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五十八章 三日阳寿

  秦一手话一出口,我才反应过来事情没我想的那样简单,秦一手不会开玩笑,更不会对我开玩笑,至少我从来没在他脸上见到过现在慈祥的表情,那种哀伤溢于言表,我却有些高兴,我做那么多事不正是想得到秦一手的认可吗。

  秦一手瞟了一眼瘫软在地上早已六神无主的秋诺,深吸一口淡淡的说。

  “我就当是给雁回行善积德了,我和武则天还有上官婉儿也算有一面之缘,看在她们两人的面子上,我今天放你走,如若还执迷不悟,我下一次见你的时间就是你来年的忌日。”

  秋诺邪法被破已被反噬,身上的伤不轻,如果不及时调息早晚都命归黄泉,见秦一手放她走,吃力的从地上爬起来,偏偏倒到往屋外走出去。

  萧连山和越千玲估计宁愿搭上自己的命,也不愿意看着秋诺就这么眼睁睁的活着离开,可秦一手那句话让萧连山和越千玲注意力都集中在我身上。

  越千玲抿着嘴唇忧心忡忡的走到秦一手面前。

  “秦叔,您刚才那句话是什么意思?雁回哥只是废了道法,您……您怎么说要安葬他?”

  秦一手从兜里掏出一瓶酒,劣质的酒味让我又记起了熟悉的他,没有理会越千玲,看了看我。

  “你过来。”

  我走过去,秦一手喝了一口酒后,用袖口蹭干净嘴角,手不偏不倚搭在我手腕的脉搏上,动作娴熟而准确,我忽然发现原来自己其实一点都不了解他,这个我背地里瞧不起的老头,道家五术才是真正的无一不精。

  “你脉象形浮无沉候,满指散乱似扬先……。”秦一手说到这里重重叹口气。“你我二人父子一场,你阳寿还有三日,有什么未了心愿就说吧。”

  “阳寿三日?!”我一愣,多少有些惊慌,秦一手医术已经登峰造极,单是看我脉象就能断我生死期限,想了想诧异的问。“爹,为什么会这样?”

  “哥,当初在太白山你招阴兵,我记得卫羽说过,你是帝王之命要折寿二十年。”萧连山说到这里,连忙看看秦一手。“秦叔,如果是因为这个原因,我愿意用我阳寿给我哥续命。”

  “我也是。”越千玲毫不迟疑的说。

  “你们也说他是帝王之命,你们都是凡夫俗子,你们的阳寿他要来何用。”秦一手又喝了一口酒有心无力的说。“何况这和招阴兵折寿并没关系,是雁回自己要了自己的命!”

  “我?我自己……”我有些迟疑的看看秦一手,不明白他话中意思。

  秦一手的目光落在我掌心的伤口上叹了口气说。

  “帝王之命世间罕有,可遇而不可求,你有紫薇帝星庇佑百无禁忌,机缘巧合,你滴血在八龙抱珠项链之上,让你拥有旷世道法,八龙抱珠是玉寻人,一旦找到第九条龙便终身相随,而你的命也和这条项链联系在一起,你散了真元自废八龙抱珠里传承的道法,也自己断了你的命。”

  我茫然的愣在原地,嘴角蠕动几下,半天没说出话,我终于明白为什么魏雍要放我走,并不是他不想杀我,而是他同样也知道,我自废道法就命不久矣,根本不用他动手。

  萧连山这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连忙焦急的对秦一手说。

  “秦叔,您是高人,您一定有办法能救我哥的,您老给想想办法,要我干啥都行。”

  秦一手喝完瓶里最后一口酒,浑身酒气抬头看着我很歉意的说。

  “雁回,不是爹不救你,你命格万中无一,又习得道家天机精要,注定你一生非比寻常,可帝星入世定会掀起血雨腥风,所谓一将功成万骨枯,他日你若君临天下,你脚下森森白骨数之不尽,三年前我断你一指本想让你远离纷争,平平淡淡了此一生,可终究天意难违,你还是走到今天,你命中当有此劫……”

