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五十九章 毒誓

  秦一手话一出口,我和越千玲面面相觑,我第一个反应是越雷霆和岚清已经遇害身亡,越千玲想的和我差不多,脸上顿时一片煞白。

  “爹,您的意思是说她双亲已故?”

  “你确定她戴过你的八龙抱珠项链?”秦一手答非所问的反问我。

  在去太白山之前,我原以为能劝说越千玲不去,我担心前途凶险,曾经把项链送给她,我亲眼见越千玲戴在身上,到第二天才还给我。

  想到这里我肯定的点点头。

  秦一手忽然抬手指着越千玲一本正经的说。

  “你看过她面相吗?”

  我摇摇头,虽然和越千玲在一起时间不短,可我从来不给朋友相面断命,所以根本没留意过越千玲面相。

  “你道法已废,可相术还在,你看看她是什么面相。”秦一手说。

  我不明白这个时候秦一手让我看越千玲面相有何用意,但当我走到她面前,仔细观面后,心咯噔一下沉了下去,突然明白秦一手那句,越千玲怎么可能有爹妈这话的真正意思。

  我不知所措的看着秦一手震惊的说。

  “她面相异于常人,论神山川秀发,日月出而天地清明,是大贵之相,可她面相十二宫里父母宫的日月角低垂昏暗,妨父碍母,再看他掌纹,太阴纹有破,天纹劈索朝中指……时初管取先亡父,将来克母在冥途……她……她是刑克之命。”

  越千玲看我神情慌乱,诧异的问。

  “雁回哥,到底……到底是什么意思?”

  “霆哥和岚姨不是你亲生父母。”我再次仔细看了一遍越千玲面相后吃惊的说。

  “不是……不是我亲生父母?!怎么可能?”越千玲茫然的张大嘴,但很快又平静下来。“他们不是我亲生父母,那我亲生父母是谁?”

  我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越千玲的问题,旁边的秦一手直言不讳。

  “你亲生父母是谁并不重要,你是刑克之命,你的亲生父母早已不在人世。”

  越千玲不由自主的像后退一步,这话任何人说她或许都不会相信,可我的相术她比谁都清楚,何况旁边还有一个道法高深的秦一手,我们两人都同时肯定的事又怎么会有错。

  秦一手盯着我胸前的项链意味深长的说。

  “这条项链又名九龙盘珠,盘龙为阴,女子亦为阴体,九条阴龙加身,她还能安然无恙的活着,世间只有一种命格的女子能做到。”

  我听秦一手这么一说立刻根据越千玲面相快速掐算,反推她真正的八字,越往后推演我的眉头皱的越紧,当我手指停下来那刻猛然抬起头。

  秦一手从我表情你知道我算出来,点点头淡淡说。

  “你不用怀疑,她的的确确就是罕有的命格,八字全阴!”

  八字全阴是阴年阴月阴日阴时所生之人,而且必须要是女婴,而越千玲正是这样的命格,所以她才能受得起八龙抱珠项链,否则换了任何一个人必死无疑。

  秦一手默不作声半天后深吸一口气低沉的说。

  “我刚才摸过她的骨,你们两人还真有意思,雁回你是七两二钱命,就是帝王之命,已经是最好的命格,可她的……骨重不多不少竟然刚好多你一钱。”

  称骨定命我烂熟于心,最高也就七两二钱命,我从来没听过有七两三钱,或许是我学艺未精,正想开口问,被秦一手很刻意的打断我的话。

  “如果要救你的命……或许只有她了。”

  越千玲听秦一手这么一说,也不理会刚才我们说的那些话。

  “秦叔,我求您救雁回哥,只要您救他,您要我做什么都行。”

  越千玲边说边给秦一手跪下去,膝盖还没沾地就被秦一手单掌托起来,诚惶诚恐的说。

  “你的跪,我受不起。”

