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五十六章 漫天华盖

  秋诺没要刘豪的命,并不只是仅仅想折磨他,我看到秋诺时终于明白了她的用意,魏雍想放过我,可她从来没这样想过。

  只要跟着刘豪就一定能找到我,或许在她眼里,只有我死了,对她来说才是真正安全的。

  我手里的刀尖上还滴落着血渍,我现在握的更紧,如果能让这把刀现在插在秋诺的胸口上,即便永世不得超生,我也绝对不会犹豫。

  “你杀不了我。”

  秋诺冷艳的笑容中透着自信,不过很可惜她说的是实话,我相信只要我一抬手,这房间里将会在多一具冰凉的尸体。

  送刘豪回来的两个手下看见秋诺,满眼充满了仇怨,想必昨晚的恶战去的十几个人大多都是死在这个女人手里,不约而同提起刀一上一下都朝着要害向秋诺砍去。

  我没有阻止,事实上结果都一样,秋诺能到这里来,就没打算让人活着离开,刀锋在离她半寸的距离时,秋诺那只缠绕着红线的手像毒蛇般快速而准确的攻出。

  两个人手里的刀掉在地上,捂着脖子直挺挺的跪在秋诺面前,脸上青筋暴露,痛不欲生的抖动着身体,秋诺甚至都没去瞟过他们一眼,冷冷的盯着我,手一扬,两个人像断了线的风筝被悬挂在我面前的屋梁上。

  我这才看见他们脖子上正在慢慢收缩的红线,牵命破魂本是道家邪术,以秋诺的道行修为看,她早已炼的炉火纯青,即便我没有自废道法,或许我也不是她对手。

  秋诺向前走一步,萧连山再一次挡在我前面,我握着越千玲冰凉的手,一把推开萧连山。

  “让他们走,我这条命给你,以你现在的修为,他们这辈子都不可能是你对手。”我的声音中甚至透着一丝乞求,这是我现在唯一能做的事。

  秋诺忽然淡淡笑了,慢慢抬起手,在我记忆中她有一双近乎完美白嫩的手,每一个指甲都会刻意的休整的干干净净,我看她单手扣中指,掐铁叉指决。

  “雁回哥,你还真是宅心仁厚,就是可惜了你这帝王命格,一将功成万骨枯这个道理看来你是不会懂的,就连最简单的斩草除根恐怕你也学不会了。”

  秋诺一边说,手指一边由上至下慢慢划动,我们才看见被悬挂在屋梁上的两人撕心裂肺的惨叫,在他们胸口,一条血红的线条正慢慢向下延伸,线条越来越粗,两个人的胸膛正在我们注视下裂开,我甚至可以清晰的看见还在跳动的心脏。

  萧连山都被这场景怔住,我把越千玲的头按在胸前,不想让她看见惨绝人寰的一幕,等秋诺的手停下来,悬挂的两人被秋诺活生生开膛破肚,从他们身体里流出的肠子低垂在地上,他们的身体已经不再挣扎,在屋梁上没有节奏的摆动,整个房间流动的空气中全是血腥的味道,我忽然想起了古啸天比试时那道叫风干鸡的菜。

  我手心里全是冷汗,秋诺每往前走一步,我心就往下沉一点,我低头看看手里的刀,目光和越千玲对视一眼,她是懂我意思的,与其让秋诺折磨,还不如我送她走,越千玲的脸上我居然没看见胆怯,和平和的冲着点点头,只是把我抱的更紧,我抬头看看萧连山,他比任何时候都要坚定,再一次挡在我前面,冷静的说。

  “哥,这里我挡着,你和千玲先走一步,在下面等着我。”

  秋诺似乎很满意看见这样的场面,脸上自始至终都挂着令人厌恶的笑容,当我把刀缓缓抬起时,忽然发现秋诺竟然向后退了一步,这房间里没有任何一个人会令她忌惮,可我分明从她脸上看见了恐慌。

  屋外走进来的人瘦弱单薄,走路的样子甚至有些猥琐,可阳光刚好从他背后透进来,整个人像镀了一层金光,我看不清他的脸,可我太熟悉这个身影,他每走一步,他那空荡荡的右手衣袖,都会前后有规律的摆动。

  当秦一手完全站在我面前时,褪去阳光的渲染,他依旧是我记忆中的样子,肮脏、苍老和冷漠,秦一手不喜欢我,以前是现在也没改变过,至少从他进来到现在都没正眼看过我,好像完全不认识我。

  他就并排和秋诺站在一起,两人之间的距离只有半指,我忽然有些恐慌,这个距离只要秋诺一抬手,秦一手必死无疑,我没想到他会来,声音颤抖的说。

  “爹,您……您走!”