  秦一手缓缓站起来,目光中透着亏欠和无奈。

  扑通一声。

  秦一手竟然跪在我面前。

  我大惊失色连忙去搀扶,却被秦一手一掌推开,声音颤抖的说。

  “爹这儿替天下苍生先谢你了,雁回,你安心的走,爹若这次救了你,你渡过此劫,你就真正帝星入世,日后林林总总就不在爹控制之内,你是心善大道,还是堕入魔途都在你秦雁回一念之间,爹不敢冒这个险,为天下苍生爹只有负你,你……你就当没有我这个爹。”

  我冲过去和萧连山把他扶起来,其实我并不怕死,虽然知道我只有三天阳寿,可看见秦一手脸上的哀伤,我知道他心里一直都有我,这比什么都重要。

  “爹,雁回年少无知,没懂您一片苦心,您不救我,雁回绝无怨念,年少离家没孝义,死后只希望爹把雁回埋在屋前,只求清灯一盏,雁回愿日日夜夜长伴爹身边,此生无憾。”

  好,好,好……

  秦一手连说三声好,身体一软倒坐在椅子上,我分明在他眼角看见一丝湿润的光亮,我从来心里没像现在这样坦然,回头和萧连山对视一眼,手在他肩头用尽全力握了握。

  “下辈子,我去找你,如果不怕被我拖累,我还当你哥。”

  萧连山木讷的看着我,半天说不出话,然后头也不回的冲出房去,我听见屋外传来拳头砸碎木门的声音,他本就是不善于表达的人,何况是生死离别之际。

  我走向越千玲,本来我有很多话对她说,可和她对视的那刻,我竟然连一句都想不起来,越千玲紧咬着牙我知道她不想我看见她哭,忽然一把抱住她。

  “送你那面铜镜,是因为……江山看不尽,最美镜中人。”

  我感觉越千玲在我怀里颤抖一下,猛然抬起头看着我轻柔的问。

  “为什么不早说?”

  “不知道。”我一脸苦笑宽慰的说。“我以为还有很多时间和你在一起……”

  越千玲突然推开我,目光坚毅的走到秦一手面前,指着我说。

  “秦叔,他是帝王也好,乞丐也好,我只想和他在一起,雁回哥宅心仁厚绝对不会是您担心那样会误入魔道,他是您儿子,您真忍心眼睁睁看着他死也袖手旁观?”

  秦一手还在试图划燃火柴,动作变得迟缓而笨拙,越千玲从他手里接过火柴,沉稳的擦燃,终于帮秦一手点燃了根本没有烟丝的纸卷。

  火光照亮了越千玲秀美的脸颊,我在她脸上再也看不到娇蛮和任性,那是一种经历磨练后的刚毅,我心里暗暗松了一口气,就算还有三天阳寿,看见她这样我也放心了。

  秦一手和越千玲对视一眼,本来浑浊的目光瞬间变得的敏锐,扔掉手里的烟卷,顺着越千玲手指往肩膀上摸,每一次触碰刚好落在越千玲的关节上,让我想起燕六指在鬼市也这样摸过我。

  秦一手在给越千玲摸骨。

  “你戴过秦雁回的八龙抱珠项链?”

  越千玲想了想点点头。

  “你怎么可能还活着?”秦一手大吃一惊重新看了看越千玲。““你生辰八字是多少?”

  越千玲愣了一下,很快报出自己的八字,秦一手掐指一算,眉头微微皱起,摇着头肯定的说。

  “假的。”

  “假的?!”越千玲不知所措一脸茫然的回答。“怎么可能是假的,这是我妈告诉我的。”

  我也有些吃惊,以秦一手的道法他是不可能算错的。

  “爹,她爸是越雷霆,妈是岚清,我都认识,她双亲健在,应该不会说错她的生辰八字。“

  “她怎么可能有爹妈。”秦一手双眉紧锁目不转睛的盯着越千玲。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