学在于我,用不用也在于我,当然,废不废还是在于我。”

  秋诺虽然炼的是道家邪术,到道法里面的规矩当然懂,看见我手里的碎片恍然大悟,紧张的说。

  “你想自废道术?!”

  “我现在杀不了你,不过我可以废了我自己!”

  我说完用力将碎片插入自己左手掌心,用尽最后一口力气断了所有修为和功力。

  魏雍什么都算到,唯独没算到我竟然会自废道术,想要阻止已经来不及,秋诺说告诉他,我真元已散,从八龙抱珠里所获得的所有道法全没有了。

  “我现在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对你来说没有任何利用价值。”我失血过多,脸色苍白,不过很高兴的说。“你也不用妄想让我帮你找到九天隐龙决的下落,要杀要剐悉听尊便,反正我已经折寿二十年,早就无所谓了。”

  我这样做也算兵行险着,我知道魏雍心里很清楚我的弱点,用身边人的安危要挟和控制我,我实在想不出要有什么办法可以对付魏雍,如果就范真帮魏雍找到九天隐龙决下册,恐怕倒是再也没人能阻止这个野心勃勃的人。

  我长这么大,其他的都不会,唯独玄学造诣非比寻常,而魏雍也正是看重这一点,只有拥有八龙抱珠项链的人才能找到九天隐龙决的下册,现在我废掉所有修为和功法,在魏雍眼里形同废人。

  魏雍大可一怒之下杀了我,可其他人对魏雍无足轻重,我相信只要我一死,反而能换取其他人的安全,一条命换几条命怎么算都划算。

  魏雍脸上果然出现从未有过的暴怒,手紧紧抓住我的衣领,阴冷的眼神恨不得将我挫骨扬灰也未必能解恨。

  “杀了我。”我苍白的脸上挂着得意的微笑。

  对于这种肆无忌惮的挑衅,魏雍的眼角眯了几下后,手竟然慢慢松开,脸上又恢复了平静,我不喜欢看到他这样的表情,失去理智的魏雍远比冷静的他要好对付的多。

  魏雍摸出一只烟,在手里来回搓了几下后,目光落在我掌心的伤口上,深吸一口气。

  “我不会要你命,事实上是你自己废了你自己的命,帝王命格千年难遇,你居然自己给毁了,秦雁回,你已经是一个废人了!”

  我从来没像现在这样放松过,特别是在魏雍面前,甚至还能挤出一丝胜利的微笑。

  魏雍深吸一口烟,忽然拍了拍我肩膀,意味深长的说。

  “如果你知道自己是谁,我相信你一定会很后悔你这样做的,说实话,我或许都没资格和你当朋友,但实际上我真有想过,有一天能和真正的你举杯畅饮,我一生没佩服过任何人,你!是唯一的一个,你本可权操天下,指点江上,可你偏偏废了自己……”

  我听不明白魏雍的话,可我居然从他眼神里读出一丝惋惜和遗憾,但有一点我现在可以肯定,他完全没有想杀我的意思。

  魏雍说完把八龙抱珠项链推到我手里,然后在我手上轻轻拍了拍。

  “这项链是玉寻人,既然你已经废了,这项链也没用了,留着吧……”

  我想过很多种可能,唯独没想到现在这个,甚至目睹着魏雍解开我的手铐,和秋诺悄然离去时,我还反复告诉自己,这仅仅是魏雍另一个阴谋而已。

  但实际上当我捂着伤口走出医院时,并没有任何人阻止过我,魏雍会放我走,我始终想不明白是为什么,留下我这个知道太多秘密的人,像他这样心思缜密的人是绝对不会犯这种错误。

  伤口的剧痛让我难以清醒的去想这些,脚一软险些从台阶上摔下去,忽然被人紧紧搀扶住,抬头才看清楚是满脸淤青的刘豪。

  “你怎么会在这里?”我有气无力的问。

  刘豪把我扶上车,才看见我胸口渗出的鲜血,简单的帮我处理一下低沉的说。

  “姓魏的把你关在医院十多天了,我一直带着人在门口等着,魏雍安排了很多人守着,一直没下手的机会,前些天我带人进去过……魏雍有防备,没几个兄弟出来,我这命也是捡回来的。”

  刘豪话挺多一个人,突然变的沉稳我反而有些不习惯,记得第一次认识他也是在医院,我这条命算起来还是他给的,看他脸上的伤不轻,知道出事后他日子也不好过。

  “现在剩下的弟兄不多了,不敢和魏雍硬拼,也不知道怎么了,刚才姓魏的撤了所有人,我还担心……”

  刘豪说话的时候一直没看我,说到这里停下来,本是条汉子声音竟然有些哽咽,我知道他是以为魏雍杀了我。

  “怎么不去救霆哥?”

  我用力握了握他手问,发现刘豪整个身体都在颤抖,豆大的汗珠从他额头冒出来,但始终没发出一丝声音,我掀开他衣服才看见,刘豪也比我好不到什么地方去,腹部缠着的纱布也透着血渍。

  “能救霆哥的只有你了,保住你周全霆哥就没事,我是想好的,拼了这条命也要把你救出去。”

  我不知道该怎么告诉他,刘豪是为了救我被打伤的,我举起手无力的说。

  “我已经救不了任何人了,我现在是废人。”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