  “那要怎样才能救雁回哥?”越千玲焦急的问。

  “你真愿意为了救他什么都肯做?”秦一手一本正经的问。

  越千玲毫不迟疑点头。

  秦一手深吸一口气,从兜里掏出一张银色符箓,铺在桌上让越千玲过去,再问了越千玲一次是否为了救我她什么都肯做,秦一手得到的还是毫不犹豫的点头。

  我不知道秦一手要越千玲做什么,但看秦一手如此严峻的表情,知道事关重大,我站在一边也不敢说话。

  秦一手让越千玲咬破中指,扶着她的手在银色的符箓上画符,我在旁边注视着越千玲指头下的线条,等最后一笔完成时,我目瞪口呆。

  “爹,这是百鬼七煞荡魂符,此符是专用来收降伏怨灵恶鬼之用,中此符灰飞烟灭,千玲是阳体,凡阳体赦令百鬼七煞荡魂符,百鬼缠身去魂夺魄永世不得超生!”

  秦一手心平气和的点点头,对越千玲认真的说。

  “他说的没错,你现在反悔还来得及。”

  “爹,您要千玲干什么?”

  “我要她在这百鬼七煞荡魂符上写毒誓!”

  我慌乱的看着神情镇定的秦一手,还有旁边平静的越千玲,百鬼七煞荡魂符在我没自废道法之前,我都赦令不了,需要极其高深的道法修为,我只在秦一手的古书中见到过,此符过于霸道一旦符咒完成,万一越千玲违反誓言将会万劫不复,大罗金仙都无力回天。

  我一个劲摇头坚决的说。

  “三日阳寿就三日,别救我千玲,我不想再连累任何人,你不知道这符箓的威力,如若你违……。”

  “雁回哥,别说了,我主意已定,你也不是第一天认识我,就让我再固执一次吧。”越千玲平和的对我笑了笑目光坚定而执着。“秦叔,我准备好了,您说吧,要我做什么?”

  “我说一句,你就用指尖血在符箓上写一句。”

  我知道越千玲的性子,她为了救我可以和萧连山一样,借出阳寿给我,何况现在只是让她发毒誓,我相信我的阻止对于她来说一点效果都没有。

  “秦叔,我准备好了,您说。”

  秦一手单手背负在身后走到窗前沉默不语半天后声音低沉的说。

  “以血立誓,人神共鉴,书符者恪尽其言,如若他日秦雁回心魔难摒,枉生贪念,窥九天隐龙决之神机,荼毒苍生,祸乱天下……”

  秦一手说到这里停了下来,回头看着我,我有些诧异,我自始至终都没想过把九天隐龙决据为己有,更没想过要擅自学里面的东西,至于荼毒苍生,祸乱天下就更匪夷所思了,我完全不明白为什么秦一手让越千玲发这个誓。

  秦一手的目光从我身上移到越千玲的身上,她平静的和秦一手对视,目光干净而纯粹,等着秦一手把后面的话说出来。

  “以血立誓者必亲手诛之!”

  我和越千玲几乎同时看向秦一手,我是诧异,越千玲是震惊,如果我真学会了九天隐龙决上的神机,不要说越千玲,恐怕连秦一手都未必是我对手,他让越千玲亲手杀我,这怎么想都不可能。

  “秦叔,您要我……我亲手杀了雁回哥?!”

  “那你最好期盼他不会走到那一步。”秦一手看着我忧心忡忡的说。

  越千玲抿着嘴和我对视一眼,淡淡一笑毫不犹豫的把最后一句写了上去。

  秦一手接过越千玲写好的符箓,认真检查一遍后,夹在两指头之间,忽然很慎重的对越千玲说。

  “这百鬼七煞荡魂只要在我手中燃尽,你若违背誓言将……”

  “秦叔,我知道后果,不过我更相信雁回哥不是那样的人。”越千玲还没等秦一手说完信心十足的回答。

  秦一手闭目凝神静气,口中念念有词,银色的符箓慢慢化成灰烬,我看着越千玲脸上平静的微笑,始终想不明白秦一手到底为什么这么防备我。

发表评论