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五十五章 忠义两全

  刘豪带我去的地方很隐蔽,跟了越雷霆三年,这地方我还是第一次来,越雷霆毕竟在道上腥风血雨几十年,未雨绸缪的道理他比谁都懂的透彻,不用说这里应该是越雷霆给自己留的一条后路,只不过他终究是没用上。

  这郊区的平房很不起眼,如果不是刘豪带我来,估计我永远也找不到,房门口站着的是几个负责警戒的人,房里的床上还躺着几个伤势较重的,算起来不到二十个人。

  越雷霆在蓉城苦心经营了大半辈子,没想到魏雍没用三天时间,就风卷残云般像一块抹布把越雷霆所有的一切擦拭的干干净净。

  我被秋诺打断肋骨加上本身的枪伤,坚持到这里我一直提起的心终于放下,整个人晕厥过去,再醒来已经不知道是多少天后,在刘豪的护理下我的伤势恢复的很快,在他知道我自废道法后,他的话开始变的很少,唯一不变的他依旧和我第一次在医院见到他时一样,每天削好一个梨,如果我醒着,就递给我,我睡着了就放在床头。

  他越是这样,我反而越不敢去直视他的目光,我知道他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我身上,甚至不惜拼上他一条命都要救我,可如今我却什么都做不了。

  刘豪本是一个粗人,喜怒都写在脸上,可从到这里后,我在他脸上却是看见从容和淡定,这让我很不适应,因为我知道只有一种人会有这样的表情。

  刘豪似乎是在等什么,我的伤势恢复的越好,他就越平静,而我心里却越害怕,有时候我甚至会拉着他的手,想说些什么,但最终还是没说出口。

  就这样过了一个多月,有一天刘豪来给我换药,他的手冷的很,我的心更冷,再包扎好伤口后,他在我床头放了三个削好的梨,那一刻我想哭,我知道或许我再也见不到他了。

  我虽然自废了道法,可相术却还在,刘豪的面相眉断如草,山根青黑,论神晦暗神浊不清,气盈而身动主死之兆,我知道这是刘豪最后一次给我换药了,他一直在等我伤好,这样算给我一个交代,现在他再没有任何顾忌,既然我已经救不了越雷霆,他现在只能靠自己。

  我心里很清楚他面相是死兆,可我心里更明白,不管我说什么他都要去,忠义两字在刘豪心里远比命看的重,我一直拽着刘豪衣角,嘴角不由自主的蠕动。

  “床头给你留了钱,现在比不了以前了,你省着点用,我明儿就回来给你换药。”刘豪走到门口转头笑了笑对我说。

  我背过脸点点头,终于没忍住,秦一手断我手指我没哭,现在哭了,不过始终没发出声音,他恪守尽了忠,赴死全了义,我不想他看见我这样,至少让他走的没有牵挂。

  屋里十几个人都走了,只剩下我一个,安静的让我有些无所适从,黄泉路上多几人,我想起临去大爷海时给自己占的卦,我算到了结果,可最终天意不可违,我什么也改变不了。

  我忍着伤口撕裂的疼痛,颤巍巍的坐在屋外的门槛上,整整一夜一动不动望着门口的小路,扪心自问我当得起铁口直断这四个字,可我从来没像现在这样,希望自己算错,我甚至还想着刘豪会如同他说的那样,还会赶回来给我换药。

  当清晨第一缕阳光照射到我时,我真在路上看见两个逐渐清晰的人影,我扶着门框站起来,和对面的女子相对无言,那是一张秀美灵动的脸,算日子我快一个多月没见到越千玲了,本以为她会被突如其来的变故所击倒,可我却未在她脸上看到丁点柔弱。

  我努力在嘴角边挤出一丝笑容,越千玲咬着嘴唇冲过来紧紧抱住我,撕裂的伤口依旧剧痛,可当她的泪水浸透我衣服,我却感到久违的温暖,我抬起手紧紧把她搂在怀里,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萧连山就站在她身后,淤青的脸坟起一座小山都快看不到他眼睛,跛瘸的腿每走一步都格外的艰难,可他的腰始终挺的笔直,和我对视那一刻,我又看见他憨憨的笑容。