  我幻想过无数和他重逢的场景,我有好多话想给他说,可现在我只想让他走,萧连山和越千玲从来没听我提起过家事,听我这么一说,才知道对面的秦一手是我父亲,都面面相觑不知所措。

  秋诺下意识再向后退一步,手里的红线就在秦一手近在咫尺的地方。

  “你是他父亲?”

  秦一手好像根本没听见我的话,掏出烟叶卷了一支烟,瞟了瞟悬挂在屋梁上两具尸体漫不经心的问。

  “你修炼道家邪术,其心不正,当诛,你枉顾人命,其心不善,当诛,你持强凌弱赶尽杀绝,其心至恶,当诛,你干这些事,死一千次都不嫌多,武则天和上官婉儿两人也算的上德才兼备,想不到竟然教出你这样的畜生。”

  “武……武则天和上官婉儿?”越千玲瞠目结舌的看看我很诧异的问。“这,这是怎么回事?”

  我一怔也目瞪口呆的看着秦一手,一个山里给人看相混饭吃的人,怎么会知道这个秘密,而且我突然发现面前的秦一手有些让我陌生,他说话时有一种莫名的威严完全不是我认识的那个人,就连之前趾高气昂的秋诺也完全被秦一手的气势所淹没。

  “你……你是谁?怎么会知道她们的事?”秋诺已经全力戒备。

  “我是看相的,平时靠卖弄嘴皮混口饭吃。”秦一手把叶子烟放在嘴角,一边摸着火柴一边冷冷的说。“看在武则天和上官婉儿的面子上,我赠你几句,你既然是道家之人就应该与人为善,可你心存歹念堕入魔道,只要你答应我,现在去终南山避世修身养性,摒除魔障还能寿终正寝,之前林林总总我当没发生过,否则你早晚要入血池地狱万劫不复。”

  秋诺完全被秦一手的气势所震惊,迟疑了片刻后始终没看出来面前这老头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当她那自信而冷艳的微笑再次挂在嘴角时,我知道她根本不会回头。

  “爹,您快走!”

  我话音刚落,秋诺那只缠绕着红线的手已经犹如出击的毒蛇,直直的向秦一手胸口攻击过去,秦一手不喜欢我,可我从来没恨过他,我知道只要秋诺的手碰到秦一手会意味着什么,何况是这么近的距离。

  我推开面前的萧连山握着刀冲过去,刚一抬手却惊奇的发现,秋诺手里软绵的红线此刻已经像尖锐的钢针,从她五根手指透出刺向秦一手,我阻止已经来不及了。

  可五根坚硬锋利的红线却始终停在秦一手身体半指的地方,任凭秋诺如何用力,红线丝毫不动再也无法向前攻击。

  秦一手终于找到火柴,由始至终都没瞟过她一眼,点燃嘴角的叶子烟,腾起的烟雾缓缓扩散开,却离奇的围绕在秦一手身体的周围无法散去,我整个人一怔,这才看见秦一手虽然漫不经心的拿着火柴,在摇曳的火光中,他的手指有些奇怪的弯曲。

  玄天混元指决!

  烟雾终于在秦一手身体四周勾画出一个模糊的轮廓,我惊讶的发现有一层形如蛋壳的罩子把秦一手包裹在里面,嘴角蠕动几下,震惊的说。

  “漫天华盖?!”

  “哥,这是啥东西?”

  “这是道家四大护体结界之一,只有宗师级的道法高人可以驾驭的道法。”

  “叔……秦叔也会道法?”越千玲茫然的问。“你之前不是说秦叔是神棍吗?”

3条评论 to“第二卷 第五十六章 漫天华盖”

  1. 回复 2014/01/16

    Anonymous

    果然还是猪脚他爹最厉害。

  2. 回复 2014/03/13

    袁天罡

    啥也不说了。本人袁天罡。收养了入凡尘修炼的嬴政大帝。

  3. 回复 2014/03/19

    哈哈

    秦一手是赢政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