  “哥,你没事就好。”

  “你们怎么来了?”我问。

  “不知道,魏雍早就安排了人,我们一回去就被抓了,我以为再也见不到哥了,谁知道魏雍竟然放了我。”萧连山声音低沉的说。“刘豪找到我,告诉我你在这里,让我带千玲过来。”

  “刘豪说你为了救大家自己废了道法。”越千玲轻轻抚摸着我的手疼惜的说。“他说让我们来找你,他想办法救我爸和妈。”

  我一怔,一直以为刘豪是粗人,原来他什么都懂,只是没对我说过。

  “哥,刘豪走之前特意叮嘱,说这里已经不安全,让我们找到你之后马上离开。”

  我明白刘豪的意思,他是不想拖累我们,刚点头想收拾东西走,就看见路上偏偏倒到走来三个人,走近才看清楚,刘豪浑身是血被两个手下搀扶着已经奄奄一息。

  我连忙让他们把刘豪抬进房去,刘豪似乎在用最后的力气坚持,看见我一把抓住我衣领,喘着气说。

  “我本……打算带人救霆哥,被……被伏击,十几个兄弟就剩三个了……”

  以秋诺的道法修为又怎么可能不算到,我虽然知道结果,可看刘豪这样子,心里难受的很,低头才看见刘豪胸前的伤口上有刺眼的红线,我猛然想到秋诺的牵命破魂。

  “秋诺对你下的手?”我问。

  刘豪用尽力气点点头。

  看着刘豪生不如死的样子,我紧握着拳头,秋诺用尸水炼化的红线缠裹刘豪心脏,却没有要他的命,刘豪只要一用劲红线就会收缩,那是一种痛不欲生的感觉,直到最后红线撕裂心脏,所以刘豪每一次说话心都犹如刀绞。

  我让他别说话,可他把我衣领抓的更紧,我明白他坚持到现在就是为了见我。

  “我救……救不了霆哥……千玲我……我交给你,你好好照顾她……我算是给霆哥有……有个交代。”

  刘豪用尽最后的力气死死盯着我,我咬着牙点点头,我知道秋诺歹毒,可没想到她竟然残忍到这种地步,除非她要刘豪死,否则刘豪会像被千刀万剐般活活疼死。

  “刀!”我深吸一口气抬手说。

  萧连山知道我要做什么,偏过头把刀递给我,越千玲捂着嘴不让自己哭出声紧紧握着刘豪的手。

  “您放心走,我爸有您这样的朋友,这辈子值了。”

  刘豪费力的冲着越千玲笑了笑。

  “千玲,以后的路你就要一个人走了,别……别再任……任性了。”

  越千玲拼命的点头,终于放声痛哭出来。

  刘豪说完看看我手里的刀,慢慢松开我衣领,大口喘着气对我昂着头。

  “兄弟,你能送我上路,我一定闭着眼睛走。”

  我紧咬着牙一把将刘豪搂在怀里,深吸一口气在他耳边说。

  “这仇我一定给你报!”

  刘豪心满意足的笑了,我手里的刀没有半点迟疑的没入他胸口,刘豪在我怀里抽搐几下后慢慢平静下来,如同他说的那样,双眼闭着。

  我用力拔出刀,血溅在我脸上滚烫而炙热,泪水夺眶而出混杂着血液一直往下流,我仰头大喊一声。

  “安心上路!”

  阳光从屋外透进来,站在门口的人身影被拉的很长,像一张密不通风的网把我们覆盖在里面,在这黑暗的阴影中我看见秋诺那张绝美的脸,如同一块美玉找不不出一丝瑕疵,可落在我眼里却如同扭曲的梦魇,冰凉而可怕。

  她意犹未尽的盯着我,在手指上缓慢的缠绕着刺眼的红线,像一条致命的毒蛇吐着信子伺机而动随时可以发起致命的攻击。

  ……

2条评论 to“第二卷 第五十五章 忠义两全”

  1. 回复 2014/02/22

    Anonymous

    然道秦雁回就是赢政?

  2. 回复 2014/09/13

    小火

    很有可能!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